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第三方势力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眼见萧凡神情淡淡的,没有就董天磊的事情多说什么,饶玉生也就不好继续深入下去。毕竟这个事不简单,仅仅只是一个董天磊,也就罢了,关键牵扯到薛家,还牵扯到方黎,甚至牵扯到整个燕北省委和高层内部的一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萧凡没打算插手进去。

当然,这也跟饶玉生的态度有很大的关系。

看上去,饶玉生对萧一少相当客气,甚至是恭敬,没有丝毫失礼之处。但这都只是表面上的东西,实际上,饶玉生在萧凡面前一直都很谨慎,许多话都没敢挑明了说。

至少他并未告诉萧凡,这个事跟他饶玉生到底有多大的关联。如果仅仅只是和董天磊有些生意上的往来,饶玉生断不至于这么沉不住气。

正主都还没动作呢,你急什么?

饶玉生不肯主动说明,萧凡自然绝不会刨根究底。

宴会倒也“尽欢而散”,饶玉生和徐振煵恭恭敬敬将萧凡送到酒店门口,目送大奔离去。

饶玉生的脸sè完全yīn沉下来。

徐振煵低声说道:“玉生,你也不要太担心……”

饶玉生哼了一声,说道:“我能不担心么?我姐夫的xìng格你多少了解一点吧?董天磊的脾气,你就更清楚了,那是个傻大胆,天不怕地不怕的。一旦杠上了,谁能给他们解开?那只老狐狸,亲手将这个事交到我姐夫手里,摆明就是要坐山观虎斗,避都避不开的。”

徐振煵“嘶嘶”地抽了口凉气,伸手摸了摸下巴,似乎也觉得这事挺难办。

大奔离开中天酒店不久,萧凡的移动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姬轻纱打过来的。萧凡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估摸着姬轻纱也该给他打个电话了。

尽管在此之前,萧凡对燕北省各方势力的了解不是那么深入,却也很清楚,一旦燕北发生大事,几乎不可避免的要将姬轻纱和姬氏集团给牵扯进去。

无论台面上还是台面下,姬氏集团和姬轻纱都算得是燕北省举足轻重的一派势力。

刚才饶玉生虽然有些语焉不详,萧凡也能猜得到,此事姬轻纱脱不了干系,却不知是什么原因,姬轻纱没有亲自来和他会面。

“对不起,一少,没有过去陪你,失礼了。”

电话一接通,姬轻纱便即开门见山地说道,语气随和自然,是完完全全的朋友架势,不过还是透出几分客气,显见得在姬轻纱心目中,她和萧凡的关系还处在某种“待考验”的阶段。

“不要紧。”

萧凡的回答还是那么言简意赅,不露丝毫声sè。

姬轻纱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一少,近来又有人开始打主意了,我不得不特别小心谨慎一点。要是和你靠得太近,万一被别有用心者拿来做文章,可就不好解释了。”

萧凡淡淡地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燕北省的情况或许很复杂,但别人想要拿他来做文章,却也没有那么简单,老萧家的嫡系子弟,绝不是那么好牵扯的。一般的政治博弈,大家都会很谨慎地避开那些超级豪门。因为超级豪门一旦被牵扯进来,萧老爷子这种级数的元老哪怕只是轻轻一句话,都足够大家手忙脚乱好一阵。

当然,专门针对某个豪门发动的攻势,那又另当别论。

“一少,其实这个事,方书记可能误会了,燕北省各界人士,对于方书记莅任燕北,都是很欢迎的,对方书记的要求,大家都很会很尽力地去配合。或许个别人的反应稍微迟钝一点,也不是要故意怠慢。”

姬轻纱斟酌着字句,谨慎地说道。

其实姬轻纱这番话,完全可以看做是燕北省“民间势力”的表态。姬轻纱没有太显赫的官方身份,但她在燕北省的真实势力,却是明摆着的,很多人都清楚。姬轻纱明白告诉萧凡,她没打算和方黎对着干,其他人似乎也没这样的打算。

燕北的道上朋友,会“很配合”方书记!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姬总,董天磊是不是就属于那反应迟钝的少数人中的一个?”

姬轻纱是燕北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却不代表着整个燕北省就没有其他“大哥”,事实上,就算是文二太爷在黄海,也只是一位“最后的仲裁者”,而不可能做到“一统天下”。

董天磊的势力或许还比不上姬轻纱,应该也足够他“自成体系”了。

姬轻纱不愿意和方黎对着干,不意味着董天磊也会是完全一样的想法。董老大一定要“独树一帜”,你姬总能管得了他么?

姬轻纱苦笑一声,说道:“一少,董天磊的神经是比较大条一点,但反应也不至于那么迟钝。他只是xìng子比较暴躁,却不是傻瓜。不过这一回,董天磊自己没多少选择的余地……一少,你是大人物,对于董天磊这种草莽出身的小角sè,可能平rì里了解并不多。不管他是什么xìng格,他走到今天不容易,越是这样,越是不会轻易放弃。真把他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我个人觉得,方书记刚刚到任,还是应该先稳一稳,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也给大伙一点点时间……”

一少,请你转告方书记,不要把人逼得太急了!

狗急还跳墙呢!

董天磊学历不低,本科,甚至和薛陶的姑姑薛澜还是同学,上的是名校。不过和萧凡比较而言,董天磊也只能算是出身“草莽”了。

萧凡略略有些诧异地说道:“姬总似乎对这位董天磊印象很不错啊。”

姬轻纱就差没有明说了,事实上就是想要萧凡出面做个和事佬,让方黎放董天磊一马,至少也要给董天磊争取一点“时间”,让他有机会改正自己的“错误”。

至此,萧凡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饶玉生和董天磊之间的牵扯很深。不然,饶玉生是方黎的小舅子,由他出面去向方黎求情,不比假手萧凡这个“外人”来得方便?正是因为饶玉生和董天磊纠缠不清,才不敢到方黎面前去求这个情。

他是“当事人”嘛。

而且萧凡若是出面的话,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他本人,还隐隐代表着萧家。不但方黎和董天磊背后的薛家会很忌讳,那位直接将方黎架在火上“烧烤”的大人物,都要好好掂量掂量。

“一少说笑了,实话说,我对董天磊没有半分好感,这人太粗鲁了,脾气很臭,我不理他好几年了。不过眼下这局势,牵一发动全身啊……”

姬轻纱的语气之中,带着很明显的无奈。

假如能够不受牵连就将董天磊干掉,姬轻纱当然很乐意。关键现在时机不对,方黎真出手将董天磊“干掉”,燕北其他几股“民间势力”立即就会遭受池鱼之殃。尤其要是将饶玉生牵扯进去,几乎会直接牵扯到姬轻纱。

别看姬轻纱和董天磊之间不怎么对路,饶玉生却是联系双方的桥梁。作为在京燕地面发展经商的世家子弟,饶玉生和姬轻纱董天磊这样的“坐地虎”搞好关系,完全应该。

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萧凡缓缓驾驶着大奔在宽敞的水泥马路上稳稳向前,对着手机沉声说道:“姬总,对于燕北的具体情况,你比我清楚多了。方书记也比我清楚得多,相信他会有一整套完善的处置方式。”

姬轻纱轻声说道:“一少,我对燕北的情况,也许还不如黄书记那么了解。黄书记才是真正的老燕北,据说方书记一到任,黄书记就和方书记会过面,希望方书记能好好整顿一下铁门的治安秩序,对于一些严重威胁社会安全的治安隐患,要下大力气清理干净,彻底消除危险隐患。”

姬轻纱终于将最关键的一点说了出来。

她嘴里所言的“黄书记”,萧凡当然清楚是何方神圣。乃是燕北省的某位副书记,燕北三号人物。如同姬轻纱说的那样,黄书记是老燕北,单纯论在燕北工作的资历,现任燕北省委一哥和省zhèng fǔ一哥,都比黄书记差了些火候。黄书记在省委的分工,不但分管干部工作,还兼管政法工作。

“黄大鹏书记?”

“嗯。”

萧凡的眉头蹙了起来。

难怪这个事,饶玉生和姬轻纱都着了急,却原来是有了第三方“介入”。否则,方黎刚刚莅任燕北,就算“建功立业”的心情再迫切,也不会这么急着向薛澜的同学“开战”。更何况方黎是何等稳重的xìng格?

方黎一到,黄大鹏便将董天磊推到他的面前,摆明是要坐山观虎斗了。在方黎眼里,董天磊固然不足道,随便伸出一个手指头,就将董天磊和他的企业集团碾碎了。但加上董天磊背后站着的薛澜和整个薛家,那可就不简单了。

黄大鹏明显也不是冲着董天磊去的。

一个道上人物,如果没有薛家“买办”的身份,让人家黄书记拿哪只眼睛看你呢?

“一少,实话说吧,我觉得,某些大人物的吃相也忒难看了点……”

稍顷,姬轻纱在电话那边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讽之意。(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