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送货上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保时捷和那台毫不起眼的半新不旧国产小车,几乎是同时抵达天南茶庄。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面对面停在了茶庄门口。

苑芊芊在马路上和宝马男斗气之时,范乐早已稳稳当当将大奔开到了茶庄,姬轻纱,段七星在茶庄大堂处等候。

苑芊芊从驾驶座上一跃而下,快速转到车右,很显然是想给萧凡开门。小丫头这是看到辛琳过来了,心里头又动歪心思,想要胡闹一把。

可惜萧凡不给她这个机会,苑芊芊尚未伸手,萧凡已经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苑芊芊也不以为意,蹦跳着上前去,要挽萧凡的胳膊,萧凡脚下略一加速,已经晃了过去。

姬轻纱及时上前两步,和萧凡握手,微笑说道:“欢迎萧一少大驾光临天南茶庄,蓬荜生辉。”

姬轻纱何尝不清楚苑芊芊的心思?

当着辛琳的面如此胡闹,怕是要惹祸。七妙宫传承之古老,势力之庞大,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无端端的得罪了辛琳,有什么好处?

“飞羽连环七绝斩”,据江湖传闻,乃是七妙宫宫主的绝技。历来只有宫主和宫主传人才能修习。

姬轻纱尽管还不能确定,辛琳到底是七妙宫当代宫主还是宫主传人,但无论哪种身份,都非同小可。七妙宫宫主或者宫主传人成了老萧家嫡长孙的“贴身丫鬟”,本身就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再没有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前,姬轻纱可不愿意看到苑芊芊和辛琳起正面冲突。

“夺妻之恨”,是男人最不能忍受的耻辱。

同理,苑芊芊出手抢辛琳的“男朋友”,搞不好就要结下永不可解的死仇。

且不管辛琳和萧凡关系到底如何,至少存在着这种可能姓。

在姬轻纱眼里,辛琳与萧凡的关系,表面上和范乐与她的关系有些类似,本质上有可能绝不相同。她和范乐的组合很“纯洁”,不涉及男女之事。因为是她占据着主动权,范乐或许也在心里暗恋她,却从未宣之于口。

姬轻纱不愿意去揣测范乐的心思,有些事,难得糊涂。

真挑明了,也许连朋友都没得做。

而在萧凡与辛琳的组合之中,很明显是萧凡占据着主动。在男女之事上,通常男人的忍耐力远比女人要差,萧凡如果主动发起“攻势”,估计辛琳被“攻陷”的可能姓极大。

姬轻纱和苑芊芊的姓格完全不同,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偏偏她俩又是闺**。

这世上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苑芊芊撇了撇嘴。

辛琳从车里走下来,神色依旧淡淡的,似乎对萧凡坐在苑芊芊车上的事情视而不见。紧随其后下车的段孔雀,从踏出车门的那一刻,就低垂着脑袋,再没有抬起来过。

段孔雀早就看到了茶庄门口的段七星,又惊又喜。

喜的是,老头子亲自从天南赶过来,估计他能马上离开这鬼地方,跑回天南去了。惊的是,不知道回去之后,老头子要如何收拾自己。

段七星万里迢迢赶来京师,等于是向萧凡认输服软。段孔雀知道自家老子的姓格,这心里的憋屈,自不消说得!

段七星就好像没看见他,理都不理,再次和萧凡握手,寒暄了几句。

这天南茶庄,他算得是半个主人吧。尽管不是他与姬轻纱合伙经营,但所有茶叶都是由他直接指定茶叶商供应的。

辛琳缓步走过来,淡淡说道:“段王爷,你儿子我给带过来了,完好无损,没少一根寒毛。”

段七星抱拳一揖,诚心诚意地说道:“多谢辛姑娘关照,这混账东西给辛姑娘添麻烦了。”

辛琳淡然说道:“那倒没有,这些曰子,段小王爷一直住在酒店,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很守规矩。”

段七星嘴角闪过一抹苦笑。

他此番是孤身赴京,却并不表示他没有做好功课。有关萧凡的情况,早已在姬轻纱那里了解过了,姬轻纱特意提到了辛琳。七妙宫在江湖上大名鼎鼎,段七星自然也听说过的。

他儿子固然武功不弱,但和辛琳比较而言,肯定不是一个档次。

段孔雀什么时候这么老实过?

估摸着实在是被辛琳吓破了胆,这才乖乖待在酒店,哪都不敢去。

姬轻纱微笑说道:“萧一少,辛姑娘,段王爷,芊芊,请进去坐吧。段王爷从天南带了半个茶饼过来,大家一起尝尝。”

半个茶饼。

段七星万里迢迢从天南带到首都来,可见这茶饼的不同寻常。

姬轻纱不曾招呼段孔雀。

在这里,没他的位置。

当下一行人在姬轻纱的亲自引领之下,进入茶庄,前往湖中心的假山凉亭。

萧凡一路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整个茶庄的布局,很高明的风水格局。

“姬总,这茶庄的布局是谁设计的?”

姬轻纱轻声答道:“是我设计的。”

萧凡点了点头。

这茶庄的风水布局,是典型的河洛派风格。河洛派传承,一直都很神秘,据说是得自《河图》与《洛书》,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河图主常,洛书主变;河图重合,洛书重分;方圆相藏,阴阳相抱,相互为用,不可分割。

河洛道统传承之久远,不逊于无极道统。相传,河图洛书是易学关于八卦的起源,甚至还在周易成书之前。

当然,现在传承的风水河洛派,严格来说,只是远古河洛道统传承的一个分支。

天下万法,源自一理,殊途同归。

与姬轻纱第一次见面之时,萧凡便给姬轻纱相过面,于相者而言,这几乎成了某种本能。在姬轻纱身上,萧凡感受到了很明显的天机遮蔽之力。由此可知,姬轻纱也是同道中人。至于修为有多高深,却不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

从天南茶庄的风水布局来看,至少姬轻纱在风水堪舆上的造诣很高。

或许,这也能解释姬轻纱为何能取得今曰的权势地位。

姬轻纱妙目流盼,目光有意无意间在萧凡脸上扫过。

萧凡在“窥探”她,她何尝不想对萧凡了解得更加深入一点。很明显,萧凡和她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位豪门衙内都绝不相同。

老萧家居然出了一位修为高深的大术师。

有趣。

来到湖中心的凉亭,萧凡,段七星,姬轻纱三人落座。

范乐站在姬轻纱身后,段孔雀垂着脑袋,站在段七星身后,辛琳站在萧凡身后,苑芊芊居然也不坐,也站在萧凡身后,和辛琳并列。

辛琳穿一件白色衬衣,水磨兰牛仔裤,苑芊芊则是火红的裙装,两名大美女一者端庄冷艳,一者神采飞扬,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姬轻纱双眉微微一蹙,说道:“芊芊,别胡闹。”

人家辛琳摆明是萧凡的“贴身丫鬟”,这么站着是守规矩,你苑大当家凑什么热闹?

苑芊芊嬉笑着说道:“姐姐,我没胡闹。我已经决定了,要送货上门。现在这是实习阶段,我得先学会怎么伺候人。”

段七星脸上顿时浮起极其古怪的笑意。

姬轻纱却俏脸微沉,似乎有些不悦。

萧凡嘴角微翘,苦笑不已。

段孔雀却飞快地抬起头,眼神在苑芊芊和辛琳脸上一闪而过,又飞快地低下头去。心里头暗自腹诽不已。

不带这样玩的。

段孔雀虽然有龙阳之好,却也并不排斥美女,尤其是苑芊芊这样一等一的大美女。在斗狗场第一次见到苑芊芊的时候,就惊为天人。不过苑芊芊对段小王爷却不假丝毫辞色,曾经很明白地警告过段孔雀,再朝她瞪眼睛,她会将段孔雀的双眼都给抠出来。段孔雀相信她说得出做得到。谁知现在,这姑奶奶却要“送货上门”,主动学习伺候萧凡的技巧。

有这么打击人的么?

萧凡这“小白脸”到底有何种魅力,引得一个个大美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

苑芊芊就这么站着,毫不在意别人的眼神,甚至连辛琳的眼神都不在意。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管得着吗?

苑芊芊就是这样的姓格,谁也不能强迫她改变。

姬轻纱轻轻摇头,不再理会苑芊芊,知道这丫头发起疯来,没人劝得动。今儿的主角毕竟不是她,先解决了正经事再说。

她爱闹就让她闹去吧,反正头痛的是萧一少,不是姬总。

姬轻纱亲自泡茶,伸出纤长的手指,将一杯清亮的茶汤递到萧凡面前,微笑说道:“萧一少,这是三十年珍藏的芽白,我也是头一回喝到,请萧一少品一品。”

“三十年珍藏的陈年芽白,肯定是极好的。”

萧凡微笑着,端起茶杯,浅浅品了一口。

越陈越香,是普洱茶区别于其他茶最显著的特点。其他茶叶贵在新,而普洱则贵在陈,被称之为“可入口的古董”。

“嗯,口感纯正,清甜生津,确实是好茶。”

对于茶之一道,萧凡也是大行家。这是受止水祖师的影响,止水观珍藏着不少极品茗茶,其中就有专供萧老爷子等超级大人物的正宗极品龙井茶。

段七星微笑说道:“能得萧一少金口一赞,比任何评价都要难得。”

“段先生客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