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先下手为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2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台白色的丰田轿跑在七星茶寮的停车场泊好,小桂子和江宇诚从车上一跃而下,两个人都兴冲冲的,向着茶寮二楼走去。

小桂子不能不兴奋。

这还是萧一哥头一回主动打电话约他跟江宇诚喝茶。上回在茉莉花会所那一次不算。那回萧一哥约的是他老子桂清秋,小桂子就是个传声筒罢了。

看来自己在阿杰莉娜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合了一哥的心意。

小桂子也不是要拍一哥的马屁,关键一哥对哥几个那么关照,做兄弟的,能够给一哥帮点小忙,简直是莫大的荣幸。

至于让他叫上江宇诚,自然是一哥怕他一个人太拘谨,放不开。

一哥那心思,够细的。

再说,宇诚也是自家兄弟,也要多多联络感情。自从萧二哥去了乡下,小圈子里的哥们都有好久没有聚过了,小桂子等人一时半会还真觉得不怎么习惯。

七星茶寮,小桂子和江宇诚是第一次过来。

他们不喜欢到这种地方来喝茶。

小桂子和江宇诚一帮子哥们都是二十来岁,正是贪吃贪玩的年纪,谁愿意跑到什么道观佛寺喝茶啊?那是萧一哥这种高人隐士才做的事情。

茶寮的服务员很殷勤,领着两位公子哥向楼上去。

七星茶寮的服务员倒是让小桂子“大开眼界”,居然是美女,而且做道姑打扮。这是个亮点。小桂子和江宇诚相视一笑,笑得都有点暧昧。

想不到这还是个好地方。

茶好不好喝不管,要是能把上一个**小道姑,味道应该也很不错吧?

萧凡在二楼的包厢里,慢慢品茶,双眉微蹙,似乎有什么心事。将兴冲冲进门的小桂子和江宇诚都吓了一跳,满脸兴奋之色顿时就淡了,转眼就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一哥……”

小桂子江宇诚低声打了个招呼,都不敢坐。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来了,都坐吧,一起喝茶。”

“哎……”

两人连连点头,小心翼翼地在萧凡对面坐下,又相互对视一眼。

漂亮道姑给两人面前摆好小茶杯,又端起茶壶,斟了满满一杯黄橙橙的茶水,见萧凡没有其他吩咐,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萧凡端起茶杯,示意了一下。

小桂子和江宇诚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小桂子,阿杰莉娜什么时候离开四局的?”

萧凡放下茶杯,淡淡问道。

“啊?”

小桂子有点愣神。

“一哥,不是你去接的她吗?”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不是,你说说什么情况。”

小桂子虽然年轻,脑袋瓜子转得不慢,顿时就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说道:“一哥,这不是您上午给我打了电话,让我通知四局那边,把阿杰莉娜放了……我以为,你会亲自去接她……”

“我上午给你打的电话?”

萧凡反问了一句。

小桂子额头上的汗水就下来了,有点结巴地说道:“是啊,一哥,我,我听那声音是你啊……难道,难道这电话不是你打的?可那是你的电话号码啊,我存了的……”

说着,小桂子就忙不迭地掏出手机,递到萧凡面前,那上边明明白白显示着,上午十点三十分,有个已接电话,姓名是“一哥”!

萧凡便明白了。

“小桂子,上当了,这电话不是我打的,有人捣鬼。”

“啊?”

小桂子大吃一惊。

他也知道,现在有些电脑软件可以盗号。但他是真没想到,还有人敢冒充一哥给他打电话。一哥是何等身份?就不说老萧家的大牌子,单单他小桂子,也不是任谁都敢糊弄的。须知他家老子桂清秋,如今正儿八经是三局局长,手握大权。

“谁这么大胆啊,一哥?他们想干什么?”小桂子急眼了:“那现在阿杰莉娜呢?”

小桂子人聪明,马上就想到了关键点。有人冒充萧凡给他打电话,让他通知四局放人,毫无疑问,就是冲着阿杰莉娜去的。

也就是说,阿杰莉娜现在落入了别人的手里。

这是真正的大麻烦。

小桂子知道那个白俄罗斯漂亮女孩在一哥心目中的分量。那样温柔**的异国姑娘,哪个男人不拿着当宝贝啊?忽然被人“赚”了去,一哥心里的焦虑和愤怒,可想而知了。

萧凡双眉蹙了起来。

腾飞云她们的动作蛮快的,这一点也有萧凡有些意想不到。萧凡精通占卜之术,但占卜术也有其极限,不是“未来预测学”。占卜得到的信息,通常比较模糊,只能指点大致的方向。

自古以来,占卜术师的水平高低由两个方面来确定。

其一是占卜的方法;其二就是对卦象的解读。第二点比第一点更重要。占卜的方法,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只要懂得占卜之术,很多人都能施展出来。真正判别占卜师水平高下的,是对卦象的解读是否精准。同一个卦象,由不同水准的占卜师来解读,推演的结果往往大相径庭,甚至南辕北辙。

但再高明的占卜术士,也不可能完全清晰地推演出今后的准确情形。真要那样,那就不是占卜,而是妖术了,或者说是幻想。

阿杰莉娜这个事,萧凡占卜过,确实不平静。然而对方会采取何种手段来对付阿杰莉娜和他自己,萧凡也不能准确知晓。

卦象很模糊,而且显示出未来的不可知变数。

也就是说,阿杰莉娜的命运,会因为萧凡应对方式的不同而发生不可确定的变化。

《易经》精髓在于“变”!

变则通!

无极门相术占卜术的精髓,也是“变”!

世间万物,相生相息,“变”才是永恒的真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和“蝴蝶效应”是一个道理,东西方的学术,颇有相通之处。

“一哥,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马上去追查那个电话的来源?”

小桂子急急问道,满头大汗。

好心办了坏事!

一心只想着给一哥效力,没想到被坏人利用了。

小桂子本身也在政法部门工作,尽管他上班也是吊儿郎当的,但那身份地位却不是假的,在首都政法系统的能耐绝对不小。别人要追踪电话难度不小,在小桂子而言,也不算多大个事。

萧凡摆了摆手,微笑说道:“也不要紧。他们的目标不是阿杰莉娜,只是想要透过阿杰莉娜和我讨价还价罢了。阿杰莉娜暂时是安全的。”

“一哥,话是这么说,但我们也要多做一手准备。我看让小桂子去查吧。”

一直默不作声的江宇诚插话说道。一哥固然很了不起,但这样的事情,如果能够动用强力机关追查,想来效果比个人去追查要好得多。

萧凡倒也从善如流,点了点头,说道:“也行。小桂子,你先让人查一下。”

“好咧……”

小桂子忙不迭地答应,掏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在一哥面前,小桂子像个毛头小伙,这一转身打电话,语气立马就变了,带着三分矜持,三分高高在上的傲气。

这也是大多数纨绔衙内的标准作风,和什么人在一起就说什么话。

“一哥,不要紧吧?”

江宇诚担忧地问道。

他和小桂子的姓格不同,话不多,却极讲义气,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姓格。他的思维逻辑也简单,阿杰莉娜尽管是异国人,但她是一哥的女人,就是大伙的“嫂子”。这个嫂子的身份,无需国家承认,大伙认为是,那就是了。

嫂子出了事,能不关心么?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暂时不要紧,估计会跟我开条件。”

江宇诚便点了点头,略略舒了口气。只要肯开条件就好。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算是最有能量的一个阶层,条件不太离谱的话,都不难办到。

不一会,小桂子挂断电话走了过来,低声说道:“一哥,他们在查了。不过这事,技术上难度不小,可能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确切的结果。”

“嗯,不要紧,先查着,总有用得上的时候。”

小桂子就很惭愧,低头说道:“一哥,对不起啊,都怪我,太不小心了,把事情办砸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小桂子,别自责,这个事谁都没料到。只要那条船还在,他们就不会把阿杰莉娜怎么样的。”

“对对对,那条船是关键。估摸着他们就是冲着那船去的。”

小桂子连连点头,又兴奋起来。

那条**船吨位可不小,不要说船上的货物,单是这条船本身就值很多钱了。何况那条船上还有不少船员。有时候,熟练的船员和经验丰富的船长,甚至比船还要金贵。

有这么大的筹码握在手里,事情远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有得谈。

“一哥,只要阿杰莉娜没事,船我有办法。”

萧凡微微摇头,说道:“小桂子,不急,关键你得看住这条船,别让其他人给放了,那帮人能耐不小,认识的人也多,要小心些。”

小桂子一凛,顿时就明白过来,连忙说道:“好的一哥,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萧凡正要开口,手机骤然震响起来。

“你好……”

萧凡按下接听键,只听了两句,脸色忽然一变,双眉蹙了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