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卦象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迦儿,请太昊神蓍。.”

萧凡再次在白玉案几前盘膝坐下,沉声说道。

辛琳吃了一惊,迟疑地说道:“你不是说这玉龟上有很强的天机遮蔽之力吗?”

跟着萧凡这些年,有关天机遮蔽之力辛琳可是了解得很,每次萧凡在天机遮蔽之力强大之时卜卦,都会遭到不小的反噬。

这玉龟是古代大术师留下来的,以“河图阴阳五绝阵”守护,可见非同小可,萧凡重伤之后,法力未复,此时逆天行事,也难怪辛琳担忧了。

“没关系,这阵法的力量还是很强的。”

法阵已经激活,正处于最强之时,对玉龟上附带的天机遮蔽之力,也是一种压制。

“那,好吧。”

辛琳点头答应,依旧还有点不那么情愿。

很快,辛琳就将萧凡卜卦用的蓍草取了过来。

姬轻纱轻声说道:“一少,卜卦之时最忌有人打扰,我们先回避一下吧。”

所谓忌讳有人打扰,不过是句托词而已,关键还在于姬轻纱河洛传人的身份比较敏感。在无极门重地,她这位河洛传人眼睁睁瞅着无极门掌教真人占卜,实在是江湖大忌。

“不要紧。”

萧凡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既然连止水观都已经对姬轻纱开放,这个又算得什么?

姬轻纱轻轻一笑,果然止住了脚步,静静站立在一旁。能够当面观看萧凡卜卦,这种机会确实相当难得。

和姬轻纱一样,风晚娘也目不转睛地望着萧凡手里的玉盒。

只有辛琳的眼神,始终都落在萧凡身上,充满着关心和担忧。

萧凡缓缓打开玉盒,将五十枚蓍草取了出来。

风晚娘双眼顿时就变得亮晶晶的。数学上,这种小短棍叫算筹,是用来进行计算的工具。算盘发明之前,算筹是古代计算高位数加减乘除的唯一工具。算盘发明之后,一些精研筹算的高手,依旧还是习惯用算筹来进行各类运算。

身为数学博士,风晚娘自然对此大感兴趣,同时对萧凡大起知音之感。

如今这世道,喜欢数学的人本来就很少,更不用说喜欢数学,还懂得用算筹的年轻人了,那真是凤毛麟角。

不过风晚娘很快就知道,萧凡取出来的这些算筹,可不是用来算数的,而是占卜。

风晚娘的知识非常广博,不仅仅局限在数学领域的研究,萧凡一开始占卜,风晚娘脸上先是闪过诧异之色,紧接着就益发的全神贯注,看得津津有味。

这一回卜卦,倒没有发生让辛琳特别担忧的意外,过程还算顺利,虽然中间很明显地感受到密室之中天地之气的混乱,却随即被防**阵压了下去,没有对萧凡造成什么伤害。

有趣的是,萧凡这一卦,连得六阴爻。

“坤上坤下,坤卦……”

萧凡看着白玉案几上的卦象,低声说道。

“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风晚娘随口将坤卦的卦辞念了出来。

姬轻纱双眉微微一扬,望向风晚娘的目光之中,诧异之色大盛。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数学博士,还真是博学多才,连《易经》六十四卦的卦辞,她都能随口背诵而出。

她到底是研究数学的博士还是研究玄学的“女先生”?

“优优,这卦象是什么意思啊?给解释一下呗。”

苑芊芊在一旁问道。

风晚娘俏脸一红,有点扭捏地说道:“我就是死记硬背,可不会解卦。”

有萧凡在,风博士还是要注意藏拙的。

况且对于玄学,风晚娘也只是略有涉猎,远远谈不上有所研究,她以前偶尔对《易经》六十四卦发生兴趣,课余时间钻研了一下,但记忆力超群,居然将六十四卦的卦辞都记了下来。

姬轻纱微笑说道:“按照字面意思来翻译,坤卦是大吉大利的卦象。占卜问事,问雌马也就是母马的时候会得到吉兆。如果君子前去旅行,那么先会迷失路途,然后又找到主人,卦象还是吉利的。往西南方主得财,但往东北去的话,就会破财了。若是占问定居的话,也会得到吉兆。”

苑芊芊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字面意思是这样解释,那实际又是怎样的呢?”

姬轻纱就笑,说道:“实际也是这个意思。”

苑芊芊顿时便两眼小星星。

如果是在江湖术士嘴里,这么一段卦辞,会演绎出很多花团锦簇的吉利话,自然还会掺杂一些惊心动魄的威胁与恐吓,不把人忽悠晕了不算完。在无极门掌教真人面前,自然越简单越好。

“一少,按方位算,秦关也在西南方。”

姬轻纱又轻声对萧凡说道。

苑芊芊反应极快,马上说道:“姐姐,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得回秦关去?”

这黑匣子是从秦关的地下找到的,如今指引他们再回秦关去,倒也不无道理。

姬轻纱笑道:“这得由一少来决定。”

苑芊芊便暗暗撇了撇嘴。辛琳是萧凡的正牌女朋友,她苑芊芊则和萧凡有过**之亲,怎么看起来,反倒是姬轻纱在萧凡面前表现得最娇柔婉转,最将萧一少当回事?

有点不大对头啊。

对女孩子之间这些“勾心斗角”,萧凡眼下自然无暇去考虑,略一沉吟,忽然眼望姬轻纱,说道:“姬总,请你占一课,如何?”

“我?”

姬轻纱吃了一惊,没想到萧凡忽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在一少面前,这样可真是班门弄斧了。”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我刚才在占卜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天机遮蔽之力的干扰。这个黑匣子和玉龟,曾经处于‘河图阴阳五绝阵’的保护之下。姬总是河洛派传人,或许这天机遮蔽之力对你的干扰,不会那么严重。”

“河图阴阳五绝阵”是河洛阴阳派的镇派大阵,姬轻纱则是河洛阴阳派当代传人,按照常理分析,当初那位河洛派的先贤大能布阵施法之时,应该会对河洛派嫡系传人“网开一面”吧?

“一少说得也很有道理,那我就献丑了。”

姬轻纱也没有犹豫多久,随即缓步上前,在白玉案几之前盘腿坐下,轻轻解开发髻,一头乌黑油亮的茂密长发顿时披洒而下,在柔和的灯光下亮闪闪的,如同锦缎一般。

风晚娘兴奋难耐,忍不住问道:“姬总,原来你也懂得占卜啊?”

姬轻纱望她一眼,微笑说道:“风博士,以后你还是叫我姐姐吧,别叫姬总,见外了。”

对这位聪明绝顶同时又天真烂漫的数学博士,任何跟她打过交道的人,不论男女,都会非常好感。

“好啊,姐姐。”

风晚娘从善如流,马上就改了口。

姬轻纱笑着点头,随即收敛了笑容,向案几对面的萧凡微微欠了欠身子,萧凡也点头还礼,伸手延客,说道:“请。”

“好。”

姬轻纱纤秀的十指微动,将桌面上五十枚蓍草收了起来,取出其中一枚,放在旁边,开始占卜。

出人意料的是,姬轻纱占卜的过程中,密室内的天地元气没有丝毫异动,连防**阵都不曾惊动,顺利异常。

有意思的是,这一回得到的居然还是同卦相叠。

“上离下离,离卦。”

苑芊芊和辛琳等人的目光,立马齐刷刷地落在了风晚娘的脸上。

风晚娘赧然一笑,将离卦的卦辞背了出来:“离:利贞,亨。畜牝牛,吉。”

目光马上又移到姬轻纱脸上。

姬轻纱轻笑一声,说道:“这也是个很吉利的卦象。利于坚守正道,必然亨通;畜养柔顺的母牛,可以获得吉祥。”

顺口将离卦的卦象解释了一下。

“这么说,还是要去秦关走一趟了。”

萧凡看着眼前的离卦,若有所思地说道。

从这个卦象来看,是很灵验的。离卦初九的爻辞为:履错然,敬之,无咎。字面解释就是:在开始行事时,因为急于求成而出现错乱,后来能恭敬慎重且未轻举妄动,最后终于没有发生什么灾祸。

姬轻纱如今不正是在京城避祸么?

离卦六五爻,《象辞》就更加说明问题。

《象》曰:六五之吉,离王公也——为什么能够获得吉祥,是因为附着在君主旁,受到了君主的庇佑。也就是命辞之中经常会提到的“主贵人相助”。

姬轻纱也是术法大家,对卦象的理解,自然非同一般,略一沉吟,便即笑着对萧凡说道:“一少,多谢了。”

她这一回如果能够在铁门政治博弈的漩涡之中全身而退,贵人相助将是决定姓的因素。

这个贵人,想来应该应在萧凡的身上吧?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姬总,现在就谢我,还为时过早。我看真正的贵人,也许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姬轻纱略略一愣,有些不解。

便在这个时候,姬轻纱的手机鸣响起来。姬轻纱拿起手机一看,脸色微变,连忙对萧凡说道:“是某某同志的秘书。”

这个某某同志,当真非同小可,乃是核心会议成员,整个华夏国最有权势的二十几人之一。

刚聊着贵人,这就有电话打过来了。

萧凡就笑,一摆手,示意姬轻纱先接电话。(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