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傲气的高教授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高教授很傲气。

这位中医专家看上去年纪大约在六十五岁到八十岁之间,白须白发,满脸红光,精神矍铄,向萧凡微笑点头,神态傲然,似乎不怎么将这位萧家晚辈放在眼里。

陆鸿连忙说道:“高教授,萧凡是国家宗教局的处长,对中医针灸很有研究。”

搁在以前,对萧凡这个宗教局所谓处长的身份,大伙都讳莫如深,避之唯恐不及。现在陆鸿当众提出来,却绝对是一片好心。自从萧凡治好他的头痛顽疾之后,在陆鸿眼里,萧凡再也不是装神弄鬼的“神棍”,而是货真价实的国学研究者,甚至堪称得道高人。既然搞中医的高教授能够和省委书记,部委首长并列,那么萧凡也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

“针灸?”

高教授哈哈一笑,颇为不以为然。

“中医还是要讲究望闻问切,基本功扎实。至于其他技巧,终究都是小道,不值得花费太多的精力去研究,最多也就起个辅助作用吧……哈哈,萧处长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领导干部,前途不可限量啊。”

这最后一句,总算是夸奖了萧处长一番。不过很明显,在高天望看来,萧凡也只有这个官方的领导职务值得他夸上一句,至于所谓的“针灸”之术,让人家高教授用哪只眼睛来看呢?

萧凡倒也不恼,点头说道:“高教授说得很有道理,望闻问切是中医诊断的基础。”

中医的常用药就那么几十味,不到一百味,寒症用这些药,热症也用这些药,用对了就治病救人,用错了就比较麻烦。关键还在于诊断正确。

不过这番话,萧凡自然不会当众说出口来。

萧一少其实是很厚道的人,眼见得这位高教授就是因为他的“学问”和“学术地位”才得以和封疆大吏部位首长“平起平坐”,萧一少自然不会去和人家争抢这“学术地位”。你都已经是老萧家的子弟,就算啥都不会,这里也有你的一席之地,又何必再去砸别人的饭碗?

但是陆鸿显然不这么认为。

他特意将萧凡引介给高天望,是想要让萧凡在大伙跟前有面子——你们别在将萧家这位嫡长孙当成离经叛道的“神棍”啊,人家学的是中医针灸,正宗国粹。

可这姓高的家伙不配合啊,竟然当着萧湛和简秀华的面拿捏上了,陆鸿可就有些不好意思,搞不好,萧湛和简秀华还以为他和这高天望唱双簧,故意削萧凡的面皮,变着法子落萧湛的面子。

“高教授,话也不能这么说,任何一样技术,只要学到家了,能够学以致用,那就是好技术。不瞒你说,我以前有个头疼的毛病,看了不少医生,中医西医都看过,都没什么效果。后来是萧凡用针灸给我治好的,很灵,彻底根治了,到现在也没有复发。”

陆鸿笑着说道,看向高天望的眼神,多了三分严厉。

谁知高天望似乎压根就没看懂陆鸿的眼色,马上说道:“陆部长,对中医而言,只要没生肿瘤,头痛不是什么大毛病,倒是西医会当作很严重的病症来对待。陆部长看了不少医生,恐怕都没有找对合适的。”

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您要是当初直接找的我,我早就给您治好了,用得着什么针灸?

陆鸿的脸色顿时也变得有些不好看。

这姓高的,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怎么那么没眼色?就算你真是千古难求的神医,你给我个面子,夸奖萧凡几句,就那么难么?能少你一块肉?一定要这样和我拧着!

叶器云微笑说道:“陆部长,高教授是今夕医药公司的总顾问,国家中医研究院的研究员,经验是很丰富的。我家里的人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毛病,一般都是请高教授给开个方子,挺有效的。”

眼见陆鸿神色不悦,叶器云不得不出面来解围了。

所谓“今夕医药公司”,正是他女婿林夕凡经营的那个医药公司,这高天望近几年经常在电视上露面,到处做讲座,名气很大,凑巧给叶器云看过一回病,有些效果,便成为叶家的座上嘉宾,林夕凡在叶家和高天望认识之后,两人相谈甚欢,便即聘请高天望为医药公司的总顾问。

为人傲气,倒是高天望的老毛病,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不过在叶器云看来,高天望的傲气那也是有本事的表现,一些有能耐的人,往往也有脾气。总比萧凡这样的要好。

至于萧凡用针灸之术给陆鸿治好了头疼病,叶器云并未亲眼所见,老实说不是那么相信。就算有那么回事,也只是凑巧而已。难道萧凡在医术上的造诣,还能比高天望更高不成?

和萧家其他长辈一样,叶器云对萧凡很不认同。

当然,假如萧凡和汪家长孙汪述都那样,走仕途之路,自又另当别论。

叶器云亲自出面为高天望“撑腰”,陆鸿再有满腹不爽也只能强自按捺,笑着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却无论如何都不肯顺着叶器云的话头,也对高教授的“神技”赞叹几句。

论到傲气,陆部长比谁差了?

陆鸿不爽,方由美更不爽,小丫头很不客气地瞪了高天望一眼,如果不是因为她对中医实在一窍不通,只怕早就“加入战团”,冲着高天望去了。

“哎,你会针灸啊?”

不过瞪了高天望一眼之后,小姑娘的兴趣立即就被针灸吸引了过去,拉了拉萧凡衣袖,低声问道,十分好奇的样子。

这人真是神奇,料事如神,身手高超,现在连针灸也会了。

在小丫头眼里,萧凡简直成了一座“宝库”,没准什么时候就能往外掏出点从未见过的宝贝来。

萧凡点了点头。

“那,针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工作原理是什么?”

小丫头化身成为一位颇有研究精神的好学生。

萧凡随口解释道:“针灸就是以特制的针刺激人体的穴位,达到治病的目的。”

“那我以后要是病了,就来找你,你用针灸给我治病好不好?”

萧凡不由失笑,小姑娘的思维可真是跳跃姓的。

饶雨婷嗔道:“小美,别胡说八道,你那么小,会生什么病?”

方由美立即反驳道:“妈,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你别那么迷信好不好?哪有人一辈子不生病的?现放着一个好郎中在,我肯定要提前预约啊。免得到时候萧神医太忙,没时间给我看病。萧神医,你说是不是?”

萧凡不由嗔目结舌。

怎么一不小心,自己又成为萧神医了?

不过方由美维护他的一片苦心,却是显而易见。

“雨婷啊,小美很活泼很可爱……”

坐在叶器云爱人身边的一位中年女士,便笑着对饶雨婷说道。看上去,林夕凡的长相和这位中年女士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叶器云的亲家母。听她对饶雨婷的称呼,似乎彼此之间也是很熟络的。

饶雨婷说道:“她啊,就是被惯坏了,喜欢胡闹。”

方由美便撇了撇嘴,也懒得和老妈理论,只是伸出纤巧的指尖在萧凡手掌心里抠痒痒。萧凡会来参加今晚的宴会,于方由美而言,实在是意外之喜。小姑娘现在满心愉悦,一般的事,理都懒得理。

对类似的聚会,萧凡的兴趣其实也不大。

他是有意为老萧家拓展人脉,却不代表着他会很乐意参加这些聚会。实话说,萧真人真的浪费不起这么多时间。

眼见方由美对萧凡甚是依恋,饶雨婷便问道:“萧凡啊,陈阳呢?你俩交往得怎么样了?”

不管怎么说,陈阳是饶雨婷给萧凡介绍的对象,身为“媒婆”,总也要关心一下才对。再说,只要确定萧凡和陈阳在恋爱,方由美和萧凡亲近一点就没什么。

小孩子心姓嘛!

但如果萧凡和陈阳之间没有继续,那可就要提高警惕,小心一些了。

现在的年轻人,早熟得很。尽管饶雨婷对萧凡和方由美都很信得过,然而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尤其是年轻男女之间,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萧凡连忙答道:“饶阿姨,陈阳今晚上有任务,没时间。”

“哦,工作要紧。”

饶雨婷便轻舒了一口气,说道。

虽然萧凡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但从萧凡这个话里也能分析得出来,萧凡和陈阳正在交往,不然萧凡怎能对陈阳的情况那么熟悉?连今晚上有任务都很清楚。

要是没任务,也许萧凡就和陈阳一起来出席这个宴会了。

简秀华却是有些不满意,蹙眉说道:“怎么他们安全部门,夜里都会有任务的?女孩子家家,还是要生活规律一点才好。”

有关陈阳的情况,饶雨婷早就向简秀华通报过的。给简秀华介绍儿媳妇,怎可以将女方的情况瞒着人家这个婆婆?

没这样的道理。

简秀华却是在担心,以后萧凡和陈阳结了婚,陈阳还是这么生活没规律,可就不好了。

谁来照顾她儿子?

萧凡微笑着听长辈们谈话,忽然掌心传来一阵刺痛,急忙扭头看去,却只见方由美撅起小嘴,扭过头去,似乎是生气了。

PS:感谢好好彬彬10万厚赐!恭喜黄三爷成为《大豪门》第46位盟主!盟主威武!!!(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