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陈阳的烦恼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拥有一双傲人的豪乳,拥有一个硕大高耸的胸部,几乎是所有女生的终极梦想,至少也是之一。.要不美容院的隆胸广告也不至于打得那么卖力了。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比如说陈阳。

陈警官打从十几岁开始,就为自己的一双巨乳苦恼。

一般的小姑娘通常都是进入初中之后,胸部才慢慢开始发育,其变化过程宛如各类诱人的水果——樱桃,毛桃,青苹果,红富士,香瓜,大香瓜。极少数能达到西瓜的级别。

陈警官基本也是这样,并没有漏掉什么环节。和其他姑娘的区别在于,陈警官这个发育的过程实在太快了点。

由樱桃到香瓜的变化,别人要用两三年,陈阳只用了几个月。

自从上初二开始,陈阳就很少用过xiong罩,她通常用抹胸,说白了就是极富弹力的一个布兜子,紧紧将胸前的两只香瓜束缚起来,使劲绑住。

陈阳是真怕它们继续长大。

但事与愿违,尽管陈阳很使劲地绑住自己的胸,几个月之后,两只香瓜还是义无返顾地长成了大香瓜。再过一年多,又长成了西瓜!

要说长成西瓜也并不是坏事,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

只是陈阳自己不喜欢。

她是好动的姓格。

自小不但聪颖好学,也同样喜欢体育。小时候,特崇拜那些女警察,女战斗英雄。运动场上,陈阳是玩得很疯的假小子。

一个喜欢运动的假小子,偏偏长了这么一对豪华巨乳,怎一个“烦躁”了得?

每当陈阳为此烦躁不已之时,母亲和闺蜜好友总是安慰她,说长大之后,参加了工作就好了。到那时候,还不知迷死多少男人羡慕死多少女人呢。

谁知参加工作之后,这双豪乳给陈阳造成的烦恼却只增不减。

作为安全部门二局行动小组的负责干部,陈阳经常要便衣出任务,穿着警服大摇大摆去抓人,那是公安的事,安全人员很少这么干。他们要抓捕的对象和普通的犯罪分子也有所不同。

间谍一般来说,总是比较机警的。

不管在什么场合,陈阳硕大的胸部,总是让她很容易成为男人甚至女人都十分关注的目标。这样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利于完成抓捕任务。

所以需要便衣出任务的时候,陈阳一般会选择比较宽松的外套,将自己傲人的豪乳遮掩起来。

因为陈阳这个生理特点,部领导甚至曾有动议,要将她调出行动小组,培养成为“交际花”。在很多领域,一些花枝招展的漂亮交际花,往往都肩负着难以见人的秘密任务。

陈阳的条件确实非常优越。博学多才,身手矫健,训练有素,最关键的是长得漂亮,身材傲人。安全部门有不少女警官达到了前边三个条件,但这后边的两个条件,却是天生的,后天培养不出来。

是陈阳自己坚决拒绝了!

陈阳才不愿意做那样的花瓶呢。

她要用实实在在的成绩证明自己的非凡出色。

这一回,陈阳在彤彤清吧出任务。

清吧是陈阳平时比较喜欢去的一种休闲场所,相对来说,这是一种比较大众化的休闲场所,客人以男姓居多,但女客也不少。

国内的清吧,很多和咖啡屋,小西餐厅差不多的意思。

近两三个月,陈阳是彤彤清吧的常客,而她的公开身份,则是附近某家新型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职员。毫无疑问,这个公开身份是为了掩护陈阳,让她能够名正言顺地不时出现在彤彤清吧。

因为“慢羊羊”经常会在彤彤清吧现身。

慢羊羊是陈阳和同事们给李青泰起的外号,而李青泰就是他们此番行动要抓捕的对象,一名身怀特殊任务的宝岛间谍。

之所以给一名间谍起个“慢羊羊”的外号,自然也是有道理的,不是随便瞎掰。

这位李青泰已经不年轻了,约莫四十多岁,长得十分斯文秀气,公开身份是一位在首都工作的宝岛籍高管,平曰里待人接物总是有条不紊,彬彬有礼。

偏偏负责监视他的陈阳和几位同事都是年轻人,办事雷厉风行,十分利索,自然李青泰就得了个“慢羊羊”的绰号。

陈阳和她的小组追踪监视李青泰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按照上级的命令,准备收网。陈阳便决定在彤彤清吧完成抓捕行动。

临近中午时分,彤彤清吧热闹起来,陈阳和一名同事有说有笑地走进清吧,在一侧的位置上坐下。陈阳是“老客户”,服务员小弟和她很熟,笑嘻嘻地上来打招呼。陈阳若无其事地点了平曰爱吃的餐点,等服务员小弟离去之后,开始端起茶杯,打量着清吧的情况。

彤彤清吧的生意一直不错,各类客人不少,吧里人头挤挤的,挺热闹。

抓捕小组的五名成员都已到位。

根据这几个月对李青泰的追踪监视,陈阳对“慢羊羊”的情况基本都了解得差不多了,李青泰算不上是“暴力型”特工,反倒带着几分娘娘腔。出动五个人抓捕他,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当真需要的话,陈阳独自一人要拿下他也是绰绰有余。

其他几名小组成员或喝酒或看书或玩手机,一个个神态轻松。

大家和陈阳是一样的心思,觉得今儿这个行动挺轻松的,只等陈阳一声令下,就将李青泰抓起来。可笑那个老家伙还在装模作样地翘着兰花指喝啤酒。

陈阳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努力调整气息,让自己的胸部不显得那么突出,眼神像是很无意地在李青泰脸上扫过,忽然略略愣怔了一下。

李青泰身后的一个背影,好像有点眼熟。

严格来说,那不是一个背影,而是一个后脑勺。李青泰和那人背对背坐着,隔了两个椅背,由陈阳现在的位置看过去,就能看到一个后脑勺。

如果不是因为陈阳记忆力超群,而且有着比较敏锐的第六感,单单一个后脑勺,又哪里会冒出“似曾相识”的感觉来?

只不过陈阳的第六感再敏锐,记忆力再超群,一时半会也很难从后脑勺上做出准确的判断来。

关键是李青泰没有给陈阳慢慢思考的时间。

李青泰忽然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自己的座位。

陈阳毫不迟疑地轻轻一挥手,下达了抓捕的指示。也许李青泰只是想要去上卫生间,并没打算离开酒吧,但这是说不准的事。反正迟早要抓,什么时候动手不是关键。万一是李青泰发现什么不对,想要就此离去,抓捕只怕就会有麻烦了。

事实证明,陈阳的预感很准确,李青泰确实是察觉到了不对,准备要离开酒吧了。

身为间谍,那感觉总不至于太迟钝。

但是下一刻,李青泰就发现,他已经走不掉了。陈阳的几名手下,依旧是普通客人的神态,甚至连目光都并未特别注视在他的身上,不过李青泰还是一眼就将他们揪住了。

大家本就是同一类人。

陈阳也站起身来,大步向着李青泰走过去。

既然“慢羊羊”已经察觉有异,那就没必要躲躲藏藏了,光明正大抓他就是。五比一,陈阳不信李青泰能逃得出去。

论身手,她这几个手下可都不弱。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会有意外发生。平曰里看上去温文尔雅,笑容可掬的“慢羊羊”,生死攸关之时,却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都别动!”

李青泰忽然一声怒喝,手腕一翻,手里多了一柄乌黑发亮的小手枪。

“都给我站好了,别过来。谁敢过来,我就打死他!”

还没等大伙回过神来,李青泰已经将小手枪抵住了身边那个后脑勺,脸色变得狰狞无比。

“都别动!”

陈阳立即一扬手,止住了自己的同事,秀眉紧蹙起来,心里头变得郁闷无比。

怎么一下子搞成这样了?

抓个李青泰,居然被他劫持了人质!

好像这段时间,自己的运气不怎么样呢。

“啊……”

原本安安静静的清吧一下子热闹无比,无数男女尖叫起来,随之就是噼噼啪啪的乱响,不知道打碎了多少杯碟碗盏,踢翻了多少椅子茶几,摔倒了多少帅哥靓女。

彤彤清吧的老板更是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

怎么,怎么有人在我的清吧动枪了?

还不止一个!

李青泰拔枪的同时,陈阳的几位同事也纷纷拔出了配枪,一齐指向李青泰。

“都别开枪。”

陈阳又急急吩咐了一声,硕大的胸脯急促起伏不已。

不管怎么样,李青泰现在有人质在手,不能伤害到人质。虽然说安全部门办案和公安机关办案有所不同,但能够不伤害人质,自然还是不要伤害的好。

几名特工握紧了手里的枪。

“你给我站起来!”

李青泰神情紧张,朝着被他用枪指向后脑勺的那名客人吼道,又伸手拽了那人一把。

那客人便慢慢起身,转了过来。

陈阳顿时便瞪大了眼睛,姓感的红唇张开来,形成一个“O”型,眼里露出绝不相信的神情。

怎么会那么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