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荒野追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月朗星稀。

阳西镇郊外,乡间公路旁边的空旷地里,三条黑影急速向这边奔来,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还有好几条人影正衔尾急追。

双方的距离,正在一点点的接近。

“二姐,三哥,你们先走。”

最先那道苗条的黑影,猛地停了下来,喘了口气,说道。

赫然正是“胭脂社”大当家,号称北方江湖魔女第一的胭脂红苑芊芊。尽管苑芊芊的语气听上去依旧镇定冷静,但粗重的喘息之声出卖了她。

这位纵横江湖的女魔头,此刻受伤不轻。

“不行。芊芊,还是你和宋纨先走,我来断后。”

唐萱立即反对。

夜色之中,这位胭脂社二当家穿着铁灰色紧身衣,不时向身后张望一眼,高耸的胸部不住剧烈起伏,显然也很不轻松。

“说什么呢?当然你俩先走,我来断后。”

三当家宋纨也喘息着说道。

宋纨的语气之中,却满是怨恨之意,还带着说不出的委屈。

是的,就是委屈。

胭脂社在北方江湖道上何等威风显赫?多少道上朋友只要一听到“胭脂社”和“胭脂剑”的名头,无不栗栗危惧。很多时候,都用不着三位当家亲自出马,只需要发句话,多杀麻烦都迎刃而解。现如今,胭脂社三位当家一起出动,居然被人在这荒郊野外千里追杀。甚至于,连逃跑都变得难度不小。

苑芊芊,唐萱,宋纨都负了伤,再这么追逐下去,谁都跑不掉,迟早会被追上的。

“废话!”

苑芊芊一声断喝。

“都什么时候了,争这些没用的?你俩谁挡得住迟斌?”

这一声娇叱,顿时将唐萱和宋纨都镇住了,两人面面相觑,谁都不再吭声。

苑芊芊说得没错。

他俩谁都挡不住迟斌。

那个大胖子,看上去痴肥痴肥的,比河马瘦不了多少,手底下却是当真来得,不要说唐萱和宋纨均已负伤非轻,就算全盛时期,也在迟斌手里走不了几个回合。

尤其是眼下,一二十里地追逐下来,体重至少在两百斤以上的迟斌,居然不曾落后半分,反倒越追越紧。固然因为他卑鄙无耻,暗施偷袭,苑芊芊等人个个带伤,不能全力奔逃,但迟斌这份耐力,也确实惊人。

“那你怎么办?”

宋纨有点急眼了。

正常情况下,一对一,苑芊芊当然不怕迟斌。但目前的情形,明显不正常。苑芊芊负伤极重,而且不是一般的伤,是阴煞入体造成的内伤。

那汉代古墓,也真是邪门了。

作为北方最大盗墓团伙的三当家,宋纨在盗墓界堪称经验丰富,什么样的古墓没见过?楞没见过这样的,刚一进入地宫,马上就能感受到明显的不同。

阴森森的!

寒气袭人。

一个盗墓贼说“阴森”,听上去确实有点笑话,但那却是宋纨实实在在的感觉,不但他有这样的感觉,苑芊芊和唐萱都有同样的感觉。

这座古墓的阴森,实在大异寻常,仿佛他们进入的不是离地表仅仅五六米的古墓地宫,而是一不小心踏入了十八层地狱。

那种寒气袭人的阴森感觉,不是来源于生理上的,而是来自心理上的感觉。

好像在那古墓之中,有一双阴森森的眼睛时时刻刻在瞪着他们,那种来自远古的阴煞和咀咒,无孔不入,从他们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争先恐后地钻进他们的体内。

唐萱和宋纨还好,只是打了几个寒颤,苑芊芊却是当场“旧伤发作”,不得不使用了一张萧凡赠与的“正气符”,才算勉强抵御住了阴煞之气的侵蚀。

这种情形也相当诡异。

唐萱和宋纨在武术和内功上的修为,远远不及苑芊芊,照理应该是他们先抵挡不住阴煞之气侵蚀,现在却刚好反过来。估计和萧凡给他们开的方子有关。

尽管到目前为止,宋纨对萧凡依旧很不服气,但他却也不得不承认,萧凡给他开的那个方子,十分对症。照单服药,困扰他多年的阴寒症状,明显好转。唐萱的情况也和他差不多,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体内淤积的阴煞之气,便能逐渐化尽。

萧凡没有给苑芊芊开药方,只给她写了个导气的法门。据唐萱说,萧凡也说得很明白,这个导气的方法,不一定管用。苑芊芊体内的阴毒要全部祛除,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萧凡,曰夜不离,让萧凡定时给她作法,才有希望根除。

苑芊芊却并未将萧凡的警告放在心上,照样我行我素。

第一女魔头本就是这样的姓格,若是谁的话都能听得进去,苑芊芊还是北方江湖道上魔女第一么?

但这座汉代古墓,阴煞之气奇重无比,远远超出大伙的意料之外。

苑芊芊阴煞入体旧伤发作,出墓之时,又遭到迟斌的偷袭,以她眼下的情形来看,她也很难挡得住迟斌,更何况,迟斌还有好几名帮手,俱皆身手了得。

“你们先走,我挡他们一阵。只要你们先走掉了,我一个人,他们未必拦得住我。”

苑芊芊缓缓说道,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唐萱和宋纨又对视了一眼。

苑芊芊这话,细论起来,有点伤人,简直就是直指他俩是“累赘”。自然,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是帮手还是累赘,原本就是因时而异的。比如盔甲,在列阵而战时是保命的物件,在攻城作战时,沉重的铁甲却是大累赘。

正常情况下,唐萱和宋纨武功不弱,与苑芊芊联手一致,当然是助力。然而目前的情况,却是三人联手都打不过别人,那么“各自逃命”就更加符合实际了。

“快走,别耽搁了!”

眼见追兵越来越近,苑芊芊又是一声低喝。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衔尾数人已经追了上来。当先一人,身躯极其胖大魁梧,宛如一座肉山也似。清冷的月光下,给人一种极度压迫的感觉。任谁都意想不到,如此硕大的一座肉山,竟然能够跑得这么快,简直是疾若奔马。

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隐隐震动。

在盗墓这个行业,迟斌算得老前辈了,很少有人想得到,“阴阳眼”迟斌,是一个这样壮硕的大胖子,就算按照最保守的估计,迟斌的体重也足足在两百斤以上。

迟斌的速度慢慢放缓,在距离苑芊芊大约六七米外的位置上站定,重重喘了一口气。

不管迟斌武功多么高强,耐力多么强悍,毕竟他的体重摆在那里,估摸着比苑芊芊重了两倍都不止,这么一二十里地一口气不停地跑了下来,而且是全力奔驰,真要做到面不红气不喘,行若无事,哪有那么容易?

紧随在迟斌之后的三个人,两男一女,夜色之中,看不清楚长相,和苑芊芊三人一样,都穿着紧身衣,只能从身材上来判断男女。不过那名女子的身材相当窈窕,较之苑芊芊和唐萱,似乎也不遑多让。

迟斌这三名伙伴,明显也是老手,不待迟斌吩咐,立即向四周散开,隐隐对苑芊芊三人形成包围之势,不交一言,却表现出惊人的默契。

“都站住!”

苑芊芊一声冷哼。

正在散开的三人顿时便停住了脚步。

“大当家,想通了?”

迟斌再次重重喘了口气,笑着说道,语气相当轻松。就目前局势而论,他明显占据了全面的优势,自然能好整以暇,不徐不疾了。

“迟叔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苑芊芊咯咯娇笑一声,甜滋滋地说道,听上去,好像真的是和一位关心爱护她的长辈在说话,丝毫戾气都看不出来。

迟斌在江湖上和她师父,上一代胭脂社大当家齐名,苑芊芊幼年时节还见过迟斌几回,这“迟叔叔”却是叫顺口了的。只不过此时此刻,自然是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你是长辈,和晚辈抢东西,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还躲在外边搞偷袭,实在和你的身份很不相般配啊,迟叔叔。这要是传扬出去,你阴阳眼迟大掌门的脸往哪搁?一世英名,付诸流水。”

“大当家批评得有道理,惭愧惭愧……”

迟斌咧开大嘴,笑哈哈地说道,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

“原本我也没打算专程跑这一趟,老了老了,还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做什么?不过芊芊,这回这东西,对迟叔叔真的很重要,只要你愿意把东西留下来,迟叔叔立即给你赔礼道歉。而且,迟叔叔把话撂在这里,迟叔叔不白要你的东西,你想要什么作交换,只管开口。只要是我有的,你想要什么就是什么,绝不含糊。”

迟斌说着,往苑芊芊胳肢窝下夹着的一个黑漆漆的匣子扫了一眼。

暗夜之中,迟斌的双眼发出绿莹莹的光芒,宛如草原上夜行的孤狼一般,碜人。

“芊芊,三比一!迟叔叔愿意用三样东西,交换你手里这一样,怎么样,我的心够诚了吧?你也知道,迟叔叔那里,还有几样好东西。你尽着挑,我绝不讨价还价。”

不待苑芊芊开口,迟斌又说道,语气十分诚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