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调解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淡然问道:”这个董天磊,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饶玉生和徐振煵就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语.

刚才饶玉生问萧凡对董天磊”有没有一点印象”,其实是很客气的问法.在饶玉生看来,铁门和首都离得如此之近,对于董天磊,萧凡应该很熟悉才是.毕竟董天磊在铁门,真的是个人物.身家亿万,是整个燕北省鼎鼎大名的富商,在一些全国性的官方和半官方机构里,都有职务的.

仅仅只是有钱,也就罢了.

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国内的有钱人那是一茬茬地冒出来,没有最多,只有更多.关键这董天磊也算是个红顶商人,据说和首都某位大人物有着比较密切的关系,算得是那位大人物的”买办”.这就令得董天磊就算在首都的富商圈子甚至是官方圈子里,都有一定的身份.

董天磊为之服务的那位大人物,或者说那个豪门世家,和老萧家的关系还算过得去.

谁知萧凡却好像对董天磊基本没有什么印象,让饶玉生有点郁闷.在饶玉生看来,董天磊尽管出身”草莽”,然而经过自己的努力,已经跻身上流社会,身份或许还不能和他饶玉生相提并论,却也有资格和他在很多场合平起平坐了.

不过仔细一想,萧凡对董天磊没什么印象,倒也说得过去.

撇开萧凡自己的身份不谈,就老萧家嫡长孙这个身份就非同小可.绝不是任何人都能让老萧家的嫡系子弟另眼相看的.

换句话说,在饶玉生眼里.董天磊是个人物,在萧凡眼里.董天磊基本就是路人甲.

萧一少着实有这个资格.

萧凡要刻意和方黎乃至方家搞好关系,却不代表着饶玉生能和方黎比肩.两人在世家豪门中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饶玉生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何启齿,似乎这个事情还有点复杂.

“是这样的,一少,前不久,方书记不是去了铁门么?”

徐振煵就在一旁赔笑说道,点了这么半句.

萧凡何等睿智,徐振煵这么一提,心里头立即就有了方向.双眉不由微微一蹙,淡然问道:”方叔叔刚去铁门,地方上这些人,不至于那么不开眼吧?”

方黎前些日子正式去铁门就任,进燕北省委班子,出掌政法系统,兼任燕北省公安厅厅长.

对于方黎这个任命,也不是没有人质疑.

倒不是说资历问题,方黎的资历是足够的.方黎本来就是副部级干部.方家在政法系统根深蒂固,离京赴任燕北,不过是增加一段地方上任职的经历,个人履历齐整些好看些罢了.压根就谈不上是提拔,甚至连重用都谈不上,最多算是平调.勉强要说有些好处.就是在省委班子成员这个位置上,今后可以去的地方更多.可供选择的余地更大.

真正让人质疑的是方黎那个公安厅长的兼职.

政法书记兼任公安机关首长,时下是十分普遍的做法.由上到下,这样的任命比比皆是.然而具体到燕北省,具体到方黎本人头上,这个任命就有点耐人寻味.

方黎本人从未在公安机关任过职,没有穿过哪怕一天警服.在此之前,他主要做的也是协调工作,这是他的长项.指挥具体的行动,似乎并不是方书记所擅长的.

和全国各地很多地方的公安机关一样,燕北省公安系统内部也是山头林立,各方势力博弈纠缠不已.原本此番调整,公安厅长这个职务,是打算安排给技术干部的,然后公安厅内部还有几个重要职务也要做好安排,算是对方方面面的势力都有个交代.

谁知上边去出人意料的让方黎兼任了公安厅长,而且对公安厅内部的岗位调整也予以”冻结”,原有人员一概不动.名义上是让等方黎到任熟悉情况之后再做调整,实际内情自然不是那么简单.

方黎人还没到铁门,已经被架上了火炉.

饶玉生叹了口气,说道:”我当时就说了,燕北那地方复杂,不好弄,让他慎重考虑.也不知道听了谁的鼓惑,我姐夫这回是铁了心,一口就答应下来,紧赶着就去了……哎呀,燕北是真复杂……”

这一点,萧凡和徐振煵都认同.

燕北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历来是拱卫京师的最后一道屏障,燕北省的政治也很受高层关注,不少政治大派系都插手燕北的人事安排.这么重要的一个京畿省份,无疑不可能做到”清一色”,由某一个政治派系或者豪门世家来掌控.各大势力都会在这里表现他们的存在.

单此一点,就造成燕北省的政治局势特别复杂,各种关系纠缠不清.

比如这一回方黎的”兼职”,内里就很不简单.别看只是涉及到一个公安厅的人事安排,但因为公安系统的特殊,公安厅的人事任命不但要经过燕北省委的研究,还需要经过公安部的研究同意.双方意见一致,人事安排才能落实下去.

也就是说,让方黎兼任燕北省公安厅长,同时”冻结”燕北省公安厅内部人事调整,本身就是各方势力博弈之后暂时达成的妥协.这种.[,!]情形肯定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矛盾迟早要爆发,要解决,就是个迟爆发早爆发的问题而已.

饶玉生是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方黎会选择去燕北省任职.

自然,他和徐振煵都不大清楚,方黎最终决定去燕北,就是因为眼前这位”萧大师”说过一句:东南六百里,是方黎的福地.

“这回倒好,刚到燕北,连板凳都还没捂热,就有人出幺蛾子了.”

饶玉生边说边连连摇头,神色甚是懊恼.

萧凡依旧淡淡说道:”枪杆子在手,真有人出幺蛾子,抓起来就是了.”

当然,枪杆子不能解决全部问题,有很多大人物,就不是可以用枪杆子去对付的,但在萧凡想来,这样的大人物至少不包括董天磊那种级别的商人在内.

哪怕他是个红顶商人,在方黎这样的豪门世家二代”掌门人”面前,也还是不够看.

饶玉生再次郁闷了一下,随即苦笑说道:”一少,地方上的事情,挺复杂的,不好处理……”

这话说得很委婉,其实就是向萧凡指出:哥们,地方上这些事,你是真不懂!哪有那么简单,你以为说抓人就可以抓的么?

“一少,董天磊这个人吧,好像和薛澜薛主任的关系很不错,听说他们还是大学同学.”徐振煵又在一旁提醒道:”哦,薛澜就是薛陶的姑姑,在保监会工作.”

考虑到萧凡以前一直在”修炼”,不问世事,未必就知道薛澜是何方神圣.不过薛陶和萧凡是校友,加上这么一句解释,料必萧凡就心中有底了.

萧凡的眉头果然轻轻一蹙,似乎有些意外.

薛家在首都也算是很有名望的豪门世家了,尽管还赶不上萧家汪家这样的一等豪门,势力也是不小.尤其在金融业这一块,更是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力.

比如薛陶在证监会工作,他姑姑薛澜在保监会工作.

无论证监会还是保监会,实际上全都是从人民银行分离出来的,多年以前,他们是一家人.直到后来保险业务和证券业务高速发展,才不得不将人民银行对保险业和证券业的监管职能剥离出来,专门成立了保监会和证监会这两个机构.

不过随即,萧凡的神色又变得平静如水,似乎对此事不感兴趣.

确实这个事情跟他的关系也不是很大,看上去,甚至和饶玉生徐振煵关系也不大.类似的政治斗争和博弈,方黎可比他们经验丰富多了.萧凡不觉得自己越俎代庖能比方黎处理得更好.

饶玉生和徐振煵再对视一眼,饶玉生咬了咬牙,说道:”一少,董天磊这个人虽然脾气暴躁,不过也还算讲义气,对朋友不错.而且他在铁门把生意做得那么大,多多少少和姬氏集团也有些往来……”

这话听上去还是十分的漫无边际,萧凡却在瞬间就明白了饶玉生的潜台词.

董天磊这个人,不但在官面上有后台有靠山,在地方上的势力也很大,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和姬轻纱以及姬氏集团的关系,绝不会是饶玉生说的那么简单.只怕饶玉生本人,也和董天磊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

归根结底,饶玉生也是个商人,就在京燕经营,和董天磊姬轻纱都有很深的交往,十分正常.如今董天磊忽然要出幺蛾子,向饶玉生的姐夫方黎挑衅,饶玉生自然就坐不住了.

无论哪边吃亏,对他都没好处.

这事,还得调解!

在此之前,饶玉生要”调解”这事,说什么也不会找到萧凡头上.但现在情况自然不一样了.方黎饶雨婷对萧凡的观感那么好,甚至于方由美那小丫头都说要给萧凡做”女朋友”,由此可见,方家是真打算和萧家进一步搞好关系了.而姬轻纱似乎和萧凡的关系也很不错.

萧凡岂不是调解此事的最佳人选么?

不过看上去,萧一少似乎对充当调人没多大兴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