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千面观音千变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叮”的一声脆响。.

剑棍相交。

苑芊芊娇柔的身躯,如同怒涛中的一叶扁舟,猛地向远处飘去,在空中一个轻巧的空翻,站在了数米开外,动作好不潇洒。

“好。胭脂剑名不虚传!”

迟斌赞叹了一声。

虽然刚才这一招只是为了给窈窕女子解围,用的是围魏救赵的策略,多多少少带着几分试探之意,没有竭尽全力,但被苑芊芊这样轻易化解掉,也还是略略有些出乎迟斌的意料之外。

“迟叔叔,你这不是棍法,你这是棒子吧?狼牙棒!”

苑芊芊嘻嘻一笑,说道,带着明显的调侃讥讽之意,听上去语气还是相当的轻松,暗地里却紧紧咬住了牙关。

迟斌棍子上附带的劲力实在非同小可,就刚才交手一招,苑芊芊握剑的右臂都差点麻木了,胸口隐隐作疼。

固然是因为苑芊芊受伤在先,但迟斌这棍法,确实也难以抵挡。

“见笑了。迟叔叔本来就不是什么高人雅士,不会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就会实打实。芊芊,迟叔叔不占你的便宜,刚才就算是一招吧。注意,第二招来了!”

迟斌缓缓说道,齐眉短棍再次扬了起来,“呼”的一声,向着苑芊芊当头砸落。

严格来说,这确实已经不是棍法,而是棒法。

狼牙棒!

棍法一般都轻灵飘逸,很少有这样威猛霸道的。迟斌现在这个打法,摆明就是硬碰硬,不想让苑芊芊有取巧的余地。

论到小巧功夫,两百多斤的迟斌又哪里能比得过娇小玲珑的苑芊芊了?

“迟叔叔,算你狠!”

苑芊芊冷哼一声,短剑在齐眉棍上一搭,整个人又借力飘了开去。

始终不敢接实了。

迟斌力大招沉,硬碰硬的话,纵算苑芊芊没有受伤,也很难抵挡得住。

“第三招!”

迟斌闷吼一声,又是一棍砸了过去。

一时间,只见月色之下棍影重重,狂风呼啸,苑芊芊窈窕娇俏,曲线玲珑的小身子在怒涛之中翻滚飘零,竭力躲闪。

便在这个时候,两道雪亮的灯光由远而近,有车子过来了。

却谁也没在意。

这深更半夜,荒郊野外的,一般的司机就算察觉有异,又哪里敢停下车来多管闲事?就算他敢停车,敢管闲事,也要能管得了才行。

“好!第十招!”

转瞬之间,迟斌再次一声大吼。

“呼!”

漫天棍影悠忽不见,千百条棍子一下子合成一条,猛地横扫过去。

“横扫千军如卷席!”

苑芊芊的脸色终于变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骤然眯缝起来。

迟斌这一招似简实繁,和前边几招丝丝入扣,紧密相连,虽只区区一棍,却将苑芊芊所有的退路全部封住。

除了硬碰硬,再没有任何闪避取巧的余地。

十招为限!

迟斌早就算准了的。

如果苑芊芊在此之前没有带伤,倒也不是没有破解之道。就算硬碰硬,也未必就非输不可。但眼下……

说时迟那时快,由不得苑芊芊犹豫迟疑,齐眉棍已经扫到跟前,苑芊芊一声轻叱,双手握剑,全力迎了上去。

“叮”!

红芒经天,暗红色的胭脂剑忽然化作一道流星,划破清冷的月色,向远处飞去。

苑芊芊娇俏的身子也飞了起来,如同断线的风筝,和她的胭脂剑一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洒下一蓬血雨。

便在这个时候,由远而近的车灯猛然停了下来,一道挺拔的人影自车里一跃而出,伸手一托,苑芊芊柔嫩的小身子便稳稳当当地飞入了他的怀中,脚下牢牢站着,半分都不曾晃动。

迟斌的瞳孔,蓦地收缩。

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刚才那第十棍上,附带着多么恐怖的劲力。知道苑芊芊不好对付,迟斌没敢存着丝毫的小觑之心,一出手就竭尽了全力。

车里下来的这个人,在苑芊芊即将落地之前,电光石火的瞬间将苑芊芊接了过去,还则罢了,左不过是身手敏捷,尽管也十分难得,还不算多么的让迟斌讶异。但接下苑芊芊如此轻松,从头到脚,没有丝毫晃动,就真的将迟斌镇住了。

这是真功夫,来不得半点虚假的。

此人内功之高,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虽然迟斌很不乐意承认,但他的理智告诉他,来人不但能够轻松接住苑芊芊,还能轻松化解他的劲力,那么此人的内功,很可能更在他之上。

不过迟斌并未站在原地“震惊”,雪亮的车灯扫过来之时,他早已闪身躲过了一边,他的三名手下也一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躲到了灯光照射的范围之外。

黑夜之中,被雪亮的车灯这样迎面照射的瞬间,不管是谁,都是活靶子。

迟斌这样的**湖,焉能不警惕?

好在车灯很快就熄灭了,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发动攻击,甚至连招呼都没和他们打,一人抱着苑芊芊,一人弯腰捡起掉落在地面的黑匣子,还有一人则捡起了苑芊芊的胭脂剑,转身就往车上走去。

“站住!”

迟斌一声断喝。

这几位,也未免太牛了吧?直接将迟大掌柜当成透明的啊?当着他的面,在他眼皮子底下救人也就算了,连黑匣子都要带走,这不是故意要让迟大掌柜好看么?

“在下迟斌!几位是哪条道上的?怎么称呼?”

迟斌沉声问道。

早已看得明白,停在公路边上的是一台吉普大切诺基,从大切上下来的,是两男两女,尽管夜色昏暗,“阴阳眼”何等眼神?还是看得明白,四个人都很年轻。

“迟先生,你好。我姓萧,萧一行。”

抱着苑芊芊的正是萧凡,闻言停下脚步,轻声回应了一句。

迟斌楞了一下。

听上去,萧凡这个回答中规中矩,没有任何不妥,但总让人觉得有点不大对头。转瞬之间,迟斌就回过神来。萧凡实在太中正平和,波澜不惊了。和眼下这样的大环境,一点不搭。

深更半夜,荒山野岭,一伙人在这里动刀动枪的拼命,萧凡莫名其妙地冲出来,莫名其妙地在半空中接到了苑芊芊,也不问原因,不问是非曲直,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似乎一切都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未免太过诡异!

“萧先生,请问你们几位,是哪条道上的朋友?我是越中迟斌!”

迟斌再次点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绝不相信萧凡他们几位是适逢其会,凑巧路过这里碰上的。既然横插了一杠子进来,那怎么着都得对我迟斌有个交代。

“迟先生,我听说过你。不过现在,我必须先救人。失陪了!”

萧凡向迟斌点了点头,淡然说道。

迟斌就闷了一下。

这什么态度?

如果说萧凡没有听说过他迟斌的大名,倒也罢了。一个盗墓贼,毕竟不是谁都认识的。说到底,盗墓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越是大名鼎鼎,越是要低调行事。

关键萧凡明明白白告诉他,“听说过”,却依旧是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迟大掌门顿时就觉得心里头有一股气不是那么顺了。

要小看我迟斌可以,那你也得拿出小看我的本事来,让我心服口服才行。

“把东西放下!”

不待迟斌开口,窈窕女子七姐已经忍耐不住,厉声叫道,手腕一翻,一柄晶莹雪亮的短刃亮了出来,抢步上前,直奔姬轻纱而去。

花了偌大的心血,又是设伏又是偷袭,好不容易收拾了狠辣无情的“胭脂红”,这到手的肥肉,焉能让别人抢了去?

而且还抢得这么莫名其妙!

半夜里开个车跑过来,大刺刺的抱起苑芊芊就走。

“老七,小心!”

迟斌叫了一声。

一连串轻微的骨骼爆响之声,如同鞭炮般密密麻麻地响了起来。如水的月色之下,姬轻纱洁白的手掌悠忽间变得鲜艳欲滴,原本就纤长的五指,变得更加秀气尖锐。

“刷”!

隐然有破空之声,转眼之间,姬轻纱纤长鲜艳的五指,就抓到了七姐面门之前。

“什么东西……”

七姐大吃一惊,一声尖叫,手中雪亮的短刀一横,斜斜切向姬轻纱的手腕。

反手刀!

七姐也不愧是久经战阵的好手,应变神速,而且一刀过后,立即便反守为攻,手中短刀挥舞,刀光胜雪,嚯嚯有声。

姬轻纱不退反进,在这密密麻麻的刀光之中,偶尔有鲜红的爪影闪烁不已。

“呀……”

七姐再次尖叫一声,漫天刀光戛然而止,双眼瞪得老大,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姬轻纱鲜红**的五指,已经搭在了她****的脖子上,微一使劲,七姐便张大了嘴,呼呼喘息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而原本握在她手里的那柄短刀,早已不知道飞去了何方。

“千面观音千变手!”

迟斌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惊呼出声,双眼悠忽眯缝起来。

“你是玉观音姬轻纱?”

“迟大掌门,幸会。”

姬轻纱轻轻一笑,纤长的手指慢慢收了回来,并没有继续掐住七姐的脖颈。

没这个必要!

姬轻纱自来不屑于做这种“挟持人质”与人讨价还价的事情。

玉观音何等身份!(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