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偷王之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3-11-2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招待达尔喀活佛的联欢会,在活佛下榻的“德云”酒店举办。

主办方是宗教管理局。

萧凡出席了这个联欢会。

一般来说,局里举办的活动不会通知萧凡去参加。这么多年来,萧凡只是在宗教局挂个名,每年在宗教局上班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可能都不超过十天。以至于现在,整个局里恐怕只有局长秘书老王才知道宗教局还有一位名叫萧凡的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干部。

老萧家的大牌子,值得这个脸面。

只有像今天这样的联欢会,局长才会特意让老王通知萧凡参加。

原因无他,在于达尔喀活佛的身份太敏感了。达尔喀活佛此番是秘密赴京,名义上他是高原的活佛,事实上早已出国。此番是作为某位同样居住在国外的首领大喇嘛的特使,秘密到首都来进行会晤的。

达尔喀活佛在高原宗教体系里的地位,不算太高,属于“法王”级别的。不过因为他追随首领大喇嘛的时间很长,极得首领大喇嘛的信任,经常作为大喇嘛的特使,与各方政治势力进行秘密会晤。

对此,官方也非常谨慎。

达尔喀活佛一直由宗教局出面接待,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外事部门和内政部门的重要领导露面。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

包括宗教局费局长都如履薄冰。

这个时候,费局长自然想起了萧凡。萧凡出席这个联欢会,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联欢会上露个面,和达尔喀活佛握个手就行了。

费局长需要萧凡给他做个见证,万一今后有什么误会,萧凡可以成为他的证人。宗教局一个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年轻干部,在高层大佬眼里,什么都不算,和空气差不了多少。但老萧家嫡长孙这个身份非同小可,任谁都不敢轻视了。

这么多年来,费局长一直很关照萧凡,在为他保持干部身份的同时,给了他百分之百的自由。关键时刻,萧凡自也要给费局长帮点忙。

但只有萧凡自己知道,他之所以推迟赶赴江汉省的行程,专程跑来参加这个联欢会,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德云酒店”是宗教局的定点酒店,按照四星级标准建造的,在目前的首都,谈不上最豪华,自然也谈不上不入流,中上水准吧。宗教局每有宴席,酒会,都选在德云酒店举办。

今天的联欢会,实则就是个酒会。

达尔喀活佛不禁荤腥,也不忌酒,这是他们的教义允许的。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教义和戒律有很大的区别。

萧凡老早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与达尔喀活佛握了手,寒暄几句,便端起一杯清茶,坐在酒会大厅的一角,脸带微笑,慢慢品茶,看着场中的一切。

这一回,辛琳没有站在他的身边。

在一切类似的场合,辛琳都不会公开露面。

像这样带着明显政治意味的酒会,规矩还是比较严的,大家都带着假面具,言谈之间,彬彬有礼。和一些盛大的外交酒会比较而言,在这样的酒会上,就有一些独特的情形很难看到。

比如说——小偷!

对的,就是小偷。

越是盛大的外交酒会,出席的外交人员越多,“小偷”就越多。是真的偷东西,直接从人家的口袋里往外掏,被偷的人永远都不会发现,而且会制造机会,让人把东西偷走。

多数“小偷”都是衣冠楚楚,仪表堂堂的外交官。

说白了,就是在交换情报。

今天这个酒会,和那样的场合不同,无需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情报交换,所以也就不会有“小偷”。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萧凡一杯茶尚未喝完,小偷就出现了。

一个真正的小偷。

现在的身份,是酒会的服务人员,看上去三十几岁不到四十岁的样子,西装革履,打扮得齐齐整整,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在人群中穿梭来去,方便客人们取用托盘里的酒浆饮料。

这位服务生个子不高,最多也就一米六五的样子,长得还算周正,只是表情略略有点生硬。但这无所谓,不会有人去在意一个普通的服务生是否笑靥如花。托盘子的姿势十分潇洒,动作流畅,托着酒水在人群里绕行,轻巧如燕,绝不会磕到碰到客人,“业务”娴熟无比。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饶有兴趣的笑容。

他果真来了。

偷王之王——诸葛映徽!

据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诸葛映徽偷不到的东西。只要他想偷,哪怕你把东西藏在全世界最昂贵的保险柜里,外加十二重防护,在诸葛映徽面前,都形同虚设。

他一定能把你的东西给偷走!

当然,这是江湖传闻,未免有夸大之嫌。但能有这种传闻,本身就已经证明了诸葛映徽“偷技”的高明。否则,怎么人家不去传闻别人,偏偏要传闻他呢?

有关诸葛映徽的传闻,远不止这么一点,多得很。

比如诸葛映徽自己,就绝不承认自己是“偷王之王”,不敢当。

诸葛映徽说,在意大利,还有一位高手,“窃技”在他之上,那个外号叫做“上帝之手”的意大利佬,才是真正的偷王之王,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偷界”第一高手。诸葛映徽曾经和他切磋过,甘拜下风。所以,诸葛映徽自称诸葛将军。

这个典故,出自古龙先生的小说《楚留香传奇》。楚香帅号称“盗帅”,是小偷之王,盗中之帅;书中还有一位“偷界”高手,“窃技”仅次于楚香帅,号“李大将军”。

诸葛映徽便自认大将军,“窃技”第二。

但谁都不信。

反正也没人见过那位“上帝之手”,鬼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或许压根就是诸葛映徽自己杜撰的,作为自己臆想中要超越的对象。

所谓高处不胜寒。

在东方,至少还没有人见过“窃技”更在诸葛映徽之上的家伙。

对于能够在某个领域达到登峰造极境界的人,萧凡都会高看一眼。不管怎么说,这就是能耐。至于“偷王之王”是不是值得赞赏,那就另当别论了。

萧凡知道,诸葛映徽今晚上一定会出现,他是冲着达尔喀活佛随身携带的那卷密宗“圣经”下卷而来的。

达尔喀活佛随身携带的这卷“圣经”下卷,非同小可。据说是密宗大活佛宗喀巴大师当年明悟大道之时所手书的心得感悟,分为上下两卷,被奉为密宗黄教的圣物之一。

达尔喀活佛携带这卷经文赴京,是为了表示诚意,允诺可以交由宗教局复印一份,作为研究之用。而“圣经”上卷,则没有提起。宗教局的领导,自然也不会提这个话题,以免引起不快。

诸葛映徽现在偷东西,完全是因为兴趣。

这卷经文,可以算得是一个很不错的目标。

他偷这卷经文,绝不是为了卖钱。一个人拥有了“偷王之王”这样的外号,如果还要为钱而烦恼的话,简直就是个白痴。但白痴是成不了“偷王之王”的,所以,这是个悖论。

诸葛映徽此番出手,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某种**。

尽管酒会也有一定的安保措施,毕竟达尔喀活佛是首领大喇嘛的特使,人身安全必须得到保障。却没人想到,活佛随身携带的“圣经”会成为窃贼的下手目标,不然安保措施还会再提高一个等级。

但那也不会有作用的。

只要诸葛映徽来了,这卷“圣经”就已经可以算是他的囊中之物。

萧凡品着清香四溢的茶水,脸带微笑看着个子矮小的“服务生”在不经意间来到正在和费局长聊天说话的达尔喀活佛身边,看着他从活佛身上轻轻松松地取走一个黄色封皮的经卷,顺手再将一个同样颜色同样体积的“经卷”放回去。

“偷天换日”在瞬间完成,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般,堪称“赏心悦目”。

原来无论那样“工作”达到最高境界的时候,都会让人赏心悦目。

达尔喀活佛,费局长以及周围的客人,没有任何人察觉诸葛映徽的小动作。

诸葛映徽得手之后,甚至没有马上离开酒会现场,而是端着盘子继续穿梭于人群之中,直到盘子里最后一杯饮料被一位女士取走之后,嚣张至极的“服务生”才一手翻转玩弄着托盘,潇洒地离开了会场。

诸葛映徽如果特别留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在他离开之前,萧凡已经先一步走了。

偷王之王才不会去关注这样一个宗教局年轻的小干部。

很快,他就脚步轻盈地出现在了德云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不过这个时候的诸葛映徽,早已换了服饰,一身合体的阿玛尼男装,右手甩着一串车钥匙,不徐不疾地向地下停车场的一角走去,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如果不是个子比较矮小,身材太不起眼,此刻的偷王之王,也算得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了。

在他身上,绝对看不到一丝一毫小偷的猥琐气息。

只有偷王之王的“王者风范”。

有一句话经常挂在诸葛将军的嘴边:做小偷,也是可以很有风度的。

PS:推荐票,收藏神马的,大家能再给力点不?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