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寒碜的药方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接到周晓清的电话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周晓清就是黄大鹏的爱人,在某省直单位担任主任职务。这么几个小时过去,萧凡自然也对她的情况做了个初步了解。不管怎么说,她是黄大鹏的妻子,而且萧凡知道,他们之间还会打交道。

萧真人的占卜之术,可不是说着好玩的。

“萧处长吗……”

电话那边,周晓清竭力压抑,惊慌之意也还是掩饰不住,直透出来。

周晓清说,如果萧凡方便的话,请他立即到省人民医院去一趟,黄大鹏的情况不大好。

“省人民医院?”

萧凡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怎么就去省人民医院了?黄大鹏这“恶热”的病症固然比较严重,但也不还不至于半夜往省人民医院跑?

或者,出了其他意想不到的情况?

“是啊是啊,萧处长,您要是有空的话,请过来一趟,老黄很难受啊……”

周晓清益发惊慌,压低了声音,急急说道,似乎怕别人听到。

“好的,周主任,我马上就过去。”

萧凡也没有在电话里刨根究底,随即答应下来。

“那个,萧处长,你知道省人民医院在哪里么?要不,我叫人来接你?”

周晓清倒也心细,问道。

萧凡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我马上就到。”

等萧凡赶到的时候,省人民医院一号高干病房已经乱成一团,里里外外簇拥着十几名医护人员,不少都是上了年纪的,将高干病房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省委三把手忽然赶到,人民医院还不得人仰马翻?

甚至已经派了保安在走廊处jǐng戒,毫不客气就将萧凡拦住了,十分jǐng惕地上下打量着他。所幸周晓清很快就亲自赶过来,将萧凡领了进去,又压低声音,一迭声地道歉。将保安吓得一愣一愣的,合着这小伙子还真是个大人物?

“什么情况?”

萧凡便走向病房边问道。

周晓清神情惶急,说道:“哎呀,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晚上下班回到家里,我给他炖了点参汤,他喝下去之后,本来jīng神好了不少,到九点钟左右,就觉得喘不过气,跟我说喉咙里到处都是痰,就是一点都吐不出来,憋得太难受了……”

萧凡点了点头,看来和他当初的诊断还是一样的,只是周晓清关心则乱,眼见黄大鹏难受,就直接将人送到人民医院来了。

病房里乱糟糟的,黄大鹏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好几名上了年纪的大夫围在床前,询问病情。

萧凡估计,这几位应该都是人民医院最资深的医生了。

黄大鹏气喘吁吁的,医生问十句他才答上一句,说不了一两句话,就吭吭哧哧的吐一阵,偏偏啥都吐不出来。满脸通红,憋得厉害。

“你们,你们快点给我想个办法……”

黄大鹏声嘶力竭地叫道,眼里迸shè出又是痛苦又是愤怒的神sè。

“先把痰吸出来再说。”

几名医生简单交流了一下,其中一位个子较高的老医生便说道,其他几人都点了点头。既然黄书记这么难受,不管怎么说,要先给他缓解一下症状,然后再做其他检查。

两名年轻的护士便手忙脚乱地将吸痰机给推了过来。

一号高干病房是省人民医院最高等级的高干病房,通常只向省委主要领导开放,配置十分齐全。这个配置齐全不仅仅指的医疗器械,还有医护人员的配置,也很齐全。

一看到吸痰机,躺在床上的黄大鹏顿时就脸sè大变。

这玩意,他虽然没有用过,却看到其他人使用过,那痛苦啊!

就前年,他到医院来看望一位住院的老领导,那位老领导八十几岁了,也是痰多,堵住了喉咙,不得不用吸痰机把痰液吸出来,整个过程,病人痛苦不堪。

再没想到,自己居然也要用这个东西了。

“这个,咱们不用这个东西行不?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

看着推到病床前的机器,黄书记脸都绿了。

几名医生面面相觑,同时摇头,为首那位医生蹙眉说道:“黄书记,我们还是建议先缓解症状。”

“可是,这个东西……”

“黄书记,要请你克服一下了……”

为首的高个医生便给黄大鹏做工作。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了起来:“不必要那么麻烦,吸痰机可以暂时不用。”

听上去,这人挺年轻的。

大家循声望去,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萧凡脸上,各各露出狐疑之sè。

这哪位啊?

黄大鹏却是双眼一亮,叫道:“萧处长?”

奋力往上一挺,想要坐直了身子。

站在病床前的几名医生便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去,将他扶了起来,彼此对视一下,俱皆流露出震惊之意。

看得出来,黄书记对这位年轻人很尊重啊,躺在病床上,都不愿意失礼。

却不知这位又是何种来头?

但肯定不简单。

萧凡向几位医生点头打了招呼。这几位能够夤夜出现在黄大鹏的病床前,毫无疑问应该是人民医院最顶尖的专家了,自然也是大有本事之人。

“黄书记,请脉!”

萧凡来到黄大鹏跟前,一句“请脉”,便伸出了手。

黄大鹏愣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忙不迭地将手腕抬了起来。

人民医院的几位老医生又面面相觑,一个个神情变得有几分古怪,合着这位还是医生?年纪轻轻,直接跑到省人民医院一号高干病房来,当着好几位主任医师和医科教授的面,给黄大鹏把脉,旁若无人。这可真有点打脸的味道啊!

只是瞧黄大鹏那“大旱之盼云霓”的样子,大伙谁也不好开口质疑了。

且看这位“年轻神医”把脉的结果再说。

在铁门大饭店的包厢里,萧凡只是借着握手之际,简单探了一下黄大鹏的脉象,这会自然要再细致一点。

撇开黄大鹏的职务不论,当医生的,怎么也要对病人负责。

把脉片刻,萧凡抬起头来,说道:“黄书记,请张嘴。”

黄大鹏以前没见识过萧凡的医技,此刻心里头其实也是将信将疑,细论起来,自然是不相信的成分居多。但眼下却只能好好配合了。毕竟在包厢吃饭的时候,萧凡可是一再提醒过他,似乎老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萧凡看了看黄大鹏的舌头,微微颔首,放开了手,说道:“黄书记,参汤实在是不应该再喝的。你现在这情况,绝对不是气虚,而是恶热的症状……这几天人参,鹿茸,枸杞,黄芪,蛤蚧之类的药,用了不少?”

周晓清在一旁说道:“好像是用的这些药。”

这方子是省中医院的医师开的,周晓清亲自过目,岂止是“好像”,压根就是这些药。

黄大鹏登时便愣住了,这料事如神啊,没看方子,也能知道用的是什么药。

萧凡摇了摇头,说道:“黄书记,根据你的脉象来看,你的身体好得很,一点都不虚,完全不需要任何进补。还要注意清淡饮食,多吃蔬菜水果。这些补药,还是不要吃的好。俗话说,黄连治好病无功,人参吃死人无罪啊……”

黄大鹏连忙说道:“可是,萧处长,我前几天确实感到心浮气躁,呼吸不畅,四肢无力……”

萧凡笑道:“黄书记,那是因为你活动得太少了,吃得又太多太饱,过食了。少吃点,七八分饱就行,平时多活动,自然就呼吸顺畅,jīng力充沛了。”

黄大鹏瞪大了眼睛,说道:“照你这么说,我没病?”

萧凡摇摇头,说道:“本来没病的,这几天这么恶补下来,倒真有病了。不过,黄书记放心,这病也不是严重到无药可医的程度……这样,我给开个方子,照单煎药,喝下去应该有效。”

“好好,那请你马上开方子……”

黄大鹏连忙一迭声地说道。

原本他连气都有点喘不过来,憋得难受,萧凡一到,顿时就jīng神了不少。自然谁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刚才萧凡给他把脉的时候,顺便以浩然正气给他理顺了一下经脉,让他这个症状有所缓解。

黄大鹏从未接触过气功内力之类,对此自是一无所知。

眼见得萧凡老神在在的样子,又有黄大鹏的亲口吩咐,那高个的医生立马就从口袋里掏出纸笔,递给萧凡。

萧凡一挥而就,又将方子递了回去。

大家一起凑过来看,顿时再一次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方子上就写了两味药——生地,硼砂。

这也太简单了?

尽管中医学上,有不少只有一味药的方子,但大家都觉得,给省委副书记治病的药方,总不能太儿戏。如此简单的药方,真能治好黄大鹏这病?

而且都不是什么名贵药材。

“这个,萧处长是?”

惊讶稍顷,高个的年老医生咳嗽一声,对萧凡说道。

“你好!”

萧凡微微欠身为礼。

“你好你好,萧处长,我姓徐,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内科主任……”

“徐院长好。”

萧凡彬彬有礼。

“萧处长好……萧处长,这个硼砂确实是清肺化痰的药物,但近年来中医临床上已经很少用于内服了……”

徐院长斟酌着措辞,很谨慎地说道,边说便打量萧凡的脸sè。

没搞清楚这位萧处长的来头,徐院长也就十分小心谨慎,瞧萧处长“拽兮兮”的样子,以及黄大鹏对他的客气劲,肯定非同一般。

只是关系到黄书记的身体健康,徐院长自也要提出自己的意见。

说白了,这硼砂可是工业原料,主要用于玻璃和搪瓷行业。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但近年用作药物主要也是外敷,一般不用于内服了。

是药三分毒!

再说,用这么简单的药方给尊贵的省委大佬治病,是不是寒碜了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