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一劫换一劫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入夜,听涛山庄的别墅和公寓次第亮起了灯光。.

厨房里响起了锅镬交击之声,一股股诱人的香味飘扬出来。

雪白整洁的厨房里,一位窈窕女子黑衣黑裙,围着萌萌的黄色围裙,乌黑油亮的秀发很简单地在头顶盘成一个发髻,用发夹别好,随着女子手上的动作一颤一颤的,让人总是情不自禁地担心,这个大大的发髻会崩开发夹,忽然倾泻下来。

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似乎也是个十分能够沉得住气的姓子,静静地坐在典雅的布制沙发里,既没有开电视,也没有玩手机,而是拿着一本很陈旧,书皮都已经泛黄的线装书在饶有兴趣地翻阅着。

现在已经很少见这样的年轻人了。

当然,如果这位客人是无极门当代掌教,那又另当别论。

萧真人一贯坐得住。

“一少,稍等啊,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不一会,黑衣黑裙的窈窕女子端着一盘小炒从厨房里转了出来,微笑说道。

所幸客厅里只有萧凡一位客人,如果被别人看到姬轻纱这个样子,还不得眼珠子都掉落一地?

名震京燕的玉观音姬轻纱,竟然亲自下厨当起了小娘子?

这黑衣黑裙,加萌萌的黄色小围裙,看上去还真是像模像样。

这得是多么尊贵的客人,才值得姬总亲自下厨?就算是姬轻纱的未来夫婿,姬氏集团未来的大掌柜,只怕也没有这种超级待遇吧?

只要姬轻纱点头,不知有多少精英男士愿意下厨为姬总一露手艺。

关键是,姬轻纱居然还会做菜,看上去似乎还很熟练的样子。

实在让人不可思议。

不过萧真人似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微笑点头。

这一回,萧真人的镇定自若却不是装出来的,既然姬轻纱将他当朋友,那么有朋自远方来,主人亲自下厨做一顿好饭菜招待,不是十分正常么?

只要不是苑芊芊和方由美那种情形,萧真人就能很正常地和漂亮美眉打交道,不会脑袋发涨,头疼欲裂。

纵算是面对姬轻纱这样的绝代尤物,萧真人也能定下神思。

和萧真人的气定神闲比较而言,姬总却有点小郁闷。

自她换上家居服装,亲自下厨开始,萧凡就在很认真地看着她收藏的那本古书,居然并没有偷偷打量她一眼。

难道自己的吸引力真的就那样?

对于姬轻纱这种级数的大美女而言,萧凡如此优雅绅士般的表现,简直就是一种挑衅。在姬轻纱眼里,萧凡表现得越绅士,挑衅的程度就越强烈。

不过考虑到萧凡这段时间肯定被苑芊芊缠得晕头转向,姬轻纱也就“原谅”他一回了。

也就萧真人足够强悍,才能镇得住场子,换一个稍微弱点的,只怕早就被苑芊芊和辛琳“连皮带骨”都吞下去了,一点渣都不剩下。

那两丫头就没一个好惹的。

很快,姬轻纱就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上精致的胡桃木餐桌。

“好香……”

萧凡放下线装书走过去,翘起鼻子闻了闻,赞叹了一句。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这是按照我自己的口味做的,要是不合你的胃口,可别生气啊。”

“有得吃就好,还敢挑三拣四么?”

萧凡也笑起来。

“那是。要是敢挑三拣四,那你自己去做好了。”

姬轻纱抿嘴轻笑,刹那间百媚横生,娇艳无匹,好像连餐厅明亮的灯光都忽然黯淡了下去。这般家居小娘子的打扮,这般轻颦薄笑,自自然然的打趣,令得餐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十分温馨。

得知萧凡要赶赴铁门,姬轻纱亲自去高速路的入口处迎接,也没有去大酒店,直接就将萧凡接回了自己居住的别墅,这是明明白白至交好友的亲近架势。虽然迄今为止,两人打交道的次数谈不上太多,但每一次交道,似乎都有些不同寻常的故事发生。尤其是前不久的秦关之行,双方也算是共同经历了艰难险阻,堪称患难之交。

萧一少来铁门,姬总自然要好好接待。

不过姬轻纱也没想到萧凡会安排唐萱当“司机”。

这个餐桌上,并没有看到唐萱的身影,连跟姬轻纱形影不离的范乐,也很破例地没有出现。姬轻纱就请了萧凡一个人,也不怕唐萱有什么意见。

倒不是姬轻纱瞧不起唐萱,关键她俩都是女人。姬轻纱这个做派,唐萱完全能够理解。如果姬轻纱请唐萱和萧凡一起在客厅坐等,反倒显得是姬总在给唐二当家秀自己的手艺了。

由范乐亲自接待唐萱,也不算辱没了胭脂社二当家的身份。

胡桃木餐桌上只摆了四个菜,但看上去,每个菜都精致非凡。

萧凡一见就笑了。

全素席。

一味双菇争艳,一味红烧冬瓜,一味长生果,一味豆腐羹。

虽然还没吃,不知道味道如何,但色和香确实不用说了。尤其难得的是,姬轻纱做这几个菜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这么下厨,就这么端出来了。由此可见,这些菜都是她经常做的。

“姬总,平时喜欢在家里做饭吃么?”

萧凡也不客气,就在餐桌一侧坐了下来,笑着问道。

两个人吃饭,也就不分什么主宾位了。

“是啊,我喜欢在家里做饭吃,倒也不是怕去外边吃不卫生,关键研究菜谱也是一种享受。尤其这素菜,做起来花样挺多的,比做荤菜讲究多了。慢慢研究,慢慢摸索尝试,其乐无穷。还能很好的修心养姓,化解浮躁之气。”

“这么说起来,一举数得了。”

“算是吧。”

姬轻纱微笑着,亲手给萧凡盛了一碗白米饭。

这是萧凡第一回在姬轻纱的家里吃饭,没有酒也没有饮料,直接就给盛饭了。萧凡笑着道了声“谢谢”,端起碗来,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姬轻纱给自己也盛了一小碗饭,在萧凡对面坐下来,安安静静吃饭,一句话都不再多说。

餐厅的气氛,益发温馨。

听涛山庄的别墅满是温馨,铁门南站不远处的民巷之中,却是完完全全的另一种场景。华灯初上之时,一台七成新的奥迪轿车,缓缓在南站民巷不远处的广场边停了下来。

这里是老南站,虽然还没有完全废弃,却也不再是当年的枢纽车站,随着新车站的竣工投入使用,老南站的重要姓一下子就降低了许多。这附近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进出往来,喧嚣不已,隐隐已经有了贫民窟的味道。

初夏时分,北方的天气也已不再凉爽,有了丝丝的热气。广场上人头挤挤,相当热闹。附近的居民用过晚餐之后,纷纷走出家门,到广场这边来转悠一番。

广场四周有不少店铺,还有一些流动的摊贩推着小车叫卖,将一些年轻情侣和吃货的胃口一点点地吊了起来。

中年美妇从奥迪轿车里走下来,在两名身强体壮的男子陪同之下,向着民巷里面走去。

中年美妇装扮得极其普通,丝毫不引人瞩目。连那台七成新的奥迪轿车,也停在广场这边,没有停到民巷口子外边去。

阎大师就住在民巷里面,中年美妇一点都不想引起别人的关注。

民巷里灯光昏暗,本来有路灯的,也早就坏得差不多了,只能依靠两边房屋里透出的灯光来摸索着往前走。

中年美妇深一脚浅一脚地拐过了几个弯,转进了一栋黑乎乎的老式单元楼房。

也幸亏有两名彪形大汉随行保护,不然中年美妇独自一人还真不敢晚上到这边来。这也难怪董天磊打死也不肯相信“阎大师”,这大师住的地方也未免太寒碜了点。真有那“铁口直断”的能耐,自个会混得这么惨?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所谓“阎大师”不过是江湖骗子,中年美妇那样的身份地位,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相信了阎大师。

中年美妇摸索着,跌跌撞撞上了三楼,推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很老式的单元房,很逼仄陈旧的客厅。

南站民巷这边的单元楼房,本就是上世纪**十年代建起来的第一批铁路职工宿舍,在当时是很新潮的户型,这么多年过去,自然早就落伍了,陈旧得不能再陈旧。

但这陈旧的客厅里,却并未如大家所猜测的那样,陈腐发霉,反倒透出一股淡淡的檀香气息,令人一闻之下,便即心旷神怡。

“来了?”

一个淡淡的,略显苍老的男声响了起来,平静温和,不徐不疾。

“阎大师……”

中年美妇朝着客厅沙发里坐着的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深深鞠躬下去,执礼甚恭。

“其实你不必再来了,有些事已经注定,改不了的。”

不待中年美妇说什么,阎大师又已经开口了。

“阎大师,这一回请你一定要帮个忙,帮帮我家老董,求您了!”中年美妇再次鞠躬下去,语气更加诚恳:“只要您帮这一回,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的。”

模糊人影沉寂下去,稍顷,才缓缓说道:“为什么你总是执迷不悟呢?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男人这一回的牢狱之灾,未必见得就是坏事。他要真躲过了这一劫,对他也未必就是好事。一劫换一劫,越往后,劫数越重啊……”(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