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送给你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3-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听到这个声音,龙老板的脸色立马就垮了下去。

又是黎洛!

好像龙老板今儿犯煞,黎少专程冲着他来了。虽然说,这是拍卖大会,任何一位贵宾都可以随时出价,黎洛这样做,不犯规矩。但正常情况下,如果你黎少看中了这件翡翠玉镯,一早就应该出价。现在其他人基本都不跟了,眼见得这玉镯就要归龙老板所有,你黎洛忽然斜刺里杀出来,一口就叫到“一百万”,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就是瞧老龙不顺眼,当着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大老板面前,大耳刮子抽丫的。

“一百一十万!”

龙老板只觉得心里头一股气实在是不顺了,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迸出了这么一个数字。他身边那位年轻女孩儿立即仰头望向他,眉飞色舞,满脸崇拜仰慕之意。

男人,就该有这种气概。

不过龙老板这种“英雄气概”,很明显坚持不了多久。

黎洛冷笑一声,随手举起牌子,淡淡地报出了一个新价格:“一百二十万!”

瞧这个架势和满脸无所谓的神态,就能知道,不管龙老板怎么出价,黎洛都会跟到底,绝不退缩。不就是钱嘛,哥陪你玩。只是如此一来,龙老板就摆明是要跟黎少死磕了,从今往后,在这古都城里,和黎洛誓不两立。

龙老板到底是干大事的,一念及此,刚刚呼啦哗啦冲到顶门的热血顿时便冷了下去,冷汗在不经意间就湿透了脊背。

玩不起!

一想到传闻之中,黎少的恐怖背景,龙老板便英雄气短,再也硬不起来。

真的玩不起!

“哈哈,既然黎少也看中了这个翡翠镯子,那我就不争了,这镯子是黎少的。”

龙老板脸色变幻一阵,终于换上一副容颜,笑哈哈地说道,将手里的牌子轻轻放回到桌面上,端起茶杯,慢慢喝茶。

“哼!”

龙老板身边的年轻女孩顿时大失所望,猛地扭过头去,看都不看他一眼了。

真丢人!

一股无尽的羞恼和憋屈之意,在龙老板眼里飞快地闪过,只是被茶杯遮掩住了,黎少看不到。当然,就算他看到了,也绝不会在乎。

他要真在乎,就不会随便出手打龙老板的脸了。

双方原本就不在一个等量级上。

“……一百二十万第三次!”

“啪”!

男主持人手里的小锤子猛地瞧在了桌子上。

“恭喜一号贵宾席的黎少,这件极品翡翠玉镯,归黎少所有了!”

女主持人则双手捧起装翡翠玉镯的盒子,莲步姗姗,向一号贵宾席走了过去。按照拍卖会的流程,要等得主交割了款项之后,这件翡翠玉镯才能真正易主。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单单“黎少”这两个字就价值连城,远远不止一百二十万能够换得到的。

前面几届鉴宝大会,黎少也出过手,最多的一次,花了五百多万拍下了一件元代的青花瓷,也没见黎少眨过一下眼皮。

区区一百二十万,还是用来打龙老板的脸,算得什么?

“且慢!”

女主持人刚刚走了几步,黎少便站起身来,手一抬,止住了女主持人。

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黎少脸上,不知这位大少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貌似今晚上,黎少可是出足了风头,这价值一百二十万的冰种翡翠玉镯,都被黎少遮掩得毫无光泽。

黎少傲然四顾,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慢慢说道:“这件翡翠玉镯,不是为我自己拍下来的,我想当作一件礼物,送给三十一号贵宾席的苑芊芊小姐!”

说着,黎少的眼神便向一侧的三十一号贵宾席望了过去。

全场目光顿时齐刷刷地转向,跟随黎少的眼神,去寻找那位“神秘莫测”的幸运儿!

到底是谁,才能受得起如此贵重的礼物?

并且还是黎少当众赠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等于是当众表白啊。

瞧黎少这样**哄哄的样子,就算不认识他的人,也知道这位大少不简单,是位了不得的大人物。龙老板那么得瑟的家伙,在他面前也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被当众打脸打得“啪啪”地响,也只能忍气吞声,屁都不敢放一个!

什么样的女孩子,才值得黎少当众表白?

这幸福得!

在无数灼热目光的注视之下,苑芊芊慢慢站起身来,嘴角含笑。

“哗……”

会场顿时传出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之声。

不但有男人的惊呼,甚至还有女人的惊呼。苑芊芊之**艳丽,纵算作为同姓,也忍不住刹那间生出“我见犹怜”之感。

“芊芊小姐,一个小玩意,送给你玩的,希望你喜欢!”

黎少向着苑芊芊微微鞠躬,彬彬有礼地说道,显得风度翩翩,十足绅士。同时满脸流光溢彩,熠熠生辉,似乎对自己此举也说不出的欣赏。

女主持人十分机灵,也不去管苑芊芊是否答应接受,当即转过身子,向着三十一号贵宾席走去。

唐萱脸色大变,冲着苑芊芊连连使眼色,示意她千万不可以接受这件礼物。虽然到目前为止,萧凡都不曾正眼瞧过那所谓的“黎少”,但这并不表示萧凡心里头完全不生气。再宽容大度的男人,碰到这种事情,那也是小气巴拉的。

谁能在这样的事情上大气磅礴啊?

真要是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钻出来的黎少,将萧凡给得罪了,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别的不说,单是苑芊芊体内的伤势和淤积的阴煞之气,没有了萧凡,又怎么办?

苑芊芊笑嘻嘻的,似乎对唐萱的“提醒”视若无睹。

唐萱大急,又偷偷去看萧凡的脸色,却只见萧凡脸上波澜不惊,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唐萱心里头“咯噔”一声,直沉了下去。

看来,萧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就不知道是在生黎洛的气,还是在生苑芊芊的气。

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还没等唐萱想到妥善的解决之道,女主持人已经捧着盒子来到苑芊芊面前,嫣然一笑,以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问道:“芊芊小姐?”

苑芊芊微微颔首,随即抬起头,向黎洛那边望了过去,展演一笑,问道:“黎公子,这镯子送给我的?”

“是。希望芊芊小姐喜欢。”

黎洛脸上带笑,微微颔首,益发的风度优雅了。

小样,我就不信这样还砸不晕你!

昔曰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今朝黎大少为博美人芳心,也不惜一掷万金。

古今同理!

“谢谢。”

苑芊芊嘻嘻一笑,伸手从盒子里将那个绿莹莹的翡翠镯子取了出来。这镯子是冰地,堪称精品,从盒子里一取出来,顿时便散发出柔和的绿光,将苑芊芊白生生的小手映照得碧油油的,搭配上苑芊芊绝美的容颜,当真是相得益彰,艳美不可方物。

所有人都看得发呆。

龙老板身边那个漂亮女孩儿更是妒火中烧,好看的小脸几乎都要扭曲变形了。

“一少,你觉得这镯子怎么样?”

苑芊芊拿着翡翠镯子在手腕上比划着,忽然扭头问身边点尘不惊的萧凡,依旧还是笑吟吟的。

“芊芊!”

唐萱再也忍耐不住,叫了一声,双眉紧蹙,连连摇头。

这丫头,调皮捣蛋也要有个度!

这当口,还在挑衅萧凡,不是故意的吗?

萧真人火将上来,这鉴宝大会搞不好都要搞不下去了。

“还行吧。”

萧凡也不生气,还真认真地看了翡翠镯子一眼,微笑着给了这么个评价。

“还行啊……”苑芊芊便点了点头,忽然扭头望向一边,叫道:“哎,这位大嫂,请你过来一下。”

大家的目光又顺着她的眼神望了过去,落在一位身穿制服的女服务员身上。这位女服务员约莫三十岁左右,长相一般,神情憨厚,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像这样的女服务员,会场一共有四位,负责在这里为贵宾们端茶倒水的。

“小姐,你,你是叫我吗?”

女服务员显然没想到苑芊芊会在这个时候叫她,半晌没回过神来。

不少贵宾眼里就闪过一抹狐疑之色,不知道苑芊芊想要干什么。

“对,就是叫你,请你过来一下。”

苑芊芊脸上的笑容很和蔼。

“……小姐,有什么吩咐啊?”

女服务员大惑不解,慢慢走了过来,脸色迷惘,还带着三分警惕之意。

苑芊芊笑着一伸手,就抓住了女服务员的手腕,随即将那个玉镯在她手腕上比划了两下,点了点头,说道:“行,挺般配的。这镯子,真衬你的皮肤,送给你啦!”

说着,不由分说,便将手镯套在了女服务员的手腕之上。

“啊?”

偌大的鉴宝大厅里,顿时响起惊呼声一片,与此同时,“吧嗒吧嗒”,眼珠子掉落了一地。实在谁都意想不到,苑芊芊会玩这么一手“花招”。

“这,这……小姐,我不能要……”

女服务员先是大吃一惊,随即便惊慌失措,将头摇得像拨郎鼓似的,脸都白了。

这也不怪她胆小,任谁在她这个份上,忽然有人平白无故的将一个价值一百二十万的翡翠玉镯送给她,不吓死才怪!

“这有什么不能要的,你怕什么啊?反正这镯子,是人家送给我的,我又送给你,合情合理,也合法,你就收下吧。对了,黎公子,我这么处置,你没意见吧?当然,你要是舍不得,我也不勉强。”

苑芊芊随即转向一号贵宾席,笑嘻嘻地问道,满脸的“天真无邪”。

“唰”!

黎洛原本笑盈盈的脸庞刹那间变得铁青。

“哟,看来黎公子是真的舍不得了?算了算了,不就一个镯子,至于的吗?行,既然你舍不得,那就算了,还给你!”

苑芊芊就像没看到黎洛铁青的脸色,笑得更开心了。

“哈哈,芊芊,你又调皮了。既然这个镯子我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你爱送给谁就送给谁,我管不着……”

黎洛脸色不住变幻,深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将满腔怒火强行压了下去,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故作镇定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当着这许多人的面,黎少的面子,是一定要撑到底的。

为了一百二十万就自打耳光的事,绝不能做。

“行。”

苑芊芊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转向那位依旧迷迷糊糊,手足无措的女服务员。

“大嫂,你听到了吧?黎公子已经说了,这玉镯他送给你啦,不会再要回去。也就说,这镯子是你的啦,开心吧?”

“是……我的?”

女服务员仍然莫名其妙,没回过神来,眼睛瞪得老大,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完全搞晕了。

唐萱笑着,轻轻摇头。

芊芊总是那么喜欢闹!

连辛琳嘴角都浮起了一丝笑容,一闪即逝。

“对,是你的。”

苑芊芊十分肯定地说道,对女服务员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哇……”

又愣怔了片刻,女服务员忽然一声尖叫,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跑去,“砰”的一声,将鉴宝大厅沉重的红木大门一下子撞开,飞奔而出,顷刻间就跑得无影无踪。这女服务员家境贫寒,是从农村到城里来务工的,靠着在酒店当领班的远房亲戚,好不容易才在“大唐王朝酒店”谋到这份端茶倒水的工作。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也就两千来块钱工资,平曰里要养家糊口,省吃俭用的,一辈子戴过的最贵重首饰就是一条几克重的金项链。骤然之间,一百二十万就这么戴在了自家手上,叫她还如何淡定得了?

不要说她,就算是在座的一些所谓贵宾,突然面对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只怕也淡定不下来。

稍顷,远远的传来大笑之声,转眼间又变成痛哭,令人听了心里一阵阵发憷。看来,这位女服务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原本一片寂静的会场,忽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龙老板的笑声似乎格外响亮。

至于黎少此时此刻是何种心情,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不过从侧面看黎少那绷得紧紧的脸皮,任谁都能猜得到,黎少的心情,可能不是太爽。(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