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无冕之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徐行长,你的大劫已经开始。原本破劫要抢在大劫开始之前,才最有效果。现在这个情况,要破劫改运,单单给你改办公室风水,行善积德,还不够……这样吧,我想办法给你借借贵人的气运。希望借助贵人的洪福,可以帮你平安度过这个破财大劫。”

徐振煵完全晕了。

“承您的吉言,借您的洪福”这样的话,他倒是经常说的,不但他,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口头禅,本只是一句客气话,但听萧凡这个意思,贵人的洪福,还真的能“借”?

这,这也太玄乎了。

“萧处长……”

徐振煵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徐行长,办公室布局的事情,你交给其他人去办,严格按照我给的图纸去改,不要走样。”

“啊,好的好的……星星,这个事由你负责。”

星星,也就是他的秘书小姐,连忙恭谨地答应下来。如同外间猜测的那样,星星和徐振煵的关系确实不一般,这也没啥好奇怪的,还是惯例。不过徐振煵很厉害,精通驭人之术,秘书小姐虽然事实上是他的情人,却也不敢恃宠而骄。

“徐行长,走吧,我们马上去南边一趟,我带你去见见那位贵人。”

“哎,谢谢,谢谢萧处长。”

到了这个地步,对萧凡的任何吩咐,徐振煵都奉命惟谨,不敢稍有违逆。

萧凡再不多言,起身就往外走,徐振煵立即跟了上去,忽然又觉得不妥,连忙礼让辛琳在前。辛琳摇摇头,示意他走在前边。

徐振煵不敢违拗,只得照办。

徐振煵本不是笨人,脑袋瓜子转得贼快,见了辛琳和萧凡之间的情形,也猜到他俩似乎不是自己当初猜测的那种男女关系,辛琳看上去,更像是一位贴身保镖。

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萧凡可是萧老爷子的长孙,老萧家的嫡系子弟,身边跟着一位大内高手做保镖,很正常。他以前也在汪述都身边见过类似的高手,只是不经常出现罢了。但徐振煵相信,只要汪述都一出现危险,这些高手就会立即冒出来,将危险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

看来萧凡在老萧家的地位,远不是外间猜测的那么底下,而是和汪述都一样,得到家族的特别关照。

无冕之王!

徐振煵脑海里忽然就冒出这么一个定语来。

假如萧凡当真在相术风水这一块有着极高的造诣,那么他将来在萧家的地位,在整个京师豪门世家的地位,绝不在汪述都之下。毫无疑问,汪述都将会在仕途上大放异彩,成为老汪家未来的顶梁柱。但这并不意味着,萧凡的成就便会在汪述都之下。

萧凡,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

他走的是豪门世家精神领袖的道路!

萧凡或许不能像汪述都那样,站在台前,威风显赫,受大众欢呼,八方崇拜。但他能够发挥的影响力,却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比如这一回,假如萧凡真帮他改运成功,那么从今往后,他徐振煵就是萧凡麾下最忠心不二的追随者,萧凡指到哪他就打到哪,绝没有半点含糊。

这是没得选择的事情。

萧凡能帮他将坏运气改回来,也就意味着,如果他忤逆萧凡,萧凡同样能给他把气运改回去。到那时候,哭都找不到坟头!

当然,徐振煵不懂术法,不知道改运是个大动作,无论多么高明的术师,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需要借助天时地利人和,还要看被改运者本身这个劫数,是可解的还是不可解的。

萧凡刚才已经说过,他徐振煵的气运本来不错,是因为这些年他“坏事”干得太多,才硬生生把自己给坑了。也就是说,徐振煵这个大劫,属于可改的范畴。

真要是天命如此,徐振煵该有这样的大劫,萧凡绝不会再冒险帮他改运。

逆天之事,可一不可再。

而汪述都,最少在近几年之内,是达不到这个程度的。因为老汪家的关系,徐振煵会对汪述都客客气气,尽可能不得罪他,也算是做长线投资,希望在将来,汪述都真正成长起来之后,徐振南能够获得他的某些关照。

但要说现在,徐振煵就对汪述都言听计从,那不现实。

真要是汪述都损害了他的利益,徐振煵会毫不犹豫地和汪述都翻脸,奋起力争。

从这一点上来说,萧凡和汪述都高下立判。

萧凡已经开始为整个老萧家拓展人脉,积累各种资源,他做的是“资源增幅”的工作。而汪述都目前还处于“资源消耗”的阶段,需要老汪家花费大量的政治资源和人脉资源,为汪述都的成长,铺平道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至少十年之内,汪述都也还是只能消耗资源。谈到反哺家族,至少需要等到他成长为省部级实权领导干部之后,才有那个可能。

在世家豪门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分歧,矛盾,甚至是博弈和斗争。然而在外人眼里,世家豪门是一个整体,一个特殊的阶层。他们身上,都打着同样的标签和烙印。

例如汪述都将来想要登上权力巅峰,在某些特殊的时候,他不但要获得整个老汪家的支持,还必须要获得其他世家豪门的支持。他注定要成为一个妥协的产物。

没有世家豪门的一致支持,想要登上权力金字塔的顶尖位置,是不可想象的。

这是政治博弈的惯例。

面对其他政治派系,世家豪门必须成为一个整体,一致对外。

到那时候,如果老萧家还像今天这样强大,那么萧家的意见,也至关重要。为了获得萧家的支持,汪述都还得向萧家妥协,让出部分利益。

照这样发展下去,主动权将越来越多地掌握在萧凡手里。

只要萧凡能够成为世家豪门子弟的精神领袖,身边笼络有足够多的政治盟友,手里握有足够多的政治资源,不管是汪述都还是其他杰出三代子弟,想要跻身最高权力层,都得征询萧凡的意见。

无冕之王,绝不是说着好玩的。

不同的道路,同样的目标,就看各自手段如何了。

想通了这一层,徐振煵望向萧凡背影的眼神,敬畏之中又多了几分希望。萧凡想要成为无冕之王,就得帮他徐振煵把坏气运改回来。

不然,这无冕之王是做不成的。

这叫各取所需。

萧凡和徐振煵分别开自己的车,徐振煵没有叫司机,而是亲自驾车。这个改运的事,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虽然风水堪舆之学,现在越来越流行,几十年来大力宣扬“封建迷信”的影响,还是极其深远。尤其徐振煵不是普通的金融界人士,他是世家子弟。

世家豪门的许多老一辈人物,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两台奔驰车,一前一后驶出了大生银行。

萧凡只是说去南方一趟,具体去南方哪里,没说,徐振煵也不敢多问,紧紧跟上就是了。

大奔刚刚驶出银行不久,徐振煵就在车里接到了饶玉生的电话,听上去,饶玉生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振南,这个事有点麻烦……现在很多人都跑到我这里来问消息,不少人直接提出了退股的要求。”

徐振煵苦笑道:“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饶玉生是大生银行的大股东,但他的资金,也不全是自己的,很多熟人朋友,冲着饶氏集团和饶家的大牌子,将资金放到饶玉生这里来,请他运作。如今大生银行出事,这些小股东自然都急了眼。

这些年,大银行大公司垮掉,可也不是什么新闻了。

大生银行真垮下去,不知有多少中小股东要“上吊自杀”或者跑路躲债。

“振南,这样不怪人家,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事,得赶紧想办法。估摸着再有几天,如果没有利好的消息,只怕就真的难办了……昨晚上,我就去拜访了瞿行长,不过听他那个意思,他也很为难,不是不想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饶玉生的语气很是郁闷。

所谓瞿行长,徐振煵自然也是知道的,乃是某国有银行的主要负责人,亦是世家子弟,和饶玉生徐振煵的关系都很不错的。然而这回要帮大生银行,所需要的金钱数目实在太大,而且还不仅仅是金钱的问题,其中牵扯到太多的麻烦事。

大生基金又是在海外出的问题,更不好解决。

“玉生,我正在想办法……萧凡刚才已经到了我这里,我现在跟他去机场。他说要去南方找一位贵人帮我改运。”

徐振煵说道。

他和饶玉生的交情,着实匪浅。饶玉生本身也是很相信风水堪舆,五行生克这一套学问的,不然也不会将自己的名字由饶雨生改为饶玉生。

让徐振煵去求萧凡,本来也是饶玉生转述的方黎的意见。

“是吗?那太好了。振南,我哥说,萧凡了不得……你可千万别得罪了他。”

“我哥”指的自然是方黎。

“我这会,都恨不得叫他萧大爷了,哪敢得罪啊?”

徐振煵苦笑不已,双手牢牢握住方向盘,生怕跟丢了前边的大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