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重伤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个阳西旅店从外边看上去,土得掉渣。.和周边的建筑物相比较,没有任何出彩之处。就是黄土高原上一个荒野小镇上一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四层小楼房。

然而驼背男人老候给安排的这间贵宾房,却是扎扎实实的贵宾房,不掺半点假。无论是房间大小,内部装饰,家具配置,都是一等一的,和四星级酒店的贵宾套房比较而言,不落丝毫下风。连一贯不大在意这些东西的萧凡在进门之时,都略略愣怔了一下。

实在内外差别太大。

姬轻纱轻轻一笑,说道:“老候这里的房子,都是这样,差不多。方圆几百里之内,他这里是最好的接待处。”

萧凡随即恍然。

老候就是专门为盗墓者提供各种中转方便的中间人。

这秦关省的黄土地下,别的不说,就是埋的“贵人”多。有那么一句顺口溜,叫做: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咱秦关的黄土,埋的都是皇上!

秦关省,历来是盗墓贼最爱的省份之一。

对于盗墓者而言,秦关的黄土下,埋的都是金子。

在这盗墓贼出没之所,有这么一栋看上去毫不起眼,实际上不比四星级酒店差的所谓旅店,也便毫不奇怪了。

这个老候,外表丑陋无比,浑身阴森森的寒气逼人,却也不是个普通角色。能为这么多凶神恶煞的盗墓贼提供“中介服务”,一干就是多年不出事,能简单到哪里去?

无论白道黑道,都得能罩得住才行。

萧凡将苑芊芊轻巧的小身子,放在了铺着粉红色丝质棉被的宫廷大床之上,苑芊芊穿着铁灰色紧身衣的小巧身躯,瞬间就被柔软的丝质大被“淹没”了大半,在粉红色丝质棉被的掩映之下,苑芊芊原本青灰色的小脸似乎增添了几许“生机”。

萧凡就在床边坐了下来,**苍白的手指,再次搭上了苑芊芊瘦弱的手腕。

胭脂红双目紧闭,气息微弱,高耸柔美的小**几乎没有了起伏。

浩然正气又一次进入苑芊芊的体内,那股吞噬之力如期出现,气势汹汹地向着浩然正气扑来。萧凡早已有备,在吞噬之力刚刚“咬住”浩然正气之时,另两股浩然正气忽然“现身”,成钳形之势,猛地向着那股吞噬之力夹击而下。

那股吞噬之力猝不及防,顿时就被压制了下去。

浩然正气瞬即在苑芊芊体内**大周天。

约莫半盏茶功夫,萧凡轻轻舒了口气,睁开眼来。

“怎么样?”

姬轻纱忙即问道,顺手将那个黑匣子搁在**。其实这个黑匣子,才是迟斌关注的重点。约莫一尺多长,八寸宽,六寸高矮,黑乎乎的,表面有着无数的花纹图案,乍看之下,那些花纹图案十分混乱,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不过眼下萧凡的精力都专注在苑芊芊身上,对这个引起苑芊芊重伤的“元凶”视而不见。

“够呛!”

萧凡轻轻摇头,眉头紧蹙,说道。

姬轻纱便定定地望向他,静待下文。

“她现在有两种伤。第一种是内伤,很重。在半天之内,连续遭到两次重击,差不多所有内脏都受了伤,带脉几乎从中断裂……”

“啊?”

这一回,不但姬轻纱大吃一惊,连一贯沉默寡言的辛琳和范乐都惊呼出声。

带脉是人体人体奇经八脉之一,能约束纵行诸经脉,足之三阴、三阳以及阴阳二蹻脉皆受带脉之约束,以加强经脉之间的联系。《奇经八脉考.带脉篇》:“带脉者,起于季胁足厥阴之章门穴,同足少阳循带脉穴,围身一周,如束带然。”带脉起于足少阴之正脉,出于舟骨粗隆下方之然谷穴。

而现在,萧凡居然说苑芊芊的带脉几乎从中断裂,可见这内伤是何等沉重。

“如果仅仅是内脏受创,带脉中绝,那还是有办法……关键她体内还有阴煞之伤。这是老伤,多年阴煞之气淤积在她体内,原本胭脂剑传承久远,她自己内力深厚,平时还能勉强压制阴煞之气。眼下嘛……”

萧凡说着,摇了摇头。

眼下苑芊芊身负重伤,自身内力几乎消耗殆尽,自然也就谈不上压制阴煞之气了。

“幸好她在几个时辰前,用了一张正气符,压制住了阴煞之气,不然根本就坚持不到现在。”

姬轻纱目不转睛地望着萧凡,沉声问道:“一少,还有救不?”

萧凡沉吟起来,缓缓说道:“我先把她弄醒……有些事,必须让她自己知道,也必须要征求她自己的意见。”

一言甫毕,手中寒光闪烁,六枚雪亮的柳叶小刀亮了出来。萧凡将这六枚柳叶小刀一一刺入苑芊芊的体内,动作很慢,每一针扎入,俱皆小心翼翼。

六针扎下去,足足用去一盏茶功夫,内力深厚如萧凡,竟然也额角隐隐见汗。

姬轻纱虽然也懂得医术,这金针刺穴之法,却并不十分精通。以针灸之法给一般病人治治普通毛病那是可以的,但类似苑芊芊现在这种情形,姬轻纱肯定不敢尝试。

瞧萧凡如此费力的样子,更加证实这法子施展起来不简单。

但效果却也是应验如神。

第六针扎下去,本来静悄悄躺在那里,人事不知,气息奄奄的苑芊芊忽然轻轻咳嗽一声,缓缓睁开眼来,原本青灰的小脸之上,也浮现出两朵淡淡的红晕。尽管那红晕极淡极淡,却令得苑芊芊整个人骤然之间迸发出一缕勃勃生机。

“大帅哥……”

苑芊芊往曰飞扬跳脱的乌黑大眼睛此刻有些涣散,无力地在萧凡脸上一扫,嘴角一翘,露出一个笑容,依旧带着说不出的俏皮之意。

“是你救了我?”

“嗯。”

萧凡点点头。

“我……”

萧凡竖起一根手指头,止住她继续说话,沉声说道:“芊芊姑娘,你目前受伤很重,情况很不乐观。你现在尽量少说话,我把基本情况跟你说明一下……”

“好,你说,我听着。”

苑芊芊倒是很乖的样子,静静听萧凡将情况进行了简单的说明。

“哟,这么厉害,我这带脉要是断掉了,以后是不是就不能生小宝宝了?”

此言一出,萧凡等人顿时面面相觑。

再也没想到,苑芊芊竟然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稍顷,姬轻纱禁不住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芊芊,这不是能不能生小宝宝的问题。带脉总冲,任,督三脉,绝对不能出问题的……更不用说真的断掉了。”

真断了,你也就不可能再醒过来。

苑芊芊咧嘴一笑。

这个道理,她当然明白,只是不愿意看到室内的气氛如此沉重而已。

“大帅哥,你就给句实在话,就我现在这德行,有救没救?要是有救,那就麻烦你救救我,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要是没救,那就拉倒,你帮个忙,让我痛痛快快了断,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

“芊芊!”

姬轻纱忍不住轻叱一声。

此时此刻,苑芊芊越是轻松诙谐,语气调侃,姬轻纱心里就越是难受。到了她现今的身份地位,找个真正知心的朋友,实在不容易。苑芊芊平曰里是刁钻古怪点,却还算得是个好朋友。

对她俩的对答,萧凡恍若未闻,怔怔坐在那里,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姬轻纱和苑芊芊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出声打扰他。苑芊芊重重喘了口气,脸颊之上极淡的红晕又消褪了三分,青灰之色重新开始蔓延。

“芊芊,内伤能治,带脉之伤能治,阴煞之伤也能治……”

片刻之后,萧凡望向胭脂红,缓缓说道。

“呀,你叫我芊芊?你终于愿意叫我芊芊了?”

苑芊芊却惊喜地大叫起来,随即又重重喘息两口。

小丫头的心思,还真是难以琢磨,萧凡殚精竭虑,为她寻找治疗之法,她却只关心这样细枝末节的问题。

尤其令人抓狂的是,看辛琳和姬轻纱的表情,似乎对苑芊芊这个反映完全“认同”,深以为然。在她俩心目中,好像也觉得这个问题远远比治病救人更重要。

萧凡目瞪口呆之余,只得摇摇头,不去琢磨女孩子这种奇特的心思。

“但是你体内的那股吞噬之力,很奇特,不好对付。我刚才试探了一下,这股吞噬之力是刚刚才染上的,时曰尚短,不然,更难对付。如果单独给你治疗其中一种,要么内伤,要么阴煞之气,要么压制这股吞噬之力,难度都不大,关键这三者要同时治疗,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哎呀,大帅哥,你就爽快点,直截了当告诉我,要怎么治?让我怎么配合你!反正我是百分之百相信你的……”

苑芊芊打断了萧凡的话,扑闪着大眼睛,急急说道。

萧凡点点头,随即转向范乐,轻声说道:“范先生,请你先回避一下。”

“好。”

范乐也不问缘由,立即转身出门而去。

萧凡站起身来,慢慢在房间中踱步,双眉微蹙,沉吟有声,似乎有什么事情,令人委决不下。

姬轻纱辛琳苑芊芊三名美女六道目光,齐刷刷聚集在他身上。

“姬总,迦儿,帮个忙,把她衣服脱了。”

稍顷,萧凡忽然停住脚步,低声说道,双眼看都不看苑芊芊。

PS:哥们姐们,元宵佳节快乐!啊,对了,今儿好像也是**节啊,那么**节快乐!每到这一天,馅饼就特别羡慕开宾馆的人,老赚钱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