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有这种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简秀华和饶雨婷做完美容,神采奕奕地走了出来,萧凡正在和两名男士聊天说话,

年纪略大的男子,四十几岁,腰挺背直,虽然穿着便装,但头发上有一个“箍”,一看就是经常戴大盖帽的,神态气度也像是个权力人物。

年轻的那位,则是二十岁出头,衣着打扮比较朴素,含笑立在一旁,听萧凡和年长男子交谈,并不插嘴。方由美则在略远一点的地方,出人意料的是,小姑娘居然并没有玩手机,而是饶有兴趣地望着萧凡,看个不了,似乎正在进行某种研究。

见到简秀华饶雨婷,中年男子急忙迎上前去,满脸笑容。

“简主任,饶理事长。”

简秀华略感诧异:“桂局长?”

这位中年男子,正是小桂子的老爹,首都市局的桂清秋副局长。

“简主任,我是桂清秋。”

饶雨婷眼波流转,微笑问道:“桂局长,你也是茉莉花的会员?”

饶雨婷的老公公,曾是政法系统的大佬,爱人方黎目前也在政法委工作,桂清秋是首都市局排名靠前的副局长,饶雨婷自然也是认识的。

桂清秋连忙答道:“饶理事长,我不是茉莉花的会员,和几个朋友到这里来吃个饭,刚好碰到萧处长,就聊了一会。”

“哦,是这样啊。桂局长和萧凡是朋友?”

“是的是的,饶理事长。”

对饶雨婷,桂清秋显然非常尊重。

事实上,他压根就不是在这里偶尔邂逅萧凡,而是接到萧凡的电话,专程赶过来的。萧凡需要他适当的时候在饶雨婷面前露个脸。

萧凡微笑点头。

“好好,那你们继续聊吧,我先失陪了。”饶雨婷没有和桂清秋多谈,招呼了方由美一声,随即对简秀华说道:“嫂子,你是和萧凡一起回去,还是我先送你回家?”

简秀华笑着说道:“我们一起走吧,时间也不早了,老萧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是那么放心。”

“行,那我先送你回家。萧凡,饶阿姨给你去物色对象啊,要是成了,你可得请饶阿姨喝喜酒。”

饶雨婷笑着说道,语气十分随意。

“那是当然,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您这位大媒啊。”

萧凡也微笑答道。

饶雨婷便和桂清秋握了一下手,与简秀华一起,带着方由美往外走。

方由美扭过头,朝萧凡做了个鬼脸,小嘴微动,似乎嘀咕了一句什么,别人听不明白,萧凡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妖怪!”

小丫头嘀咕的就是这两个字。

一个刚刚学打保龄球的菜鸟,第一次非正式比赛,就打出三百分的满分,不是妖怪是什么?就算是世界冠军级的专业运动员,也很难打出这样逆天的成绩。

十二次全中,不大可能是运气。

不过小丫头做鬼脸在前,嘀咕“妖怪”在后,她对萧凡的观感似乎又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萧凡笑着摇摇头。

小丫头相不相信他无所谓,只要饶雨婷相信就行了。

目送三人离去,小桂子一蹦老高,朝萧凡伸出大拇指:“嘿,一哥,你太牛了,我对你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实前几天小桂子给萧凡打电话,也是抱着姑妄一试的心态。他和萧凡萧天兄弟是哥们,不代表着萧家会因此而对他父亲伸出援手,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或许有一线希望亦未可知。

没想到一哥这么快就有了“答复”,还不是也许可能之类模棱两可的话语,直截了当将他老爹给领到了饶雨婷面前。

饶雨婷那种女强人似的世家女主人,焉能不明白萧凡此举的用意?尽管没有任何表示,但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萧凡这个动作。

萧凡若是没有几分把握,焉能冒冒失失的让桂清秋在饶雨婷面前亮相?

太容易造成误解了。

小桂子虽然和萧凡打交道的次数还不多,但对萧凡的能耐和大气,那是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迄今为止,小桂子还不曾见萧凡做过没把握的事情。

“萧处长,谢谢!”

桂清秋也由衷地说道。

他自然不能跟着小桂子叫萧凡“一哥”或者“一少”,当得称呼萧凡的职务。堂堂首都市局副局长,必须立起体统来。

萧凡微笑摆手,说道:“桂叔叔,不客气。桂叔叔在局里工作时间比较长,我个人的意见呢,去部里工作一段时间也好。”

首都市局的局长,历来都是市委常委兼任的,算是政治人物。桂清秋则是业务领导。这就是正职和副职的区别。桂清秋想要在市局更进一步,难度太大,几乎没有可能。调往部里工作,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关键就在于他到部里去之后,如何安排。

桂清秋连忙说道:“萧处长这个意见完全正确,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管去哪里,都是工作需要,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只要有工作干,不闲着就行了。”

“部里的领导,肯定也会量才委用。”

萧凡微笑说道。

“那是那是,领导自有考虑。”

以老方家在政法系统的强势,以及方黎现今所处的位置,说提拔桂清秋,自然不是那么简单,但只是为他在部里谋取一个有实权的职务,难度就要小得多了。

“萧处长,桂文明还年轻,他要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请萧处长一定对他多多批评教育。要是不听话,萧处长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教训他!”

桂文明就是小桂子的大号。

“爸,瞧你这话说的。只要是一哥讲的话,我句句都听,每个字都会牢牢记住。”

小桂子就在一旁说道。

萧凡笑而不语。

小桂子终究还是年轻了些,听话听不得那么透彻。桂清秋这段话的重点,压根就不是说他小桂子的,重点在“萧处长随时给我打电话”这一句。

桂清秋等于是在向萧凡,或者说向整个老萧家“表忠心”,只要这回我如愿以偿,今后不管什么事,凡是用得着我桂清秋的地方,萧处长您一个电话就行了,我自会拼了命给你去办。

这边聊着天,饶雨婷已经亲自将简秀华送到了家门口。

简秀华邀请饶雨婷母女到家里做客,小坐片刻。饶雨婷笑着婉拒了,以时间太晚为由,驾车离开了干部宿舍区。

简秀华打开自家房门进去,略感意外。

萧湛并未在书房办公,而是点起一支烟,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问题,又像是走动一下,活动活动筋骨。

“回来了?”

萧湛见到妻子,淡淡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简秀华满脸红光,看上去神情颇为振奋。

“老萧,跟你说个事吧。”

萧湛便停住脚步,征询似的望向简秀华。

“桂清秋调动工作那个事,你知道的吧?当时小凡说,这个事由他来解决,我还担心他吹牛呢。现在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萧湛随口反问道。

“嗨,小凡还真的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哦?他怎么解决的?”

萧湛顿时来了兴趣,追问了一句。

“就这么解决啊,他直接找到了方家的饶雨婷,就刚才,把桂清秋给领到饶雨婷跟前去了。我估摸着,饶雨婷肯定会帮忙的。”

简秀华说着,兴奋得很。

萧湛更加诧异了,有点难以置信地说道:“萧凡直接把桂清秋领到饶雨婷跟前去了?人家凭什么给他帮忙啊?”

“就凭你儿子的真本事,这里的故事,精彩着呢。我告诉你吧,老萧,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简秀华竹筒倒豆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解释了一遍。

“什么?”

萧湛也大吃一惊。

“你是说,今天发生在高速路上那个车祸,萧凡早就预料到了?”

以饶雨婷的身份,忽然在高速公路上发生意外,自然早就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京师的豪门世家,萧湛也听到类似的汇报了。

“可不是吗?我跟你说,当时我也是完全不相信,还招呼小凡不要乱讲话。谁知道他竟然预测得那么准确。饶雨婷本来也不信的,这回是彻底的信了。”

简秀华说着,就有点小得意。

萧凡是她生的,自家儿子那么厉害,哪个做母亲的不开心?

萧湛的双眉紧紧蹙了起来,显见得一时半会很难接受这样的解释。

完全颠覆了萧湛的世界观。

“老萧,看来我们以前对孩子有点误解了。小凡钻研的这些学问,还真有神奇的地方。难怪老爷子专门招呼你,有事可以和小凡多商量,原来道理就在这里啊。照这样看,小凡确实能够给你帮上忙。老萧,我觉得老爷子说的话十分正确,咱们以后要改观念了,尤其是你,不要动不动就板着个脸训人,孩子都怕你了。咱们是一家人,俗话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就觉得,孩子们都长大了。”

简秀华很诚恳地说道。

一直以来,他们父子之间的沟通交流太少了。尤其萧天,看到萧湛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这种情形,简秀华看在眼里,只能暗暗着急。

萧湛不吭声,慢慢走到沙发里坐了下来,再一次双眉紧蹙。

毫无疑问,萧湛将妻子这番话全都听进去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