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山雨欲来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便在这个时候,严博的手机响起,严博连忙望向姬轻纱,姬轻纱微微颔首。.

严博连忙按下接听键,笑哈哈地说道:“你好你好,张局长……什么?”

紧接着,严博脸上就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啊啊,好的好的,我明白了,谢谢张局长,有时间一起喝酒啊……哎哎,好嘞好嘞,就这样啊,谢谢谢谢!”

合上电话,严博苦笑起来,说道:“姬总,市局张局长的电话,他让我们立即停业整顿,等验收合格了再说。”

姬轻纱蹙眉说道:“这么快?”

“是啊,有点意想不到。”

严博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原本萧凡当着大伙的面说了“秋后算账”的话,严博也知道这事还有得麻烦,但“**令”来得如此之快,还是十分出乎他的意料。

这位萧一少实在是个狠角色,说干就干,绝不含糊。

“芊芊,你说萧凡是在宗教局上班的?”

姬轻纱沉吟着问道。

“好像是吧,刘八是这么说的。”

“宗教局,宗教局!”

姬轻纱轻轻念叨了两句。

老萧家就是老萧家,一位三代子弟随便发句话,远在百里之外的养狗场就得马上停业。

“姬总,怎么办?”

严博习惯姓地问道,平曰里,养狗场的事都是他在负责,一言而决,也无须事事请示。姬轻纱用人就是这么个特点——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不过,既然姬轻纱就在他面前,那么多请示少拿主意就是必须的。

最起码这表示了一种态度。

姬轻纱随即恢复了平静的神态,淡淡说道:“怎么办?当然是停业整顿了。严博,马上停业,不用等到明天,今晚上就清场,彻底停业。”

严博吃了一惊,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张局长在电话里也不曾如此严厉的要求,只是让他从明天开始停业整顿。估摸着张局长现在也是满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严博怎么就得罪上边的大人物了,大晚上的给他打电话,“关照”一个养狗场。

不过严博的迟疑也没有持续太久,随即点头,说道:“好的,姬总。”

“你去安排吧。”

姬轻纱摆了摆手。

“是。”

严博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苑芊芊舒展了一下苗条娇柔的身子,说道:“哎呀,好累……姐姐,你先忙着吧,我回去了啊。”

眼见得萧凡那边已经开始“算账”,姬轻纱得打起精神来应对了,人家有家务事要商量,苑芊芊就不在这凑热闹了。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小丫头,姐那梳妆台,你就别惦记了,明儿我叫人给你送过去。””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姐姐对我最好了……来,亲个,抱抱!”

苑芊芊拍手笑道。

“去吧去吧,睡你的觉去。晚上要睡不着,就给你的大帅哥打电话聊聊天。看他那样子,应该是个很好的听众。哎,姐可是提醒你,这回真不错,抓紧了,别再错过。”

姬轻纱笑着调侃道。

苑芊芊瞥她一眼,媚眼如丝:“姐姐,这话还是说给你自己听吧。嘻嘻……”

也就苑芊芊能在姬轻纱面前这样没轻没重。

或许,也只有在苑芊芊面前,姬轻纱才能找回一点做普通女人的感觉。

高处不胜寒。

目送苑芊芊和唐萱结伴离去,姬轻纱的双眉又蹙了起来,低声说道:“范乐,你怎么看?”

“很被动。”

范乐言简意赅地说道。

别的倒还不是特别要紧,养狗场停业整顿一段时间,固然损失不小,也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只要姬轻纱在,这个养狗场迟早会重新兴旺起来。

关键段孔雀被人带走了,这才是真麻烦。

主动权完全在萧凡手里了。

不过姬轻纱频频蹙起的双眉,还是令范乐有些诧异。姬轻纱这些年碰到的难题,比别人一辈子听说过的还多。其中好多次比眼下的局面严峻多了,范乐也没见姬轻纱如此频频蹙眉。。

范乐知道,姬轻纱不是在担心养狗场的事,甚至也不完全担心段孔雀的事,萧凡没有当场出手教训段孔雀,就说明他留着余地。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原因——姬轻纱担心的,正是萧凡本人!

在姬轻纱眼里,萧凡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或许姬轻纱能够很好地化解掉此番的危机,但与萧凡这样的人交恶,实在不是什么令人赏心悦目的乐事。

看来,姬轻纱对老萧家的估计,有点失误了。

老萧家两兄弟,尽管都没有谁走仕途,但这位“学道”的萧一少,似乎远不如原先想象的那么低调,更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简单。

其实范乐这个感觉,只对了一半。

姬轻纱确实是因为萧凡而频频蹙眉,但主要还不是因为萧凡老萧家嫡长孙的身份,她琢磨不透的是萧凡的另一个身份。

姬轻纱高度怀疑,那只叫“黑麟”的大白猫,是萧凡的本命灵宠。

能够养出本命灵宠的人,在道术上修为之高,毋庸置疑。

姬轻纱沉吟着,正要说话,却忽然双眉一扬,眉间闪过一抹妖冶的红丝,左手一提黑色礼服的裙裾,飞身出了包厢大门,动作快如闪电。

与此同时,姬轻纱洁白的右手悠忽间变成了鲜红色,一阵轻微的关节爆响之声传出,原本就十分纤长的手指似乎比原先更加纤长了几分,黑色的蔻丹和鲜红的手掌,在明亮的灯光之下,闪耀着说不出的妖冶光泽。

范乐的动作丝毫不慢,姬轻纱出门的同时,范乐也已暴起,一步抢在姬轻纱的前边,壮硕的身躯将姬轻纱完全遮挡在身后,双眼扫视四周,神情警惕无比。

只见走廊的尽头,隐约有一道白色的影子,一闪即逝,身法极快,如鬼似魅,好不飘忽。

“站住!”

范乐一声暴喝,寒芒一闪,一柄锐利无匹的匕首握在了他的手中,身子一躬,就要追赶上去。

“范乐,别追了。”

姬轻纱轻声叫道,又是一阵轻微的骨骼关节响声,姬轻纱鲜红的手掌已然恢复成洁白之色,纤长的手指也缩了回来。

范乐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转身望向姬轻纱。

姬轻纱摇了摇头,说道:“追不上的。”

范乐脸色铁青,说道:“岂有此理,都欺上门来了。”

今晚上的怪事还真是不少。自从姬轻纱重振姬家之后,近几年,类似的情形已经很少发生过了。似乎那些名动一方的巨擘,已经取得默契,承认姬轻纱继承了姬家的“燕北霸主”地位。

姬家在燕北的势力,确实也是树大根深,非同小可。

没想到前脚刚走一个萧凡,后脚就出了这么一个白色的“鬼影”,直接在姬轻纱和他范乐的眼皮底下出没,未免欺人太甚。

还有一点,也让范乐感到有些奇怪。

姬轻纱有着异常敏锐的第六感,曾经好几次救过姬轻纱的命。每次碰到异常情形,姬轻纱的反应都比范乐更快。

当然,范乐也知道,这种敏锐的第六感,也许和姬轻纱的“术法”有关。

这是一个神奇的领域。

但这一回,姬轻纱这种极其敏锐的第六感,却似乎失效了。他几乎是和姬轻纱同时察觉到了危险,这只是武术高手的本能。

“出什么事了?”

范乐问道,满脸疑惑之色。

姬轻纱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轻轻摇头,说道:“来人不简单,可以遮蔽自己的气息。”

范乐耸然动容。

“也是术师?”

范乐知道姬轻纱在这个方面的能耐,一个小姑娘,当年受命于危难,挽狂澜于既倒,姬轻纱所学的术法传承,有着莫大的助力。

“应该是,而且造诣不低。”

范乐想了想,问道:“萧凡?”

姬轻纱摇头,语气很肯定地说道:“不是萧凡,这位萧一少,气度非凡,正大光明,不会做这样鬼鬼祟祟的事。也没那个必要。”

这一点,范乐倒是很认同姬轻纱的分析。

萧凡那种泱泱大度,绝不是装出来的,天生如此。

姬轻纱缓缓回到包厢坐下,一手支颐,陷入了沉思之中。在这养狗场,忽然出现这么一位身手高明的术师暗中窥视,问题绝对不简单。

想起去年年底,文二太爷忽然进京,迄今和江湖上的朋友没有任何交集,姬轻纱心里益发不轻松。隐隐觉得,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一阵悦耳的铃声骤然响起。

姬轻纱拿起手机,顿时坐正了身子。

“段王爷。”

姬轻纱微笑着和电话那边的人打了个招呼。

范乐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段七星这就把电话打过来了?

动作蛮快的。

“姬总,不好意思,段孔雀那个混帐东西,让你**心了。”

在电话里,段七星很客气,但话语中的焦虑之意,却也难以掩饰。

这也难怪,段孔雀固然不争气,奈何段七星就这么个儿子,不关心不可能。何况远在京燕之地,段七星颇有点鞭长莫及的无奈。

姬轻纱轻轻一笑,低声说道:“段王爷,不必太担心。年轻人心气高一点,也很正常。”

语调优雅,只是未免有点将自己说老了。

话筒那边,段七星轻轻舒了口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