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牢狱之灾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董天磊慢慢将手机搁在玻璃钢茶几之上,浓浓的眉毛蹙到了一起。.

这位名震铁门乃至在整个燕北省都赫赫有名的董老大,外形和他的声音一样,相当粗豪。四十几岁的样子,短平头,国字脸,乍一看,有点像是部队出身的那种铁汉。

实际上,董天磊没有当过兵,高中同学光荣入伍的时候,他已经在首都一所重点大学就读,和薛澜成为同班同学。在大学里,董天磊是很有名的。

就因为他长得够帅!

和那个时候最有名的曰本电影明星“高仓健”一样,是很典型的硬汉形象。这么多年过去,董天磊更像高仓健了,不但形似,而且神似。

不过到了如今的年代,高仓健早已被人遗忘,董老大也不再是靠着脸蛋吸引单纯女同学的小伙子,而是身家亿万的董总!

室内装修十分新潮前卫,亮闪闪的,很多家具的造型都很“科幻”。以董天磊的年龄来看,不应该喜欢这种新潮的装修,除非他骨子里头不承认自己是位四十几岁的大叔。

事实上也是如此,董天磊一直都不服老,他的精力体力,丝毫也不亚于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孩,在床上,依旧能让女人尖叫不已。

比如茶几对面那位漂亮妩媚的中年美妇。

“天磊,再给薛澜打个电话吧。”

中年美妇黛眉紧蹙,看得出来,她内心深处十分忧虑。不过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柔和优雅一些,免得影响到董天磊的心情。

董天磊摇摇头,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浊气,冷哼道:“没那个必要!”

中年美妇原本充满期待的眼神顿时就黯淡了下去,轻轻叹了口气。和董天磊一起这么多年,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姓格,她太了解了。董天磊骨子里头,特别骄傲。要不是这种姓格,也许今天和董天磊一起生活的,就该是薛澜,而不是她了。

当初追求董天磊的女同学不少,以她最漂亮,但以薛澜的家庭条件最好。

眼见中年美妇神色黯然,董天磊似乎心有不忍,说道:“薛家的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薛澜,你以为还是当初的薛澜吗?早就已经心如铁石了。这一回,得我自己扛。我扛住了,或许和薛家的关系还能继续下去,要是扛不住,该杀该剐,那都是我自己的事,和老薛家无关。”

中年美妇有些愤愤然地说道:“薛家怎么可以这样?当初需要我们效力的时候,多客气啊。现在出了点状况,马上就做缩头乌龟?这样卸磨杀驴,今后谁还敢跟他们往来?”

“嘿嘿,卸磨杀驴的事,他们做得多了。现在这磨还没卸,就准备把驴杀了……上位者谁不是这样心狠手辣的?”

董天磊倒没有像中年美妇那样愤愤不平。卸磨杀驴的事,他自己也干过不少。

董天磊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在如今这个世界,好人是很难混得开的。

“那,最少你也要打个电话求证一下那个姓萧的年轻人的身份吧?他到底是不是方黎的亲戚,是不是方由美的表哥?这个事真不能大意。”

中年美妇又提醒了一句。

这个事对于方由美而言,也许就是玩个略微刺激点的游戏,对于他们而言,一着不慎却就有可能是灭顶之灾。尽管走到这一步也是被逼无奈,但能够把事情做得细致一点,那还是细致一点的好。

这么多年过去,任谁都知道,董老大有个贤内助。

董天磊还是摇头:“没那个必要。不管这年轻人是不是方黎的亲戚,都无关紧要。我又不是真要把他们怎么样,就是给方黎提个醒,别把我逼得太狠了。真让我无路可走,那谁的曰子都不会好过的。”

其实董天磊心里也有数,最好是能把萧凡的身份搞清楚。然而要求证这个事情,就必须给薛澜打电话。京师那些世家豪门二代子弟三代子弟的情况,自己可没有薛澜那么清楚。毕竟董天磊的基业是在铁门,不是在首都。

董天磊不想和薛澜联系。

当年的同学,如今早已变成了另外一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董天磊不想去自讨没趣。尽管每次和薛澜通话,薛澜的语气都十分温和优雅,但骨子里头透出的那股高高在上的气息,董天磊如何感觉不到?估计薛澜每和他通话一次,都要在心里冷笑一回: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初你要是娶了我,现在何至于窝在小小铁门当个见不得光的地下老大?

老薛家虽说不是一等豪门,想要培养一位驸马党的政治资源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些年,董天磊虽然一直都为薛家做买办,内心深处却也从来都不认为薛家高自己一等。不过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

越是和这些世家子弟走得近,内心就越是不会有什么敬畏之意。

神之所以被人敬畏,就是因为神祇都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保持着必要的神秘感。如果每天脱光了睡在一起,哪怕自己老婆是条白蛇也没什么好怕的。

而且,既然老薛家此番是那样的一种态度,董天磊相信,就算自己给薛澜打了电话,只怕薛澜也不会告诉他太多真实的内幕。

那个姓萧的,强煞也就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纵然出身豪门,又算得什么?

“天磊,我前天去见过阎大师了……”

中年美妇将董天磊没打算改变自己的主意,略略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阎大师”搬了出来。

董天磊脸上顿时露出很不以为然的神色,大手一挥,说道:“怎么又提那个阎大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别信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怎么老不听呢?这种人满嘴胡说八道,光知道骗钱。”

看得出来,董天磊对所谓阎大师实在不感冒,只是怕中年美妇太难堪,才没有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天磊,我知道你不信,可是人家阎大师真的算得很准的,你就注意点吧。”

中年美妇有些着急,猛地挺直了身子。

“是吗?那这回他又说了些什么?”

“阎大师说了,你今年的运程不好走,搞不好就有牢狱之灾。”

中年美妇本来还有几分顾虑,见了董天磊这个态度,也就顾不得许多,将“阎大师”的原话直截了当就说了出来。

“牢狱之灾?哈哈,他不是头一个这么预测的人。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刚上大学那会,就有人给我看过相算过命,说我有牢狱之灾。现在怎么样?我还不是好好的?”

董天磊大笑起来。

“天磊,我承认,很多算命的都是江湖骗子,可是,却也并不见得每个大师都是骗子。阎大师……”

中年美妇话没说完,董天磊就一挥手,打断了她,说道:“好啦,别说这个阎大师了,你好好搁家里呆着吧,我出去一趟。”

“你去哪?”

中年美妇急匆匆问道。

“去听涛山庄。”

听说董天磊去听涛山庄,中年美妇倒没有再问,连忙去衣架上取下董天磊的外套,给他穿在身上,柔声说道:“天磊,不管怎么样,以前老爷子对你不薄,现在又是这样的情况,你管管自己的牛脾气,不要太暴躁了。姬轻纱本也不是省油的灯。”

“得了,我去求她总可以了吧?”

董天磊嘴里这么说,眼里却闪过一抹怒火。

中年美妇只做没看见,送他到客厅门口,又叮嘱了一句:“天磊,这个事最好别让老炮参与,他那姓格,很容易坏事。”

“行了行了,你就别念叨了。我自家兄弟,我不比你了解?老炮脾气是火爆一点,也不是不懂事的人,知道该怎么做。”

董天磊脸上终于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中年美妇便闭上了嘴巴,目送董天磊的背影离去,深深叹了口气。

和许多大老板喜欢开轿车不同,董天磊开的是一台奥迪越野车。董天磊自己说,是因为越野车空间大,开起来舒服。当然,也不排除开越野车显得更年轻这样一个心理因素在作怪。

乌黑的奥迪越野车从董天磊居住的别墅后院开了出去,很快就转上了繁华大马路,直奔听涛山庄而去。

听涛山庄是姬氏集团早年开发的一个豪华楼盘,数年前曾是铁门市最豪华的房地产楼盘的代名词。姬氏集团董事长姬轻纱就住在听涛山庄的某栋别墅。

董天磊在听涛山庄也有一套别墅,不过多数时候并不到这边来住,对听涛山庄,他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黑色奥迪越野车很快就开到了姬轻纱所居别墅前停了下来。

尽管从姬老爷子那里算起来,姬轻纱是晚辈,但瞧在老爷子面子上,董天磊还是恪守着大面上的规矩,每次有事,都主动到听涛山庄来找姬轻纱商量,免得惹人闲话说他董老大人走茶凉,过河拆桥。

当然,姬轻纱对董天磊也很客气,每次都亲自接待。这一回也不例外,管家客客气气将董老大请进了别墅。只不过,在这种客气掩饰之下,彼此之间真实的距离到底有多远,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董天磊没有在别墅多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就走了出来,脸色阴沉,气哼哼地上了奥迪越野车,绝尘而去。

董天磊刚刚离开别墅,姬轻纱那台黑色的奔驰轿车也从车库里驶了出来,很快便融入到城市的滚滚车河之中。(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