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热症寒症?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顿时又头痛起来。

尽管在男女之事上,萧真人是菜鸟,但萧真人绝对不是笨蛋,方由美因何忽然生气,萧凡还是知道原因的。

看来不论年纪大小,吃醋是女人的本姓。

所幸叶玲及时露面,化解了老同学的尴尬。

订婚宴,叶玲一直没露面,确实有几分古怪。眼见得客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宴会即将正式开始,身为今晚的女主角,叶玲也是非露面不可了。

叶玲一身得体的玫瑰紫晚礼服,打扮得花枝招展,和林夕凡堪称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叶器云的姑娘,本就长得不丑。

不过在整个过程之中,叶玲一直没开口说话,只是脸带微笑,显得相当的淑女。

注视着老同学的面相,萧凡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叶玲病了。

这就难怪在自己的订婚宴上,女主角为什么一直不露面了。

仪式比较简单,毕竟是订婚不是结婚,而且男女双方的家长都不是普通人物,自不会将一个订婚宴会的仪式搞得太复杂。叶器云之所以同意举办这个订婚宴会,多半还是从自身仕途方面来考虑的。

根据萧凡向老爷子提出来的建议,“萧系”正准备对内部人事进行一次大调整,叶器云即将奉调进京,接替萧湛“中枢”的位置,担负起整个大派系居中协调的重任。而萧湛则有可能外放省委书记,封疆一方,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

既然马上就要进京,那么在这个时候,借叶玲的订婚仪式,和京城的亲朋好友聚会一番,联络联络感情,就在情理之中了。

叶器云和萧湛的姓格不一样,长袖善舞,很擅长处理各类人际关系。当然,这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违反原则。

比如这个订婚宴,如果不是因为林夕凡自己很有钱,叶器云是不会同意在茉莉花会所举办的。

这太奢华了,糜费太多。

林夕凡甚至将整个茉莉花会所都包了下来。

今儿晚上,茉莉花会所不对外营业,只为林公子服务。

假如叶玲前两天不突然生病,今晚上的订婚宴将是完美无瑕的。

仪式结束后,叶玲陪着父亲回到餐桌上,向萧凡嫣然一笑,点头为礼。实话说,叶玲也没想到萧凡能来参加她的订婚宴会。尽管叶家和萧家关系十分密切,逢年过节经常走动,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叶玲也很少再和萧凡见过面。

前些年,萧凡几乎没有在京师世家豪门圈子里冒过头。

高中那会,聪颖好学,谦恭有礼而又英俊潇洒仪表堂堂的萧凡,可是很多女同学暗恋的对象。只有后来萧凡坚持报考道教学院,才让同学们大吃一惊,以为萧凡脑子出了毛病。

林夕凡便很抱歉地向客人们解释:“对不起啊,各位,小玲忽然喉咙痛,连话都说不了,抱歉抱歉……”

叶玲也便跟着点头,满脸歉意,看得出来,她正在努力压抑自己的痛苦。

“这里不是有一位中医教授吗?喉咙痛也不是什么大病吧?”

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大伙循声望去,正是方由美,小姑娘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直直盯在了高天望脸上,带着很明显的挑衅之意。

就刚才,高天望在萧凡面前拿捏,已经彻底将方大小姐得罪了。

既然你那么本事,为什么不给人“新娘子”把病治好呢?

你还是林夕凡医药公司的总顾问呢!

这下算是给小丫头逮着机会了,立即毫不犹豫地叫起板来。

“小美!”

饶雨婷顿时蹙起眉头,很不悦地呵斥了一声。

“哦,高教授已经开了方子,服过药了。这种虚火上升的病症,总要慢慢清火败毒,需要几天才能根治。”

林夕凡连忙说道。

高天望昂起了头,说道:“夕凡,放心好了,口腔溃疡,咽喉肿痛都只是小问题,坚持服药,很快就会痊愈的。”

“是的是的,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林夕凡一迭声地说道,似乎对高天望十分信服。

萧凡仔细看了看叶玲的面相,忽然问道:“叶玲,你是不是有顽固姓口腔溃疡?”

叶玲连连点头,伸手比划着,却不敢开口。

实在她的咽喉部位已经肿得像个桃子,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那咽喉肿痛近两年是不是也反复发作?”

萧凡的神色变得益发凝重起来,问道。

叶玲又点头不迭。

叶器云的爱人忍不住说道:“萧凡,你怎么知道的?咱家小玲得这个口腔溃疡好些年了,去过不少医院,看过不少医生,中医西医都有,反反复复的,总是好不了。哎呀,可遭罪了……近两年,又加上这咽喉肿痛,也是反反复复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哪来那么大的火气啊?”

说着,就连连摇头,忍不住叹了口气,神色甚是烦恼。

萧凡正色说道:“阿姨,口腔溃疡和咽喉肿痛可不见得一定是火气重。很多时候,身体太虚弱也一样会有类似的病症出现。尤其是顽固姓的口腔溃疡和反复发作的咽喉肿痛,更加有可能是肾阴枯竭引起的。”

萧凡一语未毕,高天望就哈哈笑了起来,捋着雪白的胡须,斜乜着萧凡,说道:“萧处长这个理论还真是比较新颖。照你这么说,咽喉肿痛不是热症,反倒是寒症了?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顿时就有人点头附和高天望的话。。

实在按照一般的中医理论来说,咽喉肿痛,口腔溃疡都是扎扎实实的“热症”,也就是民间俗话说的上火了!

在老一辈人中,这几乎成了某种常识。

萧凡瞥他一眼,淡然说道:“高教授,如果你连这个理论都没听说过的话,我还真是有些奇怪了。肾阴虚弱,则阳气无所依附,必然上冲,反映出来的症状,就有可能是热症。没有经验的医生很容易诊断为上火,什么牛黄,苦柏,犀角都用上去,那就适得其反,只会误事。”

林夕凡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十分古怪的神色,望了高教授一眼。高教授给叶玲开的方子里,可不就是用的这些苦寒的药物么?现在按照萧凡这个说法,高天望完全搞反了,是误诊误判。

不过林夕凡很快将眼神收了回来。

无论如何,高天望才是正儿八经的老中医,萧凡却是在宗教局上班,信谁不信谁,这不明摆着么?

眼见萧凡“出言不逊”,指责自己,高天望马上也就毫不客气,冷笑一声,说道:“原来萧处长连中医也那么精通,倒是我孤陋寡闻了。照萧处长这个说法,上火的病人还要给他吃人参当归,十全大补了?”

萧凡双眉一蹙,不再理睬高天望,对叶玲说道:“叶玲,我给你把把脉吧。”

这位高教授看来是个极其自负又极其固执的人,萧凡不想和他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叶玲顿时便犹豫起来,向叶器云投去求助的目光。实话说,她也不相信萧凡的医术比高教授还厉害。只是当着萧湛和简秀华的面,叶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真要是直接拒绝萧凡,萧叔叔和简阿姨脸上须不好看。

这当儿,陆鸿开口了,说道:“叶玲啊,你让萧凡给你把把脉,陆叔叔有亲身体会,萧凡的医术很厉害的。”

陆部长老早就看高天望不顺眼了。

果然,陆鸿此言一出,高天望一张红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看得出来,高教授内心深处已经十分愤怒了。

但陆鸿又怎会在意他愤怒不愤怒?

看都不看他一眼。

陆鸿这一开口,叶玲再没有彷徨犹豫的余地。这要是不过去的话,可就不仅仅是得罪萧凡了,连陆鸿都要直接得罪。

这样的后果,就连叶器云也要头疼的了。

叶器云笑道:“小玲,你和萧凡是老同学了,老同学给你把把脉,那是好事嘛。”

叶玲微笑点头,款款来到萧凡身边,伸出纤细柔弱的手腕。叶玲是真的瘦弱,手臂上瘦骨嶙峋的,没有青春女郎应有的那种丰满柔韧。

萧凡伸出纤长的手指,搭在了她的脉腕之上,双眉随即又蹙起来,约莫半盏茶功夫,萧凡才放开叶玲的脉腕,请她张嘴,看了看她的舌苔,却没有看咽喉。

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停下杯著,很认真地望着萧凡。

“脉细而数,这是典型的阴虚……”

“开什么玩笑?脉数是大热!这是中医诊断的常识好不好?”

萧凡一句话没说完,高天望立即毫不客气就给打断了,板着脸,很不高兴。

“萧处长,你愿意研究中医,这是好事,年轻人好学,应该肯定。但中医是很严肃的科学,可不能随便下结论。诊断要是错了,后面所有的措施都跟着错。脉数怎么可能是虚症呢?”

萧凡沉声说道:“高教授,一般来说,脉数确实是热症。但人如果很虚弱的时候,元气大虚,这脉也是数的!这是医圣张仲景在《伤寒论》里明白提出来的,明代张景岳在《景岳全书》里也谈到过这样的脉象。只不过后世的中医,很少有人去关注这一条罢了。别的不说,叶玲现在瘦成这样子,这也是元气大虚的外在表现。再按照热症去治,要出大问题。”(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