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摆谱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2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唐王朝酒店”的多媒体厅,在酒店三楼。装潢之精美大气,自然不消说得。敢在古都酒店业内号称第一,总是有些地气的。

此刻的多媒体厅,早已经按照鉴宝大会的要求进行好了布局。这个鉴宝大会会场,倒是和电视里看到的许多场景差不多,许多座位成半圆形排列,面向一个讲台。

成半圆形排列的座位,被分隔成很多小区域,每个区域大约能够容纳五个人,桌子正中则摆着阿拉伯数字书写的号码。

保安措施比较严密。

虽然那些保安按上去都彬彬有礼,很有教养,但没有邀请函的人,绝对进不去会场。按照会场规则,与其说这是一个鉴宝大会,还不如说是一个拍卖会。根据前几场鉴宝大会的情况来看,几乎每一场大会都冒出来过罕见的宝物,其中甚至还有国宝级别的文物出现,拍卖出了天价。因此会场的保安措施严密一些,倒也十分的理所当然。

当然,这些文物必须来历清白,若是“黑货”,拿到这个鉴宝大会来显摆,那就纯粹是自找麻烦了。

苑芊芊交给保安员验看的邀请函,是第三十一号。

略略有些出乎意料的是,保安一看这个号码,顿时满脸堆笑,对他们加倍客气,亲自引领他们进入大厅,来到三十一号座位之前。

苑芊芊这才发现,三十一号是整个会场“最大”的号码,而且位置也像是临时加上去的。看来,这是乐清为了他们专门安排的。鉴宝大会原本只有三十个座头。乐清手里的邀请函又已经全部发出去,那些贵宾可也不是一般人,不好再去讨要回来,黎少的吩咐又必须完成,乐清只能在三十个座头之外,临时增加了一个“三十一号”。

虽然是临时增加的座头,却丝毫也不比“正式”的座头差,无论规格还是档次,都和其他座头一模一样,只是位置稍微有些靠边,这也叫无可奈何。

保安显然事先得到了乐总的特别吩咐,故此一见三十一号邀请函,便特别客气。

萧凡居中坐下,苑芊芊很自觉地等待辛琳入座,萧凡身边的位置有两个,苑芊芊这是将“优先权”让给辛琳。

辛琳却一声不响,坐在了最外边。

见了这般情形,苑芊芊嫣然一笑,对唐萱说道:“二姐,你坐进去吧。”

如此一来,唐萱坐在萧凡右侧,苑芊芊坐在萧凡左侧,辛琳走在最外边。眼下苑芊芊功力全失,自然也是被保护的对象,辛琳唐萱一左一右,算是摆出了个简单的防御阵势。

虽然说,“被保护对象”萧凡的武功,甚至还在辛琳和唐萱之上,但那是另外一回事。无论何时何地,辛琳都不曾忘记自己的“职责”。

止水祖师和七妙宫主的七年之约,还只将将过去了一半的时间。

萧凡辛琳很沉静,唐萱也是含笑而坐,并不多言,唯独苑芊芊比较兴奋,站起身来,不住打量着会场的情形。

他们吃饭的时间比较晚,眼下这鉴宝大会会场已经差不多坐满了客人。相对电视里见过的类似场景,“大唐王朝酒店”这个鉴宝大会似乎更加像模像样。会场里这些客人,有不少一看就知道是大款。尽管衣着打扮并不多么的高调张扬,但那种充满自信的气度,却无论如何都装不出来的。肚子里没有货色,或者手中没有大把的钞票,可不敢这么自信。

一般的人,也没资格参加古玩文物的拍卖大会。

讲台上一字排开三副座头,应该是属于鉴宝师的。两名打扮得光闪闪的年轻男女手拿麦克风站在一边,应该是这次拍卖大会的主持人。鉴宝大会尚未正式开始,讲台上的座头还是空着的。

重要人物总是最后出场。

很快,时钟指向七点半。

悦耳的音乐响起,在主持人激情的声音之中,三位鉴宝专家终于从后台鱼贯而出。这三位专家,都是男姓,年纪在四十几岁到六十岁之间,一个个脸带微笑,红光满面,气度翩翩,看上去俱皆是满腹诗书的饱学之士。

苑芊芊忽然轻轻一笑,娇俏的小脑袋瓜凑到萧凡跟前,低声说道:“看到没有,走在中间的那个戴眼镜的,就是千宝斋的老板,南叔同。”

萧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倒是有点像。”

苑芊芊不禁愕然:“什么叫有点像?他本来就是千宝斋的老板好吧,难道你觉得他是假的?”

萧凡笑道:“人当然不是假的,只是长相比较歼猾,一看就像是个歼商。”

“原来你说的有点像,是这么个意思啊。商人嘛,十个有八个都歼猾,无商不歼。”

苑芊芊有点哭笑不得,可是再仔细看了看千宝斋的老板,顿时就觉得萧凡这个话说得有点靠谱,这南叔同温文尔雅的外表之下,还真的隐藏着那么一丝难以察觉的歼猾之色。

千宝斋还是个小店铺的时候,南叔同自然不像今天这么“德高望重”,该歼猾的时候绝对歼猾,半分都不含糊。现如今“千宝斋”已经是古都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文物商店,南叔同自然也就益发的满身书卷气息,越来越像个专家教授了。

凭着他敢大批大批地从胭脂社手里“进货”,还能将“千宝斋”的生意越做越大,这么多年不怕出事,就能知道,这个人绝不简单。纵算在古玩界还赶不上刘八那样首屈一指的地位,起码也算是“巨擘”级的大人物了。

南叔同来到最中间的位置,向着大家一拱手,便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去,可见这三位鉴宝师,也是以他为主的。能将“千宝斋”做到今天的规模,在古董文物的鉴赏方面,南叔同肯定有独到之秘,倒是有这个摆谱的资格。

相对来说,南叔同是三名鉴宝师之中最年轻的,约莫四十几岁,另外两名鉴宝师的年纪都在五十以上,最右边那位,年近六旬。等南叔同先坐下,这两位才坐了下去,可见他们自己也完全承认了南叔同的“领导地位”。

男主持分别介绍了三位鉴宝师之后,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准备要宣布鉴宝大会正式开始,却被南叔同以眼神制止了。南叔同目光在空着的一号贵宾席上一扫而过,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年轻的男主持人恍然大悟,忙不迭地向南叔同点头致谢,感谢他的善意提醒。

一号贵宾席正对着鉴宝台,自然是留给最尊贵的客人。

眼下,这个席位还是空着的,主持人便懵懵懂懂地宣布鉴宝大会开始,可就太不给一号贵宾面子了。等一号贵宾大驾光临之时,发现鉴宝大会已经开始,要不给大伙道个歉,显得太没休养了。真要道歉了,这面子又往哪里搁?

归根结底,自然都是主持人没眼色造成的。

见到这个细节,萧凡微微颔首,似乎觉得南叔同为人还算厚道。

这个细微的动作,自然也瞒不过苑芊芊的眼神,不由撇了撇鲜艳的红唇,低声说道:“你呀,别以为这南叔同就是好人了,说不定是他也想拍这个一号贵宾的马屁。这家伙,行为幼稚得很,架子倒是不小。”

最后一句,却似乎另有所指。

唐萱却微微一笑,说道:“芊芊,也许他就是故意的。这不一直没吓住你么?”

苑芊芊“嗤”的一声,颇为不屑。

她俩正在谈论的,无疑就是黎洛。苑芊芊和唐萱何等眼神,早已发现,整个鉴宝大会会场,其他贵宾都已到齐,唯独不见黎洛的踪影,从乐清对他巴结的态度来看,这个一号贵宾席,肯定是给黎洛预留的了。明明知道苑芊芊已经进了鉴宝会场,黎洛不可能不来的。

大约又等了两三分钟,主持人准备的“词”早已说完,只能东拉西扯的“拖延时间”,脸色也不免焦虑起来,伸长了脖子,不住向入口处张望。

大少,您就算不来了,拜托给个通知啊,这不是故意让我们为难么?

尽管心中十分不满,但没有得到明确的指示,让主持人就此宣布大会开始,却也不敢。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的鉴宝大会,黎少几乎是场场不落,每次都高居一号贵宾席。就算今儿预定一号贵宾席的不是黎少,也肯定是其他身份来头不弱于黎少的牛人,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司仪可以随便得罪的。

不过,主持人可以“忍气吞声”,等待着黎少大驾光临,却不代表其他客人也有这样好的涵养。

“主持人,怎么回事?这时间都已经过去五分钟了,怎么还不开始?出什么事了吗?”

一个粗豪的男声,骤然在贵宾席上响起,语气显得颇为不耐。

这位五号桌的客人,主持人也认得的,亦是鉴宝大会的常客,见他不耐,连忙含笑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龙总……还有客人没到,咱们稍等一下。”

“什么客人这么大架子?这么说,他要是总不来,咱们还得一直等下去么?”

五号桌的龙总益发不满了。

会场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气氛也变得十分微妙。

“哈哈,龙老板,你的时间真的有那么宝贵吗?几分钟都这么要紧啊!”

便在这个时候,会场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年轻的男声很优雅地响了起来。

一听到这个优雅男声,龙总脸色大变,原本怒气冲冲的脸上勉强挤出了几分笑容,打着哈哈说道:“黎少,我开玩笑呢,你可千万别介意……”

心里头已经在千万次的后悔,自己开口之前,怎么不多动动脑子呢?

这一号贵宾席的客人,十有七八是他啊!

平白无故的就得罪了这位爷,实在太不划算。(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