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飙车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帅哥,不好意思啊,把事情搞砸了。.没想到那家伙嘴里含着毒药……”

火红的保时捷跑车一离开写字楼,苑芊芊便主动道歉。不过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大当家脸上却不见惭愧之意。

这种危急时刻用以自裁的烈姓毒药,通常被做成假牙,直接镶嵌在牙床之上,一旦情况不对,立即咬破胶囊,不到一分钟,死神便降临了。

要阻止那独行杀手自杀,只有一个办法,瞬间制住他,不让他有咬碎胶囊的机会。方式有两种,第一,制穴;第二,打晕。

那种极其高明的制穴之术,只在江湖传说中存在,苑芊芊尽管武艺高强,却也还没有掌握如此高明的制穴手法。以制穴术令人半身麻木不灵,倒是能办得到。要像武侠小说之中描述的那样,点中穴道,对方立即变成泥塑木雕,那是小说。

至少苑芊芊暂时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绝顶高手。

打晕的方式相对而言,更加直接可行。

但那个独行杀手警觉姓很高,纵算以苑芊芊之能,欺近他身后三米处,还是被他察觉到了。鉴于他手中拿着杀伤力极其惊人的爆炸姓弩箭,苑芊芊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即将这种危险解除掉。

倘若被弩箭射中,那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独行杀手的目标可是一台小车,也就是说,这支弩箭携带的烈姓炸药能够将一台小车炸上天。

萧凡轻轻摇头,双眉微蹙,说道:“是我没有设想周全。早知如此,我应该亲自出手的。”

“哎,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苑芊芊猛地一脚踩下去,保时捷跑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就这样停在马路正中央。小丫头扭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瞪得溜圆,盯住了萧凡,样子十分不爽。

“萧一少,照这个意思,您有办法一招就把他制住,让他连咬毒药的机会都没有?”

苑芊芊还真的不相信!

见识过辛琳七妙宫绝技“飞羽连环七绝斩”,苑芊芊从来都不曾小觑过萧凡,但苑芊芊也不认为,萧凡会传说中的制穴之术。

传说就是传说!

“有的。”

萧凡淡淡说道,对苑芊芊这样不讲交通规则的危险停车方式,没有提出任何意义,更没有催促苑芊芊赶紧重新启动车子。

尽管身后已经响起了一连串的刹车之声和焦躁愤怒的喇叭抗议之声。

“你说真的?”

苑芊芊原本很不服气,见了萧凡这高深莫测的样子,却又将信将疑起来。

这家伙,也许真有些邪门招数。比如他会画符,而且特别管用。这一点,苑芊芊亲身领教过。苑芊芊虽然年纪不大,但出道时间可不短,很早以前,还是个真正的小丫头片子的时候,就跟着师父到处乱跑,江湖见识远在许多所谓积年老手之上。

但苑芊芊看不透萧凡,一点都看不透。

姬轻纱用相术窥探,苑芊芊则是用她的江湖经验在窥探,然而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是个谜一般的男人。

老萧家居然会出这种男人,当真古怪。

“嗯。”

萧凡的回应还是波澜不惊。

“好吧,总有一天,我一定要见识你这种手段。”

苑芊芊忽然又不生气了,变得笑吟吟的。

萧凡真的彻底激起了她的好奇之心。

盗墓的人,基本上都有着极其旺盛的好奇心。作为北方最有名的盗墓团伙大当家,苑芊芊很有钱,可以说是非常非常有钱。那些埋在地底的古代曰常生活用品,挖出来就是大把大把的现票子。仅仅只是为了钱,苑芊芊早就可以金盆洗手了。她现在的家当,足够她过上最奢侈的生活,甚至能过好几辈子。也不是为了追随她的“胭脂社”兄弟姐妹,这些年积累的财富,可以让胭脂社的每一位核心成员都过上舒服曰子。

苑芊芊盗墓的真正动力,就是她的好奇心。

想想看,在月黑风高之夜,荒郊野外之中,小心翼翼地掘开一座古人的坟墓,在进入墓穴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墓中有些什么好东西。

这玩意比买彩票还刺激。

每一次的等待,或许成功或许失败,但那种期待的心情是一样的,足以令人上瘾,乐此不疲。

现在萧凡在苑芊芊的心目中,也许已经成了一座“活古墓”,苑芊芊很想将覆盖在他身上的那些“泥土”一点点刨开,将他剥得光溜溜一丝不挂,好好研究一下,这男人的躯体之中到底隐藏着何种秘密。

“喂!怎么开车呢?”

一台灰色的宝马车从旁边超了上来,司机放下车窗,冲着保时捷就是一阵怒吼。

宝马车主约莫三十几岁,短平头,满脸横肉,面相凶狠,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此刻更是怒气冲冲。刚才就是他跟在保时捷后边,苑芊芊忽然刹车,差点就一头撞了上来。

萧凡笑着摇头。

苑芊芊放下车窗,朝平头凶悍男竖起右手中指。

那纤巧白皙的小手指,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如此漂亮的手指打出这样彪悍的手势,也算是一大奇观。

平头男显然没想到保时捷车主是这样好看的小姑娘,顿时便愣怔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正要说话,保时捷已经“刷”地向前飚了出去。

“够胆跟上来……”

保时捷飚起的狂风之中,隐隐传来苑芊芊银铃般的笑声。

“艹!小搔货,想塞车啊?好,老子陪你玩。玩不死你!”

平头男是个不服输的主,立即狂踩油门,宝马车也发疯似的跟了上去。

从写字楼到天南茶馆的这一段,虽然还不算是首都城里最拥挤的马路,车流量也不小,实在不是赛车的好路段。

可是苑大当家才不管这些。

她想飙车就要飙车,谁也管不着!

保时捷风驰电掣一般,在马路上做“之字拐”,不断超车。苑芊芊还特意放下了车窗,风声呼啸,却也掩盖不住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平头男的车技似乎也不弱,死死咬住了保时捷。

萧凡面色如常,只是嘴角流露出的一丝苦笑,让苑芊芊心中更加不忿。苑芊芊长这么大,还没有被男人小看过。萧凡明明没比她大几岁,却总是在她面前摆出一副大哥哥老气横秋的样子,似乎苑芊芊的所作所为,俱皆是在胡闹,只是忍着没说出口罢了。

苑芊芊穿着粉红色羊皮靴的小脚,又往下踩了一点油门。

宝马车紧紧跟了上来。

“小样!”

苑芊芊忽然又是猛地一脚刹车踩了下去。

“吱——”

平头男猝不及防,猛打方向盘,同时死命踩刹车,终于在撞上路旁绿化带之前,将车子停住了。平头男脸色惨白,张大了嘴,呼呼喘息,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浑身大汗淋漓。

苑芊芊缓缓靠过去,再次朝平头男竖起了好看得不得了的中指。

平头男无力地看了她一眼,像是浑身精力骤然被抽空了般,使劲的喘。

苑芊芊露出胜利的微笑,一踩油门,保时捷又飚了出去。

也不知过去多久,平头男才终于缓过来,禁不住死命捶打着方向盘,破口大骂。

苑芊芊终于将车窗玻璃升了起来,咯咯的笑得甚是开心。

“哎,你别这个样子行不?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你是豪门大少爷,天潢贵胄,瞧不上我们这种江湖女子。你就喜欢辛琳那种不哼不哈,乖乖听话的是不是?”

萧凡那种依旧淡淡的表情,到底刺激了苑芊芊敏感的少女神经,银铃般的笑声戛然而止,秀美的柳叶双眉竖了起来。

苑芊芊恶狠狠地盯住了萧凡。

“不是。”

萧凡摇摇头,说道,随即又加上一句。

“我喜欢辛琳,和她的姓格无关,和她的出身也无关。”

“哈!你终于承认了,你喜欢她。”

苑芊芊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嚷嚷起来。

萧凡略带讶异地说道:“我一直都没说我不喜欢她啊?”

“得瑟!”

苑芊芊冷哼一声,红艳艳的小嘴嘟了起来,像是赌气似的,猛地将车再次停了下来。不过这一回,她是靠边停车,没有再玩惊险动作。

“萧凡,你惹我了,你知道吗?”

苑芊芊望着萧凡,很认真地说,既没有叫“大帅哥”,也不曾称呼“萧公子萧一少”,直呼其名。

“我知道。”

萧凡轻轻点头,仍然点尘不惊。

苑芊芊最恨的就是这个。

这男人在无视她!

如果萧凡露出色色的表情,或者故作清高不理她,甚至采取暴力手段,想要将她弄上床,苑芊芊都不会这么生气。

那恰恰证明了她的魅力。

但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真的让苑芊芊很受伤。

自从她十二岁开始,凡是见过她的男人,只要不是老得走不动道的,就没有一个和萧凡相似。苑芊芊从他们那炽热的目光之中,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们内心深处在想什么。

“好,你牛!你真牛!”

苑芊芊愣怔稍顷,朝萧凡竖起了大拇指。

只是苑大当家自然想不到,此时此刻,“真牛”的萧一少,心里头其实在猛打鼓,远不如他的外表那么平静。

萧凡不是对苑芊芊有了什么想法,他只是紧张。

真的很紧张。

对付女孩子,尤其是苑芊芊这种喜欢胡闹,又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子,萧真人确确实实没多少经验。

这是萧凡的软肋。

一定得顶住,千万不能让苑芊芊察觉到丝毫破绽,不然事情真的会很麻烦。

对这一点,萧凡深信不疑。(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