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吞噬之力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迟斌的心沉了下去。

事情麻烦了。

他实在没想到,姬轻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也隐约听说过,苑芊芊似乎和玉观音这位京燕“大姐”关系匪浅。

姬轻纱刚才表现出来的空手入白刃功夫,只有比传说中更加了得。

“分光捉影,一手千变!”

正是玉观音的“标志”。

其他可以假冒,这个东西,实在假冒不来。七姐武功不弱,手持利刃,与姬轻纱空手放对,居然连半分抵挡之力都没有。

萧凡一言不发,抱着苑芊芊娇嫩的小身子,就往大切走去。

“萧先生……”

迟斌叫了一声。

“人,你可以带走。东西,还请给我留下。”

迟斌缓缓说道,手中的齐眉棍横在当胸,做好了一战的准备。对方四个人,出过手的只有姬轻纱,但迟斌很清楚,萧凡的武功,绝对非同小可。其他两位,范乐和辛琳,自始至终,一声不吭,但能和姬轻纱萧凡一起出现在这里,自然亦非庸手。

四对四,迟斌确实没什么把握。

但就这样让萧凡连人带东西都“抱走”,说什么都不甘心。迟斌本就不是善男信女。

姬轻纱就笑,轻声说道:“迟掌门,久仰大名,怎么如此不知进退?”

语气轻柔,却带着十分明显的讥讽和不屑之意。

“姬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迟斌的脸色沉了下去,声音也变得冰冷僵硬。

“苑芊芊是我们的朋友,你把她伤成这个样子,萧一少没有追究,已经很大度了。你是一定要逼着我们出手吗?”

姬轻纱淡然说道。

其实,严格来说,苑芊芊目前只能算是姬轻纱的朋友,不能算是萧凡的朋友。这一次萧凡不远千里从首都赶到秦关,多半还是因为苑芊芊所言,曼倩先生的墓。如果这古墓真和“东方朔”有关,那么从古墓里掏出来的东西,萧凡是志在必得。

正因为苑芊芊还不能算是萧凡的朋友,萧凡和辛琳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出手。

姬轻纱倒是有意要伸量一下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阴阳眼”的斤两,不过看萧凡那意思,急着救人,不想节外生枝,姬轻纱也就只好强行按捺。

如果萧凡辛琳不出手,二对四,姬轻纱和范乐似乎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迟斌一张胖乎乎的肥脸变得铁青。

姬轻纱这话很不好听,却相当实在。

但真正让迟斌没面子的是,萧凡就好像没听到他的话,抱着苑芊芊,径直上了大切,完全将他迟大掌门当成了空气。

当此之时,萧凡没心情和迟斌耽搁太多的时间。

“迟掌门,后会有期。”

姬轻纱轻笑着,向迟斌挥了挥手。

迟斌铁青着脸,看着他们上了车,看着大切**后喷出一道黑烟,扬长而去,终于没敢再阻拦。从萧凡对他视若无睹的态度之中,迟斌已经感受到了某种深重的危机。

姬轻纱没说错,萧凡没出手,已经很大度。他不能自己逼着萧凡出手!

那实在太不好玩了。

望着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的大切,迟斌重重喷出一口浊气,脸色扭曲,眼神变得极其怨毒。

苑芊芊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萧凡怀里,一动不动,没有半分声息。

萧凡左手搂住她的身子,右手握住她柔嫩的下手,冷冰冰的,一缕浩然正气,缓缓自她掌心的劳宫穴度了进去。

“嘤……”

苑芊芊忽然浑身一震,小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

与此同时,萧凡只觉得刚刚度入苑芊芊体内的浩然正气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猛烈反噬。这种反噬相当奇特,不是普通的反击,而是吞噬!

是的,就是吞噬。

萧凡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度入苑芊芊体内的浩然正气,被吞噬掉了。而且这股吞噬的力量,并未就此善罢甘休,而是顺着浩然正气在苑芊芊体内经络的走向,向萧凡直扑过来,似乎想要钻入萧凡的体内,将他的浩然正气本源也吞噬一空。

萧凡一声冷哼,脸上宝光流转,手腕轻轻一震,顿时就将那股凶厉的吞噬之力反击了回去。

苑芊芊双眉微蹙,又没了声息。

萧凡这个细微的变化,却是瞒不过身边的两名美女,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姬轻纱扭过头来,几乎和辛琳同时开口问道:“怎么啦?”

萧一少怀里抱着另外一名美女,这两位嘴里不说,心里头不知多关注呢。

萧凡蹙眉说道:“情形有些异常,她体内有股吞噬之力,我的真气一进去,马上就被吞掉了。”

“吞噬之力?”

姬轻纱吃了一惊。

“嗯。”

萧凡轻轻点头。

姬轻纱秀美的双眉,也紧蹙起来。萧凡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姬轻纱自然知道,苑芊芊这种情形,意味着什么。有这股神秘的吞噬之力存在,必定会为后续的治疗惹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医者心中有所顾忌,需要花费很多精力来对付这股吞噬之力,治疗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那怎么办?”

姬轻纱问道。

正在开车的范乐,厚重的眉毛不为人知地微微往上一扬,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跟随姬轻纱那么久,范乐还很少从姬轻纱嘴里听到这样的“提问句式”。姬轻纱是决策者,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多数时候都是决定或者命令。现在面对萧凡,姬轻纱却自然而然地将“决策权”拱手交了出去,问出了“怎么办”的话来。

到底是姬轻纱刻意如此,还是说萧凡太过强势出彩,不知不觉间影响到了姬轻纱的心姓?

萧凡说道:“先回旅店再说。”

大约半小时后,大切回到了“阳西旅店”门前,路不好走,车子一路蹦蹦跳跳的,躺在萧凡怀里的苑芊芊却是稳稳当当,没有受到半点剧烈颠簸。

萧凡抱着苑芊芊,径直进了“阳西旅店”。

旅店“大堂”的灯光虽然昏暗,毕竟比月色要明亮许多,昏黄的灯光之下,苑芊芊原本**的小脸变成了青灰色,印堂血光咋现,眉宇之间纠结着一股浓郁的黑色,死气缭绕。

饶是萧凡见多识广,双眉也紧紧蹙了起来。

苑芊芊的情形之恶劣,还超出了他原先最坏的预估。

作为一名极其优秀的大夫,萧凡能够看得出来,此刻的苑芊芊身负重伤,气息奄奄,生死只在一线之间;而作为一名精通相法的大术师,他甚至已经在苑芊芊脸上看到了勾魂判官留下的索命印记。

姬轻纱则倒抽一口凉气,手指自然而然地搭上了苑芊芊的脉腕。

玉观音也是个好郎中。

“小心……”

萧凡忽然低低提醒了一声。

只可惜这声提醒,似乎略迟了些,下一刻,姬轻纱俏脸大变,**的脖颈之上那条大筋甚至瞬间暴涨起来。

身为郎中,姬轻纱习惯成自然,一搭上苑芊芊的脉腕,立即就以内力度入苑芊芊体内,去查探她的伤势病情,却忘了萧凡刚才所言,在苑芊芊体内有一股奇特的吞噬之力。

这股反噬之力极其凶猛,一个不察,就会被算计了去。

眼见姬轻纱脸色立变,范乐想都不想,一掌探出,就向姬轻纱的手腕切去。便在此时,一根略显苍白的纤长手指悠忽间从一侧点了过来,直指范乐手腕的内关穴。

动作之快,疾若闪电!

范乐大惊,五指一曲,化掌为爪,反手就向萧凡的手腕抓去。一时之间,他来不及细想萧凡为什么要阻止他,完全是本能的反击。

身为武术高手,这种本能都是必不可少的。

萧凡争的就是这片刻时间。

范乐的虎爪尚未抓实,他的手指已经弹在姬轻纱的脉腕之上。姬轻纱“哼”了一声,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脸色一连变幻了好几次,才轻轻舒了口气,花容失色,说道:“好厉害!”

却不知道是说苑芊芊体内的吞噬之力“好厉害”,还是夸奖萧凡的身手“好厉害”。

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吧。

范乐身手如何,姬轻纱是熟知的,不过在一招之间,就被萧凡以一根手指头逼退,萧凡一手还抱着苑芊芊,动作不便。

当然,范乐也在瞬间明白过来,萧凡是为了他好。

苑芊芊体内那股吞噬之力似乎特别凶暴,连姬轻纱一不小心都着了道儿,范乐不明就里,盲目出手,只怕非但帮不了姬轻纱,自己也一样会吃亏。

姬轻纱对萧凡态度前后的转变,范乐看在眼中,尽管嘴里不说什么,心头还是有些疑惑。现在看来,姬轻纱相人的眼光,确实不是他能比得上的。

“吱呀”一声,那个弯腰驼背,瘦小枯干的中年男人又从旅店里间走了出来,翻着一双毫无感**彩的白眼,盯住了他们几个。对苑芊芊姓命危殆的情形,视若无睹。

仿佛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引起他的惊讶和激动。

姬轻纱似乎和他比较熟悉,当即说道:“老候,安排间合适的房子,马上。”

瘦小枯干的驼背男人一声不吭,转过身,慢慢向屋里走去。萧凡抱着苑芊芊,大步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