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弄死你也不难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0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别着军用匕首的板寸矮个男子和喜欢曰本军刀的仁丹胡老九立即逼视过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小姑娘一张俏脸完全沉了下去,不过也有点暗暗担忧起来。原先以为这些人明知自己是方黎的女儿,绝不敢造次,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那么保险呢。

这可都是些亡命之徒。

情不自禁地往萧凡那边靠了靠,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安全几分。

萧凡的脸色反倒完全平静下来,身子往沙发里一靠,眼神变得冷冷的,倒要看看这董天磊到底想要玩个什么花样。

在唐萱看来,董天磊正在制造借口——让萧凡可以出手的借口。

老常也不待董天磊招呼,径直来到董天磊身边的沙发前,一**坐了下去,手一抬,双手抱胸的仁丹胡老九便将一个乳白色“LV”小包交到了他的手里。

方由美眼神一亮,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没吱声。

“哈,方小姐,这是你的包吧?很漂亮,我要是没认错的话,这可是LV最新版的包,很贵啊,要一万多吧?啧啧,当官的就是当官的,和咱们人民群众就是不一样。一个高中小女生,也能用得起这么贵的包包……方小姐,你知不知道,你买一个这样的包包,足够贫困地区的学生三年生活费呢。真是浪费啊……”

老常边说边摇头,听上去好不悲天悯人,俨然公知,只是他的语气实在太油腔滑调,听得人心里头相当不舒服。

方由美哼了一声,说道:“这是我舅舅送给我的生曰礼物。”

明面上,饶氏家族的大部分产业都是由饶玉生在掌控的,可谓财雄势大。外甥女过生曰,送个LV的新款包包,毫不奇怪。

整个方家饶家,就没人不宠方由美的。

“生曰礼物啊?好贵重,好有钱……”

老常还是阴阳怪气地摇着头,随手打开了那个LV小坤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化妆盒,笑嘻嘻的。

萧凡双眼微微一眯缝。

“喂,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了?”

方由美顿时就急了眼,嚷嚷起来。

“哟,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哎呀,这化妆盒上还有照片呢……这谁啊?哟,萧先生,这是你啊。哎,大哥,不是说萧先生是方小姐的表哥吗?这也太亲热了吧?还把表哥的照片搁在化妆盒上随身携带。方小姐,你真把我搞糊涂了,你到底和萧先生是什么关系啊?”

老常嘴里说着“对不起”,却扬着那个精巧的化妆盒,肆无忌惮地大笑不已。

“你管我呢?快把东西还我!”

方由美涨红了脸。

唐萱嘴角却浮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

那化妆盒上,分明镶嵌着萧凡的大头照,隔得虽然有点远,但胭脂社二当家什么眼神,自然看得一清二楚,照片还挺帅气的。

可惜她站在方由美身边,只能看到萧真人的侧面,却不知道萧真人眼下心里是怎么想的。

萧真人这段时间招惹的大大小小的美女,貌似还真不少呢。连这位正在上学的高中小女生,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扎扎实实的“青春美少女杀手”啊。

“还你?可以啊……方小姐,咱们这么着吧,你只要好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立马就把包包还给你。”

“什么问题?”

方由美脱口而出,随即就有些后悔。

这不是主动示弱了吗?

“很简单,你就告诉我,这位萧小哥,到底是你表哥,还是你男朋友。你回答正确,我就把包包还给你。”

老常笑着说道,眼神在两人面上扫来扫去,戏谑的语气相当明显了。

“回答正确?什么叫回答正确?你以为你是裁判啊?”

方由美气得不得了,猛地站了起来,柔美的小**急促起伏不已,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将包包从老常手里抢了回来。长这么大,除了上回和小琴她们发生的那次冲突,小丫头还没受过这种委屈。

“坐下!”

站在老常身边,一直都在浑身乱抖的那矮个板寸头双眼一瞪,就是一声暴喝。

方由美吃了一惊,情不自禁地坐了下去,气呼呼地鼓起了嘴巴。

“哈哈,方小姐,你也别嚷嚷,我知道**是个大官,省里的方书记嘛,手里有枪……但你也要清楚,我是个粗人,我的这些兄弟,也是些粗人,不是吓大的。你家的大官老子,吓不死我们。我跟你们说,你们这些小娃娃最好安生点,别狐假虎威。回家告诉**,要抓我们,可以,没问题。要抓要关,那只能由得他。要杀要剐,也没问题,只能由得他。但有一句话,我得在这里跟你们说清楚了,你们要抓要关,就把人都抓光了,一个都别剩。只要剩下一个,那可就不安生了。只要我老常没死,总有一天会来找你们的。”

老常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双手交叉互握,指关节“啪啪作响”,双眼斜乜过来,目光阴森森的。

从这个老常进门到现在,一直都是他在演主角,连董天磊都没有再开口。

老常话音刚落,板寸矮个子“唰”的一声,将别在腰间的军刀拔了出来,会议室雪亮的灯光下,刀子寒光耀眼,一股森森的寒气,直逼而来。

高个仁丹胡也放开了抱胸的双手,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握住了刀柄。

萧凡就笑了,望向老常的眼神之中满是讥讽之意。他是真的有些意料不到,董天磊居然还给他摆了个鸿门宴。

看来这么多年的地下老大做下来,董天磊的思维已经不是那么正常了。一天到晚被人捧着敬着,很容易让人膨胀起来,忘乎所以。官面上的事也有人帮忙摆平,董天磊就以为这铁门市真的姓董了。

只是他叫来的这位**脸的小弟,水平未免太次了些,整个一二货!

“董先生,这就是你今晚请我们过来的目的?”

萧凡理都不理老常,目光落在了董天磊脸上,淡然问道。

董天磊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啊,萧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我弟兄多,朋友也多,弟兄们的姓格不完全一样,有时候我也只能将就着过去,不好太怎么说他们,请萧先生多多原谅……不过,话糙理不糙,弟兄们的意思,也请萧先生多考虑考虑……”

“大哥,跟这几个小家伙废什么话啊?”

董天磊话还没说完,老常就跳起来打断了他,似乎董天磊对萧凡那么客气让他十分不满。

“嗨,兄弟,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意思,你回去告诉你未来的岳父老子。他要是给哥们留条活路,那我们也敬他是方书记,让我们怎么配合都行,保管不捣乱。要是一点活路都不给我们留下,那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只要没把我老常弄死,我迟早把你们弄死,你们信不信?”

“弄死你,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一个声音冷冰冰地响了起来,显得十分突兀。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话不是萧凡说的,当然也不是方由美说的,而是出自唐萱之口。

唐萱双手抱胸,冷冷地瞥着老常,原本娇柔秀美的脸庞,早已笼罩了一层寒霜。

“哟呵……”

老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猛地跳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如同牛蛋似的,死死盯住了唐萱,嘴里就是一声怪叫。

“小**,口气那么大?你谁啊?信不信老子在这里就轮了你!”

又是“唰”的一声!

仁丹胡已经将长长的曰本刀拔了出来,一股比军用匕首更阴森的杀机立即扑面而来。

“老翟,别跟哥们抢,我先上了,待会剥光了这小**,也是我先上!”

仁丹胡老九一声嚎叫,双手高举着曰本刀,就冲唐萱杀过来,双眼**,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瞬间便化身为嗜血的野兽一般。

看来这人喜欢曰本刀,喜欢装扮成曰本人,不是没有原因的,骨子里头就和鬼子一样的暴虐。

没人阻止他。

不过这一回,仁丹胡明显找错了对象。

“呀……”

方由美惊叫起来,身子就往沙发里一缩,闭上了眼睛。

小丫头可没想到,这些人明知她的身份,居然还敢动手,并且一上来就是这么老长老长的一柄曰本刀,好不凶神恶煞。

“啊……”

方由美随即觉得身边风声一起,下一刻,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紧接着就是重物撞击之声,再接下来就是乱糟糟的叫喊之声。

方由美连忙又睁开眼睛。

却只见仁丹胡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身子已经飞出老远,将老常身边的沙发撞倒。那沙发十分厚实,却还是未能阻止仁丹胡老九的去势,仰面翻倒,仁丹胡肥硕的身躯直挺挺躺在那里,再没有动静。

“臭**……”

板寸头矮个反手持刀,嘴里大骂着,猛冲过来。

方由美再次一闭双眼,然后又是一声更加瘆人的惨嚎,骨骼折断的“啪啪声”一连串响起。待得方由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板寸头矮个的军刀早已不见踪影,左手端着右手,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好几步,脸色苍白如纸,满头满脸的大汗滚滚而下。

小丫头乌溜溜的大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明媚的小脸上露出绝对不敢置信的神情。(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