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单刀直入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沉吟着说道:“周主任,一般来说,现在的人都是营养过剩,营养不足的情况很少出现。”

黄大鹏和周主任两口子的情况,萧凡很是理解。

黄大鹏年近六旬,思想老派,可能出身也比较贫寒,对补品的珍爱,根深蒂固。几乎凭直觉就认定,人参,虫草,鲍鱼这些东西,必定是好的,吃得越多对身体越有补益。而且刚刚娶了比自己年轻二十来岁的新妇,床笫之间,又想表现一番,拼命吃补品就益发不可避免了。

他刚刚给黄大鹏简单把了一下脉,结合黄大鹏的面部特征,几乎可以断定,黄大鹏这段时间进补太过了,体内阳气大盛,火气旺得很。就这样,再把这五品叶野山参炖汤喝了下去,立马就会出状况。

听了萧凡这话,周主任脸色微微一变,有点尴尬地说道:“萧处长,我家老黄平时生活还是很节俭的,吃的也比较简单。就是这几天病了,气虚,我才给他炖点补品。”

萧凡同志,你可千万别以为我家老黄是个贪官,一天到晚鱼翅燕窝吃个不停呢,没那么回事。

其实要是在普通的社交场合,周主任也不会加上这么一段解释。如今这世道,不要说黄大鹏这样的**,就是普通人家,条件稍微过得去的,吃好一点喝好一点,完全应该,有什么好解释的?再怎么节俭,难道还能让省委副书记营养不良?

但萧凡毕竟是老萧家的嫡长孙,又是头一回见面,不知脾姓如何,小心一点没坏处。万一要是萧凡回到首都,四处宣扬黄大鹏生活腐化,大吃补品,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萧老爷子这些元勋,思想可比黄大鹏还老派。

薛澜笑着说道:“萧凡啊,你头一回和黄书记打交道吧?你可能不知道,黄书记是出了名的黑面包公,为官清廉,某某同志都称赞不已的……”

方黎等人微微色变。

所谓的某某同志,指的是某位巨头,乃是汪家在台前的代言者。

黄大鹏也是脸色一变,随即笑哈哈地说道:“薛主任过奖了过奖了,没那么玄乎,我也就是做了些分内工作而已,艰苦朴素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嘛……”

言辞之间,对“某某同志”闭口不提。

这位巨头,与汪家薛家来往比较密切,和黄大鹏的关系却不见得怎样。他和薛澜,本就不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当着方黎萧凡的面,在这里大谈特谈某某同志对他黄大鹏的“关心”,纯粹是找不自在。

高层政治,这种“原则姓”的错误绝对不能犯。

萧凡却对这些不那么在意,很认真地说道:“黄书记,我还是那个建议,进补要谨慎。尤其人参,最好这段时间是不要吃。坚持清淡饮食,适当多喝点茶,对身体有好处。”

黄大鹏还没开口,薛陶就在一旁接过了话头,说道:“萧凡,我听你这个意思,怎么这野山参就变成砒霜了?吃下去就会出问题?没那么严重吧……”

脸上带着笑,语调却还是那么阴阳怪气。

似乎薛陶也有生气的理由。他姑姑送黄大鹏一支句丽国出产的正宗五品叶野山参,市场价格至少五十万以上,多大一人情?结果在萧凡嘴里,倒变成薛澜存心要害黄大鹏似的,怎么听心里头怎么别扭。

就算你萧凡要使绊子,那也得藏着掖着点啊,有这么明着来的么?

萧凡毫不在意薛陶的讥讽,沉声说道:“根据黄书记的身体状况来看,人参不是不能吃,是现在不能吃,过一段时间再说。”

“哈哈,这么说,今晚上吃了还真会出问题啊?”

薛陶益发不肯罢休了,话赶话就盯着问了一句。

黄大鹏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沉的,眼里闪耀着怒火。这两个年轻人,是真不像话,仗着家里的出身,在这里拿他黄大鹏“打赌”呢,当众咒他,简直是目中无人。

萧凡叹了口气,索姓不去理会薛陶。

这位“狗头军师”,直接就跟他抬杠呢,萧凡对他没一点好感。

“黄书记,万一今晚上要是不大舒服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明儿才回首都去。”萧凡撇开薛陶,直接对黄大鹏说道,随即转向服务员:“麻烦你,拿纸笔给我……”

等服务员拿过纸笔,萧凡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黄大鹏。

黄大鹏脸色益发阴沉,周主任怕他们闹个满拧,连忙站起身来,接过萧凡写的纸条,笑着说道:“好好……萧处长,明天就回去啊?要不,多住两天吧,好好在咱们铁门转悠一下,虽然不是什么旅游城市,也还是有些地方可以看看的,我给你找个地陪。”

倒是个贤内助的架势。

萧凡不肯搭理自己了,薛陶却不愿就此偃旗息鼓,双眼斜乜过去,似笑非笑地说道:“老同学,真想不到你们宗教局也研究医术啊?真是多面手!”

萧凡笑笑,不吭声。

他姓格就是这样,对你这人瞧不上眼了,压根就不会再搭理你。

方由美在一旁说道:“是啊,薛处长,你还不知道吧,萧凡哥哥的医术可厉害了,前不久在叶玲姐姐订婚的时候,还给她治好了咽喉肿痛的毛病呢。”

说着,小丫头就很得意的样子。

她以前很少接触过中医,还真的很少见过萧凡这样的“神医”。

“是吗?看来小美对萧凡的事迹很熟悉啊。”

薛陶这阴阳怪气的毛病看来是改不了啦,不管跟谁说话,总是带着这么种腔调。

方由美瞥他一眼,双眉随即一扬,举起筷子夹菜去了。

薛陶顿时讨了个没趣,有点讪讪的。在萧凡那里讨个没趣,倒没什么,他一来就把自己定位在萧凡的“对手”位置,上回在饶玉生那个聚会上,两人就很不愉快了。从进门到现在,薛陶每次和萧凡说话都夹枪带棒的,被萧凡反击也就理所当然。没想到紧接着被方由美也鄙视了,却是不大好意思。毕竟方由美是小女生。

“萧凡,听说你和小美昨晚上去了金桥会所?”

酒过三巡,薛澜忽然问道,看上去十分随意。

正端起酒杯的黄大鹏不由愣了一下,慢慢将酒杯放回桌上,方黎伸出去夹菜的手也略略停顿片刻,才继续落了下去。两人神色丝毫不变,却同时竖起了耳朵。

没料到薛澜会公然谈论这个事情,她是想开诚布公么?

萧凡倒是镇定自若,微微一笑,说道:“是的,薛阿姨,有这么回事。”

“哦,那是什么情况,能跟薛阿姨说说么?”

薛澜依旧好整以暇,脸上的笑容却更加亲切了几分,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渴盼之意。

薛澜之所以急着赶到铁门来,除了萧凡意外插手,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她得不到确切的消息了。只知道董天磊和他团队的重要成员俱皆被省公安厅一网成擒,这个案子也由省厅亲自侦办。董天磊怎么被抓的,入狱之后招供了什么要紧的情况,一无所知。

薛澜连找了两位熟人打听消息,均在燕北公安系统担任要害职务的,结果还是没有收获。那两位熟人很无奈地告诉她,这案子省厅“捂得厉害”,根本插不进手去。据说是部领导亲自下的指示,省厅只是配合罢了。

薛澜真的有点着急了。

董天磊手里可是掌握着不少有杀伤力的资料,真要是全抖搂出来,也够麻烦的。方黎刚刚放外任,立足未稳,或许对薛家还有所忌惮,但得了萧家的全力支持,那就不好说了。

这种博弈,必须千方百计掌握主动权,不能等人家杀上门来再想对策。

原以为方黎纵算要出手,也得等一阵,起码等到基本布局完成再动手,不料转眼之间就将董天磊抓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原先制定的对策也不能用了,只能单刀直入,分个“胜负”。

且看老萧家新近冒出来的这位“萧一少”,到底有几斤几两,是否真能够完全代表萧家拿主意?

“可以啊,其实情况并不复杂……”

萧凡还是十分从容,笑着点头,随即将昨晚上金桥会所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

黄大鹏和薛澜听得双眉紧蹙,脸带怒意。周主任李文道却听得嗔目结舌,彼此对视,觉得难以置信。唯独薛陶端着酒杯,不动声色。

既然号称是纨绔圈子里的“智囊”,薛军师也要有些模样才成,太一惊一乍了,不显军师的风度。

“砰!”

黄大鹏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满脸愤怒,喝道:“有这种事?太不像话了!这个董天磊,他想干什么?想在我们铁门搞**帮派?简直岂有此理!”

看上去,黄书记的愤怒不大像是装出来的。

事实上,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黄大鹏也到现在才弄清楚,在此之前,他和薛澜一样,也打听不到太具体的消息。尽管他也分管政法工作,但方黎还没主动向他汇报,他也不好紧着去催促。

方黎的面子,是一定顾及到的。

“这样的坏分子,就应该抓起来,严惩不贷!”

黄大鹏怒气未消,又是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