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小丫头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包厢厚重的天鹅绒窗帘缓缓拉开,身穿紧身黑色晚礼服的姬轻纱终于亮相。

原本嘈杂无比的斗狗场忽然就安静下来。

坐在下边观众席上的许多大款老板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向姬轻纱行注目礼。姬轻纱娇艳的脸上展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微微颔首示意。

只要是京燕一带有名望的富豪,谁不认识“玉观音”?

甚至叶浩文,汪述文等一等衙内都向姬轻纱微笑扬手。与汪述文并排坐在一起的汪飞斜眼瞥了过去,有点诧异地问道:“二哥,这谁啊?那么漂亮?”

汪飞去年刚从西北苦寒之地回到京师,随即就被萧凡一拳送进医院住了三个月,对京燕之地大名鼎鼎的“玉观音”还很陌生。

汪述文说道:“姬轻纱,姬氏集团的老总。”

汪飞便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一个生意人,干嘛对她那么客气?”

汪三少是个骄傲的人。

实话说,这些商人,哪怕生意做得再大,钱再多,也不会当真放在大牌衙内的眼里。汪飞的父亲汪伟成也是企业的老总,但那能一样吗?

汪伟成是扎扎实实的副部级高干,随时都可以转为一省大吏,或者入主国家部委。

和普通商人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汪述文连忙说道:“小飞,你可别小看这个女人,厉害得很。燕北以前的魏书记,你知道吧?老魏倒霉,据说就和她有关。”

“什么?”

这回汪飞是真的吃了一惊。

燕北省委前书记老魏倒台,算是震动全国的大事件,汪飞尽管远在西北,也听说过的。对于他们这样最正宗的世家子弟而言,对政治大事件的关注程度,远远超出常人。

而且燕北省的政治地位极其特殊,担负着卫护京畿的重任。燕北省的政治大局,贯穿始终的只有一个字——稳!

不是老成持重,成熟威严的老同志,不足以担当此任。

建国之后,历任燕北省委书记都是善始善终,正因为如此,魏书记出事才尤其令人震惊。

汪述文点了点头,神色变得极其郑重,说道:“小飞,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没事还是不要轻易和她发生什么冲突。”

汪飞笑道:“二哥,你多虑了。只要她不惹我,我去惹她干嘛?吃多了撑得慌?不过……啧啧,今晚上这斗狗场,漂亮女人还真不少。尤其那穿红衣服的小丫头,实在太漂亮了,和……哼,和那个白俄女人有得一比。”

提到阿杰莉娜,汪飞的脸色又变得阴沉起来。

那么漂亮有味道的异国美女,居然就让老萧家那个“道士”给拱了,简直岂有此理。一个出家人,和人争女人!

争女人就争女人呗,还将汪三少揍得昏天黑地。

汪述文笑道:“小飞,要不这样吧,我给严博打个电话,让他查查那丫头的底细?”

“好啊!”

汪飞立马又兴奋起来。

睡不着白俄女人,睡睡这水灵灵的小丫头也很不错。

若是汪三少知道这水灵灵天真无邪的小丫头,随时随地有可能给人致命一剑,不知是否还有这样龌蹉的念头。

就汪三少那点拳脚,真不够人家一个小巴掌打的。

汪述文摇摇头,拿起手机给严博打过去。

汪二少也有点搞不明白,怎么这个堂弟那么搔包,看到漂亮女人就流哈喇子。难道真的是“军中待三年,老母猪赛貂蝉”?

只要他不随便去打姬轻纱的主意就行。

汪述文可是很清楚,这女人在京燕之地的势力到底有多恐怖。虽然老汪家是一等一的大豪门,姬轻纱很难从根本上威胁到汪家,但汪述文汪飞却也并不能真的代表汪家。打着大牌子,用纨绔衙内的小手段去对付“玉观音”,可不顶事。

据汪述文所知,好几个豪门世家的长辈,都和姬轻纱与姬氏集团有着密切的关系。

据说那个女人除了长得漂亮,还有些很特别的本事,将好几位部级副部级高官都忽悠住了。至于到底怎么忽悠的,却是不得而知了。

漂亮的花儿可以采,但是带刺的玫瑰,就没有必要非伸手不可。

姬轻纱自然听不到汪家哥俩的对话,眼神在苑芊芊这边略作停留,苑芊芊朝她扬了扬手。姬轻纱嫣然一笑,点头还礼。

站在她身后的范乐淡淡说道:“怎么这小姑奶奶也来凑热闹了?”

姬轻纱微笑说道:“谁知道呢,芊芊就是这么个贪玩的姓子。她做的许多事,连我都猜不透。”

听这话里的意思,两个大美人彼此之间很熟悉。

范乐轻轻“哼”了一声:“她老这么胡闹下去,我看够呛。阴灵反噬够她喝一壶的。”

姬轻纱秀美的双眉微微蹙了一下,随即舒展开来,说道:“范乐,你好像对芊芊有成见?”

范乐淡淡说道:“成见谈不上,只要她今晚上不闹就行。”

“不会的,芊芊虽然贪玩,却不会真的胡闹,很懂得拿捏轻重。只要不招惹她,她也不会随便找人晦气。”

“谁敢招惹她啊?”

“那可不一定。熟悉她的人自然不敢,不熟悉的可就难说了。多漂亮的小丫头是不是?”

“小丫头?”

范乐禁不住摇头。

苑芊芊这样的“小丫头”,不知道要害死多少男人!

姬轻纱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至少比我年轻啊。”

范乐不说话了,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目光。

很快,最后一个包厢厚重的天鹅绒窗帘也拉开了,段孔雀斜斜靠在真皮沙发里,脸色略显苍白,身边多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至少看上去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姬轻纱眼神往那边一瞥,很快收了回来,低声说道:“段王爷这个儿子……”

带着低低的一声叹息,似乎很为段七星忧虑。

范乐冷笑道:“这小子怎么那德行?飞扬跋扈,还喜欢……哼,一点不像段七星。”

“听说,段孔雀在黄三爷的地头上,是被萧家那位一少给收拾了。范乐,你说,萧一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汪家三儿,叶大少都在他手里头吃了瘪。”

范乐的脸色郑重起来,微微摇头,说道:“不知道。这个人好像是忽然冒出来的,在此之前,我们对他一点都不熟悉。世家子弟,他要算是最低调的了。在宗教局上班……古怪!”

“正因为这样,我才感到奇怪。你不觉得有意思吗?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几乎没人关注他,忽然冒出来,强悍到变态的地步。要说这位萧一少背后没有一点故事,你相信?”

姬轻纱悠悠地说道。

“你的意思,查查他的底细?”

“嗯,不过要特别注意。萧家近段时间好像不太平静,萧老爷子本来已经病危,莫名其妙的就康复出院了。黄海的文二太爷忽然就跑到京师来长驻,还就住在老萧家附近。这个很不简单。真要是和老萧家有关,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范乐点了点头:“文二太爷这个举动,确实让人不好拿。老爷子归隐多久了,难道真想在四九城里闹出点事来?”

姬轻纱摇头,蹙眉说道:“不好猜,完全算不到。从他进入首都那一天开始,我前前后后起了三卦,都得不到一点消息。老爷子的功力,太深厚了,将那一带严严实实遮蔽起来,任何占卜之法都不管用。”

范乐吃了一惊,问道:“你已经起卦了?”

“嗯。”

范乐无语。

对姬轻纱的能耐,可能再没有别人比他了解得更加清楚。姬家当时那么个烂摊子,三年时间就收拾得井井有条,欣欣向荣。姬老爷子的仇人,一个个倒台,这些范乐都是亲历。

现在姬轻纱面对文二太爷,连起三卦,居然连一点有用的消息都得不到,也难怪范乐吃惊。

“无极门……真的那么强大么?”

稍顷,姬轻纱像是喃喃自语的低声说道。

风度优雅,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京燕大豪“玉观音”脸上,第一次显露出困惑的神情。

范乐不禁骇然。

如影附形般追随了姬轻纱这么多年,范乐还是头一回在姬轻纱脸上看到困惑之色,简直不可思议。在范乐眼里,无论何时何地,不管局势多么的败坏,姬轻纱总是形容面对,风淡云轻。

现在,文二太爷进京,和姬家没有发生过哪怕一丝一毫的正面接触,更没有发生过丝毫的纠葛争执,姬轻纱却深深忧虑起来。

“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大的利益冲突,文二太爷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当然不是。不过搞不清楚他突然进京的原因,总是让人不那么踏实。我估计,这段时间,四九城里肯定会发生点什么。范乐,吩咐弟兄们,谨慎行事,不要去招惹黄海来的人。”

姬轻纱微蹙的双眉舒展开来,轻声吩咐道,又恢复了风淡云轻的态度。

“只要他们不主动来招惹我们,那就先看看再说吧。对我们也许不见得就是坏事。”

“嗯。”

范乐点点头,轻轻往后退了一步,不再说话。(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