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借洪福(上)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在此之前,徐振煵还不知道萧天到红山村来当了村支书。毕竟他现在的主要注意力放在金融界,萧天虽是老萧家的子弟,他也不会时时刻刻去关注。

萧支书这老农民模样,看得徐行长一愣一愣的。

“二哥,插秧的感觉怎么样?”

杨石笑着打趣。心里头暗暗感慨,这老萧家的子弟,就是不寻常。萧二多爱玩的一个人,说下基层就下基层,说下田就下田,一点不含糊。世家豪门,长盛不衰,自有其道理在。杨石扪心自问,自己怕是下不了这样的狠心。

“还行,就是腰酸腿疼的,两天下来,晚上连觉都睡不着。”

萧天笑哈哈地说道。

来红山的时间虽然不长,萧天已经瘦了一圈,肤色黝黑,俨然地道的基层干部了。但精气神却比以前好得多。在京师的时候,和其他纨绔子弟比,萧天还算是虎虎有生气的,也不过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整个纨绔圈子里那股颓废之气,一样的在他身上体现出来。

萧凡说道:“多锻炼锻炼好,不下基层,不知民间疾苦。”

“是啊,以前不来基层,真不知道民间的生活这么辛苦。红山还算是很好的了,村民收入比较高,其他的地方,条件更加艰苦……对了,哥,你们今儿过来,是专程来看我呀,还是路过?”

萧凡微笑说道:“是专程来看你的。”

“太好了,走,去支部。”

萧天笑着,将沾满泥巴的双脚踩进一双“人字拖”,那“人字拖”一看就是塑料制品,最低等的地摊货,萧天穿起来却十分流畅自然。可见这玩意,他已经穿习惯了。

红山村的党支部和村委会办公楼,还算不错,前两年新建的三层小楼房,村民活动室,会议室等等场所,一应俱全。

自然,这也是上级拨款。红山村是萧老爷子的故居,不时有大领导来参观,村里的办公场所太寒酸,显得市里县里对红山村关心不够。

那是想挨批评的节奏。

这会子的村委会,静悄悄的,没什么人。萧天解释说,这段时间春播生产,大家都比较忙。党支部和村委会开会商量事情,都是在晚上。白天大伙都下田去了,支书村长都不例外。

红山村也实行了承包责任制,村长有自家的责任田要耕种。萧天是国家干部,就帮着村里一些劳力比较少的家户插秧劳动。反正整个红山村绝大部分村民都姓萧,都是自家人。

按照族谱排行,萧天在村里的辈分,还算是比较高的。

萧天在村委会门口的水龙头下冲干净了脚上的泥巴,掏出钥匙打开左侧办公室的房门,邀请大伙入内就坐。

这是一间十分普通的办公室,里面摆放着两张办公桌,还有一些木椅子。

徐振煵和杨石都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间简朴的办公室,不要说杨石,就算是徐振煵,也已经很久很久没进过这样的办公室了。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居然是共和国一等豪门萧家嫡孙,果然令人感慨。

萧天显然已经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紧着给客人们让座,又开始烧水准备泡茶。

萧凡就关心地说道:“萧天,你擦干净脚,穿上鞋袜,不要着凉了。”

初夏的节气,还不是很炎热。

萧天笑道:“没事,我身体好得很,这不算什么。哥,你传给我那气功,挺管用的,我练了这一个月,身体越来越棒了。”

虽然说,萧天二十多岁才起始联系内家气功,时间上是晚了点,难以臻于大成,不过萧凡传给他那个简单的导气之法,原本也不是指望他在武术上有很高的成就,就是强身健体。传的自然也不可能是浩然正气的修炼法门。

作为无极门掌教真人的护体神功,浩然正气的修炼之法,十分复杂,绝不是任何人都能练习的。饶是如此,只要萧天坚持练习萧凡传授的气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却是肯定能够做到。

听了这话,徐振煵和杨石自然又是好一番惊奇。

敢情萧一哥还会气功,是个练家子?

只是单看外表,萧凡怎么都有点不大像是个武术高手。

不过这是人家哥俩的家务事,徐振煵杨石再惊讶,也不会开口动问。世家豪门之间的朋友交往,毕竟不是普通的哥们往来,有很多的忌讳。

当下萧凡便询问了萧天在红山村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问得十分详细。萧天一一据实相告,说道村里人对他很热情,谁也不因为他年轻还有不服的心思,县里镇里的领导对他的工作也十分支持。

这倒是在萧凡的预料之中。

萧天是老爷子的嫡孙,居然回到红山村来当村支书,村民们会有谁不服气呢?明摆着萧天会给村里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嘛。

小半个下午,基本就是萧凡哥俩在对答,徐振煵杨石辛琳旁听。萧凡只字不提此番前来的真实目的,徐振煵尽管心急如焚,也只能强忍着。他料定萧凡不至于让他千里迢迢白跑一趟。到了他如今的处境,那是一定要见真章的,任何江湖骗子都没办法忽悠他。

你再忽悠,这边就全完了。

杨石倒是好耐心,一直微笑倾听,偶尔插话,打趣萧天两句。

萧凡暗暗点头,老杨家这位大少,也是个人物。或许将来在仕途上的成就有限,在其他方面的成就却肯定不差。

年轻人,能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本身就是一桩好本事。

快吃晚饭的时候,村长和村里其他几位头面人物也闻讯赶了过来,听说萧凡是萧天的亲哥哥,顿时大为惊喜,一个个上前和萧凡见礼,叙辈分,好不亲热。

晚饭就在村长家吃的,家常菜,其他几位村干部各自送了些菜肴过来,一起作陪。

原定晚上召开的支部会议,因为这个“突发情况”,也该到明天晚上召开。吃完饭,萧天邀请徐振煵杨石到他家里做客。

是家里,不是宿舍。

萧天住进了萧家的祖屋。

这栋祖屋,在产权上,其实已经不属于萧家了,而是属于红山村村委会,全体村民共有。因为村里有要在将来建故居的打算,早在多年前,祖屋就已经无人居住,一直养护得很好。

不过萧天自己坚持要住进祖屋,他是萧家嫡孙,村里人也就同意了。红山的村民也很清楚,萧天在红山工作的时间不会太长,明显就是下来镀金的。希望他在红山村工作的时候,能够给大伙多弄些实惠回来,那就太好了。

既然萧天住进了祖屋,萧凡难道回红山一次,肯定也要在祖屋住一个晚上。

村长很热情,连忙组织人手,在祖屋里临时整理了三铺床,让客人们休息用。被单床褥都是新的,浆洗得干干净净。这种体念,对徐振煵和杨石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倒也新鲜有趣。

尤其是徐振煵,进门就在祖屋神龛前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祖屋堂屋神龛上,还供奉着萧老爷子父母,也就是三太公三太婆的黑白老照片。

这其实就是神主牌位。

徐振煵如此虔诚,有点出乎杨石和萧天的意外。

但老爷子的双亲,不要说在天之灵,就算是如今还健在,也当得起徐振煵的跪拜。

萧家祖屋东厢房,萧天的卧室,一缕淡淡的灯光从古老的木制窗棂上透了出来,屋外的荷塘,响起一片蛙鸣之声。

萧凡萧天兄弟,斜靠书桌,对面而坐。

辛琳依旧安安静静地站在萧凡背后,面对着萧天。她实在太安静了,有时候萧天甚至都会忽略她的存在,这真是一种奇特的感觉。

“哥,有什么要紧事吗?是不是跟徐振南有关?”

萧天直截了当地问道,双眼目光烁烁。

毫无疑问,杨石就是个“车夫”,徐振煵才是“正主”,在此之前,徐振煵和萧家兄弟并无密切往来,点头之交罢了。萧凡绝不会无缘无故带着徐振煵跑到红山村来给萧家祖宗磕头。

“对,跟徐振煵有关,但也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

萧天很诧异地扬起了眉毛。

“嗯……”

萧凡便简单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么厉害?看来徐振煵这回遇到的麻烦不小……”萧天不由咂了咂嘴,啧啧地说道,随即又很不解地问道:“可这事,我帮不上忙啊。”

萧凡微笑说道:“你帮得上忙的,而且你是很关键的人物。徐振煵这一回,遇到的是生劫,不是死劫。这种劫难是可以化解的。我已经为徐振煵改了他办公室的风水布局,但仅仅这样还不够。根据徐振煵的命相来看,他要躲过这一劫,必须向大贵之人‘借洪福’。你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大贵人。”

“我?”

萧天这回是真的呆住了,张大了嘴合不拢来,良久才苦笑了一声。

“哥,你别逗了,我是什么贵人啊?现在都成泥腿子一个了。你看看这书桌,这床铺,像是个贵人住的地方吗?”

“他向我借洪福,我还不知道要向谁借洪福呢!”

萧天边说边不住摇头。(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