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元气大虚?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方由美不开口,不代表着方黎也不介意。

自家闺女和谁好不和谁好,外人可管不着!

眼见方黎轻哼一声,脸色沉了下去,薛陶视而不见,薛澜却跟着心里一沉。此番亲赴燕北,一半是为了萧凡,还有一半却是为了方家。

薛家党附汪家,与萧家一贯不对路,但在此之前,和方家关系还算一般。对他们之间的种种争斗博弈,方家一直保持中立,两不相帮。如今萧家表明态度,薛澜便急着赶了过来。薛家和萧家,自然没有“和解”的可能,这不是薛澜能够做主的,甚至整个老薛家都不能做主。脱离汪家,转向萧家,这个决定可不那么好做。

但方家却还能争取。

以方家目前的实力和号召力,真要是全面与萧家合作,对于汪家薛家而言,绝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好消息。

来之前,薛澜已经紧急和几位重量级人物磋商过,大家的一致意见是要尽量争取方家不完全倒向萧家,哪怕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完全牺牲董天磊和他“代管”的产业都在所不惜。实在不行,那就与黄大鹏所在的势力合作,向方黎施压。

阻止萧家势力进一步扩大,乃至自成体系,是汪家薛家等所在的政治大派系一直为之努力的目标。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尽量削弱萧家的力量。

已经和萧家不对路了,此消彼长的道理,大家都明白的。

薛澜可不希望侄儿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题,一上来就将方家父女给得罪了。方由美是方黎的小女儿,方黎肯定溺爱,薛澜也是为人母者,将心比心,谁拿自己女儿开涮,自己就跟谁急。

“薛主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铁门来指导工作,感谢感谢……”

黄大鹏对薛陶和萧凡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了解,一时半会,也不想马上就掺和进去,便说些客套话,寒暄着将薛家姑侄安排就座,和萧凡面对面。

说起来,黄大鹏当初的计划也挺简单,就是让方黎和薛家去分胜负,自己好坐收渔利。

没想到萧家横插一杆子进来,把一切都搞乱了。

那就看看再说吧。

黄大鹏的爱人周主任是个活泼的姓格,待人接物很有一套,对老公的心思也很了解,主动和客人说话套近乎,包厢里气氛表面看十分融洽。

很快,酒菜流水价送将上来,俱皆是名贵菜肴,什么海参鲍鱼,熊掌燕窝,虫草雪蛤,一应俱全,简直就是照着十全大补的方子去点的菜。

满满一大桌子肉菜,看得方由美两眼发直。她这个年纪的小女生,多数是吃货,不过对这类大菜却不怎么感兴趣,他们喜欢的是烧烤啊,哈斯达根啊之类的新潮食品。

就算是正经宴席,也没有这么大补的。

不过看黄大鹏的样子,对这些菜肴却很满意,笑着说道:“大家别见笑啊,我这个人呢,就喜欢吃个肉。来来,都甭客气,先干一杯!”

说着,就举起了杯子。

酒是燕北本省产的白酒,黄大鹏的乡土情结还蛮重的。

一桌人以黄大鹏年纪最大,资格最老,又是东道主,大家自然响应,一起碰了一杯。

萧凡从旁看着,只见一小杯酒,黄大鹏分三次才喝完,刚一放下杯子,便呼呼吃喘息了几声,额头冒出汗来。

周主任连忙给他夹了些菜放在面前的小碟子里,低声说道:“吃口菜,压压……”眉目之间,显出担忧之色,又将一盅虫草炖汤摆到黄大鹏跟前。

她是黄大鹏的续弦,刚刚和黄大鹏结婚没多久,这官太太才当上,正兴兴头头呢,自然就担心黄大鹏的身体了。

萧凡目光在那虫草炖汤之上一扫,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这细微的神情变化立即就被周主任捕捉到了,略感尴尬地一笑,说道:“萧处长,我家老黄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身子有点虚,医生给开了张温补的单子,让他多吃点进补的东西。”

这却是生怕被萧凡小觑了。

黄大鹏马上说道:“是啊是啊,萧处长,我呢,是个农民出身,大老粗。以前生活比较艰苦,就是怕糟蹋了好东西。”

脸上却有些傲色。

黄大鹏的心态,和老婆刚好相反。她老婆年轻,只有三十几岁,紧跟时代潮流,就怕被人笑话成土包子。萧凡可正儿八经是一等豪门出身的子弟,人家什么大世面没见过?黄大鹏却以大老粗,“泥腿子”自居,很看不起小资产阶级情调。

海参鲍鱼,熊掌燕窝,虫草雪蛤,哪一样不是十全大补的好东西?祖祖辈辈都觉着这些东西珍贵,怎么到我这就变成土包子了?

我就爱吃!

薛澜顿时露出关心的神情,说道:“黄书记,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却是革命的本钱,可不能透支健康啊?啊,对了,我这里有颗人参……”

薛澜说着,就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包包,从中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来,却是一品包装精美的人参,那人参须眉皱皱,就算是再不识货的人,一眼也能看出来,这不是凡品,只怕有些来头。

“黄书记,这颗人参是我一个朋友上次去东边句丽国访问的时候,人家送给他的礼品,据说是五品叶的野山参,药效相当好。黄书记和嫂子看看……”

顺手将人参盒子递给了身边的周主任。

这盒子怕不有一尺多长,可见盒子里的人参“身材”很挺拔。一尺来长的五品叶野山参,已经堪称参王级别了。

周主任似乎也是识货之人,连忙接了过去,一边细细打量着野山参一边啧啧称赞,说道:“五品叶野山参,还是句丽国送的国礼……哎呀,这也太贵重了……”

人参自古就是华夏九大仙草之一,随着这些年的滥采滥挖,真正的野山参越来越罕见,市面上所谓的老山参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种植的。但这人参从薛澜手里拿出来,又明白说了出处,想必是正品,不会是种植的假货。

东边的邻国句丽国原本就以盛产野山参出名,而且句丽民族一贯以“死要面子”闻名,这送给贵宾的国礼,倘若也是人工种植的人参,可就要闹笑话了。

“老黄,你看看,这是真正的参王啊……”

周主任欣赏一阵手里的人参,又递给身边的黄大鹏。

“当然,参王参王,好东西好东西……”

黄大鹏接过去,打量了一下,满嘴称赞,却很快就将人参盒子递还给老婆,示意她还给薛澜。

薛澜这当儿掏出这么一颗参王来,绝对不可能是在黄大鹏面前炫耀,而是要将这人参送给黄大鹏。但黄大鹏却不能随便接受如此贵重的礼品。薛澜可不是黄大鹏的手下,无需向他“进贡”。这野生参王虽好,却不是那么好拿的。

尤其当着方黎的面。

周主任紧紧拿着人参,大为不舍。

既然嫁给了省委副书记,周主任的眼皮子也没那么浅。但她看中的不是这参王的价格,这种真正的野生参王,那是有价无市的。一百万两百万的价只管往上喊,然而就算有钱,也未必就买得到正品。

她是真心想要给黄大鹏将身体好好补一补。

毕竟年近六旬,岁月不饶人。

这几天黄大鹏气虚,喉咙里总是堵着痰,喘不上来,可差点将她急坏了。昨天找大夫开了个温补的方子,刚吃了两服,略微有所好转。薛澜这参王,还真是及时雨。

“嫂子,既然黄书记身体有点虚,这人参倒正好对症,可以补一补。”

薛澜微笑着说道,很优雅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压根就没有要将人参再收回去的意思。

“这个,这个……那就谢谢薛主任了,待会我再给薛主任算算这钱。”

周主任也是很有决断的人,眼见薛澜送礼之意甚诚,立马就顺坡下驴。当着方黎的面,收下这礼物,固然不好,会让方黎有想法。但坚定不移地当众拒绝薛澜的好意,却也很不妥,一样会往死里得罪薛澜。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大大方方收下。

待会给钱就行了,当是向薛澜买的这人参。

“好啊。”

薛澜笑着,无可无不可。

所谓“算钱”,彼此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一句客气话罢了,为方黎留个脸面。

“周主任,这人参确实是好东西,但我有个建议啊……”

原本一直在旁观的萧凡忽然开口说道,神色变得比较郑重。

“萧处长请讲。”

周主任连忙说道。

“我建议,这参汤暂时不要熬给黄书记喝。我认为,黄书记的身体并不虚弱,相反,阳气大盛。温补的药方,还是要特别小心才好。”

萧凡缓缓说道。

“啊,不会吧?我家老黄这是阳气大盛么?萧处长,这个,嘿嘿……省中医院的医生诊断过的,他们说主要是气虚,要补补元气。”

周主任笑了笑,很委婉地说道,眼里神色颇有些不以为然。

难道老萧家的子弟还精通中医术不成?

方由美也瞥了萧凡一眼,随即抿嘴轻轻一笑。

这人,又要化身“萧神医”了么?

不过,对萧神医的本事,方大小姐倒是绝不怀疑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