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求援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古老的四合院,生机盎然,不时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

萧湛带着妻儿回四合院来看望老爷子。老爷子精神很好,身体也很好,自从上回大病一场,半年多时间过去,老爷子连伤风感冒都不曾得过,张护士难得清闲起来。

萧湛的心情也是难得的愉快。

老爷子出院之后,一反常态,开始大力关注政治局势,这与老爷子以前退隐的情形大相径庭。老爷子彻底退下来之后,刻意淡出政治舞台,不是特别紧要的大事,一般不过问。

按照老爷子自己的话说,就是“人老了,安心养老,不要讨人嫌”。

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对晚辈的一种锻炼和信任,老爷子希望晚辈们能尽快成长起来,自己撑起一片天空。

以老萧家为核心的政治大派系,也在逐步壮大之中。

然而这一回,老爷子似乎改变了策略。

尽管萧湛还有点弄个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的态度会发生如此变化,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老爷子一旦亲自上阵,他的压力便缓解了许多。

毕竟老爷子的威望摆在那里,无人能够撼动。

临近正午,阳光和煦,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之下,有说有笑。

萧天大声说道:“爷爷,我明天就要去红山村报到了,当村支书。”

老爷子有点耳背,家里人和身边工作人员和他说话,都不自禁地加大音量。

“哦,想通了?”

老爷子满面红光,笑着问道,望向小孙子的目光,满是慈祥之意。

萧天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爷爷。不过不是我自己想通的,是被我哥逼的。他要把我赶出京城!”

简秀华连忙笑着说道:“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哥怎么能逼你啊!”

萧天还是那个姓子,说话不知轻重,简秀华有点着急,怕老爷子怪罪萧凡。

“逼一逼好,年轻人,就是要有压力才有动力。”老爷子摆了摆手,笑哈哈地说道:“小凡,这个任务完成得不错,爷爷对你提出表扬。”

萧凡微笑说道:“爷爷,萧天只要上正道,将来就是我们老萧家的千里驹。”

“就他?”

不待老爷子开口,萧湛便很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实在的,萧部长对这个小儿子,还真是没多少信心。反倒都萧凡的观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毕竟萧凡每次说的话,都能兑现。

他说能治好老爷子的病,就真治好了;说要做通陆鸿的工作,就做通了;说要说服萧天去红山村工作,一月为期,现在不到一个月,萧天就乖乖答应去红山村。

看来自己以前是对萧凡有些偏见了,萧凡尽管在“学道”,却依旧是那个聪明睿智的萧家长孙。

老爹不屑的神色似乎让萧天大受刺激,梗着脖子说道:“爸,你也别小看人,我要么不去红山村,我去了,就肯定会干出成绩来。”

萧二哥是个不服输的姓格。

萧湛冷笑道:“我不是小看你,你以为基层的工作那么容易吗?你要想干出成绩来,首先就要改改你这个姓格,改改你这个胡乱放炮的毛病。在基层工作,光有魄力不行,还得知道团结同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样才能拧成一股绳。”

嘴里是在教训萧天,说到后来,就变成教导了。

说到底,萧天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哪有父亲不疼爱自己孩子的?

如今萧天终于愿意下基层工作,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萧湛希望萧天从今往后,一改前非,认认真真做人,踏踏实实工作。

只要萧天自己争气,有老萧家做强大后盾,不怕将来没有大舞台。

萧凡微笑说道:“爸,团结同志这一条,我相信萧天能够做好。乡镇的工作,和市里县里还是有区别的,萧天知道怎么把握。”

萧天的脑子绝对好使,只要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官场上这些道道,想必很快就能搞懂摸透。作为首都纨绔圈子的“大哥”之一,萧天这个讲义气的姓格,非常受乡镇干部的欢迎。等萧天到了市县一级工作,历练得也差不多了,自然懂得适应新的环境,新的规则。

这一点,萧湛倒是不反对。

有关萧二哥在首都纨绔圈子里的种种“事迹”,萧部长并非一无所知,自然有人向他汇报。身为正部级**,萧家二代旗手,萧湛的信息渠道不可能那么闭塞。

“萧天,既然要去红山村工作,那就要做好扎根基层的心理准备。你去红山村,是去工作的,不是去镀金的,这一点,你一定要注意。我以前在江汉省工作过,还有一些老同事留在那里。但是,你必须立足自己解决问题,不要遇到一点点困难,就紧着去求人帮忙。那是没出息的搞法。开动脑筋,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自己想办法发展红山村的经济,明白吗?”

“知道,我不会去求人的。”

萧天答道,语气有点硬。

“小天,发展经济是一个方面,精神文明建设也要重视起来。红山是我们的故乡,也是革命老区。革命的优秀传统不能丢,不要一门心思只想着赚钱。现在很多地方都有一种奇怪的现象,钱赚了,思想品德没有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自私冷漠。甚至一门心思想着害人,这种情况必须充分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老爷子缓缓说道,神色比较严肃。

“是,爷爷,我记住了。”

在老爷子面前,萧天不敢犟嘴,乖乖受教。

萧凡笑着说道:“萧天,求人和正常的工作沟通是两回事,别混为一谈啊。该汇报的一定要及时汇报,该请示的也要及时请示。”

这话,却是代萧湛说的,有些话,萧部长不能讲得太明白。

萧天若是犯倔,真的不和萧湛的那些老同事联系,问题可就不简单了,搞不好会被人误会老萧家对他们有意见,不仅仅是萧天一个人的事情那么简单。

官场上的弯弯绕,一般人还真的拎不清。

经常去麻烦人家不好,完全不找也不行,关键就在于把握一个度。

比如让严博的养狗场停业整顿,萧凡就是通过陆鸿给相关部门打的招呼。陆鸿很爽快的一口答应,连原因都没问一句。

在陆鸿那样的大人物眼里,让木兰围场的一个养狗场停业整顿需要理由吗?

现在,萧凡隐隐已经成为陆鸿和萧湛之间的桥梁。

连那样的“**”都暴露在了萧凡面前,陆鸿今后就算不能成为老萧家最忠实的盟友,起码也不至于反戈相向。

萧湛望了萧凡一眼,缓缓点头。

其实老萧家的子弟,只要有意仕途,还真没谁是省油的灯。萧凡看似一门心思钻研黄老之术,对官场上的很多道道,却是门清。

便在这个时候,萧凡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小桂子打来的。

萧凡起身走过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小桂子?”

“一哥,不好了不好了,我家老头子要糟糕……”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小桂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说道:“小桂子,别慌,有事说事,不要乱。”

小桂子咽了一口口水,强自镇定,这才说道:“是这样的,一哥,今儿部里来人找我家老头子谈话了,有可能要调他去部里工作。这个事吧,前些曰子早就有风声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了事实……一哥,这不行啊,我家老头子去了部里,指定会靠边站的,听说是去三局当个副局长,分工还没定呢,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轮到他……”

小桂子的父亲桂清秋现今是首都市局分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局党组副书记,正局级干部,在市局资格老,面子大,人头熟。这会子要是调往部里工作,只怕情况真的会如同小桂子说的那样,靠边站。

“小桂子,干部工作调动,历来要服从组织安排。桂叔叔在市局工作的时间比较长,调动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

“不是这样的,一哥,是,是……嗨,我直说了吧,可能有人要整他。你也知道的,这时候调动他的工作,这中间有猫腻啊……”

小桂子又变得气急败坏。

近来确实有这么一种现象,要查处某个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为了能够排除阻力,顺利调查取证,通常会先给这位领导干部调整一下职务,调离原单位,这才好“下手”。

当然,这可能只是小桂子的猜测,也许就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调整。

公安系统内部领导干部交流换岗十分常见。

不过桂清秋若是去了部里真的靠边站,小桂子就很不爽了。他之所以能在首都纨绔圈子里有一席之地,关键就在于他老头子手握实权。纨绔衙内们有些事,通常要找到桂清秋的头上,请他帮忙。

这个时候,小桂子急急忙忙给萧凡打电话,自然是希望关键时刻,老萧家能够帮一把手。

“嗯,我知道了。”

萧凡淡淡地答道,随即挂断了电话。(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