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各取所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黄书记,省厅的同志昨晚已经出动,都抓起来了,正在审。.”

方黎恰到好处地插话进来,也算是给黄大鹏做了个汇报。虽然大家都是班子里的同志,黄大鹏毕竟是副书记,又分管政法工作,政法口发生的大案子,方黎照理要向他汇报才对。

省委班子成员之间这种明显重叠的分工,相对来说,也不是很常见。

“好,抓得好,必须严惩!”

黄大鹏重重点头,声色俱厉。

“萧凡啊,薛阿姨这就要批评你了,这多危险啊是不是?”

薛澜却将脸一板,有点不悦地说道,双眼直直地盯住萧凡,满脸都是担忧之色。

“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可以擅自处理呢?应该第一时间向方书记汇报嘛。那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把他们逼急了,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呀,还是太年轻了,没有经验啊……别的不说,万一小美要是出点什么问题,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啊,是不是?”

至于你萧凡要是出问题,那就是咎由自取。

萧凡淡然一笑,说道:“薛阿姨,我很赞同你的意见。别的事也就算了,敢打小美的主意,不管他是谁,我都不会饶了他。”

这话顿时听得方由美满脸流光溢彩,两眼熠熠生辉,若非方黎就坐在旁边,小姑娘只怕又要有所行动了。饶是如此,那眉飞色舞的激动神情还是引得大伙一阵阵的侧目。

任谁都看得出来,小姑娘对萧凡实在已经情根深种,难以自拔了。

“这个董天磊,怎么回事?平时看他还算规矩,做生意很有一套,还经常给各种公益事业捐款。怎么和那样的流氓地痞混在了一块?”

眼见薛澜碰了个硬钉子,黄大鹏便及时站出来给薛澜解围,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很有“嚼头”。

董天磊内里到底怎么回事,黄大鹏焉能真的不清楚?真不清楚,也不会催着方黎马上就对董天磊出手了。

薛澜脸色微变,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黄书记,也许您还不大清楚,董天磊和我是大学同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倒是比较奋发向上,同学们对他的评价也比较正面……后来他在铁门做生意,发展的不错,同学们都很为他高兴,谁知道他竟然会和流氓地痞混在一起……哎呀,这社会啊,还真是个大染缸……”

说着,薛澜又轻轻摇摇头,似乎对董天磊的堕落,深表遗憾。

黄大鹏就吃了一惊的样子,说道:“哦?他还跟薛主任是大学同学?那还是天之骄子了?”

薛澜微微颔首,又叹了口气。

包厢里忽然沉默起来,薛澜直接将她和董天磊的关系抖出来,有点出乎黄大鹏和方黎的意外。

稍顷,方黎说道:“昨晚上省厅的同志告诉我,说董天磊态度还不错,比较配合……不管怎么样,董天磊也是知名企业家,对他的处理,相信下边的同志会很慎重的。”

薛澜点点头,说道:“谢谢方书记。哎呀,老同学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是真的有点替他惋惜啊。”

看上去,薛澜的神色还是有些沉重,但眼里却飞快地闪过一抹喜色。

毫无疑问,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答案。

方黎等于明白告诉她,暂时不会“穷追猛打”,给你们一个机会。

黄大鹏却在有意无意间瞥了萧凡一眼——看到没有,纵算是你们萧家插手进来,方黎也没打算彻底和薛家撕破脸,看来你们想要和方家结盟的打算,不一定能实现呢。

萧凡脸上却浮起一丝笑意,身子微微往后一靠,似乎对方黎这个态度很满意了。

作为“中立者”,方黎本就没有要跟薛家彻底翻脸的意思,更没那个必要。就算黄大鹏催得再急,方黎最多也就是收拾了董天磊,不会再往深处追究。方黎何等样人,怎会被人当枪使?

只是,方黎也有自己的难处。哪怕他只收拾了董天磊,不牵扯到薛家,总归是坏了薛家的一条财路,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对景时候,老薛家会找回这个场子去。

萧凡意外插手进来,并且直接从部里带命令下来,却帮了方黎一个大忙,让他在收拾董天磊的同时,还能卖给薛家一个人情。

既堵住了黄书记的催促,又给了薛家面子,两全其美。

当然,萧凡的目的也已达到。

经此一役,至少已经向外界发出了这样的信息:方黎接受了萧家的示好,正在向萧家靠拢。

高层政治,很多事本就是雾里看花,方黎能够有这样的表态,已经足够了。外界基本可以据此认定,萧家的盟友又多了一个。至少方黎在燕北任职的这段时间,不会再起什么大的变化。

只有黄大鹏略略有些郁闷。

但也没什么,他当初的目的还是达到了的,萧家横插一杠子进来,纯属意外,需要另想对策。这个急不得,得慢慢来。

在方黎这里讨了个实底,薛澜登时安心不少,当下举起酒杯,和人碰杯喝酒,包厢里的气氛,渐渐变得热烈起来,大家有说有笑,说些趣闻轶事,再不涉及到董天磊。

只可惜董天磊奋斗一二十年,好不容易取得了今时今曰的地位,却硬要挤入到政治博弈的漩涡之中,就此身陷囹圄,往曰奢华,都化作南柯一梦。

当真是“成也天线败也天线”!

宴会算是尽欢而散。

临走的时候,萧凡还是忍不住叮嘱了黄大鹏几句,让他抽时间再去医院看看,仔细检查一下。在中医临**,实症当成虚症来治,如果耽搁时间太长,往往会很麻烦。

黄大鹏只是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敷衍之意,非常明显。

萧凡只能暗暗摇头。

“萧凡哥哥,他那病真的治错了么?”

方由美紧紧跟在萧凡身边,有点好奇地问道。

萧凡点了点头。

“萧凡,你真能肯定?”

方黎也禁不住问了一句,略感诧异。他还没有当面领教过萧凡在医术上的“神乎其技”,只听饶雨婷在电话里闲聊过,也没往心里去。

“方叔叔,我能肯定。黄书记那身体,绝对不是气虚,而是元气太盛。导致他脉象错乱,四肢泛力,肝火淤积,外表看上去,有点喘不过气,倒像是气虚的症状。再这么大补下去,会出乱子。”

“那怎么办?”

方由美顿时就着了急,轻轻一跺脚。

“你都提醒他们好多次了,就是不肯听啊……”

小姑娘天姓善良,情不自禁地为黄大鹏担忧。

萧凡笑了笑,说道:“相信省中医院的医生,看到前边开的方子不管用,肯定会调整用药的。”

“哼,等他们察觉不对劲,病人早就糟糕了。哎呀,现在的庸医怎么那么多啊,上次那个什么高教授,真是笑死人了。”

方由美撅起了小嘴。

萧凡摇摇头,说道:“小美,一两次诊断的失误,也不能就说人家是庸医。西医分得那么细,中医却很笼统。谁都不是全能的,出错也在所难免。何况西医犯的错还少吗?庸医更多。”

“那倒也是,西医还有那么多机器帮忙呢,哪像你们学中医的,就望闻问切。中医要成为名医,可比西医困难得多了。”

萧凡哈哈一笑,说道:“那倒不见得,现在的中医也一样可以让机器帮忙的,检查结果中医也很重视,这叫中西合璧。”

方黎却说道:“所谓中西合璧,我看也就说着好听而已。真正的中医,还是古法古方靠得住点。萧凡,这是仁心仁术,你可以多花点时间钻研钻研,悬壶济世嘛。”

“是,方叔叔。”

方由美却嘻嘻一笑,说道:“萧凡哥哥,你要是留点胡子,再穿个道袍,是不是特像古代那神医啊?”

说着,便上下打量萧凡,似乎在想象萧凡如此打扮的模样是何等的“俊俏”。

“谁说古代神医就一定要穿道袍的?人家古代服装就那种款式……”

萧凡不由失笑,连连摇头。

三人说说笑笑的到了饭店门厅,早有工作人员将他们的车子开了过来,方由美满心不情愿地跟着方黎上了奥迪大黑壳子,恋恋不舍地朝着萧凡挥手作别。

照着小丫头的意思,她才不要回省委常委院那栋冷冷清清的别墅去,跟萧凡待在一块,多惬意啊。要是再大几岁,上大学就好了,肯定比现在**。

对方由美的小心思,萧凡自然了如指掌,当此之时,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当着方黎的面,萧一少还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不成?

目送着方黎父女离去,萧凡慢慢转过身,眼里闪过一抹凌厉。不知什么时候,薛陶已经静悄悄的来到了他身后不远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讥讽,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萧凡,真没想到,三教九流,你都能打交道。”

薛陶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双眸亦是精光闪烁。

萧凡点点头,随即抬手扬了扬,一句话不说,转身就向他的大奔走去。

薛陶那假模假式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眼里迸射出浓浓的怨恨之意。

大奔轻轻一抖身子,缓缓滑入夜色之中。(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