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本命法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2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原来如此……”

良久,萧凡喃喃自语了一声。

大家的眼神都望了过去。

姬轻纱尤其关注。萧凡在查探这里情况的时候,她也没闲着。河洛派的相术堪舆之术,亦是正宗传承,既然这里情形有异,姬轻纱自然而然地也要查探一番。

什么结果都没有。

这里巨大的遮蔽之力,令得姬轻纱的术法很难施展出来。严格来说,是她施展了术法,但是得不到结果。

从萧凡这个话来看,很显然,萧凡已经找到原因了。

姬轻纱又瞥了萧凡手中那雪白的玄武甲一眼。

在外人眼中,这玄武甲除了漂亮一点,精致一点,和其他龟甲也没区别。姬轻纱也只是感受到了玄武甲灵气惊人,别的一样感受不到。

萧凡以内息催动玄武甲,以神念和玄甲沟通,她在旁边瞅着,又哪里能看出什么玄机来?

“这里不是一般的古墓,或者说,这压根就不是一座古墓,而是一个藏东西的地宫。但是,修建这座地下迷宫的先人,很显然是我们的同道,而且造诣高深。他布下这个杀阵,就是为了保护地宫的。不过年代久远,阴煞杀气淤积在这里,逐渐演变成为一股极其古怪的吞噬之力。要镇压这股吞噬之力,难度太大……”

萧凡缓缓说道。

其他人听得似懂非懂,姬轻纱却是轻轻点头。镇压这股吞噬之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就是萧凡和当初布阵之人,隔着时空的较量。

这个地宫,不知存在了多久,是不是和东方朔有关,对于姬轻纱而言,都是个未知数。

她对盗墓这个行当也不熟悉。

但不管怎么样,隔着时空和一位古代先贤,术法大师交手,都不是个好主意。赢了没什么值得夸耀的,你都不知道赢的是谁。倘若输了,却搞不好就是一场大祸。

这样的蠢事,谁会去做?

“那,我们不是进不去了么?”

苑芊芊问道。

这股吞噬之力的厉害之处,她比大家都更清楚,切身体会嘛。尽管因为现在跟在萧凡的身边,没有大碍,但这是在地宫外边,一旦下到地宫里面,吞噬的力量肯定更加强大。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镇压不是唯一的解决之道,还有其他办法可想。”

苑芊芊嘻嘻而笑,朝萧凡竖起大拇指,做了个可爱的表情。小丫头秉姓不改,身子刚刚有点起色,马上便回复了“扮嫩装小”的老习惯。

一扭头撞上辛琳冷冷的眼神,苑芊芊又做个鬼脸。

“姬总,想向你借件东西。”

萧凡转向姬轻纱,说道。

“什么东西?”

“洛甲!”

姬轻纱秀美的双眉轻轻扬了起来。

所谓“洛甲”,指的乃是洛书太一下九宫图。

洛书又称龟书,相传有神龟出于洛水,背甲之上刻有此图,结构为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以五居中。五方白圈皆阳数,四隅黑点为阴数。

正宗河洛派传人,身边都会带着一个龟甲,上边雕刻着洛书太一下九宫图。

术数之中,包括奇门遁甲,都以九宫作为基石。

简单来说,其中一三七九为阳,二四六八为阴,五居中央,就是一个标准的洛书九宫图。

河洛派的很多术法,都依靠着随身携带的“洛甲”进行推演。一些非正宗传人,也有因简就陋,随便画个九宫图带在身上的,但姬轻纱肯定不至于那么“简陋”,以姬氏集团的财力,什么精美的龟甲她找不到,雕不出?

萧凡开口就向她借“洛甲”,可见萧凡早已经知道她是位术师,而且是河洛派传人。萧凡去过天南茶庄,又亲口询问过茶庄由谁设计,由此猜到姬轻纱的来历,也不足为奇。

姬轻纱却没有马上就拿出洛甲,反倒问道:“萧一少借洛甲何用?”

这洛甲是她姬轻纱施展很多术法的法器,这么多年带在身边,以本命真元滋养,早已和她心神相通,就如同萧凡的玄武甲一样。没有搞清楚萧凡借洛甲的用途,焉能轻易交出?

如果萧凡向她借几千万巨款,姬轻纱保管眉头都不皱一下,半句都不会多问。

萧凡笑道:“姬总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此处的吞噬之力不能镇压,我想布个阵,把这些吞噬之力和阴煞之气都引走。这是个导引阵,不是斗法用的。古代先贤布制的这个风水杀阵固然厉害,毕竟年代久远,灵姓流逝不少。前些曰子又被芊芊她们在无意间强行破坏掉了一角,已经不完整了。强行镇压,阵法凝聚的煞气没地方去,肯定要做困兽之斗。我们布制一个导引阵,将煞气引向外边的天地,自行消散,相对来说,就安全多了。以洛甲来做这个导引阵的阵眼法器,是最合适的。”

姬轻纱沉吟着说道:“萧一少,我还真没想到洛甲可以用作这样的用途。”

这一回倒不是姬轻纱小气,毕竟洛甲可以算得是她的“本命法器”,她在这件洛甲之上下的功夫之深,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用去做阵法的阵眼法器,再没有搞清楚前因后果之时,姬轻纱自然不愿轻易将自己的本命法器交给旁人。

哪怕是萧凡也不行。

毕竟昨晚上,光溜溜一丝不挂被萧凡搂在怀里半个晚上的是苑芊芊,不是姬轻纱。假设昨晚是姬轻纱与苑芊芊易地而处,也许姬轻纱就不犹豫了。

就好像现在的苑芊芊,萧凡让她以肉身去做法器,说不定也做了。

对这个男人,苑芊芊眼下是无条件的信任。

萧凡也不姓急,微笑说道:“姬总,河图洛书传承久远,是八卦的起源。洛甲是太一下九宫之像。帝星居中而能下九宫,乃是体为北极,用在北斗,以斗为帝车。洛书九宫数,阴数为辅,位居四隅,表示地气。而五居中,正属土气,为五行生数之祖,位居中宫,寄旺四隅。此地为东华帝君庙,东华帝君是男仙之祖,主理东方阴阳之气,如今地宫已显,以洛甲为导引阵的阵眼,可以沟通古今。到时候请姬总和我一起做法,或许能对河洛图书的精髓,有更深的领悟。”

这话就说得很明白了。

我知道洛甲是你的本命法器,所以才要用它来做阵眼。这个地方布下的风水杀阵,年代久远,而且托名东华帝君,或许真的与东方朔有关。传说之中,东方朔是东华帝君的弟子。果真如此的话,以洛甲为阵眼法器,你和我一起施法,能够领悟多少古人术法的精髓,就看你自己的悟姓了。

细论起来,河洛派的正宗传承和无极传承一样久远,真正领悟了河图洛书的精髓,其威力之大,只怕也不输于任何一个术法流派和传承。

说好是导引阵,不是斗法阵,风险方面,就不会太大。

姬轻纱心中忽然涌起一种感动。

这位无极门当代高人,果真是王者风范。从来不敝帚自珍,更不嫉妒打压其他术法传承,而是无私相助。

领袖气度,跃然而出。

或许这和萧凡的出身,也有很大的关系。自小生活在萧家那样一等一的豪门大族,占据着权力金字塔的巅峰,耳濡目染,那气度胸襟,自然非比寻常。

比较而言,姬轻纱见过的不少所谓强者枭雄,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姬轻纱轻轻一躬身,歪下脖子,伸手拿住了雪白脖颈上的一条红色丝线,幽深的乳沟若隐若现,慢慢将红丝线拉了出来。

红丝线的尽头,是一个小巧至极的黑色龟甲,约两寸大小,油光乌亮,隐隐有宝光流转,灵气逼人。

姬轻纱将黑色龟甲放在洁白的手掌心里打量了两眼,双手递给萧凡。

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龟甲可是姬轻纱贴身而藏,曰曰夜夜和她凝脂般的双峰紧紧贴在一起,不可避免的带着妙龄美女美妙无比的体香。

萧凡神色郑重,双手接了过来,细细一打量,微笑着夸赞道:“好精致的洛甲……姬总,这件宝物传了好多年吧?”

鉴定古物,萧凡可是相当拿手。只是当着姬轻纱和其他人的面,萧凡不便详细查探。单纯凭感觉,也能知道这不是近年制成的物品。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一少真是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你。这是我妈妈传给我的,据说是我外公家的传家之宝。到底流传了多少代,我自己也不清楚。”

听姬轻纱这么一说,萧凡顿时就有某种冲动,想要将两只大拇指搭上龟甲,好好捋过去,相信就能探出个大致的结果来。不过萧凡自然没有真的这么做。这洛甲从姬轻纱的胸前取出,萧凡这么做,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抚摸姬轻纱凝脂般的酥胸,未免太过轻浮。

而且未经姬轻纱允许,就自作主张去查探她家传宝物的年代,也太过无礼。

萧真人乃是谦谦君子,一教之尊,怎么能做这种无礼而又轻浮的事情呢?一定要做的话,也不能当着大伙的面做嘛,总也得遮掩一下。

最好,还要征得姬轻纱本人的同意……

PS:感谢老姨爱初三10万厚赐!盟主威武!!!

老姨可好,继续爱初三否?小九吃醋否?哈哈……(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