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可是师父?”

稍顷,阿巴斯又有点担忧地说道。.

萧凡受了道伤,没那么容易痊愈,好像和容天祖师这么长时间没有出关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萧凡伤势沉重,不代表容天祖师安然无恙。

萨比尔说道:“师父这是慎重起见,不想留下什么隐患。毕竟我们这是在汉人的国度里,是他们的天下,凡事都要小心些。可不能因此影响到了我们的整体计划。”

阿巴斯说道:“这边地方上的事情,不是有三师兄么?”

萨比尔冷“哼”一声,斜乜阿巴斯一眼,似乎对阿巴斯说出这种话来颇为不满:“四师弟,你的思维还是那么直线。”

阿巴斯却似乎有些不解,疑惑地问道:“大师兄的意思是?”

“四师弟,你别忘了他们汉人的一句成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回,若不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老三会那么尽心尽力?”

萨比尔语气之中,带上了教训之意。

阿巴斯悚然而惊,迟疑地说道:“大师兄,不会吧?三师兄虽然是汉人,但也是师父的徒弟。师父有命,他敢不遵从么?再怎么说,他也不会对师父不利,不会对神教不利。”

萨比尔“哼”道:“我没有说他会对师父不利,更没有说他会对神教不利,谅他也没有那样的胆子。但这不表示他会时时刻刻和我们一条心。更多的时候,他会为他的家族着想。比如市局派去监视黄海文二的便衣,前天都撤掉了。”

“哦?这是为什么?”

阿巴斯显然还不清楚这个情况,连忙问道。毕竟在容天祖师闭关期间,教中事务由萨比尔负责,阿巴斯只是协助。将监视文二太爷的那些便衣撤掉,三师兄只和萨比尔打了个招呼,却并未知会阿巴斯。

萨比尔冷笑一声,说道:“还不是怕引起政治上的争斗。那个文二,也是无极门的人,据叶孤雨说,还是萧凡的师兄。市局派便衣去监视他,萧家不高兴了。”

萨比尔似乎对三师弟非常的不满,每次只要一提到他的身上,不是闷哼就是冷笑,没有一个好脸色。

阿巴斯沉吟着说道:“大师兄,我看我们还是应该体谅一下三师兄。我们这么多人呆在这边,时候也不短了,一切后勤都由他来供应,地方上的关系也靠他去疏通。他也挺不容易的。有些事,他肯定有他的难处,不要太苛责了。”

应该说,阿巴斯这是公允之论,不料萨比尔却勃然大怒,猛地睁大眼珠,瞪住了阿巴斯,怒道:“老四,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向着他?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阿巴斯叹了口气,说道:“大师兄,你先别误会。我不是向着三师兄。论感情,当然是我们之间更加深厚。我俩虽然不是同一个部族出来的,却是同一个民族。我一加入神教,你就是大师兄,我们这么多年的师兄弟感情,那还用怀疑么?”

听阿巴斯这么说,萨比尔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微微点了点头。

“我主要是想,咱们要办成大事,完成师父制定的计划,完成我们神教的千秋大业,单靠我们自己是不够的,还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不要说三师兄也是神教弟子,就算是叶孤雨那样的外人,我们也要努力和他搞好关系,至少表面上必须是这样。不然,他们就不会尽心尽力为神教办事。”

谁知一提到叶孤雨身上,原本神色略略缓和的萨比尔又愤怒起来,怒气冲冲地说道:“老四,你别犯糊涂。你还以为叶孤雨是什么好人呢?我看,要不是当初师父和他订下了血契,他实在没有办法,说不定早就和我们分道扬镳了。甚至还有可能向我们出手。这种人,你还相信他?”

阿巴斯不禁愕然。

萨比尔余怒未消,说道:“阳西镇那次,多好的机会?叶孤雨号称杀手之王,木刺夷的山中老人,他不懂得抓住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居然就这样放过去了,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总之这个人,你以后绝对要当心些,千万不能真正的相信他。”

阿巴斯默然。

萨比尔对叶孤雨的看法尽管有些偏激,大体上不差。每次阿巴斯和叶孤雨在一起,都会打从心底深处冒起一股危险的寒意,和叶孤雨的客气,彼此尊重,都不过是表面上装出来的东西。

这个人,才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和三师兄不是一回事。

三师兄尽管也是汉人,阿巴斯相信,大家在大目标上肯定是一致的。

叶孤雨可就不一定了。

“大师兄,目前我们还是要尽量利用他,毕竟天鹰的势力不小,叶孤雨也很厉害。”

默然稍顷,阿巴斯叹了口气,带着劝说的意思说道。

“那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真的和他撕破脸。等师父出关之后,他就不敢那么傲气了。”

阿巴斯连连点头,说道:“那肯定了,叶孤雨再了不起,在师父面前,也只有老老实实的份。”

正说话间,别墅外边响起一阵汽车的鸣响之声,两道雪亮的灯光直射过来。

阿巴斯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说道:“三师兄到了。”

萨比尔冷冷一“哼”,稳稳坐在那里,屁股绝不离开沙发半分。不管怎么说,他才是西离教的大师兄,五大巫圣之首。除容天祖师之外,西离教没人地位更在他之上。

很快,门外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

阿巴斯嘴角飞快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三师兄就是这样,永远都那么沉稳,不慌不忙。

大将风度!

这一点,大师兄其实差得很远。只是师父将教中曰常事务都托付给大师兄去处理,大家当然要尽力配合。

“三师兄。”

别墅客厅的门被推开,穿着普通黑灰色夹克衫的“青天大祭司”走了进来,阿巴斯连忙点头打招呼。

“四师弟。”

三师兄向阿巴斯微笑颔首,随即转向萨比尔,神色变得很是庄重。

“大师兄好。”

“嗯,来了。走吧!”

萨比尔这才缓缓站起身来,淡淡一点头,随即一摆手,抬腿向客厅一侧走去。

三师兄连忙问道:“大师兄,去哪里?”

“去见师父!”

萨比尔头也不回,只顾往前走。

“见师父?师父已经出关了?”

三师兄大吃一惊,下一刻,脸上就露出了极度欢喜的神色,眼神却情不自禁地望向阿巴斯,似乎在向他求证,这个消息的真假。

阿巴斯耸耸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是那么清楚。

萨比尔却已经推开客厅的一扇侧门,走了进去。三师兄无奈,只得和阿巴斯一起,紧紧跟上。

这扇侧门打开,里面是一条走廊,和客厅一样,走廊上也铺着厚厚的明黄色地毯,手工相当精致。整栋别墅的装修,配置都十分奢华。既然这里是容天祖师“驻跸”之地,三师兄自然要尽心供奉,以反哺师恩。

走廊两侧,又各有两扇房门。

萨比尔推开右边第二间房门进去,三师兄和阿巴斯默默跟上,不置一词。很显然,他们知道从这将房门进去之后,会通往何处。

这个房间表面看,是一件普通的卧室。但打开壁橱上的暗门,却赫然露出一条地下通道。

三人相跟着走进地下通道,阿巴斯很细心地将壁橱的暗门掩好了。

别墅的地下部分和地上建筑部分一样,修得非常大气,粗粗一看,恐怕地下室的面积并不比地面建筑的面积来得小。

地下室十分干燥,通风良好,灯光明亮,走在里面,没有丝毫的异味。

萨比尔三人一转过地下通道的第一道拐弯,立即就有两名白袍男子向他们鞠躬行礼,恭谨地说道:“拜见三位大祭司!”

这两名白袍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眼神阴鸷,神情彪悍,腰间别着弯刀,很显然是地下室的警卫者。

萨比尔很随意地摆了摆手,算是还礼。

阿巴斯却拍了拍两名警卫的肩膀,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阿巴斯是西离教“武装力量”的执掌者,颇有一套驭下之道。

这些警卫,终年待在这别墅的弹丸之地,很多时候还是待在地下室,“暗无天曰”,时间一长,难免心中抑郁。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鼓励,就显得尤其难能可贵。

像萨比尔那样傲气,高高在上,阿巴斯内心深处并不认同。

果然,两名警卫脸上立马就露出愿为大祭司“效死”的感激神情。

三师兄倒没有对警卫有什么特别表示,只是扭头望了阿巴斯一眼,露出赞许之意。很显然,在这一点上,他们是一致的。

地下室不止一层,三人转过几个拐角,渐行渐低。和别墅地面建筑的“祥和安然”不同,地下室戒备森严,一路上至少经过三批明哨,两个暗岗,才终于来到一条走廊的尽头,在一扇看上去十分沉重的红木大门前停了下来。

一到这扇门前,连阿巴斯脸上的傲气也收敛起来,换上了恭谨万分的神色,三人一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深深鞠躬下去。

“拜见师父!”(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