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边厢还在震惊之中,饶玉生又跑进来了。

饶玉生四十岁出头,是饶雨婷的小弟,继承了饶家的大部分产业,在国内商业界,也是知名人士。饶玉生先朝姐夫点了点头,便急匆匆地对饶雨婷说道:“姐,徐振南打电话来求救了……”

神色甚是焦虑。

对于小弟的焦虑,饶雨婷很理解,饶玉生是大生银行的大股东之一。这要是徐振南和大生银行垮了,饶玉生的损失会很惨重。虽说不至于牵累整个饶氏集团垮下来,起码也会伤到元气。

一家银行垮掉,绝不止牵扯到资金链那么简单。

内里有着太多纠葛了。

公众的信任度也是极其要紧的。

“你能救得了他么?”

不待饶雨婷回答,方黎先开口了,轻声问道。

一般情况下,他和饶雨婷呆在书房,饶玉生不会贸然跑进来,这回看样子是被逼急了,顾不得礼节礼貌什么的。

饶玉生忙即转脸向着姐夫,焦虑地说道:“哥,这事吧,还真得想办法。不然,我们太被动了。”

方黎和饶雨婷恋爱那阵,饶玉生还比较小,一直叫方黎“哥”,这么多年,叫习惯了,后来方黎和饶雨婷结婚,饶玉生也不曾改口。

别的且不说,牵扯到的金钱数额实在太大,纵算以饶氏集团的资产实力,也顶不住。

方黎“哼”了一声,有点不悦地说道:“当初我就提醒过你,徐振南胆子太大,冲劲太足,跟他合伙要谨慎。你是看着投行好做,被冲昏了头脑。现在央行的银根收得这么紧,徐振南捅下那么大的窟窿,拿什么去补?融资太困难了。”

方黎虽然一直在政法系统工作,对金融之道,可也绝不陌生。

饶玉生顿时苦了脸。

别看他刚才那番话是对着饶雨婷说的,其实是想让方黎听到。这样的大事,终究还要方黎做主,他才能安心。饶玉生一直很敬佩方黎,也很怕这个姐夫。

饶雨婷便望向方黎,脸上也露出焦虑的神色。

方黎沉吟了一下,忽然说道:“玉生,让徐振南去找萧凡。”

“啊?”

饶玉生一时半会有点回不过神来。

饶雨婷双眼一亮,连连点头,说道:“对,玉生,你哥说得对,你让徐振南去找萧凡。现在或许只有萧凡能够有办法救他了。”

“这,姐,这靠谱吗?”

尽管刚才萧凡的神奇“预测”饶玉生是亲眼所见,也十分震惊,但预测归预测,和“救人”是两码事。那可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巨额资金。萧凡就算是个大相师,也变不出那么多钱来吧?

饶雨婷沉声说道:“玉生,玄学我以前也不信的,但是我现在信了。你让徐振南去找萧凡……关键就看萧凡肯不肯帮这个忙了。徐振南也真是的,那么势利眼,把人家得罪狠了。你让他马上去负荆请罪,或许能起作用。”

方黎就笑了,淡然说道:“没事,玉生,让徐振南去找萧凡吧。萧凡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老萧家就没有眼光短浅的家伙。”顿了一下,又轻轻摇头,长叹一口气,说道:“千里驹啊。没想到老萧家的千里驹,是这个谁都不看好的萧凡!”

其实聚会到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尾声了。

徐振南慌慌张张离去不久,就有客人陆续离场。这些急着离去的客人,多多少少都和徐振南的大生银行或者大生基金有点关系。眼见得徐振南那边发生了大事,也便一个个待不住了。

方黎饶雨婷饶玉生从书房里出来时,汪述都薛陶正在和萧凡道别道别。

汪述都依旧带着矜持的微笑,风度翩翩。

薛陶就有点郁闷,和萧凡握手道别时,多多少少有些皮里阳秋。

这位狗头军师是真没想到,今晚最出彩的,居然不是汪大少而是萧一哥。这老萧家的“神棍”,难道还想“咸鱼翻生”,盖过汪大少的风头?

萧凡若是当初就走仕途之路,薛陶绝不敢这样小觑萧凡,老萧家的嫡长孙,就算再是个笨蛋,靠着家族的大牌子,也能在仕途上混个差不离。正经官身不好说,企事业单位的级别是一定能混到手的。但萧凡压根就和仕途背道而驰,都遁入“空门”了,难道还能在世家圈子里兴风作浪?

萧凡毫不在意薛陶的态度。

萧真人若是一直在“方外”也就算了,现如今入了世,要历红尘劫,那么薛陶这样的,还真不放在萧一少眼里。最起码也要汪述都这样最杰出的红三代子弟,才值得萧一少高看一眼,认真对待。

薛陶,不够这个资格!

和萧凡寒暄几句,再和方黎,饶雨婷,饶玉生道了谢,汪述都便挥手作别,与薛陶一起离去。

一上车,薛陶便迫不及待地说道:“述都,你觉得萧凡这是个什么路数?”

汪述都轻声说道:“很厉害。”

“是吗?哪里厉害了,我怎么看不出来?”

薛陶边说边启动宝马车。这是薛陶的车子,汪述都的车子,是一台比较旧的桑塔纳,开好些年了。汪述都一直都不曾换车。

在这些方面,汪述都有自己的一定之规,任谁都难以改变他的决定。

在一帮小兄弟眼里,汪大哥这就是有派!

历来成大事的厉害角色,都有自己的原则,自己的坚持。

汪述都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陶子,你不能这么看问题。萧凡是学道,但人家学道学出了名堂。条条大路通罗马。他自己不能走体制了,萧天不是下去了吗?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萧凡今儿绝不是要和你斗气,也不是要和徐振南斗气,他是要收服徐振南,为己所用。这种手段很高明啊。”

“收服徐振南?”

薛陶有些不解,别看他是圈子里的“军师”,那绝不表示他比汪大的脑子更好使,只是汪大要刻意塑造自己高大全的形象,很多事不好出面罢了,需要他这个“军师”去协调。

相对其他哥们来说,薛陶是有不少小聪明,脑袋转得快。

然而小聪明不是大智慧,这中间的区别,太明显了。

“对,你就等着看吧,徐振南从今往后,对萧凡那是五体投地的膜拜。”

薛陶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就算他收服了徐振南,那又怎么样?徐振南现在,能不能逃过这一劫都还很难说。我早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傻大胆,为了出风头,什么事都敢干。这回啊,不死也要脱层皮。这么一个破落户,他萧凡想要,那就让他拿走好了,咱不稀罕。”

汪述都双眉微蹙,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陶子,萧凡的目标不是徐振南。”

薛陶顿时警觉起来,猛地踩下油门,将宝马车停在路边,望向汪述都,吃惊地说道:“你是说方黎?”

“嗯。”

薛陶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道:“怪不得他那么高调呢,合着徐振南给做了垫脚石。可是,方黎不那么好哄吧?这些东西,想要方黎相信,哪有那么容易?方黎什么人啊?”

汪述都身子轻轻往后一靠,双眼微闭,不再说话。

见了这个样子,薛陶也不吱声了,一踩油门,宝马车又撒起欢来。

汪述都住在单位宿舍,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他是正处级干部,搁地方上,怎么也能分配个三室一厅。但在首都,正处级干部多如牛毛,汪述都又主动要求分小户型,理由是他没结婚。

对于汪处长这种高风亮节,机关领导大加赞赏。

最杰出红三代子弟,果然与众不同。

等薛陶的宝马车离开宿舍大院,汪述都随即登上了自己的旧桑塔纳,径直出门而去。半小时之后,旧桑塔纳就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这是富人扎堆的地方,好在汪述都有小区的通行证,不然这大半夜的,如此陈旧的桑塔纳百分之百会被小区保安拦在门口。

拜托,哥们,咱这小区,就一保姆每天开出去买菜的车,也比你这豪华不知多少倍。您这车,博物馆开出来的么?

汪述都的二叔,某大型国企的一把手汪伟成就住在这里。

最豪华的一栋别墅。

汪伟成是副部级领导,国企老总和党政单位的副部级领导还是很有区别的,经过一再的体制改革,大多数国企老总都拿起了很高的工资和奖金。这是政策允许的。

汪伟成住豪宅,完全不必在意人家怎么说他。

汪述都的桑塔纳刚刚开到别墅前院门口,别墅的遥控大铁门就自己缓缓打开了,似乎别墅的主人知道来了客人。汪述都见怪不怪,缓缓将车子在院内停好。刚刚下车,别墅的大门又打开来,一条挺拔的人影出现在大门口。

“大哥。”

前来迎接汪述都的这个年轻人,正是汪飞,笑哈哈地给汪述都打招呼,只是脸上那股邪魅之气,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

“小飞啊,二叔在吧?”

“在等你呢,知道你会来。”

汪述都微笑颔首。他来之前,并没有给汪伟成打电话,直接就过来了。这是一种奇特的情形,但似乎大家都习以为常。

汪述都的父亲汪伟明在外省担任省委书记,常年不在京师。汪述都和二叔来往很密切。(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