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土霸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派出所来了三个人,一名二级警督带队,看上去三十几岁,神情傲然。

“尤所,来了?”

孙主任看上去和二级警督十分熟稔,上前与他握手,笑哈哈的,神态非常亲热。

“老孙。”

尤所的口气很随意,证明他和老孙的关系确实不错。启明中学是区里的重点中学,很走俏,不少市民想方设法将小孩送进启明中学。尤所长平曰里没少找孙主任帮忙。孙主任也比较讲义气,基本上没让尤所长失望过。

孙主任那个侄女小琴,小小年纪,和社会上一批小痞子混在一起,近两年犯的事可不少,都是尤所长帮忙摆平的。

这叫合理利用资源。

“尤所,你们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咱们这全乱套了……”

孙主任一迭声说道。

尤所长没有急着进校长办公室,眼神一抡,就看到了口吐白沫的光头,不禁双眉一蹙,说道:“老孙,这怎么回事?这人怎么不马上送医院?”

孙主任不禁苦笑道:“尤所,这不是等着你们来做个决定吗?这人可不是在我们学校受的伤,和我们学校一点关系没有。打人的凶手,就在校长办公室呢。嚣张得很。你们不来,还真没人敢把人往医院送。”

尤所长顿时双眉一扬,哼道:“是吗,哼哼,谁那么**啊?”

“我不知道,人家一句话都不屑于和我们多讲。咱不配啊!”孙主任鼓动如簧之舌,满脸无奈之色,似乎孙主任今儿真受大委屈了:“谁叫人家有钱呢?开大奔的主,咱可惹不起。”

“开大奔了不起啊?有钱了不起啊?再有钱也得遵纪守法!”

尤所长看来不是个沉稳的姓子,被孙主任撩拨几句,立马火气呼呼地往上窜。

要说这种情绪方面的东西,还真是奇怪,原本到目前为止,尤所长连萧凡的面都没见着,仅仅听了孙主任一面之词,顿时就对萧凡充满了恶感。

估计还是开大奔和有钱这两个名词刺痛了尤所长某根敏感的神经。

国人的仇富心理,不是今天才有的。

也不分阶级,不分地域,放之四海而皆准。

这是咱们的“优良传统”。

古代的清官,断案的时候,不问青红皂白,一律偏袒贫穷者,对富有者百般挑剔刁难,就是为了一个所谓“青天”的名声。

自古清官多酷,也是这种仇富心理和邀名心理在作怪。

“马上把这人送医院去,医疗费我负责!”

尤所长气壮如牛地一挥手,喝道。

“哎哎,谢谢,谢谢尤所长。尤所长真是个好干部啊……”

“对对,尤所长就是个好领导……”

顿时便收获了无数的恭维奉承之声,尤所长一昂头,在大伙主动让开的通道中间大步走过去,心情十分舒坦。

见尤所长带着两名警察进门,校长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忙不迭地起身相迎。

有警察在,校长就安全了。

他确实有点怵那几个女人,要是给她们挠个满脸花,都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尤所长,你好你好……”

校长紧紧和尤所长握手。

“王校长,怎么回事啊?怎么打架还打到学校来了?伤得那么重,这学生也太不像话了吧?”

尤所长一边和校长握手,一边四下搜寻,眼神随即就定在了萧凡的脸上。这房子里拢共就几个人,方由美是小女生,那不用问,萧凡就是孙主任嘴里那个嚣张跋扈的富家子弟。

虽然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不大像是孙主任说的那种人。

但人不可貌相。

尤所长感觉得到,萧凡的傲气是从骨子里头透出来的。这倒和尤所长对富二代的认知基本一致,这些有钱人的子弟,一个个都喜欢装逼。外表看上去斯文和气,风度翩翩,骨子里却骄傲得很,瞧不起人。

“尤所长,这回还真不赖我们学校,架是在学校外边打的。伤人的也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更不是教职员工,是社会上的人。我们是无妄之灾。”

不待校长开口,孙主任又抢在了头里。

萧凡双眉微蹙,缓缓起身,向尤所长说道:“尤所长,你好,我是萧凡。有关今天发生的这个情况,我做个说明吧……”

“好啊,你说。”

尤所长斜乜着他,不咸不淡地说道,神色有点倨傲。

萧凡不去理会他的态度,简单把情况说明了一下。

“哟,这么说,还是你有理了?”

尤所长发问道,带着明显的讥讽之意。其实按照公安人员的常识,尤所长知道萧凡说的才是真实情况。但今儿这事,却不能这么简单处理。

他知道那个叫“小琴”的女学生,和老孙是什么关系。

这女孩也算得是派出所的常客,只是看在老孙的面子上,派出所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处理过她,不然早就被学校开除了。

萧凡不去理会尤所长的态度,随即说道:“尤所长,就算你们几位不来,我也会去派出所。启明中学是区里的重点中学,学校里的治安情况这么糟糕,在校学生和社会上的流氓混混坑瀣一气,欺负其他的同学。学校有责任,你们派出所,也一样有责任。应该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避免类似的情况继续发生。”

尤所长仰天打了个哈哈,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盯住了萧凡。

“哈哈,萧先生,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工作呢?您是区里的领导还是市里的领导?或许,您是中央领导?咱觉着怎么有点不靠谱呢?”

随行的两位警察和孙主任都笑起来,满怀讥讽之意。

萧凡微微蹙眉说道:“尤所长的意思是说,只有领导才能给你们的工作提意见?普通市民就没有这个资格,是不是?”

“哎,你别拿话套我,我不吃这一套。”尤所长手一摆,冷笑着说道:“我管你是领导还是谁,我就知道按照法律办事。打人还有理了?伤了人,就得掏钱,就得接收处罚。我告诉你,今天不管你是谁,你就是天王老子,也得守我老尤的规矩。不要以为有几个钱,就敢到处嚣张。马上跟我回派出所去,好好把问题交代清楚。”

方由美再也忍耐不住,腾地站了起来,狠狠盯住尤所长,气呼呼地说道:“尤所长,你们派出所也得讲道理吧?明明是他们耍流氓,我们是正当防卫,怎么这事,都变成我们的错了?”

柔美的**,随着急促的呼吸不住起伏,小脸涨得通红。

尤所长冷笑一声,说道:“怎么,不服气啊?有本事你把区里市里的领导给我叫来,看我老尤怕不怕?”

“哟,谁口气这么大呢?”

正说话间,外边忽然又响起一个声音,听上去说话者年纪并不太大。

萧凡轻轻摇头。

大伙循声望去,只见门口呼啦啦涌进来一大票人。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浑身阿玛尼的名牌,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

正是小桂子。

接到一哥的电话,小桂子一刻不停就往启明中学赶,一路上打了几个电话,等他赶到启明中学的时候,其他该到的人,基本全都到齐了。

“你谁啊你……”

尤所长见又来一个富二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双眉一竖,就要发作,却猛地张大了嘴,后半截话硬生生逼在咽喉里,吐不出来。

“候,侯局长?”

却原来紧随小桂子之后的,乃是一位身穿制服的二级警监,四十来岁年纪,满脸威严之色。尤所长认得亲切,正是区局的侯局长。

正的,不是副的。

一把手!

“刚才是谁那么大口气说话来着?我这是进了土匪窝子还是怎么的?土皇帝啊!”

小桂子可不是省油的灯,虽然不知道一哥为什么忽然出现在启明中学,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哥已经在这里了,并且还有人在找一个的麻烦。

尤其这个找麻烦的人,还是派出所的警察。

小桂子自觉“有亏职守”。

不管怎么说,他老子在首都市局做了那么多年的副局长,现在又去了部里,堂堂三局局长,管着全国的治安。

让一个派出所的警察,在一哥面前大喊大叫起高调,小桂子真不用混了!

一哥大气,讲究个风度,不屑于和这种人计较,不代表着他小桂子也可以这样做。

大哥和小弟,是有区别的。

瞧他直接把区局局长叫了过来,就可见小桂子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尤勇,怎么回事呢?文明执法,不懂啊?你是人民警察,不是土霸王。”

侯局长眼睛一瞪,就训斥起来。

实话说,侯局长这一趟也来得匆匆忙忙,满脑子浆糊,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他在启明中学门口碰到小桂子的时候,立马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姓。

桂少亲自赶过来了。

这事小不了!

别看桂少年纪小,在首都政法系统,着实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听说桂局长如今攀上了老方家的关系,那就更加不得了。

步步高升的节奏啊。

连桂少都这么要紧的事,他老候还真不敢怠慢。

这四九城里,别的不说,就是大牌衙内不少。

那是万万得罪不起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