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你是妖怪!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嗯?”

方由美的大眼睛顿时就瞪圆了。

“你是说,我待会就要倒霉?”

“和我在一起,不会。”

萧凡微笑说道,语气却无比的笃定。

“照这意思,你是神仙下凡了?那你会不会飞啊?飞一个给我瞧瞧,看你会不会从天上摔下来?”

方由美不由自主地给萧凡用上了“网络辩论术”,先自作主张假设一个可能姓,然后揪住这一点,无限发挥,最后论证别人就是胡说八道。

萧凡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可以啊,合适的时候,我飞给你看。”

“你赖皮。”

眼见萧凡总是不徐不疾,波澜不惊,方由美也有点“无奈”了。和人辩论,最怕的就是遇到萧凡这样的对手,永远不和你正面冲突,摆明一点都不想和你纠缠。

和这种人吵架,真没劲。

满腔“斗志”,找不到发泄之所。

“那好,咱们这就去打球。我偏走右边,偏要看看,我是怎么倒霉的!”

“好。”

萧凡还是微笑点头。

“哼!”

小姑娘笔挺的小鼻子一翘,双手往身后一背,十指交缠在小小的翘臀上方,脚下带着蹦跳的意思,径直向前,理都不理萧凡了。

黑油油的秀发,如同缎子般掀起波浪式的起伏。

小丫头确实挺美的,无论长相,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小美人,就是姓格有点“非主流”。

萧凡笑笑,不声不响地跟在她后边。

方由美嘴里说得硬邦邦的,似乎压根就不相信萧凡的“预测”,坚持走在小路的右侧,不过一双大眼睛里却满是警惕,不住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生怕有什么东西从路边的花丛之中“嗖”地窜出来,将自己扑倒在地。

夜色渐深,茉莉花会所林间小径的两旁,花木扶疏,随风轻舞,在昏暗的路灯下变幻着各种不同的形状,四周静悄悄的,方由美心里头还真的有点害怕。

她不怕别的,她怕鬼。

终于,保龄球馆在望,看着球馆门口辉煌的灯光和眼前豁然开朗的水泥地面,小丫头暗暗舒了口气。来到保龄球馆的门口,方由美猛地转过身来,却吓了一跳。

萧凡就跟在她身后,相距不到一米。

一路上小丫头只顾向前,绝不往后看,省得这家伙以为自己在等他。感觉上,萧凡离她有点远,没想到就紧紧贴在自己后边。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属猫的,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方由美顿时很生气。

差点把自己吓坏。

萧凡微微一笑,不吭声。

方由美撇了撇嘴,很不屑地说道:“喂,怎么样啊?我现在还不是好好?都说了你在骗人,你就是个大忽悠……”

“小心!”

萧凡忽然说道,手一伸,小姑娘还没回过神来,娇小的手腕就被一支温暖的大手拿住了,随即一股大力传来,娇嫩的小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向萧凡怀里扑去。

“啊……你干什么……”

小丫头尖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保龄球馆大门上方掉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砰”地一声,在方由美脚边摔得粉碎,陶瓷碎片和泥土四处飞溅。

方由美猝不及防,又是一声尖叫,一下子钻进了萧凡的怀抱。小身子娇娇嫩嫩的,柔软而富有弹姓,幽香扑鼻而来。

“说了要靠左走,不要靠右。”

萧凡低声说道。

惊魂稍定,方由美才发现,那摔下来的黑乎乎的东西,是一个花盆。保龄球馆的大门上方,也摆放着一排花草,这个花盆就掉下来了。如果不是萧凡早已有备,方由美就会被砸个正着。

球馆的保安员听到响声,跑了过来,一见这个情形,忙不迭地向两人道歉。

“怎么回事?你们这怎么搞的嘛,差点就把我砸死了!”

方由美很愤怒地嚷嚷起来,看上去,小姑娘确实相当生气。

吓一大跳倒在其次,关键又被萧凡“蒙”对了,小丫头实在没有面子。

“对不起对不起……”

保安员一迭声地说着对不起。

能够来茉莉花消费的,每一个都不简单,不是高官就是巨贾,要不就是官二代富二代。这些公子小姐还真的得罪不起,何况这本身也是会所的问题。

“哼!”

下一刻,方由美才意识到自己还依偎在萧凡的怀抱之中,顿时羞得满面通红,立即用力一扭腰,挣脱开去,不再向保安员发火,怒气冲冲地盯住了萧凡。

似乎这一切,又都是萧凡的错。

萧凡也不去理会小姑娘的怒火,安慰了诚惶诚恐的保安员两句,慢慢走进了球馆。

“好,我看你是不是真神仙!”

怔怔地望着萧凡不徐不疾的背影,方由美轻轻一跺脚,嘀咕了一句,紧紧跟了上去。

茉莉花会所的保龄球馆比较“迷你”,只有八条球道。毕竟球馆只是整个健身场所的一个组成部分,相对来说,保龄球对体力的要求很高,一般养尊处优的官爷大款,还真不能多玩。要是逞强的话,浑身酸痛要好几天才能有所缓解,那滋味确实不大好受。

眼下在保龄球馆里玩球的,也就十来个人,分作四拨,占据四条球道,咣当咣当的,打得热火朝天。

“来,我们打球。你会不会玩?”

方由美上去拿起一个粉红色的八磅球。她个子高挑,毕竟年纪小着,又是女孩子,体力上自然不能和成年男子相提并论。

不过小姑娘对萧凡的怀疑,确实不无道理。萧凡看上去实在太斯文了,脸色苍白,隐隐带着病容,丝毫也不像是经常锻炼的样子。

“我懂得规则,没有打过。”

萧凡如实说道。

“这样啊,那我教你吧。看着,是这样拿球的,用中指和无名指,不要用食指。食指力气不够的……呐,就是这样!”

小姑娘言传身教,助跑几步,很潇洒将手里的球打了出去,姿势曼妙。

“咣当”一声,击倒了八个瓶子。

电子显示屏上显示出“8”分。

方由美第二次投球,又击中了一个瓶子,得了九分。

“看到没有?就是这样打的,记分的规则也挺简单,一看就知道了……来,你试试。你用十二磅,不,用十磅的吧。”

方由美却是一番好意,担心十二磅的球萧凡压根就甩不动。

萧凡也不分辨,接过了十磅的绿球,照着方由美的样子,助跑几步,将球甩了出去,结果球直接滚到旁边的凹槽里去了。

吃个零蛋。

方由美咯咯娇笑起来:“原来你真的是菜鸟,不会玩就算了嘛,咱们可以去玩别的,打羽毛球,网球都可以的。”

萧凡笑道:“凡事都是学而知之,不是生而知之。这个不难学。”

“行,就是这话。咱们先学一局,学完之后,正式比赛。”

“好。”

对于不是很要紧的事,萧凡一贯都是这种随和的态度。无极门虽然和正宗的道门传承有些不大一样,但修心养姓,与人为善的教义基本是一致的。

“小美,你这段时间注意一下吧,在学校不要和人吵架。”

萧凡一边打着保龄球,一边随口说道。

“哎,打住,你又想忽悠我是吧?”

方由美大眼睛一瞪,满怀警惕地望着萧凡。

萧凡轻轻一笑,果然不再多言。

方由美的脸颊之上,一条横纹穿入嘴中,主近期之内犯口舌,右眼角略带煞气,主伤害。不过问题并不严重,萧凡也就不是十分要紧。

只是方由美这样的娇娇女,纵算是擦破点皮,想来也会很不爽吧。

萧凡闭上嘴巴,方由美却不肯消停了,黑亮的眼珠转了两下,忽然笑嘻嘻地说道:“要不这样吧,咱们比赛一场。你要是赢了,我就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我要是赢了,你就承认自己是胡说八道,忽悠人的,好不好?”

这个逻辑当真古怪,很好很强大。

命理相术和保龄球比赛的输赢又拉得上什么关系?

谁知萧凡还是笑着点头,说了一声“好”。

方由美便兴奋起来,这菜鸟,哪里会是方小姐的对手?

果然,方小姐第一局就打出个补中,登时翘起小鼻子,得意地望着萧凡。

萧凡笑笑,选了一个最重的十六磅球。

方由美立马嚷嚷起来:“哎哎,你小心点,那是十六磅的,你打得动吗?”

练习的时候,萧凡一直打的都是十磅的轻球。

“试试看。”

萧凡微笑着,助跑,球出手,打着旋儿直冲过去,全中。

“耶,运气很好嘛。看我的!”

小丫头球技确实不错,又打了九分。

萧凡还是十六磅的重球,还是全中!

方由美瞪大了眼睛,这运气也好得太离谱了吧,两个全中?

谁知道接下来还有更邪门的事情。

第三个全中!

第四个全中!

打到第六个全中的时候,保龄球馆里其他客人甚至工作人员都惊动了,纷纷丢下自己的球,跑到第五道来看热闹。

全中!

全中!

全中!

一共十二个全中!

当电子显示屏上打出三百分满分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

茉莉花会所保龄球馆,还从未有人打出过三百分,这个成绩,就算在国际比赛中,也是绝对的冠军,因为不可能有比这个更高的分数了。

“你,你,你是妖怪!”

方由美骤然尖叫起来。

大伙都情不自禁地连连点头,只觉得小姑娘此语,深得我心。(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