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敌暗我明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送走桂清秋和小桂子,萧凡也离开了茉莉花。不过他没有急着返回止水观去,而是驾车去了离老爷子居所不远的一条胡同。将车子停在黑角落里,慢慢步行进了一座四合院。

给萧凡开门的赫然正是何四。

文二太爷第四位徒弟,精研通臂劈挂拳的那位何四哥。

文天就住在这里。

“师叔!”

何四见到萧凡,连忙欠身为礼,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论年纪,何四比萧凡大了十几岁,但这声师叔却是叫得心甘情愿。在和辛琳交手之前,何四对自己的拳脚功夫极为自信。谁知在真正的顶尖高手面前,竟然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辛琳还只是小师叔的一位“贴身丫鬟”。

小师叔武功之高,可想而知。

至于命理相术上的造诣,那就更不用说了。何四谈不上是无极门的嫡传弟子,最多算是外围。文二太爷并未将他正式收录无极门门墙,相关的命理相术,除了文思远,其他五名弟子,都只学了点皮毛。但和普通相师比较而言,就算是很厉害了。

萧凡微笑点头。

“师叔请跟我来,师父在里边喝茶。”

当下何四领着萧凡走进四合院。

这是一座三进三出的中四合院,占地广阔,住着不少人。知道对手非同小可,文二太爷此番进京,做了充足的准备。六名嫡传弟子全部带在身边,另外还有一些身手不弱的随从人员。

战斗力极其强悍的一个小型团队。

萧凡回京之后,还是头一回来拜访二师兄。以他在术法上的造诣,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四合院早已布下了极其复杂的阵法。二师兄修为之高,果真名不虚传。

文天行走江湖数十年,一贯不弄险。

西厢房的一间,改建成茶室,文二太爷喜欢品茶,萧凡进来的时候,文天正和文思远对坐品茗,室内飘散着淡淡的茗茶清香。

见萧凡进门,文思远立即起身,恭谨地说道:“师叔。”

文天微笑说道:“师弟,来了?请坐!”

“好,谢谢师兄。”

萧凡缓步走过去,在文思远让出的位置上坐下。

文思远亲手给萧凡泡了一杯香茗,文二太爷喝的不是南边的功夫茶。

进京大半年,文天看上去,精神较之以前更加矍铄,满面红光,中气充沛得很。看来躲在暗处的那位强敌,已经彻底激发了文二太爷的斗志。

萧凡一坐下,文天便仔细端详他的面相,说道:“师弟,我给你把把脉。”

这句话是萧凡经常对别人说的,现在终于也轮到他自己了。

萧凡笑着将左腕伸了出去。

文二太爷伸出三指,轻轻搭在他的脉腕之上,凝神断脉,稍顷,又换了右手,沉吟着说道:“师弟,内伤痊愈得很快啊,速度远远超出我的预料。”

半年多前在泰山绝巅,萧凡明显元气大伤,文二太爷推断,萧凡要治愈内伤,将浩然正气重新修回圆满境界,绝非一年半载的功夫,也许三五年都说不定。但现在看来,进境远比预期的要快得多。就算还没有重新回到圆满境界,也相差不远了。

文天欣喜之余也有些诧异。

师父将衣钵传给小师弟,立为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萧凡的天赋异禀毋庸置疑,但天赋强大到如此地步,也未免太令人惊叹。

萧凡微笑说道:“师兄,我前些天遇到个大造化。”

“哦,什么大造化?”

文天也来了兴趣,问道。

萧凡微微低头,从脖子上取下那枚玉锁和黑珍珠,轻轻递给文天。

文天一接过去,拇指缓缓在玉锁上捋过,顿时脸色一变,雪白的寿眉轻轻抖动了一下,又将那颗黑珍珠捏在拇指食指之间,细细感受,片刻之后,寿眉舒展,文天长长舒了口气,说道:“师弟,果然是大造化……这两样东西的原主人,实在非同小可。”

萧凡能感受到玉锁和黑珍珠内蕴含的丰沛元气灵力,文天一样能感受得到。

“确实是这样,我推断,有可能是阳明先生的遗物。”

饶是文天见惯了大风大浪,闻言也吃了一惊:“阳明先生的遗物?”

“对,这两样东西,得来也算有缘……”

萧凡便简单地谈了一下和苑芊芊交集的过程。

文二太爷捋了捋颌下白须,微笑说道:“原来是从这个小丫头身上得来的,难怪。这丫头太疯了,和她那精灵古怪的师父比起来,还要疯上三分,什么墓都敢掘,什么人的东西都敢拿。”

萧凡笑道:“师兄对胭脂剑也很熟悉?”

文二太爷笑着说道:“和苑芊芊这小丫头只打过两回交道,和上一代胭脂剑传人,也就是苑芊芊的师父倒是打交道比较多。我现在收藏的很多小玩意,都是从她师父手里换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代胭脂剑的传人,都疯得厉害。横行无忌,辣手无情。”

“横行无忌,辣手无情”这八个字,以如此轻松的语气说出来,恐怕也还是破天荒第一遭。

萧凡双眉微蹙,说道:“胭脂剑两代传人都是这样的姓格,对她们自己有害无益。我看苑芊芊身上聚集的阴煞之气十分浓郁,不想办法尽早化解,怕是早晚会酿成大害。”

文二太爷点了点头,说道:“师弟这话有理。当初我也这么对苑芊芊的师父说过,她不以为意。后来年纪轻轻就退出了江湖,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胭脂剑传承极其高明,无论剑术还是内功修炼都有独到之秘,不下于七妙宫的传承。但她们选择的这个行当……”

说到这里,文天又轻轻摇了摇头,似乎颇为惋惜。

“有些墓能盗,有些墓却是不能随便去碰的。比如阳明先生安息之地,实在不应该去打扰的。这个道理,她师父听不进去,现在苑芊芊这小丫头,只怕又要步上后尘了。”

萧凡微微颔首,脸色凝重。

文二太爷叹息了一声,随即白眉舒展,笑着说道:“不过对于师弟而言,这回还真是个大机缘。阳明先生是心学派大师,甚至可以说是开山鼻祖,心学派风水堪舆集大成者。他的随身之物,蕴含着毕生的元气精髓,师弟慢慢汲取炼化,难怪痊愈得这么快。看来再有一段时间,浩然正气就能重新修炼到圆满境界了。果真是大造化!”

萧凡点头称是,能够早曰将浩然正气修回圆满境,对敌之时,把握便能大增。

“师弟,你在轮回镜上的修炼,怎么样了?”

文二太爷又认真问道,脸色极其凝重。

相较而言,文天自然更加关注萧凡在术法上的情形。无极门道统,毕竟是以术法为根基,浩然正气乃是辅助的功法。要面对的那位对手,也是术法大家。

萧凡轻轻摇头。

文二太爷的神色便沉了下去。

看来逆天改命给萧凡造成的损伤,远远比当初血相推演的情形还要严重。对天谴反噬之力的抵挡,主要是靠术法修为,而不是武术修为。萧凡现在的面相一片混沌,以文二太爷在相术上如此高深的造诣,也看不出多少端倪。

天机之力,将他将要遭受的诸般劫难全都遮蔽得严严实实,很难窥视得到。

得不到“预警”,萧凡就只能随时随地准备应对骤然降临的天谴之罚,情形自然要糟糕得多,随时都有可能陷入不测之境。

这是个大问题。

止水祖师已经一百多岁,又云游在外,不知所踪。万一萧凡出了意外,无极门道统传承就有可能遭到极其沉重的打击。

毕竟只有掌教传人继承的道统才是最完整的。

除了萧凡之外,文天的其他几位师弟,年纪都不小了,萧凡若是不测,止水祖师绝对没有精力和时间再培养一位新的掌教传人,其他几位弟子无论哪一位继任掌教,道统传承都不会那么完整。

至于第六十五代弟子,那就更加不消说得。

文思远也已四十几岁了。

萧凡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道:“师兄,对方可有什么动静?”

文天微微摇头,说道:“暂时还没见到什么异动。我来首都也有大半年了,一直在仔细查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十分有用的信息。对方很谨慎。”

一直在旁边静静聆听的文思远忽然插口说道:“师父,会不会是那个人在和师叔斗法的时候,也受伤很重,短时间内难以复原?”

文天捋了捋白须,沉吟说道:“这个推断也不是没有道理。师弟,你回京之后,这一连串的动作,是打算引蛇出洞么?”

萧凡回京也有一段时间了,却一直不曾上门来拜会文天,却在纨绔圈子里整出不小的动静。尤其是在斗狗场,以本命灵宠直接吓趴一头“冠军藏獒”,更是非常的招摇。

相关消息,早已有人向文二太爷做了汇报。

萧凡答道:“是有这个意思。我们总是这么等下去,太被动了,必须将他们引出来。早一曰敌我分明,我们也好排兵布阵。”

文天点了点头,正要开口说话,厢房里悬挂的一个铃铛,忽然震响起来。

文天和文思远俱皆脸色一变。

“师父,师叔,我去看看!”

一言未毕,人影一闪,文思远已经出了厢房。

“万人敌”名不虚传。(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