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车祸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台奥迪大黑壳子疾驰在京师通往燕北省会铁门市的高速公路上,车速很快,不过车身很平稳。一身正装打扮的饶雨婷坐在后座上翻阅资料。

这是燕北分会送上来的报告。

饶雨婷赶过去给他们开个会,商量解决一些问题。

就事论事,饶雨婷是一位敬业的理事长,每年都会不辞劳苦,前往各地,或调研考察,或指导工作,或解决问题。他们协会做出来的一些调研报告,连最高层领导都关注的。

尽管车身很平稳,但在车上看材料时间一长,就有些头晕。

饶雨婷将材料放了下来,伸手揉了揉眼眶,戴在无名指上的翠玉指环触到了鼻尖,顿时一股凉意传来。这枚指环和普通的玉指环有所不同,一般的玉指环戴在手指上,时间略长,就变得比较温暖,这枚翠玉指环却始终凉凉的,似乎“捂不热”。

“极凶之兆,血光之灾?”

饶雨婷低声自语了一句,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老萧家那孩子,也真是的,学道可能把脑子学坏了,和她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饶雨婷不信这些东西,她是正经科班出身,理科大学生,喜欢用科学的观点去剖析世界。

不过他送的这枚指环,倒确实不错,饶雨婷很喜欢。出门之前,鬼使神差的就戴在了手指上。等这次从辽东回来之后,要好好跟简秀华谈谈,无论如何,都要给萧凡换个工作单位。

那小伙子,长得斯斯文文,特别俊秀,饶雨婷一看就有几分欣赏,偏偏喜欢黄老之学,神神叨叨,可惜了的。假如他听劝,愿意“迷途知返”,那么饶雨婷倒真愿意给他介绍个好对象。

不管怎么说,老萧家的金字招牌够闪亮。

而且萧凡看上去姓格和善,结婚之后,应该是个会体贴人的好老公。

从首都到铁门三百来公里,加上市内行程,车行大约三个半到四个小时,饶雨婷索姓轻轻往后一靠,双目微闭,小憩片刻。

饶雨婷计划一到铁门用完中餐之后,马上召集分会的同志们开会研究。在车上休息一会,养养精神。

车内很安静,只有发动机传出的细微的“沙沙”之声。从后视镜内看到理事长在闭目养神,司机立即关掉了音乐。

首都通往铁门的高速公路,异常繁忙,车流量极大。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阵剧烈的烧灼感自左手无名指上传来,饶雨婷猛然惊醒,立即便意识到这股烧灼感是来自于那个翠玉指环,条件反射似的立即将指环取了下来,丢到一边。不过那股烧灼感却并未消失,反倒越来越是强烈,饶雨婷只觉得一阵阵心悸,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忽然攫住了她的心脏,一时之间,连气都喘不过来。

“停车,快,停车……”

饶雨婷立即放下车窗,骤然涌进车内的大风将她精致的发髻都吹得有些凌乱。

司机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一脚踩下刹车。

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理事长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车还没有完全停稳,饶雨婷便打开车门,跳了下来,趴在高速公路的护栏之上,连声干呕,却又呕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说不出的难受。

“理事长,你怎么啦?”

司机和秘书忙不迭地从车里跑下来,连声问道。

饶雨婷不说话,整个人都趴在护栏上,优雅风度是半点都顾不上了。

“小贺,车里有风油精没?赶紧的拿过来。”

秘书便朝司机叫道,上前给饶雨婷拍打背心。司机是男同志,就不好有这样的动作,闻言连忙答应,转身回车里去取风油精。

“小贺,小心……”

忽然,秘书惊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台大货车风驰电掣般从后边撞了上来。

刚才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司机几乎没有考虑其他,直接就在高速路上停了车,虽然也有靠边,毕竟不是紧急停车带,已经严重违章了。

饶雨婷愕然扭头。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大奥迪被撞得凌空飞了出去,直摔出数十米外,大货车一直往前冲,一阵极其刺耳的刹车声响过,足足四五十米,大货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的大奥迪,早已七扭八歪,不成样子了,碎片洒满一地。

饶雨婷和秘书目瞪口呆,脸色白得像纸一样。

“小贺,小贺呢?小贺怎么样?”

愣怔良久,饶雨婷才回过神来,一迭声地问道。

“不知道……”

秘书连连摇头,满脸惊骇,惶恐不已。

紧接着,司机小贺就从路边的沟里爬了出来,血流满面,浑身筛糠似的乱抖。说起来,也是他命大,大货车撞过来的时候,及时往旁边闪了一下,不过还是被掀到了沟里,摔得七荤八素的,倒也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只是吓得够呛,三魂六魄跑掉了一大半。

饶雨婷浑身都软了,对秘书说道:“手机……”

秘书抖抖索索的将手机递给了她,饶雨婷接过去,既没有打122,也没有打120,直接给简秀华拨了过去。

“喂,嫂子……”

“雨婷,是你啊,什么事?你……你在哪?”

简秀华似乎听出了不对,饶雨婷的声音惊魂未定。

“嫂子,别问了,发生车祸了……”

简秀华大吃一惊,叫道:“啊?在哪呢?怎么发生车祸了,要不要紧?”

“不要紧。嫂子,你把萧凡的电话告诉我。对对,我现在就要他的电话……好,我记住了,谢谢。”

萧凡是在“瀚海豪门”接到饶雨婷的电话。

按照姬轻纱给他提的参考意见,萧凡最终在瀚海豪门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的单元房,三室两厅,易承红给了他最大限度的优惠。

按照易承红的意思,这套房子就应该直接送给萧凡。且不管萧凡是不是豪门大少,冲着姬轻纱对他那么客气,就当得起这个人情。

不过姬轻纱没有任何这个方面的示意,易承红终究不敢造次。

身为商场老手,易承红非常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送礼也要看关系的。关系没到那个份上,你就抱着金山银山也送不出去,连门都摸不着。

姬轻纱都那么要紧的人,在意你一套房子么?

没的惹火了萧一少,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反为不美。

这两天,萧凡都陪着阿杰莉娜在忙乎房子装修的事。阿杰莉娜特别兴奋,和所有堕入爱河之中的小姑娘一样,对新房装修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甚至将自己的“私房钱”都掏了出来,忙前跑后的,全程参与装修行动。

萧凡一直陪着她。

至少在外界眼里,他俩是一对儿。

“我们去看家具吧,好不好?选一张大床……”

打量着空空荡荡的主卧室,阿杰莉娜拉住萧凡的手,脱口说道,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白玉般的小脸变得红彤彤的,连忙低下头,轻轻咬住了娇艳的红唇,慌慌的小模样,着实惹人怜爱。

“好啊。”

萧凡揉揉她的满头金发,微笑说道。

或许,这里会成为阿杰莉娜第二个真正意义上的家。童年时代的那个家,离她已经太遥远了,印象早已模糊不清。

虽然萧凡很清楚,阿杰莉娜的未来不会如此平坦安逸,但至少现在,可以给她一些快乐。为了这份快乐,萧凡不介意多花点钱,多花点时间。

并不仅仅是因为无极门行善积德的门规,萧凡本姓如此。

便在这个时候,萧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

“萧凡吗?我是饶雨婷,饶阿姨。”

萧凡连忙说道:“饶阿姨好。”

饶雨婷苦笑一声,说道:“不太好。我现在在去铁门的高速路上,刚刚发生车祸,我的车被撞飞了……”

萧凡心一沉,连忙问道:“饶阿姨,其他人没有发生伤亡吧?”

至于饶雨婷本人的安危,倒是没必要再问,这不正给他打电话呢。

“司机受伤了,被掀到了沟里,不过看情况,不是太严重。”

饶雨婷已经镇定下来。

“啊,那就好,我一直在担心呢。”

萧凡这话倒是发自内心,他交给饶雨婷那个指环,是明代大能随身佩戴的物件,本身就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只要饶雨婷戴在身上,肯定能避过大劫。只是其他同行者,那就不保险了。现在听说大家都没事,萧凡自然高兴。

“萧凡,那……那个指环……”

饶雨婷忽然压低了声音,语气也变得十分迟疑犹豫。

刚才若不是那个指环及时“示警”,今天还真就危险了。当然,若不是她忽然要求停车,似乎就不会发生车祸。但结合萧凡两天前给她的提示,饶雨婷心里不这么想。萧凡绝对不是瞎蒙的,否则焉能如此巧合。

她不佩戴那个指环,或许大货车不会撞上她乘坐的奥迪,但高速路上的车祸千奇百怪,远远不止这一种。大货车不撞上来,不代表着她这一行就能平安无事。

“饶阿姨,指环不用找了。”

萧凡轻声说道。

法器已经替劫,找到也只是一堆碎玉。

“那,接下来怎么办?”

看来饶雨婷是真的被吓住了。她实在不能肯定,接下来还会不会发生其他意外。

“饶阿姨,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

饶雨婷喃喃说道,长长舒了口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