第131章 吃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当家,你还是说正事吧。.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辛琳提醒了一句,语气淡淡的。

苑芊芊瞥向辛琳,嘴角浮起一丝笑容:“姐姐,你比我还心急。对了,我还没请教姐姐贵姓大名!”

“辛琳。”

“辛姐姐你好。”

苑芊芊朝辛琳扬起手,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芊芊姑娘,宋先生昨晚上应该把我那张符交给你了吧?”

萧凡决定直接进入主题。

“帅哥,那符是谁画的?不会是你吧?你看上去,不像个道士啊。”

既然萧凡“不上道”,坚决不肯妥协,苑芊芊也就只好继续叫他“帅哥”了,笑嘻嘻的,带着很明显的戏谑之意。

萧凡正色说道:“芊芊姑娘,我之所以将那张‘正气符’带给你,是希望能够帮你缓解一下病痛发作时的痛苦。当然,也想和你做个交易。”

“缓解我病痛发作时的痛苦?帅哥,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对味啊?咱们是头一回见面吧?我以前没得罪你,你一开口就咒我,这样子可不对哦。”

苑芊芊娇笑依旧,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却悠忽闪过一抹凌厉至极的神色。这一刻,才是“江湖女魔头第一”的真实风采。

萧凡点点头,说道:“芊芊姑娘,我没有要刺探你隐私的意思。昨天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宋先生,他阴煞入体的情形非常明显。这几年,他接触的阴煞之地实在太多了。芊芊姑娘,你们这一行,有祖传的规矩,进入阴煞之地的频率不可太高。如果频率太高,不管你有多么高明的辟邪之术,阴煞之气的侵蚀都是难以抵御的。尤其是一些风水大师的墓地,更加不能轻易进入。这一回青山那座墓,你们实在不应该进去的。打扰阳明先生的阴灵,阴煞反噬之力,绝对超出你们的预料之外。”

苑芊芊不笑了,坐直了身子,双目精光闪烁,盯住了萧凡。

“帅哥,你别告诉我,这是你用风水占卜之术推算出来的。”

声音变得有点冷。

刘八爷诧异地说道:“一少,那真是阳明先生的墓穴?”

王阳明墓,明明是在东海省,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挂牌的。

萧凡说道:“从唐寅所题扇面和宋先生佩戴的那枚玉锁上的气息来看,青山那边,极有可能是阳明先生真正的墓穴。”

王阳明是风水理论心学流派的集大成者,甚至可以说是该流派真正的开山祖师,比另一位心学流派祖师陆九渊先生的名气要大得多。

《无极术藏》里,有关心学流派风水理论,有一个完整的篇章进行记载,萧凡曾经进行过极其深入的研究。无极传承的理念,本就是博采众家所长,从来都不禁止门人弟子研究其他相术风水流派的理论和传承。

囿于门派之见,是阻碍进步的最大壁垒。

作为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拿到了阳明先生死后佩戴在胸前的长命锁,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心学流派残留在玉锁之上的诸多气息。

按照阳明先生在风水术法上的高深造诣以及练气大宗师的身份来分析,萧凡对历史上有关阳明先生离世的记载,一直持保留态度。这样的大宗师,没理由连六十岁都活不到。

大明嘉靖七年,阳明先生病重乞骸骨,归家途中病逝于青山境内,萧凡总觉得这其中应该另有隐情。至于是什么样的隐情,年代太过久远,就不好胡乱猜测了。

苑芊芊轻轻一声冷笑:“就算那是王阳明真正的墓穴,我们打扰了他的阴灵,又会怎样?”

萧凡上下端详着苑芊芊。

在普通人眼里,这位“胭脂社”大当家就是个洋娃娃般漂亮的清纯美少女,健康活泼,青春活力无限,在萧凡看来,就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苑芊芊印堂隐隐发青,额角也呈青灰之色,山根雾霭蒸腾,所有这些迹象,无不表明她体内淤积的阴煞之气浓郁无比。

“芊芊姑娘,你对风水研究得不够透彻。心学流派的风水杀局,看似平和,实则凶险无比,所积聚的阴煞之气,直入心经,最难祛除。我给你的那张正气符,只能保你一个月的安宁。在这一个月之内,只要你不再吸取更多的阴煞之气,那么你的病痛会暂时压下去。过了这个月,那就很难说了。”

苑芊芊伸手托住自己粉嫩嫩的面颊,水汪汪的妙目不住转动,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萧凡这段话的可信程度。

江湖魔女第一,绝不是那么容易被人说服的。

任何一位成大事者,骨子里头都十分的固执,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好吧,帅哥,看来你对自己那是相当的自信。我有病没病,自己说了不算,你说了才算。好,就算你说得对,你又有什么办法帮到我呢?”

稍顷,苑芊芊问道。

萧凡说道:“第一,取自阳明先生墓穴的那三样东西,你们不能再佩戴了。芊芊姑娘,你手上这枚玉扳指,还有二当家佩戴的那颗黑珍珠,宋先生随身佩戴的玉锁,都要马上取下来。多佩戴一天,煞气就深入一天,对三位没有半分好处,就如同剧毒的药物一般,每多一天,毒害就多一分……”

苑芊芊看了看自己青葱般的玉指上那翠绿欲滴的扳指,玉质极佳,是上等的翡翠雕成,将整只手掌都映照成绿油油的色泽,有一种妖孽的感觉。

二当家高耸的胸前,则佩戴着一条珍珠项链,黑沉沉的,正中那颗黑珍珠有拇指粗细,乌光闪烁,显得特别耀眼。

这颗黑珍珠,原本是含在墓主的嘴里。

二当家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了一下,又急忙缩了回去,俏脸上浮起一抹鲜艳的红晕。却是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将萧凡的话语全都听了进去。

她很清楚,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三带回来的那张“正气符”,确确实实止住了苑芊芊正在发作的病痛。苑芊芊发作得越来越频繁的心绞痛,如同乌云一般,沉甸甸地压在大伙的头顶。

胭脂红是整个“胭脂社”的主心骨,苑芊芊如果垮下去,那整个“胭脂社”就都垮了。

这一点,压根就不用质疑。

正因为萧凡那张符箓有着特别的效用,苑芊芊才连夜给刘八爷打了电话,约见萧凡。只是没想到见面之后,才发现萧凡原来如此年轻,还是位“大帅哥”,气度沉稳,儒雅之中透出一股大气。

和宋纨嘴里描述的颇不一致。

据刘八爷透露,这位萧一少似乎和京师一等一的大豪门萧家有些关联。如果真是老萧家的子弟,那就难怪。那样的豪门,绝非一般人能随便臆测的。

苑芊芊将翠玉扳指取了下来,搁在自己雪白的掌心,慢慢把玩着。

“其二,就是治疗了。芊芊姑娘,我必须先给两位把把脉。你们两位修炼的内功不同,治疗的方法,也会有所区别。”

眼望苑芊芊,萧凡温和地说道。

苑芊芊咯咯一笑,向萧凡伸出了纤巧的皓腕。

“好吧,就让你占点便宜……”

嘴里是这么说,眼神的余光却直在辛琳脸上瞥来瞥去,带着点促狭之意。

辛琳平静的脸色略略一沉。

萧凡给人把脉诊病,辛琳从未有过异样,眼见萧凡的手指轻轻搭上苑芊芊如玉的皓腕,辛琳心里却毫无来由地涌起一股醋意。

实在苑芊芊的目光比较撩人。

萧凡修长的手指一搭上自己的脉腕,苑芊芊便“咯咯”一声轻笑,妙目流盼,俏脸上红晕流转,霎间娇媚横生,妖冶入骨。

连坐在一旁做壁上观的刘八爷,都忍不住心中一荡。

每一个娇俏的女人,都仿佛是上天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专程下到凡间来颠倒众生的。

萧凡脸色凝重,潜心把脉,心无旁骛。片刻之后,修长的双眉轻轻蹙了起来,足足半盏茶功夫,才缓缓将手指收了回去,双眼微闭,怔怔出神。

这一回,苑芊芊难得保持了沉默,没有出言打扰。

整个茶亭都静悄悄的。

良久,萧凡眉头舒展,转向站立在苑芊芊身后的高挑美女,点了点头,说道:“二当家。”

二当家瞥了苑芊芊一眼。

苑芊芊娇笑一声,说道:“二姐,人家帅哥想占便宜,那咱们就只能吃点亏了,谁叫他装大夫呢?”

萧凡禁不住轻轻摇头,似乎一位温和的兄长,面对喜欢胡闹的小妹妹,颇有点无可奈何之意。萧凡的姓子,本就不喜欢与人做口舌之争。碰到苑芊芊这种刁钻古怪的“妖女”,更加缚手缚脚。

高挑美女嫣然一笑,款款上前,向萧凡伸出手腕,说道:“萧一少,有劳!”

“二当家客气。”

萧凡伸手搭上了她的脉腕,凝神诊断。

给二当家把脉的时间,相对而言要短暂一些。

“迦儿,纸笔。”

辛琳从随身携带的小坤包里取出纸笔,交到萧凡手中。

苑芊芊又是咯咯一笑,似乎对萧凡和辛琳之间这种关系觉得特别有趣。

辛琳脸色又是略略一沉。

这种情形,于辛琳而言,实在也是非常的罕见。

美女和另一位美女,大约天生就会是敌人。(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