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祸福无常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1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方由美唐萱三人一离开金桥会所,郑厅长立即就下达了搜查的命令。

事实上,这个时候整个金桥会所都已经被彻底包围起来了,无数警察和便衣,将金桥会所围了个水泄不通,摆出了不放走一个漏网之鱼的架势。

只是金桥会所够大,尽管来的警察不少,一时三刻也没办法将会所全部搜查一遍,要将所有犯罪分子一一抓获,总还需要一点时间。

外边已经乱成了一团,董天磊却没有着急上火,独自一人呆在会议室内,抓起了一旁茶几上的固定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原本乱糟糟的会议室,已经简单收拾了一下,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老常,老翟和仁丹胡老九都已经抬了出去。这几个家伙,应该还可以给董老大争取一点时间。在铁门市,火车站老常可是出了名的凶鬼,双手血案累累,细论起来,扎扎实实算得是条“大鱼”。

按照董天磊的吩咐,老贺知道该怎样应对那些警察。

“阎大师!”

电话终于接通,董天磊顿时就换了一种语调,对着话筒,恭敬万分,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如果他老婆在这里,一定会惊得跳了起来。

董天磊居然称呼电话那边的人为“阎大师”。

这,这不是要把人都搞糊涂了么?

董天磊可从来都不信这些东西的。

“嗯。”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点尘不惊。

“阎大师,情况是这样的,我已经完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

董天磊略略弯着腰,在电话里将情况汇报了一遍,虽然是言简意赅,但要害处却是说得清清楚楚,一点都不含糊。

“阎大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董天磊外表镇定异常,声音已经略略有点抖了,可见他的内心,实在不如他的外表那样镇静自若。

阎大师略略沉默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天磊,我还是那句话,这是大劫。很难化解的。一劫换一劫,已经是最好的方法了。这一劫,你躲不过去……”

“我知道我知道,阎大师,我就想知道,这大劫。能不能换得下来?”

董天磊一迭声地说道,额头上冷汗澹澹而下,再也不是刚才面对萧凡的冷静。

“能不能换得下来,我也不敢打包票。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到了里边,只交代自己的事,别牵扯其他人。这是你活命的关键。也是换劫的关键,千万要记住了,不能乱来!”

阎大师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十分严肃凝重。

“是是,我记住了我记住了,请阎大师放心,我绝对不会乱来的……”

董天磊点头不迭。

其实不用阎大师吩咐,董天磊也心里有数。有些事确确实实是不能乱讲,不少人都知道他是薛家的“买办”,但别人知道是一回事,他亲口招供那又是另一回事。他不开口,薛家投鼠忌器,千方百计也要保他一条老命,一旦开了口。情况立即就会发生一百八十度的逆转,第一个要他命的,只怕就是薛家。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越是和这些豪门大族接触,董天磊就越明白他们的可怕。绝对不是他所能对抗得了的。这么多年,他能在铁门站稳脚跟,享受荣华富贵,一多半都是因为他头上刻着的那个“薛”字。至于他自己结下的那张关系网,固然也很了不得,但和薛家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薛家能够将他扶起来,也就能踩下去。

富贵荣辱甚至祸福生死,都在人一念之间。

阎大师果然是高人,尽管对他和薛家的情况不是那么了解,却通过卦象占卜将这一切算得清清楚楚。

“那就好。那位萧先生要求你做的,你也一定要做好。像火车站老常那几个人,实在太不像话了,这种人你和他们混在一起,迟早会被他们连累死的。趁着这个机会,连根拔起吧,能干掉的都干掉。你在号子里也能比较安心。不然,他们总还会闹出事来。”

阎大师又沉声吩咐道,语气益发的郑重。

“是的是的,阎大师放心,名单我已经写好了,都是这些年跟着老常乱搞的家伙,死不足惜。我以前是投鼠忌器,这一回有方家亲自出手,是最好的机会了。”

董天磊又连忙说道。

老常桀骜不驯,这些年纠集了一帮亡命之徒,在火车站一带横行不法,董天磊碍着大家多年的老关系,怕拔出萝卜带出泥,一直帮着他们擦屁股。眼下倒好,直接将他们送到了萧凡的刀口之下。

这些个土包子,哪里知道真正豪门世家的可怕?

要弄死他们,萧凡压根就用不着自己亲自出手,只要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足够了。自有人出面将他们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连半点渣渣都不会留下。

如同阎大师所言,这些人都毙掉,他董天磊就算在号子里也能安心了。等风头过去,再找个生病的由头,不就可以保外就医了么?

所幸这些年,自己一直留着后路的。

未雨绸缪,这都多亏了阎大师指点啊。

尽管出来之后不可能再想今天这样风光显赫,一呼百诺,起码吃穿不愁。人这一辈子,威风了二十年,还不够么?

做人不能太贪心!

“阎大师……”

“天磊,你不用多说了,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能不能躲过灭顶之灾,就看你的造化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个份上,逆天行事,我没那个能耐。”

“阎大师太谦虚了,您就是活神仙啊,我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董天磊对着话筒一阵点头哈腰,脸上的感激之意,确实发自内心,不像是装出来的。

阎大师又叮嘱两句,便即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红木大门被一脚踢开,好几支黑洞洞的微冲枪口直指而前。

“不许动!”

好几声暴喝同时响起。

董天磊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不徐不疾地将话筒放了回去,慢慢站起身来,举起双手,倒也不失“草莽豪杰”的气势。

整个会议室只有董天磊一个人,郑厅长还是站在几名手持微型冲锋枪的防暴警察身后,冷冷地看着董天磊。

这会议室很大,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埋伏其他人手?

貌似每个沙发后都能躲人。

董天磊在铁门地下世界可是大名鼎鼎,任谁都听说过“董老大”的“威名”!

郑厅长和董天磊不陌生,以前甚至还不止一次和董天磊一起吃过饭,只是眼下已经撕破了脸,自然要小心一些。郑厅长可不相信这种人真会讲什么义气。万一困兽犹斗,情急拼命,给他来上一家伙怎么办?就算没被伤到,也要闹大笑话。

“郑厅长,不用那么紧张,这就我一个人。请领导放心,我完全配合,绝不捣蛋。”

董天磊举着双手,慢慢走过去,嘴角刚刚隐去的那丝讥讽笑容,又悄悄浮现出来。这些人的嘴脸,董天磊倒也见识过不少。

名义上,一走阳关道,一走独木桥,冰炭不同炉。本质上,大家其实并没有区别,都是同一类人。如果当初他董天磊走的是体制之路,或许这会站在防爆特警身后耀武扬威的,就该是他董厅长了!

人生如梦,世事如棋,谁能说得清楚呢?

眼见董天磊一步步走近,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没有其他异变,郑厅长总算暗里松了口气,脸一板,手一挥,厉声呵斥了一句。

“带走!”

“是!”

几名特警齐声应诺,上前给董天磊戴上了手铐。

董天磊果然十分配合,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嘴角那一丝嘲讽,益发明显。

金桥会所这边大动干戈,萧凡亲自驾驶着大奔,缓缓驶向燕北省委招待所。一般来说,他如果以私人身份来燕北,不会住省委招待所。

太拘束。

不过这一回,他却是代表老萧家来燕北“调解”的,自然大不相同,该讲究的一定要讲究一下。

省委常委院离省委招待所距离并不远,几分钟的车程罢了,大奔尚未抵达省委招待所,手机先就响了起来。

“一少?”

电话那边,响起姬轻纱略带嘶哑却又显得极其优雅迷人的嗓音。

“姬总。”

萧凡轻轻一笑。姬轻纱此时打电话过来,应该意味着金桥会所那边的事情已经收尾了。

果然,姬轻纱接下来说道:“一少,郑厅长已经收队了。全部落网,一个都没有漏掉。我刚刚接到消息,火车站那边也已经开始行动了,董天磊亲自提供的名单,应该也不会有漏网之鱼。”

姬轻纱尽管并未参与今晚上的“行动”,却对一切了如指掌。

燕北“民间势力第一”,果然名不虚传。

“我相信燕北的同志肯定要把这些工作做好的。不过姬总,我有个建议……”

“一少请讲。”

“这段时间,你去首都休息一阵吧,我过两天也回去了,到时候一起喝茶。”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语气波澜不惊。

“好的,一少这个建议我完全接受,我现在就走,去首都等一少喝茶。”

“嗯,这就很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