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欠收拾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正是那两个和她吵架的高年级女生。

除了这两位“大姐头”,还有两名女孩子,穿着奇装异服,满头金发红发相间,其中一个,嘴里还叼着一只香烟,眼圈描成熊猫。一只手插在肥大的哈韩服裤兜里,身子神经质地抖动着,斜乜方由美,那神情,活像看到了小绵羊的大灰狼。

不远处还有三个十**岁的年轻后生,一样的奇装异服,一个理着光头,另一个直接在耳朵上挂了个大大的银质耳环,唯一一个稍微正常点的,则染了一头黄毛。

三个半大小子都叼着烟,嘻嘻哈哈地望着这边。

“艹,这小贱货长得还蛮好看的,尤其那双眼睛,好大啊……”

银耳环男看到方由美,不由愣怔了一下,随即嬉皮笑脸地说道。

“棒子,要不你上?叫小琴她们让开点?”

光头男笑嘻嘻地说道。

银耳环摇摇头,说道:“算了吧,咱哥们要讲义气,咱可是小琴的男朋友,这样搞不好。”

另外两个小痞子便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棒子,我说小琴是不是太那啥了,就这么一个小鸡仔似的丫头片子,她们四个还搞不定啊?还巴巴的叫上咱哥几个过来。”

黄毛小痞子有点不解地说道。

“谁知道呢?小琴说那小贱货家里好像很有钱,怕到时候她叫人来帮忙。”

“切!有钱又怎么样?有钱了不起啊?在这一带,谁敢惹咱哥们,废了他!”

“就是,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高富帅装逼的玩意,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到处显摆。今儿这小丫头不叫人就算了,她要是敢叫人过来,老子切了他的脚筋。”

光头恶狠狠地说道,气壮山河地喷出一股烟雾。

“就是,看谁敢来。”

银耳环和黄毛小痞子都随声附和,一副志得意满,整条大街我说了算的牛逼神情。

那边厢的情形,可就没有这么平和了,两位“大姐头”和两个社会女青年,围住了方由美,嘴角带着冷酷的笑容,缓缓逼近。

方由美一步步向后,很快,脊背就抵住了学校的围墙,退无可退。

小丫头脸色苍白,双唇紧抿,满脸都是倔强不服的神色。不过心里头却早已后悔了千百次,她不是后悔和两位“大姐头”作对,她是后悔刚才挂萧凡的电话挂得太快,都没有将启明中学的详细地址告诉萧凡,等萧凡四下打听到启明中学的地址再赶过来,只怕她早就被人收拾惨了。

当此之时,方由美忽然很想念那个“妖怪”。

如果他在,这几个“女混混”算得什么?

但小丫头绝不屈服!

“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不然你们会后悔的。公安局会把你们都抓起来!”

四人步步紧逼,小丫头愤怒地叫道。

只是她自己也知道,这句威胁实在很不够力。这几个女混混,估计是派出所的常客。公安神马的,吓不住人。

这个时候,就算她将方家的大牌子搬出来,也不顶事了。

老方家的金字招牌,只能用来吓唬体制内的官员,这几个女混混,懂个屁啊!

要吓住这些女混混,必须得是街面上的大哥。

“呵呵,嘴还挺硬的嘛!老娘今儿就撕碎你这张小嘴,看你还发不发搔!”

小琴,也就是两位“大姐头”之中年纪略大的那个,约莫有十**岁的样子,是高三的学生,满脸不屑地讥讽道。

大姐头就是看不惯方由美这小样儿,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家里有有钱,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捧着惯着的天之骄女。平曰里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算了,今儿竟敢胆大包天,管起大姐的闲事来,若不叫她见识见识大姐的手段,她还以为这学校是她家里开的呢!

大姐的事,也敢管!

“你……流氓!”

方由美瞪圆了大眼睛,气愤愤地叫道,原本苍白的小脸,转瞬涨得通红。

长这么大,方由美还没碰到这么粗俗不堪的人,还是个女学生。

什么“发搔不发搔”的,这样的话也能讲出口来。

小琴嗤之以鼻:“哟,你还是个清纯玉女呢?偶像派啊?我流氓?我流氓又怎么样?老娘玩过的男人,比你这一辈子见过的还多。怎么样,羡慕吧?今儿老娘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玩清纯。姐儿们,上,把这小搔货给扒光了,看她还敢不敢这么牛逼!”

手一挥,当先就冲过去,一把揪住了方由美的头发。

其他三名女混混也一拥而上。

“住手,你们这些臭流氓……啊……”

方由美尖叫起来,声音之中又是委屈又是绝望。

其实这里离学校大门口的保安室不远,可惜学校的那两位门卫,名义上是保安,实则都已五六十岁,是学校领导的亲戚,照顾来这里混口饭吃的。眼见小琴等人向方由美施暴,有心要管,一眼瞥见那边三个蠢蠢欲动的小痞子,便一个个缩头缩脑,做了乌龟。

反正这不是发生在校园里的斗殴,他们不管也是应该的。

便在“危急关头”,一台铮亮的大奔“嘎吱”一声,在乱组一团的现场旁边停了下来。

几名女混混毫不理会,已经将方由美摁倒在地,七手八脚地扒她的衣服,好在方由美穿的校服质量不错,又是夹克式样,比较结实,一时半会,几名女混混也无法当真将她“扒光”了。

一开始,方由美还拳打脚踢的拼命反抗,到底奈何不得对方人多势众,加上她年纪幼小,小琴等四人可都是成年女子,体力远比她强悍。不过顷刻之间,方由美便蜷缩成一团,双手死死护住自己的衣裤,决不让她们得逞。

只是她娇小力弱,明显抵挡不了多久。

正当小丫头委屈万分之时,忽然面前一亮,身上的压力顿消,随即只听得“哎哟”连声,娇呼不已,禁不住抬头睁眼一看,那几名“女混混”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

萧凡淡淡地站在她的面前。

“怎么闹成这样?”

眼见小丫头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萧凡双眉一蹙,弯下腰,想要将方由美扶起来。

“喂,你谁啊你?凭什么打人?”

“抽他!”

“废了他!”

还没等方由美站起身来,银耳环,光头,黄毛这三名小痞子已经冲了过来,气势汹汹。

就刚才银耳环等人还抽着烟,嘻嘻哈哈等着看好戏呢,把那小妮子剥光了,肯定能大饱眼福。不料下一刻,局势眨眼之间逆转,萧凡飞将军从天而降,大伙还没回过神来,四名女混混就哼哼唧唧的趴下了,爬不起来。三名小痞子顿时大吃一惊,随即勃然大怒。

果然有开着豪车的高富帅来撑场子了!

非得废了这小子不可。

以为家里有钱,就了不起啊??

在这一带,有钱不管用,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光头小痞子甚至亮出了折叠刀。就算不捅死这小白脸,也得在他那脸蛋子上给划上几刀,给他破破相,看以后他还得瑟不得瑟!

你小子再有钱,再开豪车,一张大花脸,我就不信还有小搔货贴上来。

“王八蛋,叫你给老子装……哎呀……”

银耳环第一个冲到萧凡面前,嘴里骂骂咧咧的,满嘴小零碎,一拳就照着萧凡的面门打去。看来他和光头小痞子是一个想法,就是看不惯有钱的小白脸,非得让小白脸变成大花脸不可。

然后就是一声惨叫。

银耳环不算单薄的身子直飞起来,重重撞在围墙之上,扑地倒了,嘴里杀猪般嚎叫,挣扎着,就是爬不起来,两条胳膊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也不知道是不是断了。

第二个冲上来的是光头,手中匕首寒光霍霍,恶狠狠地捅了过来。

他的下场比银耳环惨,惨多了。

银耳环只是双手脱臼,光头直接骨折。

眼见得匕首直刺过来,萧凡双脚牢牢黏在原地不移动分毫,手一伸,便拿住了光头的手腕,然后一连串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光头大叫着跪倒在地,眼泪鼻涕一齐喷涌而出,整条右臂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不知道断成了几截。

此人面相凶狠,一看就是穷凶极恶之徒,而且不管三七二十一,掏出刀子就上来捅人,对这种纯粹的凶徒,萧凡下手绝不容情。

现在废了他,省得他曰后四处作恶,伤害无辜,也将自己送上不归的死路。

无极门教义说得明明白白:除恶即是行善!

黄毛小痞子一双脚就好像黏了强力胶水,猛地停在那里,惊恐万分地望着萧凡,绝不敢再往前半步!

都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银耳环和光头就直接趴了。

这,这,这小白脸到底是人还是鬼?

萧凡手里掂量着光头的匕首,冷冷地看着黄毛小痞子,忽然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夹住匕首的刀尖,轻轻一使劲,“咯嘣”一声,锋锐的匕首顿时便从中断成两截。

被硬生生掰断了。

黄毛小痞子只觉得一股寒意自尾椎骨处升腾而起,脸色瞬间变成惨白的颜色,身子颤抖着,双腿发软,情不自禁地跪了下去,下身一阵燥热,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一股搔臭味飘出。

竟然吓得尿了裤子。(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