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以我本命真元为你疗伤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喂……为什么脱我衣服……”

没等姬轻纱和辛琳开口,苑芊芊已经怪叫起来。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第一魔女”,语气之中,终于也露出了惊慌之意。

别看苑芊芊姓格飞扬跳脱,什么话都敢说,却不代表着什么事都敢做。尤其在男女之事上,她也是个标准“菜鸟”。

这衣服不是不能脱,但在这种情形下脱,被姬轻纱和辛琳当着萧凡的面给剥得干干净净,一丝不挂,这味道实在太“独特”了,苑芊芊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就算她是萧凡的老婆或者女朋友,要为了萧凡宽衣解带,那也得自己来啊。

现在这算什么?

关键是她如今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别人要脱她衣服,她还真没一点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剥得光溜溜的。

“以我膻中穴对你心俞穴,用我的本命真元,护住你的奇经八脉。”

萧凡简单地解释了一句。

“不行!”

辛琳立即说道,神色一下子变得极其严厉。

“你的修为并没有完全恢复,你不能这么做。”

辛琳随即说道,语气斩钉截铁,俏脸犹如要滴下水来。

“我也不同意……”

苑芊芊躺在那里嚷嚷,原本青灰的脸颊,变得红彤彤的,宛如要滴下血来,乌黑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极度的羞赧之意。

萧凡刚才已经把话说得明明白白,以他的膻中穴对自己的心俞穴,以本命真元护住自己的奇经八脉。通俗来说,就是两人都脱得光溜溜的,萧凡把自己抱在怀里,以他胸口膻中穴和自己背心的心俞穴贴在一起,内力真气相互沟通。

长这么大,不要说被一个男人赤身[***]抱在怀里,就算是真实意义上的手拉手,都不曾有过。

羞也羞死了。

姬轻纱也凝神说道:“萧一少,以本命真元为人疗伤,一定要慎之又慎……”

屋内四人,无一不是武术高手,内力深厚。正因为这样,大家对萧凡提出来的这个“治疗方案”才有异议。就算一切顺利,萧凡也要大伤元气,一旦在治疗过程中出现意外,那麻烦就大了。

加上范乐,一行五人之中,以萧凡内功最强。如果他出了问题,别人很难帮得上忙。

萧凡沉声说道:“如果仅仅是内伤加上阴煞之伤,或许还有其他办法可想……但她体内那股吞噬之力,却必须马上祛除。否则,会很快将她的本源吞噬干净。到那个时候,恐怕就算我愿意用本命真元为她治疗,也于事无补了。”

“那……那是什么妖怪?”

苑芊芊尖叫起来。

将她的本源吞噬干净?

这句话听起来似乎也没啥,但略一细想,顿时就让人浑身寒毛倒竖。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你说它是妖怪,它还真就是妖怪……这种吞噬之力,是由阵法产生的。一个极其高明的术法大师,布置下来的风水绝杀阵。埋在地下一两千年,那股怨毒之气,深重无比。你这么懵懵懂懂一头扎进去,能不出事吗?”

语气之中,略带埋怨。

早就警告过她,有些古墓不能碰的,偏偏不听。

现在惹**烦了吧?

迟斌就比她谨慎得多,绝不肯下地宫,宁愿在外边等着搞偷袭,和姓命比起来,名声算个屁啊?

苑芊芊便撅起娇俏的小嘴,似乎对萧凡的批评很是委屈。

女孩子就这样,不管是名动江湖的“第一魔女”还是娇娇怯怯的邻家小丫,你就不能批评她。不管她是正确还是错误,你批评她了,她就委屈给你看!

“我不反对你救她,但我坚决不同意你自己冒险。”

辛琳低沉却清晰地说道。

反对萧凡救人,这话辛琳是说不出口的,有违无极门的教义门规。就算辛琳反对,萧凡也还是会出手救人。在这样的事情上,萧凡有自己的一定之规,固执无比。但以本命真元为苑芊芊治疗,辛琳很难放心得下。

姬轻纱说道:“一少,这里毕竟不是我们自己的地盘,人生地不熟的。你看是不是先想办法给芊芊稳一下,等回到首都再说?”

萧凡笑了笑,说道:“有你们三位为我护法,危险也不算很大……要是能稳得住,我也不愿意冒险。好了,时间紧迫,我们不用再讨论了,马上开始吧。”

“喂,我……”

苑芊芊嚷道,俏脸殷红似血,却“我”不出个名堂来。

她总不能让萧凡真不给她治吧?

可是这个治疗的方式方法,还真有些那啥……苑大当家脸皮薄,有点受不了。

姬轻纱叹了口气,缓步上前,伸出了纤巧的双手。

“姐姐……”

苑芊芊急眼了,小脸憋得。

真要脱衣服,那……那还是萧凡上来脱吧……

让一美女给剥光了,算怎么回事?

姬轻纱略略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收了回去,说道:“一少,这忙我真帮不了。我在外边为你护法!”

说着,扭头就往外走。

真给苑芊芊脱衣服,不说苑芊芊别扭,姬轻纱一样的别扭。关键当着萧凡的面,美女们心里头都膈应,太不自在了。

辛琳一言不发,跟在姬轻纱身后走了出去。

“辛琳,他是为了救人,没别的意思……”

眼见辛琳面沉如水,姬轻纱低声说了一句。

“我知道。”

辛琳点了点头,说道,语气已经变得很平静。

辛琳的姓子,自来就是这么淡的,一旦萧凡心意已决,她就会默默地服从他的决定。

房间内的气氛并未因为姬轻纱和辛琳的离开而变得轻松,反倒变得益发的尴尬。苑芊芊乌溜溜的瞳仁转向别的方向,不敢和萧凡对视。

萧凡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芊芊……”

苍白的脸庞之上,也殷红似血。

屋子里陷入一片沉默。

“我……我反正动不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苑芊芊哼哼着说道,声音细如蚊呐,幸好萧凡内力深厚,要不还真的听不清楚。

我反正动不了,你爱咋的就咋地吧,我也拦不住你。

萧凡苦笑了一声。

尽管这是为了治病救人,迫不得已,但毕竟要“坦诚相向”,两人都如此年轻,郎未娶妾未嫁,发生了这个情形之后,彼此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发生某些特殊的变化。

“那就得罪了……”

萧凡不再犹豫迟疑,说道。

苑芊芊猛地扭过脑袋,乌黑的大眼睛定定地望向他,说道:“萧凡,别说得罪。你要是说得罪,那我这伤不治了,死就死!”

语气坚定,神色极其认真。

萧凡不由愣怔了一下。

别看萧真人天纵英睿,盖世无双,对小姑娘的心思,却一点不理解。

很难拿!

“好。待会开始之后,你尽量放松,什么都不要想,放开你的丹田气海,就当这个身子暂时不是你自己的,暂时归**控,明白吗?千万不要抵抗……”

萧凡没有在这些小儿女情怀上多所纠缠,迅速切入“技术层面”。

“知道……不过,萧凡,我也要先告诉你一声,我们胭脂门的内功,和其他门派的内功传承有些不一样,关键时刻能自动护主。”

萧凡吃了一惊。

这倒是个意外情况,幸好苑芊芊提前告诉了他,让他有所防备。不然,待会行功到要紧关头,胭脂门内功自动护主,猝不及防之下,搞不好会出大岔子。

“好,我知道了。”

萧凡微微颔首,脸上神情已经回复如初,镇定自若。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是给苑芊芊救命,别的事就不应该多想了。

苑芊芊穿的铁灰色夜行衣,是唐装式样的,两排整齐的扣绊正在胸前,萧凡伸出手,拿住了下摆第一颗扣绊。

通常男孩子给女孩子脱衣服,是从最上边那颗扣子开始解,萧真人经验不够丰富,反其道而行之,从最下边的扣子开始着手,倒也并未被苑大当家笑话。

话说苑大当家这时候,心里头怦怦乱跳,也不见得比萧真人更加镇定。

萧真人深吸一口气,强行镇定,提臂悬腕,将夜行衣布制的扣绊一颗颗解开,居然并没有触及到苑芊芊的身子。片刻之后,夜行衣终于解开,露出了里面洁白的束胸内衣。

萧凡顿时傻了眼。

这种束胸内衣,他从未接触过。和辛琳一起生活三年多,也见过辛琳的内衣,似乎不是这个样子的……嗯嗯,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萧真人也想不起来了。

印象很模糊。

但从这束胸内衣紧紧黏在苑芊芊身上的情形来看,再想要“行云流水”般解开来,尽可能不触及到苑芊芊的身体,那是绝难办到。

眼见得萧凡忽然双颊潮红,额角见汗,呼吸也粗重起来,苑芊芊更是俏脸殷红,妙目扫了过去,正好和萧凡的眼神撞在一起,苑芊芊条件反射似的闭上了眼睛。

尴尬得不行。

终于,萧凡的手掌慢慢伸了过来,搭在了她高耸的胸口之上,也许是无意间,隔着布料轻触了一下她小巧的尖尖,一股麻酥酥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仿佛整个人都在这一刹那间抽紧了!

前所未有的奇特感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