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猎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下午三点多,不是饭口,时代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人很少,也很安静,只有几名建筑工人在做一些修修补补的小工作,偶尔说几句话。.

段孔雀在年轻女郎的“押解”之下,满腹郁闷又心怀忐忑地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估摸着,应该是姬阿姨和那个变态至极的萧凡谈妥了条件,这是要放他自由了。想到马上就能回归天南,重新过上那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美好曰子,段小王爷便犹如三伏天一口气灌下去一瓶冰啤酒,感到无比的惬意。

“往前走。”

身后的年轻女郎仍然冷冰冰地发号司令。

“小妹,你能不能客气一点?我又得罪你了!这么成天板着个脸,你累不累?”

段孔雀再也忍耐不住,扭头说道,脸色也很是不悦。

这姑娘,漂亮是漂亮,很耐看,但再漂亮再耐看的女孩子,总是以这种不屑的语气和自己说话,段小王爷也会不高兴的。

毕竟她不是辛琳。

如果是辛琳亲自“押解”,压根就不必多说半个字,段孔雀自然乖乖的跟她走,屁都不敢放。

“快走!”

年轻女郎丝毫不假以颜色,寒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柄软剑,也是极薄极细。

段孔雀的瞳孔蓦地收缩。

看样子,他要是再敢啰嗦一句,这女郎会毫不客气对他动手。如果身体无恙,段孔雀自然不怕。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拿一把剑就将段小王爷吓住的。

不过现在,段孔雀真的不想节外生枝。

赶紧脱身是正经。

段孔雀冷哼一声,背着双手,大步向前。

那五名修修补补的建筑工人,似乎也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工作,收起工具,相互有说有笑的,向这边走过来。

每个人都穿着统一的黄色制服,其中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拖着一柄巨大的铁锤,估计得有一二十斤那么重。另外两人,手里则拿着粗大的钢钎,一头十分尖锐。走在最前边的那位,个子最矮小,手中提着一个灰浆桶,晃晃悠悠的,灰浆桶里似乎还装着一些石灰水泥之类的粉末状物体。

段孔雀毫不在意,连正眼都不向这几个建筑工人看上一下。

段小王爷历来瞧不起这些地位低下的农民工。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善良的人,离五好青年的标准差老远了。

双方渐渐接近。

段孔雀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行进方向。

这些农民工,自然要乖乖给段公子让路,在段孔雀看来,这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

五名建筑工人果然没有挡段公子的路,左右分开,将中间的“康庄大道”给段公子让了出来。

就在双方即将错身而过的那一刻,异变陡起。

走在最前边的那名个子矮小的建筑工人,忽然扬起手里的灰浆桶,半桶石灰就要向段孔雀泼过去,另外四人,则同时扬起了铁锤和钢钎。

他们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段孔雀。

所有手段,都是针对段孔雀去的。

段孔雀完全没有丝毫防备,但段七星的儿子,名动天南的“段小王爷”,也并非吃素的,绝不是什么人都能偷袭他。

变起俄顷,段孔雀几乎是本能地一下子顿住了脚步,随即只觉后颈一紧,已经被人揪住了衣领,还没等段孔雀想得明白,整个人都向后飞了出去。

眼前烟尘弥漫。

两柄沉重的铁锤,带着呼啸的风声,狠狠砸在了段孔雀刚才站立的位置上,两支粗大的钢钎也一左一右,同时杀到。

如果不是身后的年轻女郎及时将他往后拉,段小王爷武功再高,只怕此时也已成为一具尸体,而且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尸体。

五名建筑工人一击未中,似乎也有些意外,略一愣怔,随即扬起手里沉重的兵刃,就准备再次杀上来。手拿灰浆桶的矮个子,好像是这一行人的首领,随手将灰浆桶丢掉,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砍刀,叫道:“上!”

可惜他们已经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了。

一声轻叱!

人影急闪,白光挥舞。

一连串惨叫声在寂静的地下停车场响了起来,紧接着是“砰砰”的声音,沉重的铁锤,钢钎纷纷掉落在地。

然后白光一闪,那柄砍刀飞上了半空。

矮个子建筑工人瘦小的身子腾空飞起,直摔出三四米之外,“吧嗒”一声,重重摔倒在地,就此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连抽搐都没抽搐一下。

等烟雾散尽,段孔雀才看清楚了场中的情形。

只见辛琳仗剑而立,窈窕的身子此刻看上去威风凛凛。

五名偷袭者却已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除了被辛琳踢飞的小个子,其他四人都是手腕中剑,三个人左手握住自己的右腕,最后一位却抱住自己的脚,惨叫不止。却原来大铁锤坠地之时,无巧不巧砸在他自己的脚上,顿时就将他的脚掌砸得皮开肉绽,骨头都碎了。

这可比手腕处的剑伤痛苦得多了。

“王八蛋,为什么要暗算老子?”

段孔雀忽然暴怒,冲上去,重重一脚踢出,正中一名建筑工人的鼻梁,那人一声哀嚎,满脸开花,立时晕死过去。

段小王爷这些天实在憋得狠了,正愁找不到发泄的对象,这几个家伙就来暗算他,不是故意找死么?段孔雀满腔怒火都爆发出来。不管不顾,抬腿又是一脚,狠狠踢在另一名建筑工人的胸腹之间,骨骼断裂的声音传出,那人也是惨叫半声,就此晕死,再无声息。

段孔雀抬起腿来,第三脚又要踢出。

“够了。”

辛琳冷冷喝道。

段孔雀就好像脑子里安装了芯片的机器人,一接到主人的指令,抬起的脚立马就停在半空之中,再也踢不出去。

对辛琳的命令,他是真不敢违抗。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我?”

段孔雀又惊又怒地喝道。

这几个家伙刚才的出手,段孔雀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是针对他而来的,不是针对他身后的年轻女郎。只不过一时半会之间,段孔雀实在想不明白,是谁跟他有这样的深仇大恨,想要置他于死地。

只要被铁锤和钢钎击中,段孔雀很清楚会是什么后果。

必死无疑!

这恨很深啊。

剩下两名还清醒着的建筑工人哼哼唧唧的,谁也不曾回答他。

“好了,跟我走。”

辛琳软剑收了起来,淡淡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这就走啊?总得搞清楚吧……有人想要杀我,我连是谁都不知道,今后有得麻烦了。”

段孔雀提出了抗议。

这是个太严重的问题,段小王爷有必要彻底搞清楚,不然,以后怕是连觉都睡不着。尽管他很害怕辛琳,但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顶撞”起来。

辛琳冷淡地说道:“他们是想杀你,但要针对的,不是你。走!”

段孔雀不敢再迟疑,跟在辛琳身后,问道:“辛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针对我,为什么又想要杀我?我有点糊涂了。”

辛琳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你什么时候聪明过?”

这话说得!

生生要将段小王爷气炸了肺。

“哼,这有什么难猜的?想要我的命,又不是针对我来的,那就肯定是想嫁祸给你们,让我家老头子跟你们玩命。”

段孔雀很不服气地嘀咕道。

辛琳停住脚步,瞥了他一眼,略略有些诧异。

段孔雀不由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说道:“怎么,让我猜对了?”

他原本也是胡乱猜测,但看辛琳这个样子,很显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如果他死在时代酒店,不管是不是辛琳下的手,这笔账段七星肯定要算在辛琳和萧凡的头上。

段七星就这么一个儿子。

无论萧凡何等厉害,老萧家何等强大,段七星绝不会善罢甘休,哪怕将全副身家姓命都压上去,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到时候,就算萧凡宅心仁厚,也不得不迎战,和段七星纠缠到底。

知道自己猜对了,段孔雀却没有丝毫的愉悦兴奋,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处升腾而起,瞬间就传遍了全身,四肢百骸都凉飕飕的。

成了被猎杀的目标。

这是段公子以前从未想到过的。

被死亡阴影时时刻刻笼罩着,味道当真不好。

“那,那你赶紧把我放回家去,我,我去了天南,就不会有事了……。”

段小王爷情急之下,竟然犯起了结巴。

“上车。”

辛琳打开一台毫不起眼的国产小车车门,上了驾驶座。

段孔雀也连忙在副驾驶位置落座,望着躺了一地的几名“杀手”,问道:“那他们怎么办?”

“这个不用你管,闭上嘴!”

辛琳冷冷说道,启动车子,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与此同时,另一台同样的车子也从地下停车场的另一个出口驶了出去。

辛琳刚刚离去,一台面包车开进地下停车场,文二太爷二弟子姜二从车里下来,和一直等在原地的年轻女郎交谈了两句,便即指挥几名矫健的年轻人,将五名做建筑工人打扮的杀手抬起来,塞进面包车,绝尘而去。

一切都干净利索,井井有条。(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