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赌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斗狗大赛正式开始。

今儿的比赛,采取的是“混战”赛制。

一般来说,斗狗都是在同样狗种之间进行,比特斗比特,土佐斗土佐,杜高斗杜高,藏獒斗藏獒,高加索都高加索,细条斗细条。这样的赛制,更公平一些。

比如高加索犬,是超大型犬种,最重的公狗有超过两百斤的,细条最大的只有六七十斤,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当然也不是说,小型犬就一定打不过大型犬,也有例外的情况。但多数情况下,体型大得多的犬种会占据先天姓的优势。

所谓“混战”,就是不同犬种的斗狗同台厮杀,没有体重限制。

每一场斗狗,一般限时三十分钟。

就好像人类的竞技比赛一样,斗狗也有种子选手,通常种子选手不会分在同一个组,也很少第一时间上阵。

不过今儿个来的客人不少,带来的大型猛犬也不少,考虑到比赛时间不能拖得太长,直接上的都是“种子选手”。

齐平带来的那条土佐,就是第一轮上场。

对手是另一条土佐,在场一位燕南老板带过来的,身高体健,四肢发达,倒也威风凛凛。据说这也是一条“冠军犬”,在国内狗展上得过冠军称号的。在燕南的斗狗大赛中,从无败绩。

“怎么样,老齐?”

见了那边的土佐,小桂子连忙望向齐平,问道。

齐平抽一口烟,老神在在地说道:“没事,稳赢。咱这狗,没输过。”

到首都一个多月,老齐努力卷起舌头说官话,京片子似乎也很有点像模像样了。

“好,那就下二十万?二哥……”

小桂子兴奋起来。

“嗯。”

萧天点了点头。

二十万的赌注,萧二哥还是玩得起的,而且老齐这么信心百倍,听着就带劲。

当下小桂子就忙乎起来,拿起电话下注。

下边观众席上,服务人员走来走去,在一干客人之中收取赌注。

斗狗大赛之所以吸引人,关键就是双重刺激。斗狗很刺激,开赌更加刺激。要的就是这种患得患失的乐趣,玩的就是心跳。

严博在后台看着,笑眯眯的。

这玩意就是挣钱啊,比养狗挣钱多了。随着严博养狗场的名气越来越响亮,前来捧场的客人也是越来越多。以前半个月才搞一次斗狗,现在一周就两次。客人的档次也是越来越高。

看看,名震京师的几位“纨绔大哥”都到齐了。

虽然说,京师的“纨绔大哥”不止这么几位,但身份地位比萧二少,汪二少,叶大少更高的,可也不多见。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尽管这不完全是严博自己的产业,但姬总对弟兄们没说的,就算是四六开,严博也早已是千万富豪,眼见得再过两年,严博严大老板也将跨入亿万富豪的行列。

养几条狗养成亿万富翁,这是严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政策好啊!

大家都有钱了,烧得慌,不胡乱砸掉一点,又花到哪里去?全花在小娘们雪白的肚皮之上,也得有那个精力才行啊。

土佐好斗,名不虚传。

两条狗还没有上台,隔着铁栏杆,就已经“呜呜”地低吼着,冲对手发威,身子绷得笔直,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挣脱工作人员手里的绳索。

“嘡”地一声锣响!

工作人员取下绳索,放下铁闸,通往斗狗台的通道打开。

两条土佐箭一般向前冲去。

“噌”!

斗狗台的铁闸也放了下来。

刚才还急不可耐的两条土佐各据一方,开始上下打量对手。

相对来说,土佐是很安静的斗狗,除了发现令它大感惊奇的新鲜事物,才会突发巨声。从体型看,齐平的土佐更大一些,燕南来的那条土佐,单独看的时候也很粗壮,两条搁在一起,就显出差距来了。

战斗的结果基本没什么悬念。

原定三十分钟的比赛时间,不过五六分钟就完事了。

齐平的土佐大获全胜,自始至终,它都采取攻势,一开始就占据上风,越往后优势越明显,最后燕南那条土佐夹着尾巴落荒而逃,绕着斗狗台转圈子,再不敢应战。

工作人员及时停止了比赛。

“老齐,牛!”

小桂子眉花眼笑,朝齐平伸出了大拇指。

几分钟,净赚二十万。

比什么生意来钱都快,一点都不费劲。

老齐笑哈哈地抱拳一拱,说道:“桂少,这才刚开始呢,热热身热热身,大头在后边。今晚上,大家伙不赚个百八十万的,不算赢钱。”

萧天和江宇诚都忍不住笑起来。

“老齐,这么牛啊。”

“这算什么呀,这么点钱,在几位公子眼里,就是个零花钱不是?等以后我老齐在首都把生意做开了,咱们一起凑乎凑乎,我沾几位公子的光,也发个小财,呵呵……”

齐平的话说得挺谦虚。

或许在他眼里,这些首都的大牌衙内,一个个都身家亿万。

萧天江宇诚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齐平虽然是够意思的朋友,有些“秘密”,暂时也不会让他知晓。倘若这个南方来的生意人知道萧二哥的身家还不到一百万,只怕登时就要瞧萧二哥不起了。

这些生意人啊,谁钱多就崇拜谁!

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大牌衙内缺钱花,多半就说明他们能力有限,只虚有其表。

不过,如果今晚上真能赢个百八十万的,那可就开心了,一下子财产翻番啊。

接下来上场的是汪述文带过来的扭波利顿,原产意大利的著名斗狗,口水之王。

汪述文捞钱的手段,比萧天强多了。汪二少捞钱的时候,不大顾及脸面,算是个实用主义者。反正老汪家还有个争气的汪述都汪一少呢。官场上,有汪一少就够了,汪二少只管好好享受美好人生。

而且汪家的长辈,似乎也比萧家的长辈更加懂得变通。

汪伟明不像萧湛那样严肃刻板,在高级领导干部之中,算得长袖善舞。尤其汪述文的二叔汪伟成,对晚辈很和蔼,又当着大型央企的家,并不阻止小辈们赚点零花钱,有个时候甚至还会帮上一把。

既然是老汪家的子弟,就代表着汪家的脸面,太寒酸了会让人笑话。

当然,汪伟成还有另外一个考虑。汪述文和汪飞都是纨绔姓子,纨绔是不能缺钱的,否则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去弄钱,说不定就搞出事来,还不如自己帮一把,至少不会惹出乱子。

类似这样的情形,在世家豪门子弟之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有几回还闹得老大,不但将好些大牌衙内牵扯进去,脱身不得,甚至还牵连到家里的老头子,引起偌大风波。

论家财,汪二少纵算还比不上叶大少,也相去不远了。

汪述文在自己的别墅里,养了好几条斗狗,没事就拉到木兰围场这边来斗一斗。

现在汪飞回家,也住在他那别墅,女人也多了起来。汪三的体力是真的旺盛,甚至还在医院住着的时候,就忍耐不得,叫了两个小妞去作陪。

弄得汪二很是羡慕。

早知道这样,也该让叔叔把自己弄到西北去锻炼几年。小时候吃点苦没什么,现在不就爽了吗?有钱有势,漂亮小妞飞蛾扑火似的涌将上来,由着挑,就是体力跟不上,汪二少怪郁闷的。

好在还有斗狗这样不用自己花费体力的乐子可找。

另一条斗狗也是扭波利顿。

开头这几场,算是热身赛,也叫“小组赛”,等这几场热身赛斗完,才是获胜斗犬的大混战。

“二少,这一场也买点不?”

齐平点起一支烟,在一旁问道,眼神有意无意间在对面段孔雀脸上扫过。段小王爷阴沉沉的双眼,望向萧天这边的时候,比望向斗狗场的时候还多。

“对方那条狗,好像也不差啊……”

萧天有点犹豫。

刚才两条土佐,单看体型,齐平那条就明显占据上风,下那注,比较有把握。现在看来,两条扭波利顿势均力敌,很难分出高下。

小桂子笑着说道:“玩玩呗,汪述文不至于这么丢人吧?一场都胜不了。”

这却是冲着汪二少的面子去了。

萧天笑道:“那就玩玩吧……咱们还是下二十万,真要输了,也是赢来的,不心疼。”

“是这个理。”

憨厚的江宇诚也点了点头。

尽管萧二哥和汪二哥不对付,却也不介意让汪二哥帮他们赚点钱花花。

小桂子更是兴高采烈,马上抓住电话下注。

说起来,小桂子对汪二哥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汪二这人,要脸面。下边观众席上下注的人,明显比刚才那场少了些。

大伙都有些拿不准。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汪二少的面子那么有信心的,真正知道汪二少来头的人,不多。

这一场斗狗相对比第一场要精彩多了,两条扭波利顿缠在一起厮杀,难分难解,鲜血四溅,场子里的气氛立马高涨起来,叫喊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一边倒的比赛固然很爽,但棋逢对手的比赛看起来才真的过瘾。

两条狗缠斗二十分钟,终于分出了胜负。

结果出乎意料,汪二少的扭波利顿竟然输了。

包厢里顿时寂静无声,萧天江宇诚小桂子齐平面面相觑,都有些丧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