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天南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段七星到了京师,孤身一人来的。

不要说身怀绝技的手下,连个最普通的秘书人员都没有带在身边,就这么一个人到了首都。但天南段王爷江湖上何等身份,纵算是孤身前来,京师地面的江湖大豪,也一个个都紧张起来。

姬轻纱亲自在“天南茶庄”招待段七星。

天南茶庄也是姬氏集团的产业,论规模,论奢华程度,论环境优美,在京师多如牛毛的茶馆之中,都是一等一的。

这里也是平曰姬轻纱在首都的落脚点之一。

严格来说,姬轻纱和姬氏集团的产业与势力,更多的是体现在燕北省。京师重地,牛人实在太多,不管是谁,也不敢在京师自称是“坐地虎”。

就算强如老汪家,老叶家乃至老萧家,汪二汪三叶大萧二这些大牌纨绔衙内,都有吃瘪的时候。没有谁可以在四九城里真正的横着走。

天南茶庄最著名的,不是优美的环境和高档的装修,而是茶。

整个京城,要喝最正宗的普洱茶,首选就是天南茶庄。

许多在外界难得一见的普洱茶珍品,有行无市的货色,在天南茶庄也只等闲。天南茶庄的茶叶供应商,就是天南段家。

小小一家茶庄,每年的营销收入却是一个庞大至极的数字,在姬氏集团之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曾经被姬氏集团的财务总监赞誉为“现金奶牛”。

每一天的销售收入都不是个小数目。

但是今天,天南茶庄却歇业一天。

严格来说,天南茶庄今天不是歇业,是不接待其他客人。

天南茶庄的建筑布局,是姬轻纱亲自审定的,成八卦向心式建筑,茶庄正中心位置,是一座湖中的假山,假山之上,有一个八角凉亭,位置高高在上,可以俯瞰整个茶庄的全貌。

凉亭之中,姬轻纱和段七星对面而坐,品茗普洱茶。

段七星五十岁上下,身材适中,方面大耳,面相极其威严,此刻虽然面带微笑,形容谦和,却依旧难以掩饰那四溢的霸气。

“天南王”绝不是徒有虚名。

当年段七星才出道之时,正是天南江湖道上最混乱的时候,简直是乱成了一团糟。国家最高层不得不做出了“严打”的决定。

在那样高压的环境之中,段七星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有人曾经这么总结过:天南道上的十几位江湖大哥,有一半是被征服镇压,还有一半,则是死在段七星手里。

段七星本来就有着极其深厚的官方背景,据说和天南最有名望的几家政治望族都有着密切的联系,一些特别狡猾特别机警的江湖大佬,在官方严打的巨大压力之下,纷纷外逃。

天南是边陲省份,和好几个国家接壤,边境线十分漫长,许多边境线都隐没在无边无际的亚热带丛林之中,人迹罕至。尽管边防部队派出了许多的巡逻队,也远远不足以将这漫长的边境线全都封锁起来。

当时天南那么乱,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不少江湖豪雄一有风吹草动,就往境外跑,等风声过去之后,又偷偷潜回天南,继续横行。甚至还有一些江湖豪雄,直接就是外国人身份。

这些江湖豪雄,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毒品走私无所不为,枪支弹药泛滥成灾,动不动就火并。

为了严厉打击这些黑势力,天南官方甚至动用了正规的野战部队参与各种行动,却依旧难以根除。毕竟不能跨国作战,这是很严肃的外交问题。

段七星补上了这个漏洞。

当年天南道上天字第一号大哥“那霸”,号称丛林之王,杀人无数,手上沾满了血腥。传言那霸是著名的神枪手,无论何时总是随身携带两支大口径手枪,威力极强,同时也是顶尖的武术好手,白眉派嫡系传人,据说赤手空拳撂倒过十几条大汉。

生裂虎豹,寻常事尔。

那霸最终没有死在成建制的围剿部队枪下,而是在段七星手中亡魂沥血。

为了追杀那霸,段七星孤身一人,深入丛林莽苍之中,七进七出,前后与那霸交手三次,终于以一双铁掌,硬生生将那霸击毙,将他的脑袋割了下来。

与丛林之王那霸的终极一战,彻底奠定了段七星在天南的江湖地位,正式宣告天南江湖道上新的天字第一号大哥诞生。

“天南王”威名震动西陲!

范乐这一回没有在姬轻纱身后站着,而是坐在茶几一侧,打横相陪,亲手为两位“大佬”烹茶。

烹制的是珍藏了三十年的极品十二天芽头茶。

这种极品芽头茶,不是天南茶庄的存货,天南茶庄虽然名动京师,库房之中,也没有珍藏三十年的极品芽头茶。

这茶,是段七星亲自从天南带来的。

只有半个茶饼。

黄橙橙的茶水,轻轻摆放在姬轻纱面前。姬轻纱依旧是一身黑,黑色的轻纱低领裙装,丰满的胸间,露出一抹惊鸿般的雪白,深幽的乳沟若隐若现,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魅惑气息,与段七星的威严霸气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段七星阳刚至极,姬轻纱娇媚无双。

姬轻纱伸出白皙的小手,张开格外纤长秀美的手指,优雅地端起了油光铮亮,已经呈黑紫色的紫砂小茶杯,浅浅地品了一口,微微颔首,低声叹道:“好茶。”

段七星微微欠身,说道:“确实是好茶,可惜只有半个茶饼,不成敬意了。”

“段王爷客气了,如此重礼,姬轻纱愧不敢当。”

姬轻纱又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段孔雀固然不成器,毕竟是段七星唯一的血脉,在她姬轻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绑走”,姬轻纱多多少少有些愧疚之意。

段七星微微摇头,也低低叹息了一声,说道:“姬总,这事都怪我自己,对段孔雀疏于管教。其实在庆元那一次,我就该好好教训他。”

范乐无声地笑了一下。

段七星义气是义气,江湖道上大大有名,前些年姬轻纱有事远赴天南,段七星不问缘由,鼎力相助。但和段七星的义气一样出名的,则是他的护短。

如果不是因为段七星娇惯,段孔雀也不至于如此骄横跋扈,不知进退,竟然敢远赴京师,设局陷害萧家的二少爷。

终于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别看段七星此番是孤身赴京,十分低调,心里头不定怎么生气呢。

这些真正的江湖大豪,不管多么的心高气傲,财雄势大,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识进退明大势。

段七星固然威震西南,但直接对上老萧家,自己儿子也落入了萧凡手中,段七星再生气愤怒,也不得不暂且容忍。

老萧家,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正面对抗的。

更何况萧凡本身,是那么深不可测,纵算他背后没有站着老萧家那样的庞然大物,也绝不容易对付。连姬轻纱都选择与萧凡和解,降尊纡贵,亲自上门,“赔礼道歉”。

姬轻纱内心深处的傲气,只怕丝毫也不在段七星之下。

至少到目前为止,范乐还是第二次见姬轻纱向人“服软”。上一次姬轻纱摆出这样的低姿态,亲自登门拜访某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还是很久以前。那一回拜访之后,原燕北省委“一哥”就此垮台。

这一次,姬轻纱给予萧凡的“待遇”更高,甚至亲自陪同他看房。

虽然范乐没有就此事问过姬轻纱只言片语,却能清晰感觉到,萧凡在姬轻纱心目中的地位,实在非同寻常,隐然比那位大人物的地位更高。

须知当年的姬轻纱,远远不能和现在的姬总相提并论。

那时候,老头子刚刚离世不久,麾下势力四分五裂,重要人物各怀机心,姬家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情势格禁,姬轻纱不得不放低姿态,以求迅速击败对手,重新凝聚姬家的各派势力。

而现在的姬轻纱,早已是京燕地面一等一的“大姐头”,江湖地位稳固异常,得到了各方的公认。

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相当不容易。

和姬轻纱比较而言,段七星在京燕一带的实力,自然大为不如。

姬轻纱尚且选择了“妥协”,遑论段七星。

姬轻纱秀眉轻轻一蹙,说道:“段王爷,段公子的姓格,确确实实需要改一改。”

明知段七星护短,姬轻纱还是当面直谏,可见段孔雀在姬轻纱眼里,着实不堪造就。等段七星逐渐老去,天南段家的赫赫威名,只怕要折在段孔雀手里。

一缕精光,在段七星眼里一闪即逝,微微点头,说道:“我完全赞同姬总的意见,这回我肯定会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姬轻纱也点点头,抬起手腕看了一下小巧精致的百达翡丽女表,随即站起身来,说道:“走吧,段王爷,时间快到了,我们去门口迎接客人。”

“好的。姬总,请!”

段七星也跟着起身,客气地说道。

偌大的茶庄,静悄悄的,只有林涛阵阵。

天南茶庄今天歇业一天,只为了迎接一位贵宾。

萧一少!(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