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借洪福(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你天子命至尊相俱全,你要不是贵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贵人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辛琳忽然开口说道。

“辛琳,你,你是在说我吗?”

萧天再一次张大了嘴,瞪圆了眼。

对于辛琳,萧天一直都很好奇,也有点尴尬。知道她和大哥的关系不简单,但眼下就叫“大嫂”,自然很不妥当。辛琳这冷冷淡淡的姓子,纵算是爱玩爱闹,喜欢开玩笑的萧天,在她面前也放不开。如果叫“姐”,辛琳的年纪,明显比自己小。

萧天只比萧凡小一岁多,不到两岁。

叫辛小姐,未免太见外。

所以,萧天干脆直呼其名,反倒显得自然些,辛琳似乎也认可他这样称呼自己。

“对,就是说你。萧天,你没有认清楚自己的价值,你不知道,你哥为了你,花费了多大的心血。你得把自己当个人物!”

辛琳的语气,略略显得有点激越。

这在辛琳而言,算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情形。除了面对萧凡的时候,辛琳偶尔会动情,其他任何时候,辛琳都永远是那样安静,那样冷淡。

辛琳正是那种执着到极点的女孩,在感情之事上,一辈子只为一个男人而生,也甘愿为这个男人而死。辛琳此刻的激越,依旧是为了萧凡。

只有她知道,在萧凡的内心,是何等疼爱这个弟弟。为了保护萧天,保护整个萧家,萧凡付出了何等巨大的代价。如果萧天还是不努力上进,可以想见,萧凡心里会如何失望。

萧天完全懵了。

天子命至尊相俱全,这种话,他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萧凡摆了摆手,低声说道:“萧天,迦儿说得有道理。这东厢房,以前就是爷爷住的。那会,怕是没有这样的书桌,也没有这样的床褥。现在呢,爷爷的威望何等崇高?”

萧老爷子就是从这间简陋的小房子里走出去的,他不是贵人,谁是贵人?

谁说这间屋子里出不了贵人?

萧天恍然大悟,不由得搔了搔头,“嘿嘿”地笑了。他之所以回不过神,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接触过命理相术之类的学问,脑袋里没有那根弦。

“萧天,你坚持住在祖屋,是很正确的选择。按照风水堪舆学说的观点而论,我们这栋祖屋,是上佳的风水龙穴。你在红山工作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坚持住在这里,不要搬家。甚至你只要没有离开红山镇,没有离开罗州县,哪怕以后当了镇长书记,当了县长县委书记,也还要经常回这里来住几个晚上。记住了吗?”

“嗯嗯,我记住了。哥,你放心吧。”

萧天连连点头。

脑海之中,模模糊糊有了些概念。虽然玄而又玄,但这些话,从大哥的嘴里说出来,份量就是不一样。萧天知道,大哥是永远都不会害自己的。

他是年轻人,对于新事物新知识的接受比较快,也没有萧湛那样抵触。

只要大哥说这样做有好处,那今后就这样做好了,不会错的。

“萧天,刚才迦儿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天子命至尊相俱全,是最贵重的命相。徐振煵能从你这里借洪福,那是他的运气。也是他祖德阴功浩荡,命中该有贵人相助。”

萧天又搔了搔头,说道:“哥,我没有那么厉害吧?”

有点晕乎乎的了。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现在当然是没有那么厉害,再好的命相,也要靠你自己努力。不然,这命相也会改变的。”

萧天笑道:“哥,照你这么说,徐振煵在我这里借了洪福,那岂不是我的福气就要减少了?还有啊,这世界上,不止我一个‘贵人’吧?为什么不找别人去借?”

多多少少,带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有几分好奇。

年轻人就是这样,一旦对某个事物产生了好奇的心理,就想要刨根究底,弄个明白。当然萧天不知道,命格相理这样的大学问,绝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清楚的。

萧凡微笑点头,带着鼓励的神情,说道:“特意千里迢迢来找你,我当然是有考虑的。徐振煵借的,不是你现在的洪福,是你将来的福气。借洪福,也只是一种说法,和现实生活中的借钱还钱,不是一码事。简单来说,徐振煵是命中该有此劫,必须要有一个大富贵的人,帮他镇住凶煞。从此之后,他的命运就绑在你这边了,他现在从你这里借走多少洪福,今后要加倍还给你。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并且能力很强。帮他化解这个劫数,将他从深渊中拉回来,他以后会对你感激涕零。”

萧天连连点头。

这个话的意思,他懂得。

所谓政治资源,其实就是这么来的。不外乎是人情往来。你这回帮了人家的大忙,下回人家就会加倍还给你。

“徐振煵这个人,用得好了,是一大臂助。只要帮他走出这段霉运,今后的道路就很宽广了。当然,我也会督促他,让他多行善事,损人利己的事情少干。萧天,历来成大事者,都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以后要多积攒人脉。”

“嗯嗯,我明白我明白。”

萧天将脑袋点得像是啄木鸟一般。

徐振煵是大生银行的行长,只要这回保住了他,保住了大生银行,以后萧天在地方上要搞什么建设项目,此人绝对能出大力气。

这就是三赢的格局。

对萧天有好处,对徐振煵有好处,对地方上的群众也有好处。项目搞起来,经济发展上去,大家都能得到实惠。

“那我应该怎么做?”

萧天问道。

萧凡尚未开口,东厢房薄薄的木板门,就被敲响了,小心翼翼的。

“请进。”

萧凡朗声说道。

门推开,走进来的果然是徐振煵,手里拿着电话,进门就不住点头哈腰,脸上却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惊慌之色。

“萧处长,这个……美国股市那边传来消息,刚刚一开盘,大生基金又开始大跌了,搞不好,今天又是一个跌停板……”

徐振煵整张脸都是苦的。

萧凡淡然说道:“没关系,让它跌。也跌不了多久。”

那是,再几个跌停板,就摘牌了,用不到几天。

徐振煵咽了一口口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巴巴地看着萧凡。

“萧天,我上回给你的那个飞龙镇纸,在哪?”

萧凡不去理会徐振煵,径直对萧天说道。

“啊,在的在的。”

萧天连忙起身,拉开书桌抽屉,将那个铜锈斑驳的青铜飞龙镇纸拿了出来。这个镇纸,萧凡得自陆鸿的办公室,萧天赴任红山之前,萧凡送给萧天作为礼物。

萧凡接过镇纸,右手拇指在龙身上轻轻滑过。这个镇纸的年代十分久远,是道君皇帝宋徽宗用过的器具,刚刚从陆鸿手里得到的时候,只带着淡淡的至尊气息。如今跟在萧天身边一段时间,至尊气息明显加强了许多。

至尊之物,也唯独至尊才能镇压得住。

更何况,宋徽宗是亡国之君,而萧天将来很可能成为隆盛之主,两者的命相气运,不可相提并论。这东西,搁在陆鸿那里就是个大祸害,搁在萧天这边,则相得益彰。

“徐行长,这个青铜飞龙镇纸,是宋代的宫廷物品,我鉴定,应该是道君皇帝御用之物。现在是我弟弟萧天的东西。送给你,你带回去,供奉在你办公室的神龛之上。就是你现在供奉财神的那个地方。”

萧凡将飞龙镇纸,递给徐振煵。

徐振煵连忙双手接过去,视若拱璧,紧张得不得了,似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失手打碎了。

“徐行长,供奉之心要诚,这样才能镇得住你命中的凶煞。如果你敷衍了事,那么是不灵的。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萧凡缓缓说道,语气严峻。

“是是,请萧处长放心,我一定诚心供奉,绝不敷衍了事。萧处长为了我徐振煵,花了这么大的心血,连萧二少的随身物品都送给了我,我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徐振煵一迭声地说道。

心里却也明白,萧凡所言,向贵人“借洪福”,估计萧天就是那位贵人了。别看萧天现在只是个小小的镇委副书记兼村支部书记,老萧家的大牌子不是假的。只要萧天从今往后,“痛改前非”,专注仕途,那么未来的前程,未必就在汪述都之下。

着实堪称贵人。

所谓借洪福,一般来说,最好是向未来的贵人借。现在已经风光显赫的那些贵人,他们的福气,基本归他们自己享用了,能够“借出来”的,实在不多。而且,你想借,也要人家愿意借给你才行。

贵人不是心甘情愿“出借”自己的洪福,那么这个借洪福的法子就不灵光了。

借洪福,不是夺洪福。

用强硬的手段抢,或者用卑鄙的手段去偷,就和原意背道而驰了。

萧天不存在这个问题,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徐行长,今晚安心休息,不要想太多。明天一早回去,按照我的吩咐,把这些工作都完成好,基本上你就能度过这个难关了。”

徐振煵顿时精神大振,又一迭声地道谢。

萧凡这话,说得有底气啊,没有半点模棱两可,他听着都提神带劲。

“另外,你记住回去之后,给红山村捐献一批化肥农药,也算是行善积德吧。以后一定要记得多做善事,广积阴功。那才是富贵命相的正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