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河洛阴阳派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河图阴阳五绝阵?这倒有点意思了……”

叶孤雨一个人站在幽静的地宫之中,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似乎他也没想到,这座神秘地宫之中留存的风水法阵,居然是河洛传承的“河图阴阳五绝阵”。.

河图阴阳五绝阵,在风水流派之中,要算得大名鼎鼎了。

河洛传承在风水堪舆门派里,本就是很大的流派,许多术法风水堪舆传承,都或多或少与河图洛书有些关联,甚至不少流派直接就是从河洛派分出去的。

伏羲大帝得河图而书八卦,洛书出而定九宫。

河洛阴阳派是河洛传承的大支。

河图阴阳五绝阵则是河洛阴阳派的镇派大阵!

河图阴阳五绝阵之所以大名鼎鼎,就在于这座大阵不但能遮蔽天机,还暗含惊天杀局。风水堪舆之上造诣略弱一点的人,不要说破解这五绝阵,恐怕连阵法都认不出来,懵懵懂懂就着了道儿。故老相传,被河图阴阳五绝阵镇杀的风水术士,有不少至死都不知道是何种原因。

这还不是河图阴阳五绝阵最恐怖之处,河图阴阳五绝阵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在于,这五绝阵十分“缠人”,一旦有人闯入五绝阵的杀局范围之内,立即就会招惹五绝阵的杀机,成为不死不休的局面。要破解五绝阵的杀机,除非破解者在术法上的造诣高于布阵者,否则不但破解不了杀劫,甚至连破解者本身都要遭殃。

而能够布置河图阴阳五绝阵的术师,通常在术法上的造诣都极其高深,至少是一代宗师的身份。

这河图阴阳五绝阵既然是河洛阴阳派的镇派大阵,一般的术师又哪里摆得出来?

也就是说,如果不幸误闯五绝杀阵,几乎就等于被判处了死刑!

苑芊芊算得是运气极佳,误闯五绝阵,及时碰上了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偏偏萧凡又是侠义心肠,情愿损耗自己的本命真元,也要为她疗伤治病。不然的话,也许纵横江湖的胭脂红,这会儿早已躺下了。

换一个人,就算有萧凡这样的慈悲心肠,术法上造诣不高,也是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爱莫能助。强行行事,一不小心连自己也搭了进去!

不过,河图阴阳五绝阵在一天之内,连续被三个人认出,恐怕当初那位布阵的前辈高人做梦也不曾想到。

这其中也有一定的区别。

萧凡和叶孤雨是本身术法修为极高,就算没有高过当初那位布阵的河洛阴阳派前辈,起码也不弱于他。否则,萧凡也不能借一个导引阵,就将大名鼎鼎的河图阴阳五绝阵破去。

或者,不能叫破解,只是暂时消散了这风水杀阵数百上千年淤积的阴煞吞噬之力。只要河图阴阳五绝阵的阵脚没有被破掉,用不了多久,这阴煞之力又会慢慢汇聚起来。

虽然如此,萧凡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也足够惊人的了。

姬轻纱之所以能够认出五绝杀阵,不是她在术法上的造诣高出那位前辈,而是因为,她本身就是河洛阴阳派的传人。

这是姬轻纱的秘密!

在很多风水术法流派传人的眼里,河洛阴阳派早已失传。正是因为河洛阴阳派的行事较为狠毒,这河图阴阳五绝阵杀气太重,所以引起了术法同道们的公愤,河洛阴阳派一度成为风水术法流派的公敌,大家群起而攻之。早在一百多年前,河洛阴阳派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再无传人冒头。

姬轻纱奇迹般崛起之后,也有术法同道知道她是出身于河洛派,却从未有人想到,她其实就是河洛阴阳派的传承。

毕竟河洛传承是大教,流派众多,加上当今之世,术法衰微,懂得术法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更不要说大师宗师之类水准的高人,那就更加凤毛麟角了,又有谁会对姬轻纱刨根究底呢?

今时不比往曰,就算姬轻纱公开对外宣扬自己是河洛阴阳派的传人,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只是姬轻纱再也想不到,会在这秦关省荒郊野外一座破庙的地宫中,见到本派传承的“阴阳五绝阵”。

对于河洛阴阳派而言,一百多年前那次劫难,是真正的浩劫,不但门内精英**死伤殆尽,许多术法传承也就此湮灭,再也难以寻到。姬轻纱得到的河洛阴阳派传承,早已残缺不全。数年之前,姬轻纱在术法上的修为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进入瓶颈,被卡在那里,无论怎么努力都再无寸进。这个时候,叶孤雨就出现了,为姬轻纱补充了河洛阴阳派的很多嫡系传承。姬轻纱终于得以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

然而叶孤雨为姬轻纱补充的这些传承,并不包括河图阴阳五绝阵。

河图阴阳五绝阵作为阴阳派的镇教大阵,一贯都是阴阳派的最高机密,就算是《无极术藏》的记载,也只知其形不明其神。

姬轻纱能够从萧凡停驻脚步的方位之中,感觉到这就是阴阳五绝阵,只能说明她熟悉阴阳五绝阵的外在表现形式,却并不代表着她懂得阴阳五绝阵的布阵之法。

布风水大阵,绝不简单!

对于姬轻纱而言,此番秦关之行,实在获益良多。单是对这个阴阳五绝阵的领悟,就非同小可。河图阴阳五绝阵的领悟对于其他流派的术师而言,或许只能起个参考作用,但对姬轻纱来说,那就是实实在在的精髓,每多领悟一分便多受益一分。

也许,等打开那个黑匣子之后,甚至能找到有关河图阴阳五绝阵的布阵**。真要是学会了这个布阵之法,姬轻纱也许就能一步跨入宗师级别的水准。

这实在很令人期待啊。

站在地宫之中,叶孤雨的心情却远没有不久前姬轻纱那么兴奋,脸色变得阴一阵晴一阵。

萧凡他们前脚离开东华帝君庙,叶孤雨后脚就进了地宫。不过叶孤雨显然也不曾料到,这个地宫之中布置的守护大阵,竟然是失传已久的河图阴阳五绝阵。

对于这个大阵的威力,叶孤雨了解得很清楚。

“七星导引阵……”

稍顷,叶孤雨又轻轻自言自语了一句。

不久前,萧凡以七星导引阵化解河图阴阳五绝阵的煞气,叶孤雨还笑他有些小家子气。堂堂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碰到“敌手”只会避实就虚。若果是他叶孤雨,肯定不会选择导引阵,而是直接布阵**,分个胜负!

现在看来,萧凡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敌情”不明,硬碰硬分胜负,风险实在太大。萧凡或许无所畏惧,打不过还能走,但苑芊芊就危险了,布阵**一旦失败,苑芊芊体内的吞噬之力与大阵本源沟通,立时就会大发作。

还是将煞气导引出去,散于天地之间要稳妥得多。

由此可见,萧凡行事但求实效,并不讲究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所谓“脸面”,叶孤雨看得极重,而萧凡似乎看得很淡。

或许到了萧凡这样的境界,已经不在意所谓脸面之事了。

论公开身份,他是老萧家的嫡长孙;论道术传承,他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

俱皆尊崇无比!

叶孤雨慢慢向密室中心的石台走去。

刚刚一抬步,却“嚯”地转过身来,眼望地宫甬道入口,冷冷说道:“既然来了,就不用鬼鬼祟祟,现身出来吧!”

甬道那边,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声音十分沉浑,显见得来人也是大有身份的人物。

“叶王误会了,我也不知道叶王已经先我一步到了这里。”

随着这阵笑声,一条谈不上多么高大的身影,从甬道转了出来。却是一个中年男子,缓步走来,浑身充满着威严之意。

见到这名中年男子,叶孤雨也不由笑了,双眼淡淡眯缝起来。

“原来是青天大祭司!大祭司好!”

叶孤雨微笑说道。

这位中年男子,赫然正是西离教容天祖师的汉人**,西离教五大巫圣之中,位列第三,号称“青天大祭司”。

青天,位属东方!

叶孤雨对这位青天大祭司,显然也要比对萨比尔客气得多,甚至比对阿巴斯还要客气几分。

“嘿嘿,叶王客气了。”

青天大祭司嘴角一翘,一缕讥讽之意飞快地一闪而逝,自然,这讥讽之意不是冲着叶孤雨去的。当今之世,不是说无人能够讥讽叶孤雨,但显然并不包括这位东方巫圣在内。他的讥讽是冲着“青天大祭司”去的,似乎对“青天大祭司”这个称呼,颇有些不以为然。

“大祭司,令师弟阿巴斯针对萧凡的刺杀行动,已经失败了。他花重金从东瀛请来的雾隐派忍者和从曰耳曼请来的神枪手高斯,昨晚上都丢了姓命。”

叶孤雨很平淡地向青天大祭司通报了情况。

青天大祭司淡然一笑,说道:“柳生雄二徒有其名,完全没有领悟雾隐派忍术的真谛,被人杀掉那是理所当然。既然吃这碗饭,没有一点真本事,死在别人刀下就是迟早的事。倒是高斯死得有点可惜了,也死得有点窝囊。那么有名的杀手,死在猫爪子下,嘿嘿……”

青天大祭司说着,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