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怎么会这样?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不理会他们,轻轻**着黑麟驳杂不纯的皮毛,嘴唇微动,似乎在和黑麟絮絮低语。.

这种情形看得大伙心里一阵阵发毛。

太诡异了。

黑麟慢慢竖起脑袋,眯缝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往下方高台一角趴着的黑黄色藏獒望去。给人的感觉,这猫的眼神似乎很古怪,它好像真的听懂了萧凡的话,知道待会它要去对付的,就是下方的藏獒。

藏獒还是懒洋洋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叶浩文和段孔雀脸上忍不住浮起一抹讥讽之意。

猫就是猫!

就算这猫能听得懂人话,难道它还能变成一头老虎不成?

以“狮王”刚刚表现出来的惊人战斗力,纵算面对一头真正的老虎,恐怕也敢一战。

“黑麟,去吧!”

萧凡低低地吩咐了一声。

黑麟站起身来。

白光一闪!

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趴在萧凡怀里的大白猫已经站在了斗狗台上方的钢筋护栏之上。四只脚掌,牢牢黏在钢筋上,制作护栏的螺纹钢虽然很粗,也只有十号的规格。黑麟这样壮硕的大猫,一只脚掌都比钢筋更粗。

但看上去,黑麟站得稳稳当当,身子连一丝晃动都没有,两只绿莹莹的眼睛眯缝起来,死死盯住了“狮王”。

“狮王”蓦然惊觉,悠忽站起身来,抬头向上,也死死盯住了黑麟。

“汪汪汪……”

“狮王”忽然发出一阵狂吠,脖颈处黑黄色的鬃毛,猛地竖了起来,浑身肌肉一条条都绷紧了,爪子紧紧抓在水泥地面上,如临大敌。

和刚才面对土佐之时,完全不是一个状态。

似乎在它眼里,这只骤然出现的大白猫,远远比世间一切敌人都更加可怕。

大伙顿时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只大白猫真的是猫妖?

“喵……”

黑麟张开嘴,呲出**的四颗獠牙,忽然在护栏上人立而起,两支前爪扬了起来,尖锐的爪子悠忽间探了出来。

藏獒不吠了,紧紧闭上嘴,无比紧张地瞪住了大白猫,鼻孔里呼呼都喘着粗气。

黑麟顺着钢筋护栏,慢慢向下。

它就是一步一步走着,仿佛是走在一条平坦的大道之上,没有丝毫的晃动,也没有丝毫的紧张,柔软的脚掌好像黏住了钢筋。

在它的正下方,是那条土佐庞大的尸体。

早已冰冷。

随着黑麟一步步入场,藏獒开始往后退,一点点往后退。它本来就趴在高台边缘,身后的空间很小。

“狮王!”

段孔雀急眼了,猛地站起身来,一声怒吼。

藏獒充耳不闻,毫不理睬,只是无比紧张地死死盯住黑麟,虽然是一头狗,大家分明在它眼里读到了极度的畏惧之意。

藏獒害怕!

它居然害怕一只猫!

冠军斗狗居然害怕一只猫?

黑麟站在了土佐的尸体之上,眯缝着一双绿莹莹的猫眼,盯着不远处的藏獒,脖子上的毛发也竖了起来,锐利的猫爪,深深扎进了土佐的皮肉之中。

所有人都屏住了气息。

虽然大伙都没有斗过猫,却也能知道,这是大白猫出手的前兆。

“喵……”

黑麟又张嘴发出一下短促的叫声,身子变成了一张弓的形状。

就在这个时候,藏獒动了。

不是向前,是向后!

藏獒转身就跑。

直接向通道钻了进去,朝着紧闭的铁闸门狂吠不止,甚至大嘴一张,咬住了粗大的螺纹钢,发出“咯咯咯”的刺耳声音。

藏獒实在害怕到了极点,想要咬断钢筋,逃出斗狗场。

离这个恐怖的地方越远越好!

包厢里每个人都站起身来,情不自禁地挤到了栏杆之前,瞪大眼睛望向斗狗台,一个个震惊莫名。

再也没有想到,这场猫狗之斗,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比刚才“狮王”一口解决土佐还要令人意外。

藏獒直接投降!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段孔雀失声大喊,满头大汗澹澹而下。

他不是心疼钱,几百万对于段小王爷而言,不当大事。关键这输得太莫名其妙了,他花了那么大的代价,甚至不惜动用他老子段七星的资源,千辛万苦从巴丹活佛那里搞到这头极品藏獒,居然被一只猫吓跑了!

连奋起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段孔雀如果在东北李家屯见过李狗蛋养的两头守山犬面对黑麟的惶恐,如果见过四百多斤的大公熊面对黑麟的紧张,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他压根就不会同意这场猫狗决斗!

实力相差太悬殊。

或许,相差的不是实力,而是其他未知的因素。动物,尤其是猫狗的第六感,远远超过人类。对于一些人类一无所知的领域,他们的第六感往往特别强烈,也特别准确。

明知不敌,藏獒才不会上去送死。

黑麟静静地站在土佐的尸体之上,脖颈处竖起的毛发,渐渐平复下去,身子也不再弓着,又恢复了那种懒洋洋的表情。

并没有打算追击。

工作人员慌了手脚,不知是否应该打开闸门。

实在藏獒现在的情状太过可怕,几近癫狂,打开闸门,万一它暴起伤人,怎么办?这样战斗力惊人的巨型斗狗,一旦疯狂起来,太可怕了,赤手空拳,几乎无人可敌。

工作人员可不想变成土佐。

“黑麟!”

萧凡一声轻唤。

“喵……”

大白猫第三次发声,随即转身,顺着钢筋飞快地爬了上去,来到护栏的顶端,毫不犹豫向前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圆弧,准确无误地落在萧凡探出的手臂之上,随即蜷缩在萧凡怀里,连头都懒得抬起来了。

原本已经接近癫狂状态的藏獒忽然便安静下来,不再撕咬铁闸门,趴在那里呼呼喘息,舌头伸了出来,汗水很快就流淌一地,似乎快要虚脱了一般。

工作人员这才稳了稳神思,慢慢打开了闸门。

藏獒却一动不动,仿佛没有了丝毫力气。

“哗……”

一声清脆的惊叹,终于打破了整个斗狗场死一般的寂静。

“太帅了!大帅哥,我想要你这只猫,可不可以?你只管开价,无论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苑芊芊大呼小叫起来,绝美的小脸神采飞扬,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兴奋之意。

苑大当家说话又不过脑子了。

女孩子怎么能对男人说出这种话来——无论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这句话,可千万不能乱讲的。

讲了,就要负责。

万一萧大帅哥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那怎么办?

一只猫换一个千娇百媚的绝代**,这笔账,好像不难算啊。

萧凡笑而不语,望向另一个包厢的姬轻纱。

姬轻纱苦笑一声,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萧一少,你赢了。”

“我知道。”

萧凡微笑说道。

现在,请诸位兑现你们的承诺。

“耶!”

小桂子和江宇诚忽然跳起来,就在包厢里扭开了**,嘴里“嘭嚓嚓嘭嚓嚓”,跳开了迪斯科劲舞,手舞足蹈,兴奋难耐。

叶浩文铁青着脸,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刷刷地写了几笔,撕了下来,反手递给刚刚走进包厢的工作人员,一声不吭,拂袖而去。

今儿个,又被这个姓萧的“道士”给耍了。

他那是只什么妖猫?

叶浩文打死都不肯相信,是黑麟赢了藏獒,一只猫怎么肯定吓退一头“冠军斗狗”?这中间肯定有猫腻,说不定又是这个萧凡在捣鬼。这些“道士”,都喜欢装神弄鬼。

懂邪法!

“靠!”

汪述文也是一声低骂,签了支票,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怨毒地瞪了萧凡一眼,和汪飞一起,转身就走,再不停留。

汪二少汪三少和叶大少是一样的心思。

肯定又被萧凡给耍了!

只是当着萧凡的面,汪二汪三都不敢炸翅。

拳头吃不起。

“严博,给萧一少准备一百万现金。”

姬轻纱轻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望向萧凡的眼神,变得有几分奇特。姬轻纱不是叶大少,也不是汪二少汪三少。唯独她可以隐约猜到几分,那只大白猫,也许和萧凡本人有些十分奇妙的关联。一些流传久远,神秘莫测的江湖门派,确实有“本命灵宠”之说。

大白猫如果真是萧凡的本命灵宠,那么刚才的一幕就能解释得通。

段孔雀从雪域高原得到的藏獒,无论多么凶悍,始终只是一头寻常的斗狗罢了。

“是。”

严博连忙点头答应。

“姐姐……”

苑芊芊笑嘻嘻地叫了一声。

姬轻纱瞪了她一眼。

不管什么时候,姬轻纱总是镇定如恒,气度俨然。唯独在苑芊芊面前,偶尔会有其他的表情。

苑芊芊吐了吐舌头。

可以想见,现在姬轻纱的心情肯定不会太好。苑芊芊知道,姬轻纱是真的很喜欢那张载初年间的梳妆台。苑芊芊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姬轻纱输掉这张梳妆台,会是什么样子。

看别人吃瘪,似乎是苑芊芊的一大爱好。

当然,苑芊芊也不会客气,既然赢了,肯定会将那张梳妆台据为己有。

苑芊芊喜欢好东西。

不管是活人的还是死人的,只要是好东西,她都喜欢。

这边说着话,谁也不曾留意,六号包厢的段孔雀段小王爷,已经不见了,不知道何时离去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