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好年轻的数学博士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2-2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是,师父。”

陈阳扁了扁嘴,带着点促狭之意应道。

萧凡又轻轻摇头,说道:“陈阳,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不是你师父,我也不能做你师父。”

“那谁才能当我师父?”

“这个问题你别纠结,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萧凡随口答道,似乎没有将这个问题很当回事。

陈阳顿时就恨得牙痒痒的,高耸的胸脯急促起伏了几下。这不是故意逗人玩么?陈阳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简直能活活将人憋出毛病来。不过陈阳也知道,既然萧凡这么说了,这就是萧凡的“标准答案”,再多问也是无济于事。

“既然你不能做我师父,我的师父另有其人,那你这样算不算越俎代庖啊?”

陈阳语气之中的促狭之意益发的明显了。

你不肯痛痛快快和我说“真相”,我就纠缠你!

“也不算越俎代庖。”

萧凡的回答还是那么简单平淡,毫无趣味。

“素素,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有个事,要请你帮忙。”

不待陈阳继续发问,萧凡便即说道。

“什么事?你说吧!”

陈阳顿时精神大振,一迭声问道,神情相当兴奋。她实在没想到,萧凡还有要请她帮忙的时候,还以为他今儿是专程来考核自己的呢。

“你先看看这个……”

萧凡随手将一个文件夹递到了陈阳的手里。

“什么东西……”

陈阳嘴里嘀咕着,迫不及待地翻开了文件夹,入目是一张黑色的复印件,陈阳愣怔了一下,才辨认出来,似乎是某种古怪的花纹图案,一种古老的时代气息,扑面而来。

文件夹不厚,只有十来页纸,每一页都是这种古老的复印花纹图案。

“这是什么?”

陈阳翻完最后一份复印件,抬起头望向萧凡,很诧异地问道。

不料萧凡却答道:“这正是我想要问你的。”

“你想要问我的?可是你起码得告诉我,这些是什么图案,哪来的吧?不然我哪来的线索?”

陈阳也有点晕。

萧凡说道:“你再仔细看看。”

陈阳带着满腹疑惑,又再仔细看了起来,稍顷,紧锁的秀眉微微扬了起来,说道:“这……这好像是一个迷宫的图案……”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陈阳果然不愧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人员,很快就看出了端倪。这些迷宫图案,是萧凡从苑芊芊那个黑匣子上拓下来的,看上去像是不大清楚的复印件。从秦关回到首都之后,这几天萧凡除了给苑芊芊每天疗伤一次,就是和辛琳苑芊芊唐萱三个女孩一起,钻研黑匣子的打开之法。

以破解迷宫作为打开某个东西的途径,这种情形并不罕见。苑芊芊说她不止一次在古墓之中碰到这种情况,只不过那些迷宫都是实实在在的,而这回的迷宫却雕刻在黑匣子上。

这黑匣子上的迷宫还很不好破解。

萧凡辛琳苑芊芊唐萱都不是笨人,几天时间下来,愣是找不到半点眉目。

萧凡没有一犟到底。

他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术业有专攻”。没有谁是万能的,包括他萧真人在内,都不可能是万能的。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别人比他做得更好。

比如玉雕,止水祖师是国手,二师兄文天也很了得,萧凡就差得很远,只能雕些小玩意。

这很正常。

萧凡想到了陈阳。

破解各类密码,安全部门应该有这方面的人才。

现在看来,陈阳果然有所涉猎。

萧凡将那个黑匣子拿了出来。

陈阳顿时就是一声惊呼,说道:“好精致的匣子。”

这匣子的雕工确实非常精致。

“我明白了,你是想打开这个匣子,是吧?”

萧凡笑着点头。

“这回你还真找对人了。”

“这么说,你是解密的高手?”

陈阳笑着摇头,说道:“我哪是高手啊,我们也就是接受过最基本的解密训练。这匣子,一看就难得很,不是专家破不开的。好在很凑巧,我认识一个专家。”

“那走吧。”

萧凡倒也不耽搁。

原本以为要安全部,不料陈阳去让萧凡直赴首都大学。

“我们部里其实没有那么多专家,尤其是这种破解迷宫的解密专家,并不是经常用得上。所以一般碰到这种情况,我们都是向民间高手求助。”

陈阳顺便向萧凡解释了几句。

这倒也合理,而且有这样的传统。以前情报部门破解密码的时候,就召集了很多其他单位的人一起群策群力。密码破解完毕,又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一般来说,破解迷宫的专家必须是数学专家。

去首都大学,很是正确。

饶是萧真人见多识广,遇事镇定,在见到陈阳介绍的那位“专家”之后,还是大吃了一惊,很疑惑地问陈阳,是不是要去见这位小姑娘的老师。

对,就是小姑娘!

虽然萧真人没有太多分辨大姑娘小媳妇的经验,但眼前这位,萧凡自认绝对不会看错,百分之百是小姑娘,就算是比方由美大一点,也绝对大不了几岁,年纪肯定比陈阳还小。

蓝格子棉布衬衣,水磨兰牛仔裤,白球鞋,马尾辫,天然萌的剪水双瞳,不施脂粉也十分精致漂亮的鹅蛋脸,苗条秀美的身材,浅浅的微笑,浓得化不开的书卷气息。

风晚娘就这样站在了萧一哥的面前。

在首都大学的校园里见到这样斯文秀美的小姑娘,那是再正常不过,关键在于,陈阳说的是带萧凡来找专家,连安全部门都要向其求助的专家。在萧凡的想象之中,这样的专家,应该是四五十岁或者六十岁,戴着黑框近视眼镜,满脸严肃认真的老学究。

和风晚娘完全不搭界。

也难怪萧凡会向陈阳询问,要找的专家是不是这小姑娘的尊长。

“不是!”

陈阳很肯定地说道。

“专家就是你眼前这位,风小妹风晚娘!”

“素素姐,你有忽悠人了,我是什么专家啊?”

风晚娘浅浅一笑,说道。看得出来,风晚娘见到陈阳也很开心,只是她姓格恬淡,不喜欢大喊大叫,加上和萧凡是头一回见面,就更要注意个风度了。

“哟,优优,还跟姐谦虚上了是不是?首都大学数学系博士,奥德海默教授的专职助手,要是还不能称为专家的话,那你倒跟姐说说看,谁才是专家?”

陈阳一抬手,揉了揉风晚娘的乌黑油亮的头发,满怀爱怜地说道。

“风姑娘是数学博士?奥德海默教授的专职助手?”

萧凡满脸惊讶之色。

实话说,要让萧真人吃惊,着实不容易,萧凡就是这样的脾姓。但陈阳对风晚娘的介绍,确实大大出乎萧凡的意料之外。

首先年龄就不对,一般来说,再怎么天才的家伙,要读到博士,总也得二十四五岁以上,这还是非常非常年轻的。萧凡尽管看姑娘不在行,却也能断定,风晚娘的年纪,绝对不超过二十岁。不到二十岁的博士,而且是数学博士,这也太颠覆了。

“怎么样,萧一少,没想到吧?傻眼了吧?”

见到萧凡吃惊的神情,陈阳顿时大为得意,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胸。

“还真有点……”

萧凡苦笑着点了点头。

风晚娘便很礼貌地冲着萧凡微笑点头,带着十分明显的歉意,似乎在为陈阳的促狭向萧凡道歉。

“我跟你说,优优是整个首都大学数学系的骄傲,她是首都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个没满二十岁的女博士,是奥本海默教授亲自点名要带的博士生……”

陈阳便开始“叽叽喳喳”地介绍风晚娘的“光辉事迹”。

风晚娘还真是特例中的特例。

一年前,她还是首都大学数学系三年级的本科大学生,因为连续在美国著名的数学期刊《数学分析与应用杂志》和《微分方程杂志》上发表了三篇极有份量的学术文章,引起了国际数学界的轰动,被奥本海默教授指名道姓要带她做自己的博士研究生。

奥本海默教授乃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全球著名数学家,首都大学数学研究中心特聘的客座教授,每年都会抽时间到首都大学来讲课和搞研究。风晚娘既是他的学生,也是他在首都大学数学研究中心的专职助手。

原本这种事情过于破例,考虑到奥本海默教授在国际数学界的声望地位,考虑到风晚娘在数学研究上的实际水准,首都大学破例同意风晚娘由本科生直接“升级”为博士生。

风晚娘因为自小品学兼优,又有个小名叫风品优。

陈阳和她关系不错,就直接叫她优优了。

“哎,萧凡,你知不知道,优优可牛了,就没有什么数学上的问题难得住她……连奥本海默教授都说,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现在收优优当研究生,用不了几年,优优在数学上的成就就要超过他了。获得菲尔兹奖不过是时间问题,到那时候,奥本海默教授就没东西教给优优了……”

陈阳兴高采烈,说得眉飞色舞,似乎她已经化身成了风晚娘。

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压一压这家伙的人了,省得他太骄傲。

这个男人本事是真本事,骄傲也是真骄傲。

陈阳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他。

这种感觉好讨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