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各人缘法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哥,请。.”

对这位堂兄,汪飞十分尊敬,客客气气的。

汪述都是汪家未来的希望,这是汪家长辈的共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汪述都也是汪二汪三今后“幸福生活”最强有力的保障。

无论哪个大家族,只要集中全部资源培养出一个优秀的接班人就足够了。如果太贪心,想要多培养几个,势必造成政治资源的分散,不能形成合力,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一个合格的接班人都培养不出来,那才是大悲剧。

有出类拔萃的汪大在前边顶着,汪二汪三的纨绔,也就不会遭到长辈们太多的呵斥。

不少豪门世家培养接班人的方式方法,和朱明王朝有点类似。有明一代,除了将来要继承大统的皇太子之外,其他的皇子皇孙一律离京就藩,金山银山,婢仆成群,供养起来,锦衣玉食,享乐一生。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这些皇子皇孙们觊觎皇权。

所以明宣宗朱瞻基诛杀谋反的叔父汉王朱高煦之后,除了明武宗时期,宁王朱宸濠造反,再没有其他皇子夺嫡。倒也安静。

这个政策虽然有效地阻止了皇室诸子孙夺嫡内乱,但弊端也十分明显。就是明朝的宗室诸王,全都养成了一批酒囊饭袋。明亡之后,南明诸帝没有一个可堪成大器者。

汪述都在汪飞的陪同之下,进了别墅客厅。

汪伟成坐在客厅豪华的真皮大沙发里等候这位出类拔萃的侄子。汪伟成五十来岁,方面大耳,极有威严。头发乌青,皮肤紧绷,富有弹姓和光泽,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年轻好几岁。尤其一双眼睛,精光闪烁,锋锐逼人。凡是见过汪伟明汪伟成两兄弟的人,都一致公认,单以外表而论,汪伟成比汪伟明更像一位封疆大吏。

当初汪伟明走党政机关的路线,汪伟成就入伍从军。

执行的也是不分散政治资源的“方针”。

汪伟成在西北苦寒之地待了很多年,后来才转业回到首都,进了国企。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汪伟成要将自己的儿子汪飞在很小的时候,就送往西北军营锻炼,委托给昔曰的战友们照看。

实话说,汪伟成享受到的政治资源,远远不如大哥汪伟明。无论在部队也好,在国企也好,汪伟成能够走上副部级高位,主要还是凭他自己的本事。

老汪家的主要资源,都优先保证汪伟明。

对此,汪伟成毫无怨言,相反对自己的侄子汪述都不遗余力地支持。

在以老汪家为主的政治派系之中,汪伟成的威望,并不逊于大哥汪伟明,在他身边,聚集了一大帮既有能力又忠心耿耿的得力干将。

“二叔。”

汪述都一改沉稳厚重的气度,疾步上前,来到沙发之前,向汪伟成鞠躬问安。

汪伟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说道:“述都啊,坐吧。”

“是。”

汪述都规规矩矩在一侧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任谁都知道,在汪家,“二老爷”的规矩比老太爷和“大老爷”的规矩还严。不仅对外人如此,对自家人一样如此。

汪述文尽管靠着二叔汪伟成的企业,赚了不少的“业务费”,但在二叔面前,那是要多规矩就有多规矩,半句无聊的话都不敢多说。

汪飞在家里也一改嚣张跋扈的作风,屁颠屁颠的,跑得贼勤快,亲自给大哥上了茶水,随即恭恭敬敬地站在汪伟成身后,垂手侍立,目不斜视。

“述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汪伟成腰挺背直,坐姿端正,缓缓问道。

汪述都欠了欠身子,柔声说道:“二叔,刚刚在饶玉生的别墅里,我碰到萧凡了。”

“哦?”

汪伟成厚厚的双眉微微往上一掀,略带诧异之色。

汪飞则是脸色一白,眼里闪过一抹难以遏制的惊惧。他实在是被萧凡打怕了,只要一听到这个名字,便遍体生寒。

“二叔,萧凡似乎精通占卜预测之术……”

汪述都说着,脸色也变得十分凝重。

相反,汪伟成倒是没有什么意想不到的表情,淡然说道:“具体什么情况,你说说看。”

“好的……”

汪述都便将今晚上发生的一切,详细做了汇报,连每一个细节都不遗漏。

“不可能吧?他能算得这么准?”

不待汪伟成答话,汪飞便脱口而出,随即惊觉,顿时垂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好在汪伟成并未呵斥他,只是点了点头,淡然说道:“我知道了。”

“二叔……”

汪伟成摆了摆手,止住了汪述都,说道:“述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天赋,也有不同的运势。你安心走你自己的路,别的事不要管。你要记住,老萧家真正最有潜力的,是萧天。他现在也下基层了,看来已经安下心来要有一番作为。你可以多关注一下他的动静。至于萧凡,你不用管他。以后也尽可能少和萧凡交集。记住二叔的话了?”

汪伟成的语气很是严肃。

汪述都连忙说道:“是,二叔,我记住了。”

“那好,你去休息吧。别人的运势,你拦不住;但是你自己的运势,别人想要阻拦,也没那么容易。”

“是。”

汪述都益发恭谨。

“那,二叔,我先回去了。”

“嗯。”

汪伟成微微颔首。

“大哥,这边请。”

汪飞连忙从老爹身后转出来,代父送客。

“对了,述都,你那个车,换一换吧。艰苦朴素固然是美德,但矫枉不可过正。有个时候太刻意了,露出了痕迹,反倒不美。”

汪述都尚未走到门口,汪伟成又淡淡吩咐了几句。

“是,二叔,我回头就换。”

有关那台旧桑塔纳的事,不知道多少人给汪述都提过意见,他充耳不闻。这会子汪伟成一句话,效果立竿见影。

送走汪述都,汪飞回到客厅,来到父亲跟前,低声说道:“爸,没想到这个萧凡,那么厉害。”

汪伟成冷“哼”一声,说道:“他只有比你想象中更加厉害。上次在星语酒吧,你没有被废掉,已经算是人家手下留情了。让你练武,光知道偷歼耍滑,一点苦功都不肯下,现在知道后悔了?”

汪飞垂首而立,喏喏连声。

“记住,以后没事别去惹他。不然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是……”

汪飞又连忙答应,心里头暗暗腹诽,难道他还真敢把我废掉?

如今毕竟是法治社会,我是汪家的嫡孙!

对儿子心中所想,汪伟成似乎了如指掌,冷电般的眼神直扫过来,汪飞顿时心中一寒。

“你以为,人家要废掉你,非得当面动手么?萧凡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经脉俱断,你一辈子都不知道是他干的。”

汪伟成厉声呵斥道。

“我知道我知道……”

汪飞吓坏了。

不是被萧凡吓的,是被自家老爹吓坏了。

“回你自己房间去练功。你要是肯下苦功,你也一样能做得到。”

见了儿子脸色煞白的样子,汪伟成虽然还是在厉声呵斥,语气多多少少柔和了几分。不管怎么说,他就汪飞这么一个儿子。

汪飞如蒙大赫,急急忙忙给老爹道了“晚安”,飞一般跑掉了。

望着儿子的背影,汪伟成倒并没有露出太恨铁不成钢的遗憾之意。

如同他刚才对汪述都所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运势,汪飞这一辈子,如果注定了要做个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纨绔衙内,那也是他的命。

真能纨绔始终,享乐一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是前世积德。

汪述都前往别墅拜访二叔汪伟成之时,萧凡在大奔上接到了徐振南的电话。

“萧,萧处长,您好您好,我,我徐振南啊……”

电话那边,徐振南带着明显的试探语气,小心翼翼地说道,刚才在别墅后院那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那是半点都看不到了。

“你好,徐行长。”

萧凡答道,倒也并没有过分冷淡。

徐振南轻轻舒了口气,连忙说道:“对不起啊,萧处长,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肉眼凡胎,不识真神,对不起对不起……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原谅我这一回……”

“徐行长,客气了。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徐振南顿了一下,这才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萧处长,我知道,您是真正的高人,我这一回全靠萧处长搭救了……您可千万要拉我一把。萧处长,只要这一回我能死里逃生,我一辈子记得您的大恩大德……一辈子唯马首是瞻!您指到哪我打到哪,绝不含糊!”

到底是世家出身,就算求情,也带着明显的“官腔”。不过瞧徐振南这个语气,也能想象得到,他这回确确实实碰到天大的难题了。不然,以他那傲气的姓子,决不至于此。

“徐行长,你这个事,难度不小。”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对于别人来说,自然是千难万难,对您萧处长,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萧处长,无论如何,请您一定要拉我一把……”

“那好吧,明天上午九点,我先去你办公室看一看再说。”

萧凡倒也没有继续拿捏。

“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徐振南自是千恩万谢,谀词潮涌。(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