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南方巫圣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阳西镇地处偏僻,但周边也还是有些小村落,并非是方圆数里之内唯一一处亮着灯火的“孤岛”。.

萧凡等人救下苑芊芊回到阳西旅店后不久,迟斌带着三名手下,也出现在阳西镇东边三里地之外的某处小村庄。

这处小村庄不大,夜色之中看不清楚,估摸着也就是二三十户人家,很典型的关中平原小村落,甚至还能看到窑洞式建筑。

迟斌走向其中一处亮着灯光的窑洞。

院子里,一名白袍人负手而立,借助着窑洞里透出来的点点灯光,可以隐约察觉,这位白袍人深目高鼻,满脸络腮胡子,肤色黝黑,带着很明显的西域胡人特征。约莫四十几岁不到五十岁的样子。

迟斌慢慢走过去,三节棍接成的齐眉短棍已经收了起来,迟斌是空手走过去的,暗地里却是凝神戒备。尽管迟斌也是老江湖了,见过不少大世面,但这位白袍西域胡人,总让迟斌有某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似乎是来自于洪荒世界的远古凶兽,一不留神便会择人而噬。

迟斌很相信自己的预感。

这种敏锐的第六感,曾经救过迟斌好几回姓命。在江湖上混,脑子活身手好并不是“长命百岁”的根本保障,想要在江湖上活得更久一点,运气好够警惕才是最重要的。

“迟掌门,好像不是很顺利啊?”

眼见迟斌慢慢走近,白袍男子主动迎了上去,微笑着开口说道。这白袍男子看上去比萨比尔要年轻一些,神态较之萨比尔要和善几分,普通话十分标准,是纯正的京片子,不带半点异域腔调。

“阿巴斯先生,抱歉,确实失手了。”

迟斌在离院子三米远的地方站定,缓缓说道,脸上略带愧疚之色。至于他心里是不是愧疚,那就不得而知了。

面对萧凡,姬轻纱,辛琳,范乐这样强悍到变态的四个家伙,能够活着走到这里来和阿巴斯说话,已经算是他迟斌的运气很不错啦。

面对萧凡的时候,迟斌甚至比此刻面对阿巴斯还紧张。

那是与生俱来的第六感给他提出的警告。

“那么迟掌门,我们之间的交易就不算完成,对吧?”

“对的。”

“很好。那么,迟掌门能不能和我简单解释一下,失手的原因呢?”

“可以。”

迟斌还是很镇定,语气平静,简单描述了一下刚才的情形。

阿巴斯听得十分认真,几乎是全神贯注,甚至还打断迟斌的描述,中途发问了好几次,显见得对这个情况相当重视。

“救下苑大当家的那位先生,是姓萧吧?萧一行?”

“是,他自称是萧一行。”

“萧先生没有向迟掌门出手?”

“没有。”

迟斌的嘴角,略略抽搐了一下。

阿巴斯对迟斌脸色的细微变化视若未睹,沉声问道:“迟掌门,我有一点不是很理解。照迟掌门这个说法,萧先生应该和苑大当家是朋友。迟掌门打伤了他的朋友,为什么萧先生没有向迟掌门出手报复?”

迟斌嘴角又轻轻抽搐一下,稍顷才说道:“阿巴斯先生,这一点我也没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我不是萧一行,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语气有几分冷淡,似乎对阿巴斯的刨根究底不是很满意。

“这个当然,我是想听听迟掌门对此事的分析。”

阿巴斯丝毫也不理睬迟斌的不悦,继续问道。

迟斌尽管心中不满,却也不能就此拂袖而去,只得耐下姓子说道:“依照我的分析,可能是因为苑芊芊受伤太重,萧一行不敢耽搁,必须马上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为她疗伤。”

基本上,迟斌这个分析已经接近事实真相了。

萧凡一接到半空中的苑芊芊,凭直觉就知道她受伤非轻,必须马上治疗,半分都耽搁不起。就整体实力而言,他们四人自然要强于迟斌四人,但也难以确保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

尤其阴阳眼迟斌,战斗力非同小可。

虽然说苑芊芊受伤在先,但胭脂剑何等了得,硬生生被迟斌一棍子砸飞,迟斌武功之高,可想而知。萧凡实在不愿意耽误太多的时间。

而且,萧凡和苑芊芊之间的交情,确实还没到那个程度。

为苑芊芊救命,不得不动用本命真元,那是一回事。

医者仁心!

与无极门的教义相关。

为了苑芊芊,出手教训迟斌,又是另一回事了。严格来说,苑芊芊还不能算是萧凡的朋友。如果受伤的辛琳,自然另当别论。

“哦?照迟掌门这个意思,苑大当家受伤很重?”

阿巴斯似乎更来了劲,饶有兴趣地问道。对于迟斌失手,未曾得到那个黑匣子,阿巴斯反倒并不是太关心。

迟斌冷哼了一声。

“阿巴斯先生,你这是信不过我么?”

阿巴斯脸上的微笑渐渐隐敛不见,黝黑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深陷的双眸专注地望向迟斌,缓缓说道:“迟掌门,你误会了,我不是信不过你,而是我必须要搞清楚一切细节。就像你感觉的那样,萧一行是个很可怕的对手,对他的一举一动,我都很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

这就是萧凡真实的身份。

当萨比尔师兄从叶孤雨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西离教所有巫圣都惊呆了。再也想不到,老萧家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嫡长孙,竟然有一个这样“拉轰”的身份。

作为容天祖师的嫡传弟子,西离教南方巫圣,阿巴斯当然很清楚,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意味着什么。难怪师父亲自出马,非但没有拿下老萧家,反倒把自己搞得身负重伤,迄今还在闭关休养。

谁能料到,老萧家的长孙,居然会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

和大师兄萨比尔比较而言,阿巴斯更加沉稳,姓格更加内敛。他们师兄弟的分工十分明确,容天祖师早已不理教中俗务,西离教的曰常事务,都由大弟子萨比尔主持。而阿巴斯则负责具体的“行动部门”,也就是说,西离教的“武装力量”是掌控在阿巴斯手里的。

阿巴斯原本在西离教总坛坐镇,确定了萧凡的身份之后,萨比尔立即将他从总坛紧急召唤而来,准备全力以赴对付萧凡。

看上去,萧凡似乎没有大碍,但半年多前那次斗法,萨比尔乃是亲历,容天祖师作为攻击的一方,尚且重伤呕血,立即闭关疗伤。萧凡为萧老爷子逆天改命的同时还要抵挡容天的进攻,绝不可能毫无损伤。照理,他受的伤应该比容天更加严重。

目前应该是萧凡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最好对付的时候。

这个机会,一定要牢牢抓住。

本来由叶孤雨来完成这个任务比召唤阿巴斯赶过来对付萧凡更好,“杀人”这个工作,木刺夷和叶王才是真正专业人士。

但容天祖师还在闭关,萨比尔不敢做这样的决定。

按照“协议”,西离教只有巫王容天能够直接对叶孤雨下达命令,甚至于连萨比尔也不是那么清楚,师父和叶孤雨之间当年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在萨比尔看来,叶孤雨是可以信任的,但江道明就很难说了!

萨比尔没办法判断,那个住在中天酒店总统套房的中年男子,到底是叶孤雨还是江道明?

这个决断,还是交给师父去做吧。

作为西离教的大弟子,五大巫圣之首,萨比尔其实并不能算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统帅型人物。正因为这样,到目前为止,他也只是代替师父处置教中的曰常事务,容天并未正式将他立为教主继承人。

既然师父还在闭关,萨比尔就中规中矩地按照“流程”办事。

对此,阿巴斯自然没有意见。

萨比尔信不过江道明,阿巴斯更加信不过。他不但信不过江道明,甚至连叶孤雨都信不过。尽管师父曾经说过,叶孤雨是叶孤雨,江道明是江道明,不可一概而论。但在阿巴斯眼里,叶孤雨就是江道明,江道明就是叶孤雨。

他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对付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这样的大事,当然要由西离教自己来完成,岂可借助外人之手?

而且叶孤雨这个外人的身份,也未免太敏感了。

别的事可以请他帮忙,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他掺和进来。身为大术师,对于那些自己完全看不透的人,会本能地排斥,而不是信任。

“阿巴斯先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不马上进行急救的话,以苑芊芊的伤势,她不可能坚持到三天以上。”

迟斌冷冷说道。

对自己一棍之威,迟斌倒是相当自信。

阿巴斯轻轻舒了口气,黝黑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一缕笑容。

“很好,迟掌门。迟掌门,你可以回去休息了。当然,我们的交易还没有完成,需要的时候,我还是会向迟掌门发出邀请的。”

阿巴斯微笑着说道,语气很是愉悦。

迟斌“哼”了一声,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面对着阿巴斯,似乎不愿意将他的后背暴露在这个人面前。

阿巴斯嘴角飞快地闪过一抹讥讽之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