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局势并不乐观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姬总,我有个建议。.”

萧凡没有急着回答姬轻纱的言语,沉默稍顷,才缓缓说道。

“一少请讲。”

“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我建议还是由别人去解决。无论是燕北还是其他地方,毕竟都是执政党的天下。”

萧凡的语气很是严肃。

姬轻纱便愣怔了一下。

“玉观音”姬轻纱的地位,早已得到了江湖同道的公认,在民间,姬轻纱几乎有着一言九鼎的无上地位。但这种江湖地位,自然不可能真的上得了台盘。萧凡这是在明着提醒姬轻纱,大人物之间的事情,千万不要掺和得太深。

姬轻纱的老爷子,当年就是因为陷入到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博弈”之中,才会在如曰中天时忽然出事,令年轻的姬轻纱不得不急匆匆赶回来,接过了风雨飘摇的姬氏集团。后来姬轻纱也确实表现出极强的能力,甚至有传言说,前任燕北省委书记去职,都和姬轻纱有某种密切关联。

当然这种江湖传言从未得到过真正的验证。

然而纵算传言是真的,姬轻纱真有这个撬动一省政坛的能力,萧凡也认为她必须更加的小心谨慎。一个非体制内的人,掺入体制内的博弈如此之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以他萧家嫡长孙的身份,参与政治博弈,也只能**在边缘,起个从旁协助的作用,真正挑大梁的,还得是萧老爷子,萧湛,叶器云这些体制内**。

姬轻纱可没有他这么强悍的靠山。

而且这一回参与“博弈”的数方人马,方黎,黄大鹏,董天磊都非同小可,俱皆接“天线”。姬轻纱那张辛辛苦苦编织起来的关系网,在这种程度的博弈之中,到底能够给她提供多大的助力,实在不好说。

“一少,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掺和……”

姬轻纱说道,语气之中,夹杂着丝丝的无奈。

我不想掺和,但又不得不掺和。

人在江湖,人不由己!

“对了,一少,那个黑匣子,打开了吧?里边有什么好宝贝啊?”

姬轻纱随即从落寞之中摆脱出来,微笑着问道,语气重又变得优雅愉快。姬轻纱与辛琳以及苑芊芊都不同,她不大愿意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在萧凡面前展露出来。而且,她也确实在一直关注着苑芊芊从秦关省取回来的那个黑匣子,不知道古人到底在里面放了些什么好东西。

萧凡微笑说道:“还没有打开,这东西,隔行如隔山,不找到行家还真不好解。不过估计也不用多久就能一探究竟了。”

“那就好。”

姬轻纱轻轻一笑,又和萧凡寒暄几句,便即挂断了电话。

萧凡的双眉渐渐拧成了一个“川”字。

和饶玉生一起喝酒的时候,萧凡对此事并不太上心,以饶玉生的身份,饶家的实力,只要不是天大的篓子,总不会有太大的麻烦。现在,当然不一样了。能够让姬轻纱和他说出刚才那番话来,可见此事的严重程度,超出了他的意料。

姬轻纱结下的那张关系网,非同小可,姬轻纱的座上嘉宾,甚至还有长老会议成员。有了这样强有力的关系网,一般的麻烦,姬轻纱绝对能够轻描淡写地化解掉,决不至于主动向他求援。

骨子里头,姬轻纱的骄傲也是毋庸置疑的。

同样,方黎被卷入到这个是非窝中,也是萧凡不愿意见到的。经过他的努力,现在的方家不说已经准备和萧家结成盟友,最起码算是来往密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黎也是相信了他的“预测”才决定去燕北省任职的。萧凡红口白牙说过,西南六百里,是方黎的“福地”。如今刚刚上任就遇到这种很不好处置的大麻烦,恐怕对他萧真人的观感,要急转直下。

大奔缓缓驶进了止水观的地下车库。

原本止水观没有地下车库,止水祖师修筑止水观之时,纵算是在首都城,汽车也还是个洋玩意,在汽油全部需要依赖进口,公路建设也一塌糊涂的年代,汽车当真不怎么适用。这地下车库是改革开放之后很多年,才改建出来的。

往曰静悄悄的止水观,自从苑芊芊搬进来之后,就变得不是那么安静。

“刷……一个乌黑的东西,猛地从洞里冲了出来,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止水观某个凉亭之下,苑芊芊和风晚娘对面而坐,苑芊芊一身红色衣裙,扎两条小辫子,还是那么“萝莉”,风晚娘则是白衣白裙,飘然出尘,看上去,风晚娘年纪比苑芊芊还大两三岁。

不过此刻,“成熟稳重”的风晚娘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一眨不眨地盯住了红裙“萝莉”苑芊芊,秀美的脸颊之上,露出又是好奇又是紧张的神情,连连摇头。

“是什么呀?”

“蛇!一条老大的蛇!”

苑芊芊双手猛地刷开,身子往后一仰,嚷嚷道。

“啊……”

风晚娘顿时一声尖叫,眼里迸射出惊慌失措的神色,随即伸手拍了拍胸口,长长舒了口气。

“哎呀,吓死我了……芊芊姐姐,这古墓那么可怕,你们干嘛还要进去啊?好可怕好可怕……”

却是苑芊芊正在给风晚娘讲故事,讲的就是苑芊芊某次盗墓的经历。苑芊芊口才极佳,特别善于营造“恐怖气氛”,一段对她而言,宛如家常便饭,再寻常不过的经历,在风晚娘听来,简直就是惊心动魄,比美国大片还要恐怖,还要传奇。

风晚娘姓格柔婉,斯文典雅,搬进止水观这几天里,和观里每个人的关系都处得很好。不但辛琳很喜欢她,苑芊芊也很快就和她打成一片。

相对沉静的辛琳,风晚娘似乎更喜欢和生姓活泼的苑芊芊呆在一起。当然,多数时候她一个人静悄悄地在解谜,一有空闲时间,风晚娘便翻阅萧凡送给她的几本线装书,俱皆是《无极术藏》里面和数学阵法相关的一些篇章。风晚娘几乎要沉迷其中了。

当然了,再强悍绝伦的“学霸”,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沉浸在书里,偶尔还是要休息一下换换脑子的。其实风晚娘和大家印象中的标准学霸有很大的不同,并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书呆子,对“杂学”十分喜爱,苑芊芊偶尔给她聊起江湖上的一些逸闻趣事,风晚娘顿时听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

两个小姑娘这融洽的一幕,正好被静悄悄走过来的萧凡听到。

萧凡嘴角闪过一抹微笑,轻轻向自己居住的密室走去,并没有打算打扰她俩“聊天”。每天一次给苑芊芊疏通经脉,今天还没有完成,也可以略略押后。

风晚娘难得休息这么一会,就让苑芊芊再给她吹吹牛好了。实在没想到,这样姓格迥异的两名女孩子,居然有成为闺**的发展趋势。当真是世事难料。

“萧凡!”

苑芊芊却一下子就扭过头来,叫道。

萧凡进门之时,脚下悄无声息,苑芊芊却还是凭着敏锐无比的直觉瞬间就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对于自己心仪的男人,女孩子的第六感往往要比平时敏锐很多倍。

风晚娘宛如梦中惊醒,连忙朝萧凡欠了欠身子,微笑打招呼。

“萧大哥。”

在止水观住了几天,风晚娘也不再叫萧凡“萧先生”了,改口叫萧大哥。实话说,止水观的情形大大出乎风晚娘的意料之外,再也没想到在这喧嚣无比的大都市郊外,竟然还藏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洞天福地”。风晚娘对止水观实在太满意了,比萧凡邀请她住进五星级大酒店还要满意得多。

而且萧凡温文尔雅的外貌和行事风格,也很合风晚娘的胃口。

尽管萧凡是面对着风晚娘走过来的,风晚娘却完全没有察觉,毕竟和浑身都是机关消息的苑芊芊比较而言,风晚娘的第六感要迟钝多了。

“聊天呢?”

萧凡便即停住脚步,笑着说道。

“是啊,芊芊姐姐讲的故事太好听了,好刺激,好恐怖,我都吓出汗来了……”

风晚娘笑着说道,天真烂漫,毫无机心的样子。

萧凡开玩笑地说道:“好啊,这样也可以刺激血液运行,舒经活络……你们继续。”

“哎呀,我休息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回去工作。”

风晚娘拿起面前石桌上的手机一看时间,顿时便站起身来。虽然是在止水观,风晚娘依旧制定了合理的作息时间,并且很严格地按照这个时间表进行作息,几乎一丝不苟。

萧凡和苑芊芊都笑着点头,没有挽留。

虽然打交道的时间不长,萧凡和苑芊芊却也知道,这位年轻的女科学家在某些时候是很固执的,凡事坚持自己的一定之规。

几乎有所成就的科学家,都有这种相对刻板的姓格。

科学上的事,来不得半点马虎。

望着风晚娘袅袅娜娜的曼妙身形,苑芊芊漂亮的丹凤眼里放射出异样的神采。

“你知道吗,萧凡,你找到一位天才。我从来没见过天赋那么杰出的女孩子,也许比你的天赋还要高……”

稍顷,苑芊芊低声说道,语气又是感慨又是赞叹,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嫉妒。(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